第1174章 年輕人最喜歡的

現在的這種狀況讓很多人都不一定能夠接受,這也是爲什麼在之前他們會通過這樣的方式去確定自己到底是能做還是不能做了?

這對於更多人來講,如果他們不能通過這樣的方式去確定一些事情的話,那麼接下來他們就需要花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去做這些事,從這個角度上來看,這並不是一件好事,對於整個朝廷來講現在的這一切,到最後所做出的各種各樣的改變,都有可能成爲後期他們需要做出發展的地方。

就是說當這些東西最終所能夠呈現出來的意義和之前他們所知道的放在一起的時候,那麼那些事情最終改變的就是他們彼此之前想知道的一些東西,只是對於更多人來講,如果他們沒有辦法通過這些事情來知道這些事兒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況的話,最終的改變就是現在的他們所能夠理解的。

一直都很堅信,最終的事情會變成和他們知道的一樣,這些年來當大家都開始清楚的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手裏掌控的,那些東西一樣的時候,也就意味着更多的人可以通過這樣的方式去確定他們到底是能做還是不能做,當然朝廷現在所能夠做的是之前他們所知道的,對於更多人來講,如果沒有辦法通過這樣的方式去判斷最終他們得到的和理解的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狀況的話,也就意味着他們會通過這樣的方式去確定自己到底是能做還是不能做。

更多的人也許都沒有弄清楚現在所發生的一切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態,這些東西最終和最開始所存在的意義和他們之前所知道的,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況,也就是說這些事情最終能夠做到和到達的地方是他們之前所不能理解的,也通過這樣的方式讓整個百姓有了更多的想法,朝廷裏有很多人都希望對這些事情做成管控,他們也希望有一些方式不會影響到她們事後的發展,但不管怎麼說,當這些事情最終能夠呈現出來的意義和之前他們考慮的不一樣的時候,就會有人對這些事情有過一定的管控,甚至是反對了。

這些年來朝廷不是沒有出過事情,只是都被他們用很好的方式化解掉了,這也是爲什麼當這些事情最終呈現出來和其他人完全不一樣的時候,就會有人通過種種的方式去判斷這些是合理還是不合理的,這就是爲什麼當大明帝國開始真正的呈現出一些意義和事情的時候,其他人會想方設法的去做出一些事來爲這些事情平反了,朝廷現在所做的和之後他們所能夠理解的完全是他們最終想要知道的樣子。

朝廷官員也不能否認,現在的她們確實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同時通過種種方式也讓更多的人清楚的知道他們做了些什麼,當然這些年來當大家真正的開始,爲這些事情做出一些考慮的時候,有一些事情就變得和之前不一樣了,所以從這個角度上來看,大家也許要做更多的事情才能把這一切都改變。

當地比任何一個人都清楚的知道現在的種種狀況是一個什麼樣的結束,當然對於其他人來講,所有的事情本身就是一個相對合理的狀態,如果他們不能通過這樣的方式去確定現在所做的到底是一個什麼事情,那麼只能用其他的方面來彌補,這樣的話就會有各種各樣的可能性,出現這種可能性,最終出現後帶來的麻煩,就是他們不得不通過種種方式去彌補這一切。

對於對於其他人來講,當這一切真正的發生的時候,他們就會去考慮現在的這一切到底是值得還是不值得,只是對於更多人來講,如果他們不能通過這樣的方式去確定的話,那麼在接下來的這段日子裏,更多的人都不得不通過這樣的方式去判斷這些到底是合理還是不合理的,又或者他們做的是對還是不對的。

而對於更多人來講,走出這一步比把這一步完全做好,要花費更多的時間,他們自己也沒有辦法弄清楚,這到底是合理的還是不合理的,所以終究是會考慮一些事情,而這些事情最終也會影響到他們之前的那些判斷。

也就是說這可能是一件好事,也有可能不是一件好事。

那麼這所有的一切都會變得和之前完全不一樣,從這個角度上來講,他們不能通過這樣的方式去確定自己到底是能做還是不能做。

朝廷現在要經歷的事情有很多很多,只是當大家都真正的開始爲這些事情做出一些判斷的時候,有一些人就跳出來反對了,當然這樣的聲音並不是很多,最終這些聲音也被其他人所佔據,沒有誰能夠清楚的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這些年來很多人都能夠意識到他們自己到底能夠走到哪一步,這是當更多的人開始用這些方法去爲朝廷做事情的時候,帶來的就是種種的麻煩。

某種角度上來說這些道理是完全存在的,就好像之前他們所知道那樣,當然對於更多人來講,如果他們不清楚這些事情所發生的規律的話,那麼帶來的結果其實是一樣的,因爲其他人沒有辦法去判斷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一個怎樣的狀態,甚至對於其他人來講,如果好人不能通過這樣的方式去做出一些判斷的話,最終帶來的就是他們沒有辦法清楚的知道這一切到底是如何發生的,只是對於更多人來講,如果最終這些事情能夠回到最開始他們想象的樣子,那麼對於現在所發生的一切完全就沒有任何關係,我們可以清楚的知道,對於其他人來講這些事情回到最開始的那一部分來講,已經有很多的人能夠清楚的知道到底是一個怎樣的情況了。

與方中愈又或者是其他的朝廷官員來講建文皇帝追我的態度至關重要,只不過每一個人對待這樣的態度所表明自己的意思是不一樣的,有些人清楚的知道現在所發生的一切到底是什麼情況,而有的人卻不一定清楚,就好像他們可以通過一些方式去確定自己到底是能做還是不能做,而有的人卻只能知道自己在某些方面所能夠做的事情。

整個帝國來講,當大家都開始清楚的知道一些事情存在的意義之後,在以後的日子裏就不得不去考慮一些事情,而這些事情最終變化出來的,是他們能夠通過這樣的方式確定的。

也在之後他們所做的那些事情完全就可以拿過來,讓其他的人更多的清楚現在的她們是一個怎樣的狀況,只是對於更多人來講,如果他們不能通過這樣的方式去判斷自己到底是能做還是不能做的話,那麼也只能通過這樣的方式去確定自己能夠做一些事情,又或者能夠通過這樣的方式去判斷以後的事情到底是該做還是不該做。

帝國所表現出來的態勢和之前他們所知道的完全是一模一樣的,當然這些事情最終能夠呈現出來的狀態,不是每一個人都清楚,可不管怎麼說,當這些事情真正存在的話,也就意味着大家能夠通過那樣的方式,去確保他們能做還是不能做。

方中愈這些天就越發的平靜,最開始他還打算叫皇帝朱允文聊一聊,但是自從兒子出生之後,他的心思一下子就不在那裏了,既然皇帝在這個時候沒有表現出太多要和她們追究的態度,那麼他也就不着急了,至少在這件事情上,現在的他並不着急,對於更多人來講,如果他們沒有辦法去判斷在以後的日子裏到底該如何去做又該通過哪些方式去把這些事情判斷的話,然後我以後的事情就更加難說了。

從這件事情上來看,對於其他人能夠瞭解的和她們之前所知道的一些事情最終能夠做到,就是現在他們每一個人想要知道的這種事情看起來是一件好事,但真正做起來確實困難重重,因爲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清晰的知道這一切最終能夠呈現出什麼樣的樣子,他們也沒有辦法去判斷,在以後的日子裏這些事情最終會變成什麼樣,整個帝國所能夠出現的和之前他們所能夠知道的,就好像現在他們能夠知,確定的一樣在之前,如果大家真正的通過這樣的方式去確定一些事情的話,有些事情就會變得更加的困難。

現在所做的和之前他們每一個人所能做的是一模一樣的,因爲更多的人能夠清楚的知道最終能夠體現的故事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況,只是大家都開始清楚的爲這些事情來判斷的時候,有些事情就變得更加重要了,對於現如今整個帝國所能夠呈現出來的狀態和之前所知道的完全就是一致的,因爲現在的他們必須要通過這樣的方式去確定在以後的日子裏能做還是不能做,可是不管怎麼說,當更多的人開始清楚的,因爲這些事情來做出一些準確的判斷的時候,其他的人就不得不通過這樣的方式來確定,他們到底是能做還是不能做了,這也是爲什麼當這些年來所有的人都開始清楚的爲這些事情做出一些準確判斷的時候,也有一些人積極的參與進來。

他們都深刻的明白這些故事到底是一個什麼狀況,當然對於其他人來講,所有的故事最終能夠體現出來的就是他們每一個人知道的那些事情,把這些事情完全放在一起的話,最終一些狀況都不得不通過那樣的方式去確定他們到底能夠走到哪一步,當然更多的人也沒有辦法確定。

夜騎的發展已經快速的推進了各地徵兵事宜也告一段落,當然後續的情況還有很多,比如那些被淘汰的,比如又被分配到其他部隊的,比如各地參加考覈的學子們,他們都要回到最開始的地方,畢竟那個地方的要求更加的嚴格,如果他們沒有辦法走到最深一步的話,那麼都只能一步一步的按照之前的方式去走,這些年來很多人都希望能夠進入大明幻夜騎,但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有那樣的能力,所以最終會出現一些人沒有辦法走近,所以他們也會到地方上。

這些人都開始清楚的知道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狀態的時候,其他人就不得不通過這樣的方式去判斷自己到底是能做還是不能做了,這也是爲什麼這些年來所有的人都開始清楚的知道這一切發生了什麼事,又通過哪些事情去確定朝中所做的那些事情到底是一個什麼樣子的,也正是因爲這些事情的真正存在,朝廷現在所做的和之前他們所知道的完全就是一樣的,我們不能否認的是當大家都開始清楚的爲這些事情做出自己努力的時候,有些事情的變化就可能會出現一些質的變化,積累的量太多,終究會出現一些不可把控的變化的。

來這些事情都非常的簡單,當然對於更多的人來講這些事情也並不簡單,只是有些人真正的參與進來了,就會覺得參與感很重要,因爲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們真正的感受到大明帝國的強大是由每一個人創造而來的,如果很多人都認識不到這一點的話,那麼出現的問題也就會更多,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講,如果手裏掌控的那些東西回到最初的狀態不一樣的話,也會帶來種種的麻煩,這樣的麻煩最終體現出來的完全就是不一樣的,對於整個帝國來講,當大家都真正的開始,用這些事情來判斷自己到底是怎麼做的時候車室有些事情就變得不一樣了。

更多的人可以清楚的知道他們到底做了些什麼,又通過哪些方式去做了這樣的事情,也就是說當故事回到最初的起點的時候,其他人不得不通過這樣的方式去判斷自己到底是能做還是不能做,也正是因爲如此,更多的人都能夠清楚的知道這一切是一個什麼樣的狀況。

燈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