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九十四章 長刀所向,即爲吾道

刀帝的話題暫且告一段落,肖舜轉而問起天魔另外一件事情。

“前輩,你難道就不想重新迴歸到世俗中去麼?”

這個問題,其實很久以前他就想問了,不過時間緊迫,一時半會的他也沒有找到合適的時間去詢問,索性如今時間尚且充裕,於是他也就隨口問了出來。

“世俗麼?”

天魔喃喃的唸叨了起來,原本那昏暗的眼內閃過了一絲精光,似是在緬懷又似是在期待。

不過到最後,他還是搖了搖頭:“算了吧,主人都已經作古,我作爲他的僕人,本該常伴他的身旁爲主人捍衛他最後的領土!”

一個僕人,能夠做到天魔這般忠心的,乃至於死後都要繼續追隨在側的,肖舜可以說是沒有見到過。

不過大千世界,充斥着各種各樣的人,有忠誠的,也有奸詐的,有狐假虎威的,也有正義凜然的,種類繁多,不可一言而盡。

但是對於天魔的忠心,肖舜還是由衷的敬佩。

他不想看到一個擁有如此寶貴品質的人常年面對這樣一堆奇形怪狀的石頭,因爲這樣對天魔太不公平了!

於是,肖舜換了一種方式,對天魔道。

“前輩,石皇已經作古,你也不必作繭自縛,再者說石皇的遺願無非是想要挑選一個合適的繼承人,你如果困守在此,哪裡又還能夠完成他的遺願呢?”

這一番話,將原本已經篤定再次孤獨終老的天魔說的愣住了。

他恍然大悟的唸叨着:“對啊,你小子的話有道理!”

自己作爲石皇的追隨者,而且那無上的傳承也僅僅只掌握在了他一個人的手中,如果常年待在這暗無天日的地方,被動的等着有緣人找來的話,或許還人還沒有等到,自己就先駕鶴西去了!

這樣一來,自己豈不是辜負了主人的臨終所託?

一念至此,天魔趕緊搖了搖頭,旋即他快速的站起身,整個人的氣勢陡然一變,變得不再似剛纔那般的頹然,而是充滿興奮的說着。

“肖小子,方纔聽你一席話,真是令我如夢方醒,我決定了,等你將試煉完成之後,我就出去走一遭,看看當今的江湖是何等的腥風血雨,也順道看一看,當今的後輩,是如何的出類拔萃!”

聽對方說的如此壯懷激烈,肖舜則是有些訕訕的迴應:“那麼我這試煉?”

天魔聞言,不由的笑了起來,這該死的小子,到了這時候還在想着偷懶,看來是時候敲打敲打他了。

腹誹一番,他趕緊正色道:“你必須給我完成了,畢竟在我的考覈裡面,你依舊是我目前的首選目標“

說罷,天魔深深的看了肖舜一眼,接着道:”當然了,如果你今後要是敢給老子偷懶,我那就只有將黃石仙功以及那石皇留下來的衆多寶物送給他人了!”

“我,是首選目標?”

肖舜伸出手指了指自己,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天魔。

開什麼玩笑呢,這次武鬥大會裡面比他強的大有人在,而且論天賦,他也不覺得自己比其他的強者要高。

然而,天魔就這樣把他給當成了石皇繼承人的首選!

肖舜臉上那不解的神色,被天魔盡收眼底。

對此,後者只是微笑着,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

他之所以這樣選擇,無非就是從肖舜的身上,看到了當年石皇的影子。

石皇當年,也是這般的不屈不撓越戰越勇,一步步的從一個平凡的武者,突破到了極境。

石皇的前半生,真可謂的跌宕起伏,有挫折也有失敗,可是在面對一切困境的時候,他從來不成輕言放棄,而是一次次的站起身來,重整旗鼓超越自我。

這樣的品質,天魔在肖舜進行的試煉中,也是體會到了。

在面對一個個強大的敵人時,他從未曾在對方身上感受過一絲一毫的畏懼,而且在一而再再而三的戰勝了那些敵人。

其實這一次的試煉,考驗的並不是修者的實力,考驗的無非是勇氣罷了!

一念至此,天魔不由的笑了起來,因爲他想起了自己好像有一件事情,沒有對肖舜明說。

這件事情,就是……

在這場試煉之中,其實試煉人選完全可以通過拖延時間的方式,拿下一場又一場的戰鬥,畢竟那些強者的烙印所存在的時間,是有限制的,最多能夠堅持一個半時辰。

而且石林的地形,也能夠給試煉者提供很好的保護,爲他們拖延時間埋下了伏筆。

然而,肖舜這個自認爲聰明不已的人,卻彷彿並沒有發現這一點般,竟然是從頭戰鬥到了最後!

想着想着,天魔不由的在心中打趣了起來。

哈哈,這小子如果知道了,估計能把老夫給罵的狗血淋頭!

“前輩,說着說着,你怎麼就笑起來了呢?”

肖舜滿臉不解的看着此時滿臉笑意的天魔。

聞言,天魔眼光有些躲閃的迴應:“沒,沒什麼呢!”

有古怪!

肖舜看着天魔,覺得對方那笑容,有幾分奸詐的意味在裡面。

“咳咳!”天魔尷尬的咳嗽了兩聲,旋即連忙轉移了話題:“準備一下吧,這最後一站馬上就要來了!”

話落,肖舜目光驟然一凜。

最後一戰!

他不由的回想起不久前進行的那那些戰鬥,他每一場都可謂是用盡了渾身解數才堪堪支撐到了現在,更是有好幾次他差一點兒就要敗在那些烙印的手中了,真可謂是險象環生。

不過好在,這最後一戰,終於是如期而至了。

就在肖舜心中感慨不已之際,天魔身影再一次消散在虛空中。

在即將要完全消失之時,天魔擡眼看向了肖舜:“小子這最後一戰,可以說是你最輕鬆,也最艱難的以戰,因爲……”

接下來的話,肖舜沒有功夫去聽。

因爲就在此時,他的眼中赫然出現了一個背影。

一個高大的如同山嵐一般的背影,是那般的寬厚以及令人心生敬仰!

他,是誰?

那道背影,穿着一襲紫色長袍,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裡,便讓肖舜生出了一種高山仰止的感覺,一種厚重以及磅礴氣勢壓的他是連喘氣都開始變得急促了起來。

“何爲道?”

背對着肖舜的人,開口說了三個字,聲音如同洪鐘大呂一般,振的人心神皆顫。

肖舜呆呆看着前方,面對着突如其來的問題,陷入沉思之中。

何爲道?

這個問題十分的籠統,所能夠給予的解釋也是非常的多,多到有人能夠一天一夜都說不完的地步。

可此時此刻,對方的這個問題顯然是直指本心的。

於是,肖舜一把攥緊手中的擎天刀,豪邁不已的說着:“長刀所向,既爲道!”

片刻過後,那背影再次開口。

“古往今來,修者修身鍛體,只爲求巔峰極境,殊不知修煉,無非講究人與道的結合,得道者,哪怕不修功法,同樣是一代大能,但往往如果修者不修心不修性,最後卻是一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