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二章軒轅人皇再現

“唉~,說了這麼多,也不過是發泄一下,你若是聽得進去,便聽著些吧,若是聽不進去,就當老夫是在放屁,不過說實在的,老夫還是有些愧對人族,給人族留下一個巨大的隱患,不知會不會對人族產生什麼影響,若是影響了人族天地主角的位置,我蚩尤便萬死難贖了。”

“隱患?”

李靖不知道這人在說什麼,之前李靖現在沒有看到有什麼隱患,現在雖然是人族的人皇日漸式微,而且李靖知道,之後再無人皇,只有天子!但是若是說對人族天地主角有什麼隱患的事情,李靖還沒有發現,畢竟無論是諸天聖人,還是天庭都圍繞著人族,做著布置。

“對!當年在要與軒轅小兒作戰之時,在玄門三教和天庭的幫助下,老夫落得下風,不過就在那時候,老夫想起,老夫在域外遊歷之時,得到的一篇功法,那篇功法邪門至極,不過其中描述若是修習那種大法,老夫的神通會暴漲近十倍,只要聖人不請自出手,天下之大,老夫盡可來去縱橫。”

“這難道不是好事情麼?”

聽到了這自稱蚩尤的傢伙之言,李靖眉頭挑了挑,在他心中想來ꓹ 這應該是一件好事啊,可是為什麼這傢伙說這是一個禍端呢?難道這功法之中還有其他的問題麼?

“唉~ꓹ 這功法對於功法威力的描述雖然沒有虛言,但是其修鍊的方式卻極為、極為血腥,需要數以萬計的生靈鮮血為引ꓹ 煉化精血歸於自身!”

“什麼?世間豈有如此邪惡的法門?”

聽到那個自稱是蚩尤的傢伙如此說,李靖大驚失色ꓹ 數以萬計的生靈的精血,先不說其中蘊含龐雜的意念ꓹ 就是龐雜的力量匯入法力之中ꓹ 也會使得法術不那麼純粹,即使量有所增長,卻降低了法力的質。

不過就在李靖想著這種法術的種種壞處之時,李靖突然想到東征東夷之時,那血祭的場面,然後那出現的魔神形象,那魔神雖然是由人族血祭而成ꓹ 但是其並未受到那鮮血之中龐雜的意念所影響。

“那個法門精妙的超出老夫的想象,老夫當時走投無路ꓹ 一時鬼迷心竅ꓹ 便修鍊了這功法ꓹ 老夫領著族人大為捕殺一些生靈ꓹ 什麼流落人間的仙、佔山為王的妖,以前對老夫有過恩惠的巫ꓹ 最後還是不足ꓹ 甚至老夫還暗中殺了許多族人。”

說到這裡ꓹ 那個聲音變得有些低沉,現在彷彿極為後悔當時的所作所為ꓹ 可是李靖聽到這人的話,不由的汗毛倒豎,不由的後退幾步,這人當真是好狠的心腸,跟自己出則同仇,入則同食的族人,他也能下得去手。

“後來,老夫便真的依照那個功法修鍊出了一具魔神化身,這具魔神化身當真是十分厲害,在老夫的禦使之下,真是所向無敵,就是軒轅小兒與三教的弟子前來與老夫爭鬥,老夫一人盡皆敗之,而那魔神分身更是因為殺伐之間,獲得更多的精血,從而實力便的更加強大。”

“終於有一天,那魔神分身居然有了自己的意識,這時老夫才感覺不好,這定然是有人在算計自己,故此老夫便後撤休戰,全力鎮壓那魔神分身,甚至不惜把魔神分身的精血與自己身的精血呼喚,然後融合之後,再施展大法返回本源。”

“或許是那魔神意識開始知道了危機,便趁著老夫與魔神分身的肉身互換精血之後,駕馭魔神分身逃走,一直逃到了域外,老夫每一滴精血都蘊含老夫的意識,故此無論這分身逃往何方,老夫總能鎖定他,故此老夫有信心捉住那神魔分身,畢竟那魔神分身雖然形成意識,但是去卻並未形成真正的神智。”

“不過不知道為何軒轅小兒從何處得到我追尋那魔神分身的事情,匯合了龍族、人、闡、截以及西方教圍殺老夫,老夫不敵,便被鎮壓,而那魔神分身卻見機逃往域外!老夫也是後來才知道,那魔神分身不僅自己逃走了,還帶走我半數的族人。”

“嗯?你說那魔神分身只是有簡單的意識,他怎麼會有如此智慧,知道見機逃走?而不是與你一同死戰呢?而且就算你的族人和那個魔神分身一起逃往域外,那麼域外有無盡的混沌,他們那麼多凡人要怎麼生活?”

“唉~,老夫何嘗不想知道這件事兒,現在老夫也百思不得其解,這魔神分身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不過那魔神分身乃是生靈精血演化而出,卻是一個極其危險的人物。”

聽到了這人的話,李靖再次想起東夷部落血祭出來的那個魔神,似乎不像這人說的那般,只有簡單的靈智,那人還自稱是蚩尤,而且與軒轅人皇爭鬥之時,靈台清明,表達清晰,這一點跟眼前這傢伙對不上呀!

此時李靖可以肯定,眼前這不知道什麼東西的傢伙,定然有些事情再說假話,甚至李靖相信,他說的應該百分之八十都是真的,但是那百分之二十的假話到底是那些,他不敢確定。

“閣下的話可說完了?若是沒有事兒,小子先退下了,若是他日有暇,小子再來聆聽閣下教誨!”

李靖可不想在這裡跟這個神秘的傢伙閑談了,這人說的不知幾分真,幾分假,特別這人說的有些事情,讓李靖對人皇的看法大為改觀,特別是軒轅人皇以人皇的身份,拜了廣成子為師,藉助天庭和玄門三教的力量戰勝蚩尤,可以說,玄門插手人族事務,自軒轅人皇而始!

“唉~,你還是對老夫有所懷疑!”

聽到李靖告辭,那個聲音發出一聲長歎,蕭索的開口說道。不過須臾之後,那個聲音再次響起,幽幽的開口道。

“你的肉身已經修鍊到了人族能達到的最高峰,你可以繼續修鍊,你看看你的肉身強度還能不能提升上去,老夫當年也最多提升到祖巫相似的強度,那還是在那域外大法的促進下,老夫建議你還是以元神大道為主,等到元神和肉身修為並駕齊驅,到時候或許你能達到老夫當年的程度,不過若是想要以力證道,證得混元,怕是不可能。”

聽了這人的話,李靖原本邁出去的腳步再次一頓,李靖不得不承認,這人說的不錯,自己上次突破還是機緣巧合,再想要突破,李靖對自己能否扛過那巫族秘法的反噬,都不太看好,除非有海量的功德給自己背書,可是現在天地規則已經成熟,哪有那麼多的功德給自己獲取。

不過這是李靖自己想的,但是他還是好奇,這人怎麼如此了解自己?二人隔著這個禁制,或許那個聲音的主人能把少部分神識探出來,但是卻不可能打探出李靖的虛實的。

“怎麼?不信老夫的話?這雷根本容不得任何一個人以力證道,自盤古以降,多少人要以力證道?盤古那般神通不也身隕了麼?如驚才豔豔的東皇太一,現在也屍骨無存,老夫剛有個苗頭,也被鎮壓四方,別人之所以如此縱容你,估計看你天資一般,沒有表現出驚豔的實力吧!”

“嗯?”

聽了這人的話,李靖不由得一愣,這世間還真沒有以力證道的先例,自己師父度厄真人雖然有心走這條路,但是還差的很遠,孔宣曾經也想選這條路,可是上次五行分身就是以斬屍之法斬出,應該也是放棄了這條路,現在就不知道那些在紫霄宮聽道之人,有誰還在走這條路。

就在李靖心中思索著之時,一個清朗的聲音自李靖身後的虛空之處傳來。

“蚩尤,真真假假,講的倒是好故事,就是朕都聽的津津有味,估計這位小友也聽的歡喜得緊,什麼時候蚩尤的善屍都會講故事了?是不是接下來,你要繼續給這位小友指點迷津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