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2章 怎麼當上族長的

可是,魔界之中怎麼會有人族?

這些傢伙究竟是什麼人?

這時候的懸空至尊,不知道自己該去想什麼,他很激動,又很疑惑,還有些恐懼。

誰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

人族殺入魔界了嗎?

人魔大戰,魔族敗了嗎?

可若是魔族敗了,這人族的傢伙爲什麼要偷襲他?

很多疑惑,很多不解,在他的腦海中迴盪。

迷茫,不安,不安中又帶着一絲絲希望。

他不敢問,不敢說,只能默默等待。

起碼,目前這幾位沒有要殺自己的心思。

“走了!”

秦塵喊了一聲,很快,幾人匯合。

羅睺魔祖氣息波動,形成無形空間大陣,空間撕裂,秦塵催動空間規則,鎮壓空間波動。

嗡,幾人瞬間傳送離開。

一眨眼,秦塵幾人出現在虛空花海之外浩瀚星空中的一處隱秘之地,這裡是秦塵他們進入虛空花海之前,就已經設置好的空間中轉站。

然後,秦塵目光一閃,瞬間催動這空間大陣,轟的一聲,這空間大陣再度涌動,在空間傳送陣催動的瞬間,秦塵對着魔厲道,“分出你的一個分身進去。”

赤炎魔君一怔,“咱們不進去?”

“當然不進去。”秦塵像是看白癡一般的看着赤炎魔君。

魔厲卻比赤炎魔君聰明多了,深深看了眼秦塵,一句話都不說,冷哼一聲,直接催動出一道蠱神分身,迅速進入到那空間大陣之中。

嗡的一聲,空間大陣波動,將他的這一道蠱神分身直接傳送離開。

而在魔厲分身被傳送離開的瞬間,轟的一聲,秦塵催動空間之力,直接將這空間大陣崩裂。

“再分出一道蠱神分身。”秦塵對着魔厲又道。

魔厲頓時變色:“秦塵,一道蠱神分身便已經消耗我不少力量,再分出一道……”

魔厲臉色難看,

魔蠱,乃是魔界一種極其特殊的存在,魔蠱可分解出很多到蠱分身,不過,絕大多數蠱分身都是一些虛幻的影子,對付對付普通魔族還行,想要欺瞞頂級魔族根本沒可能。

而想要欺騙過蝕淵至尊他們,魔厲必須分出真蠱分身。

一道真蠱分身,非同小可,需要消耗魔厲不少的蠱神本源。

“讓你分就分,回頭,自然有你好處。”秦塵冷哼。

“好。”

魔厲咬牙。

轟!

他身上,再度分出一道蠱神分身,頓時肉疼不已,整個人的氣息明顯下降了一絲,顯得有些虛弱。

“往那個方向。”

秦塵對着遠離虛空花海的一處虛空指道。

魔厲沒說什麼,直接催動那一道蠱分身,轟地一聲,直接消失天際。

“跟我來!”

秦塵身形一晃,這才帶着羅睺魔祖和魔厲他們瞬間朝着虛空花海中掠去。

“秦塵,你……怎麼往回走?”赤炎魔君難以置信道。

“閉嘴,別廢話。”

赤炎魔君臉色頓時有些難看。

“赤炎大人,聽這秦塵的。”

魔厲沉聲說道,羅睺魔祖也目光閃爍,此刻,他已經隱隱知道秦塵要做什麼了。

嗖嗖嗖!

幾道身影飛掠虛空,在飛掠的過程中,秦塵迅速擦除留下的虛空痕跡,一行人徑直進入到了虛空花海中。

“羅睺魔祖,跟着我一起隱藏。”

緊接着,秦塵催動空間之力,和羅睺魔祖瞬間隱藏在了另一邊的虛空花海之中。

“過會有什麼動靜,一定不能發出動靜,誰要發出動靜,就等死吧。”

秦塵冷哼一聲。

赤炎魔君此刻也已經明白了過來,眼珠子瞪得滾圓。

秦塵這竟是……要隱藏在蝕淵至尊他們的眼皮子底下。

嘶!

這也膽子太大了吧。

倒是魔厲,目光閃爍。

雖然這麼做風險很多,但的確是個極其有效的方法,以蝕淵至尊的實力,一旦發現他們的蹤跡,他們怎麼逃,都會面臨極大的危險。

唯有這樣,纔能有一線生機,只要騙過對方,就有足夠的機會和時間離開。

而在秦塵他們剛剛隱藏好沒多久。

轟!

就感知到虛空花海另一邊,一股可怕的至尊氣息已然降臨而來。

轟隆隆!

一道可怕的淵魔之力,充斥天地,如同汪洋一般,浩浩蕩蕩,不像秦塵他們來的時候那麼小心翼翼,而是無比的霸道和囂張,就這麼直接降臨,不帶半點的掩飾。

“是蝕淵至尊。”

感受到這股氣息,淵魔之主連沉聲道。

秦塵等人瞬間屏氣凝神,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而在蝕淵至尊身後,還有兩道可怕的至尊氣息隨之而來,是黑墓至尊和炎魔至尊。

淵魔老祖不在。

秦塵心頭一動。

看樣子,淵魔老祖還真的因爲某些事情離開了。

這讓秦塵不由鬆了一口氣,若是淵魔老祖在場,秦塵還真不敢肯定,自己能騙過對方。

以淵魔老祖的老道,任何的僥倖,都是找死。

轟隆!

蝕淵至尊降臨這方天地,沒有任何掩飾,直接就這麼坦蕩蕩的進入到了虛空花海之中,沒有任何的掩飾,甚至好像還巴不得別人知道他來一般。

“這傢伙,不會是白癡吧?”

秦塵皺了皺眉頭,對着淵魔之主道。

淵魔之主也有些無語。

蝕淵至尊,有些太光明正大和囂張。

雖說,他的實力和身份,令他在這片天地間無敵,可是……如果這裡真有正道軍的人存在,感知到他如此動靜,如懸空至尊這等,怕是第一時間知道不妙就自爆了,哪還有擒拿對方,進行拷問的機會?

這蝕淵至尊究竟是怎麼當上淵魔族族長的?

在秦塵心中悱惻之時。

“嗯?”

蝕淵至尊已然來到虛魔族他們的隱藏之地,看到化爲廢墟,空無一人的空間之地,蝕淵至尊臉色微變。

“蝕淵至尊大人,這裡有戰鬥的痕跡。”

黑墓至尊落下,連驚聲開口道。

“的確有戰鬥的痕跡。”炎魔至尊也變色。

這裡,不是說是蝕淵至尊大人安排盯着正道軍之人的強者隱蔽之地麼?怎麼會有戰鬥痕跡?

蝕淵至尊臉色也無比難看。

轟!

他身體中瞬間爆發出一股可怕的氣息,直接瀰漫開來,可怕的淵魔之力在這片虛空中橫衝直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