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0章 偉大的凡人

雷斯林用了半分鐘才消化掉這個驚人的秘密,好奇的問道:“大師,紅石公爵是怎麼背叛您的?”

“背叛?”

奧古勒維搖了搖頭,淡淡說道:“他沒有背叛我。”

“啊?”雷斯林愣住了。

“凱爾斯通跟正常人一樣長大,進入耐瑟成爲巫師,一步步走上超凡之路的巔峰。從始至終,他都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別人創造出來的,腦中的那些魔法知識在他看來是與生俱來的天賦,直到他失控的那天都沒有發現我的干涉。”

奧古勒維很平靜的解釋道:“既然他不知道我的存在,又談何背叛?”

雷斯林隱約明白了,於是換了一個問法:“紅石公爵是怎麼失控的?”

“問題出在心靈上。”

奧古勒維有些感慨,“成也心靈,敗也心靈。”

他緩緩說道:“我讓一個實力與名聲都比較平庸,並且只擁有我一部分記憶的複製體,把凱爾斯通引進了耐瑟浮空城,收他爲學生,指引他走上掌握心靈法術的道路,開創靈能者,想借他的手把靈能者這個專精在耐瑟發展起來。”

聽到一半,雷斯林記起了凱爾斯通的老師。

那位傳奇巫師叫做“埃勞恩”,一輩子都沒到傳奇中階,默默無聞。埃勞恩唯一能在歷史上被人銘記的原因,就是他發掘了紅石公爵,將他帶到了耐瑟浮空城。

沒想到埃勞恩也是奧古勒維大師的複製體!

如此說來,紅石公爵實際上算是奧古勒維大師的學生。

雷斯林由衷的佩服道:

“原來大師纔是靈能者的創始人!”

“不能這麼說。”奧古勒維並沒有接受他的恭維,“我只是給凱爾斯通起了個頭,把他帶進這扇門,開創靈能者的研究工作大部分還是由他獨自完成的,功勞也屬於他。”

雷斯林微微點頭,如果埃勞恩在開創靈能者中參與過多,遠超他的實力和水平,會讓紅石公爵產生懷疑。

耐瑟浮空城記載,埃勞恩死於一次外出冒險。

這裡面肯定有問題。

“大師,埃勞恩是怎麼死的?”

奧古勒維鼻孔裡哼出一聲冷笑,“當然是被凱爾斯通殺死的。”

“他發現了?”雷斯林十分驚訝。

以奧古勒維大師的謹慎,竟然能被紅石公爵察覺到了端倪,還殺死老師,當時的紅石公爵還很年輕,是怎麼做到的?

“凱爾斯通晉升傳奇的時候,心靈超感進階成心能萬象,這在當時是從來沒有人得到過的傳奇要素,我也不知道心能萬象可以辨別善惡謊言,甚至看穿人心。”奧古勒維搖頭道:“一直到很久以後,我也擁有了心能萬象才明白它的效果。”

雷斯林立即明白了。

紅石公爵利用心能萬象,察覺到自己的老師不像表面上那麼簡單,即使無法閱讀埃勞恩的思維,也能發現老師對自己不懷好意。

於是他下手弒師,僞裝成冒險中意外去世。

果然是心狠手辣!

雷斯林看了一眼奧古勒維,埃勞恩的暴露只能說是一個意外。需要三到四個心靈超感才能進階心能萬象,奧古勒維大師也沒料到,心能萬象竟然有這麼強大的能力。

以奧古勒維大師的實力,融合幾個心靈超感並不難。

但是,異能要素只有在魂變時纔可能進階,當年奧古勒維的巫師等級就很高了,至少三十五級以上,很難等到魂變的機會。

所以才讓紅石公爵捷足先登,成爲第一個掌握心能萬象的巫師!

一個不起眼的疏忽釀成了大錯。

“大師,您當時爲什麼不出手消滅他呢?”

“凱爾斯通只是發現自己的老師有問題,並沒有察覺到我的存在,我封存在他腦中的記憶也沒有解除。”奧古勒維嘆道:“他非常機敏,很快就以外出遊歷爲藉口,極少回到耐瑟,避免跟耐瑟上層發生接觸。”

即使是敵人,雷斯林也不得不佩服紅石公爵的智慧,遠離耐瑟浮空城是他最佳的選擇,既能斷絕可能的危險來源,同時也積攢自己的實力。

一個字:苟!

“那個時期我的主要精力在研究靈吸怪主腦上,對凱爾斯通放任自流。”奧古勒維臉上表情無奈,“但我沒有料到,他不知從哪裡得到了真理意志,讓我的安排徹底失敗。”

“真理意志!”

雷斯林恍然大悟,這是意料之外,卻又在情理之中的結果。

他也擁有真理意志,很清楚這個傳奇要素的作用,能夠免疫對心靈的攻擊,清除所有針對心靈與靈魂的負面效果。

真理意志連血魂詛咒都能解除,更不用說區區記憶封鎖和控心術了。

當紅石公爵得到真理意志的一瞬間,奧古勒維在他腦中留下的記憶和陷阱,全部煙消雲散。

如果說紅石公爵發現老師的異常是一個意外的話,那他得到真理意志就是一個巧合了。

奧古勒維大師這麼多年,依然沒能掌握真理意志。

偏偏,紅石公爵得到了!

命運的安排有時候真的讓人琢磨不透,同時也充滿了諷刺的意味。

不過紅石公爵以真理意志解除了腦中的記憶和法術,那他只能掌握已經解封的魔法知識,未掌握的就消失了,並且永遠也不知道自己的來歷,以及奧古勒維的幕後計劃。

所以,奧古勒維大師說紅石公爵沒有背叛自己。

確實如此。

在紅石公爵的眼裡,自己所擁有的一切都是依靠天賦和努力,跟別人有什麼關係?

房間裡沉默了一會兒,奧古勒維繼續說道:“等到凱爾斯通晉升聖魂巫師以後,我才發現他早就解除了控制,成爲一個完全自由的意志,跟我再無任何關係。”

“大師,您爲什麼不出手……”雷斯林比劃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事情已成定局,殺了他沒有意義。”

奧古勒維笑了笑,“反正凱爾斯通不知道我所做的一切,留着他沒什麼壞處。而且他進入至高議會成爲耐瑟派的一員,非常支持我。爲大局着想,帝國也需要更多的聖魂巫師。”

雷斯林卻是不以爲然,“他應該有所察覺。”

“那又如何?”奧古勒維一臉的無所謂,“再給他十個膽子,也不敢對我起什麼心思。”

這就是絕對實力帶來的絕對自信。

雷斯林一聲感嘆。

確實,奧古勒維大師還在的時候,即使那是個巫妖,數百年沒有以真身公開露面,紅石公爵在至高議會裡也一直安分守己,只敢在聖魂以下的人面前專橫跋扈。

直到巫妖被殺,紅石公爵被壓抑多年的本性立即釋放出來。

這個秘密連紅石公爵都不知道,奧古勒維大師卻告訴了自己,顯而易見有別的目的。

因爲心能萬象,雷斯林知道自己的情緒變化,都在奧古勒維的掌握之中,遮遮掩掩沒有用。

於是他直接問道:“大師,您爲什麼告訴我這些?”

“一個人的性格形成既有先天的因素,也有後天的影響。”奧古勒維說道:“凱爾斯通雖然是我創造出來的,他的身體,他的靈魂,都出自我的手,但他的性格卻跟我相差甚遠。尤其這些年,他並沒有暗中停止對我的調查,最近幾個月,更是徹底的暴露出了無窮的野心。”

“我不喜歡他所做的一切。”

“帝國需要一個可以制衡他的人,而你是最適合的人選。”

雷斯林點頭回道:“我會盡最大的努力。”

他能猜到奧古勒維大師的心態。

即使是再淡泊權利的人,發現有人多年來一直在覬覦自己的帝國,執掌自己的浮空城,接管自己的派系,繼承自己的理念,拿走自己的財富,這是絕對不可容忍的事情!

這就好比皇帝與太子的關係。

哪怕已經指定了太子繼位,但是老皇帝還沒死呢,太子就急不可耐的想要登上大統,被發現暗地裡搞各種小動作,老皇帝一怒之下,很可能直接廢黜太子,甚至以謀反之罪處死。

但是老皇帝又怕鬧大了,讓自家丟了天下,只能恩威並施。

所以,奧古勒維大師只是讓自己“制衡”紅石公爵,而不是幹掉對方。畢竟,紅石公爵是最好的繼承人,在某種意義上,他就是奧古勒維大師的“太子”,血緣關係比父子還親!

雷斯林的表態讓奧古勒維很滿意。

“當年我很快就放棄了凱爾斯通這個失敗的複製體,還有別的原因。”奧古勒維說道:“那些年,我研究靈吸怪主腦有了新成果,想到更好的辦法,可以徹底解決靈魂衰老的難題。”

“跟巫妖有關?”雷斯林心想終於說到正題了。

“沒錯!”

奧古勒維點了點頭,情緒有些亢奮:“其實我在發明長生術之前就有考慮過巫妖儀式,但是沒有把握靈魂不受污染,所以只能放棄這條路。而靈吸怪主腦的一個能力,讓我看到了轉機。”

雷斯林精神一振。

他萬里迢迢跑到伊萊恩託,爲的就是主腦的魔魂,現在終於要揭曉了。

“主腦有一個能力,在靈吸怪的語言中稱作‘主腦心芽’,但我覺得叫‘主腦之心’更恰當。”

奧古勒維擡手指了指自己的大腦,“它能讓主腦像植物一樣‘出芽生殖’,以腦組織爲材料創造一個分腦,裡面承載着主腦的‘心魂’,可以將它寄託在魔法物品上,讓靈吸怪遠離城市的時候隨身攜帶,隨時與主腦聯繫,獲得主腦的幫助。”

“分腦具有心靈感官,能夠獨立思考,並且主腦對分腦擁有絕對的控制權,不受距離和位面的限制。”

雷斯林眼睛發亮,這正是自己所需的要素!

他終於明白未來的自己,爲什麼在預言術中指引自己到幽暗地域獲取靈吸怪主腦的魔魂了。

不出所料,當雷恩融合了主腦魔魂,使用主腦之心創造分腦之時,變異手機也會同步載入分腦。

他無法徒手搓出芯片,但可以通過這個要素達成同樣的目標。

分腦就是芯片!

奧古勒維停下介紹主腦之心,注視着雷斯林,說道:“我的心能萬象感應到你現在很激動。”

“是。”雷斯林沒有隱瞞,“主腦的魔魂可以解決我的難題。”

“呵呵……它也解決了我的難題。”

奧古勒維面帶笑容,他的話雷斯林一下子就領悟了。

主腦之心對自己來說是製造芯片,對於奧古勒維大師而言,作用也絲毫不亞於芯片,他可以創造分腦與複製體結合,完美解決了複製體背叛的問題!

雷斯林靈光一閃。

他忍不住大聲道:“大師,您創造分腦控制了一個複製體,讓他舉行巫妖轉化儀式!”

“你反應很快,但還差了一個細節。”

奧古勒維笑着點頭,“這個分腦經過我的改造,對他進行記憶編織,刪除了關鍵記憶,讓他以爲自己是真正的我,並切斷了與主腦的思維同步,這我無法控制他,只能感應到他,但他也察覺不到我。”

“當他進行轉化儀式的時候,一切靈魂的變化過程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因此,我也得到了巫妖儀式的秘密。”

“此後我用一百五十多年時間,破解了轉化儀式,將其改良,不必向祂獻祭靈魂就能轉化成巫妖,再也不用擔心靈魂衰老,得到近乎永生不死的壽命,而且能夠保持自由意志,不會淪爲祂的爪牙。”

雷恩聽得瞠目結舌。

亡靈生物必將淪爲死靈之主的奴隸,巫妖也是如此。

艾倫厄斯世界歷史上,無數天才之輩爲了延長壽命,鋌而走險,將自己轉化成巫妖,但是沒有一個能夠擺脫成爲死靈之主爪牙的命運,無一例外。

奧古勒維大師是第一個!

深淵四大邪神之一的死靈之主,這位古老的神祗,神力無窮無盡,祂比艾倫厄斯諸神要強大不止一個層次,連諸神都敬畏祂的力量,無法破解祂對亡靈的奴役與控制。

而奧古勒維大師身爲一介凡人,卻做到了連諸神都做不到的事情!

此刻,雷斯林只有一個感受。

奧古勒維大師不愧是史上最強大的巫師!

不止強大,更是偉大。

正是如此驚世駭俗的能力和震古爍今的智慧,奧古勒維大師才能在死靈之主的眼皮底下竊取巫妖的秘密。

以凡人的智慧超越神明,這是何等的壯舉!

“大師……”雷斯林由衷敬佩。

奧古勒維臉上露出不無得意的表情,繼續說道:“在那不久後,我也把自己轉化成了巫妖,變成現在這副模樣。可惜,我留在帝國的那個分身,在與靈魂污染艱難對抗二百五十多年後,還是徹底墮落了。”

堅持二百五十多年才墮落,可見奧古勒維大師的意志之強大,哪怕只是一個分身。

雷斯林記得,紅石公爵說過奧古勒維是在新紀曆2221年左右舉行了巫妖轉化儀式。

計算時間,那個分身真正淪爲邪惡巫妖,是在六十多年前。

這跟紅石公爵所說的,無意中發現奧古勒維已經墮落的時間點是一致的,這麼湊巧的情況,明顯是奧古勒維大師本人的有意泄露。

“大師,是您把巫妖的情況告訴給紅石公爵?”雷斯林問道。

“這當然是我的安排。”奧古勒維頗有幾分感慨,“一個墮落巫妖對帝國的破壞力太強了,我不能眼睜睜看着帝國滅亡,自己不方便出面,只能讓凱爾斯通去阻止它。”

“原來如此。”雷斯林恍然,一切都有了解釋。

難怪紅石公爵那麼剛好找到了護命匣。

當他得知巫妖墮落後,卻沒有立刻動手,全盤爲自己考慮,暗中做了很多準備計劃,只等巫妖一死就接手奧古勒維大師的遺產,卻不知道這反而惹怒了暗中觀察一切的奧古勒維大師。

至於奧古勒維大師爲什麼自己不能出手,雷斯林也猜到了。

一是他現在的形象過於恐怖。

二是如果被人知道,他竊取了巫妖轉化儀式的秘密,傳揚出去,被天災軍團或死結符印得知後上報給死靈之主,那就完蛋了。

死靈之主絕不會容許凡人竊取自己的權柄。

奧古勒維大師的實力再強,也不可能抵得過這位恐怖的深淵邪神,恐怕只有死路一條。

所以,他這些年只能躲在伊萊恩託,一步也不敢出去。

不對!

雷斯林又想到了一件事,巫妖的實力絕不像是普通的分身,那場戰鬥七位聖魂巫師聯手才成功擊殺,就憑那一手對時間法術的掌握,就足以證明它真的有四十一級!

他腦中閃過一個名字。

費坦提勒斯!

奧古勒維此前提到這個最強大的複製體時,都是隻說擊敗了他,並沒有明確說殺死了他。費坦提勒斯失蹤時就有三十級,又過了五百多年,在奧古勒維大師不遺餘力的支持下,升到四十一級並不奇怪。

雷斯林直接問道:“大師,那個巫妖是不是費坦提勒斯?”

“你竟然猜到了。”

奧古勒維有些驚訝,點頭道:“費坦提勒斯被我擊敗後,一直受我的控制,每隔二十年重新複製記憶,讓他不懈提升實力,直到我用分腦進入這個複製體,真正成爲我的分身,讓他轉化成巫妖。”

“真的好可惜。”雷斯林搖了搖頭,四十一級的巫師分身都捨得放棄。

他看着外貌醜陋的主腦巫妖,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說道:“大師,我還有一個問題。”

“你問吧。”

“您爲什麼要把自己的身體跟主腦融合,不把‘主腦之心’製作成法印?”雷斯林說出了自己的疑問。

奧古勒維沉默了幾秒鐘纔回道:“主腦之心是體魄要素。”

“啊?”

雷斯林被這個簡單的答案驚呆了。

竟然是體魄要素!

他原以爲涉及到心靈與分魂之類的能力,不是秘法要素就是異能要素,根本沒想過它是體魄要素。

這實在太要命了,三類要素中只有體魄要素不能製作成法印。

奧古勒維大師是法印學派的巫師,靈魂只能融合法印,他想得到“主腦之心”,只好直接把整個靈吸怪主腦跟自己融合了,爲此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導致出現靈魂不穩定的缺陷。

雷斯林徹底被折服了,起身道:“您太偉大了!”

“哈哈哈哈……偉大……”

奧古勒維開心大笑,但是靈魂之眼卻看見他的情緒中有幾分無奈,笑聲持續了十幾秒鐘才停止。他忽然伸手探入虛空,抓出一個碩大的玻璃罐,裡面裝滿了淡藍的海水,一個長着六根觸手的大腦泡在水中,觸手不時遊動揮舞,顯示它還活着。

雷斯林看見罐中的大腦,不禁神色微怔。

這是一個靈吸怪主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