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在二十一世紀就立志當個女強人,現在遇到貴人,忽然有種事業登上一層樓的感嘆!

不過,到了他的營地才知道,他只是個後勤將軍,說白了就是供需糧草的。知道這個事讓我高漲的情緒跌落谷底!我還是沒能逃過和男人住在一起的命運!不過住了三天,我自認爲除了各種味道難以忍受,鼾聲吵得無法入眠以外,其餘都還好!這三天我驚奇地發現,這些押運糧草的比我們後備赴前線的男人精壯的多!第四天,上將軍站在校場訓話,我才知道原來我們這一行人全是新兵中的精英。上將軍有一句話我很喜歡,“我等所護糧草皆是前方兵將的性命!”

是啊!沒糧草,再勇猛的人也會從馬上摔下來。上將軍要教習我們御術,就是騎馬!

入伍前我在馬上過了近一個月,但那匹老馬哪能和戰馬相比?心中有着無與倫比的激動,還有絲害怕。萬一墜馬可能骨折,可能會死!但一想到《木蘭辭》中花木蘭沒死,不免有恃無恐。 御術就這樣學了半個月。

一天,上將軍親自牽出一匹通體烏黑的高頭大馬。他朗聲對周圍兵士說:“此馬乃千里良駒,本將無意中偶得之。今獻予諸將,若爾等駕馭之,此馬贈他!”

我和身邊的人都被這體型剽悍的馬吸引住!

有人舉手要試,卻不等挨近半分,馬兒就焦急地想脫離將軍的牽制。

如此再三,沒一個人駕馭得了它。

我站在人羣中,其實,我不相信比我強的人都駕馭不了我就能?但,我信一句話“萬物有靈”,中國人自古就講緣分。我想我可以試一下,也許我和它有緣!也許,我就是它等的主人也說不定。

我向上將軍一拱手道:“小人願試!”在我說這句話之前,已經有段時間沒人說要御馬了,我的話讓衆人吃驚。

上將軍手一揮,我來到馬前,看到馬兒的眼睛正烏溜溜的瞅着我,很防備的樣子。上將軍鬆開繮繩,馬兒不安起來,我抓住繮繩拍着它的頭安撫,它稍顯安靜!男人常形容烈性女人如烈馬,我是女人瞭解女人!我又拍拍馬屁股,衆人早已驚地瞪大雙眼,上將軍面露微笑!我一個縱身騎上它,馬兒彷彿覺得自己上當,於是前後彈跳,想將馬背上的我摔下來,我被搖的頭暈,迅速抽出馬鞭用力甩在它身上,這是我自騎馬來第一次用上馬鞭!

其實,一開始我也在猶豫,它畢竟是上將軍的馬,但恍然想到孫悟空,孫悟空天不怕地不怕最後怎麼會甘心護送唐僧一個凡人去西天取經,就因爲降得住他,給了他教訓!

一鞭之下,這馬吃痛不敢再不規矩,引過繮繩,馬跑了出去。果然是匹好馬!跑的又快又穩,我以爲它臣服於我,後來發現不對!它正帶我跑向樹林。電視上說馬是不能快速跑進樹林的,因爲會被樹枝颳倒。這馬挺聰明的,我任它帶着並不煞住繮繩,因爲我早已看到前面的樹木細高沒有多餘的枝椏,這馬兒的目的沒達到!

我想它真是一匹有靈性的馬,人話也許聽懂一二,我厲聲說:“別以爲你是上將軍的馬我就不敢宰了你,再不老實的聽話,我就給你一刀,讓你再不敢囂張!” 那馬顯然怕了,我引過繮繩,縱馬向營地奔去!

千里良駒成爲我的坐騎,所有人包括上將軍都對我刮目相看。晚上吃飯,桌上雖然有肉,但已經被二十一世紀各色美食寵慣的舌頭,完全適應不了古代的食物,這也使我更瘦,營養不良,發育更慢!我就想,如果這食物放在二十一世紀我還用得着費盡心機減肥?

第二天開始學習箭術。校場立了根柱子,上將軍說讓我們把箭射在柱子上!輪到我的時候,看着細細的主子,以及地上散落的箭,我想這輩子怕也不可能將箭射在上面。但我仍拉了個滿弓。

“嗖!”我的箭不見了。完了!我忘了我散光!緊接着我聽到人羣中“啊!”了一聲,然後就是高臺上的上將軍高喊:“好箭!”

那柱子我從頭看到腳也沒看到一支箭,難道古人也愛說反話?這時,纔看見柱子頂端插得旗子不見了!好一會兒有人拿着插着箭的旗捧到了上將軍面前!

上將軍朗聲說:“花英雄上前聽封!”

我連忙跪在高臺下,雖然極不喜歡這個“禮儀”,入鄉隨俗的道理我還是懂的!

“自今日起花英雄晉升爲司隸校尉!” 我又升官了!我向天發誓,我第一次射箭,而且我也確實瞄準旗杆的。

晚上吃飯,同帳小將呂恩義幫我收拾東西,從此我又可以一個人獨享一個營帳!

他悄悄跟我說:“軍中傳,英雄你是神射手!”

我傻呵呵地笑。

他又說:“等一下!兄弟們爲你準備了賀宴,升官莫忘了兄弟們!”

他拍拍我的肩,我只是點頭。

如果,你也給我隨身攜帶十幾天官家小姐的絲帕,估計我這輩子都忘不了你了!

宴上我喝到一鍋異常美味的湯,乳白色,有一段段像魚一樣的肉,喝了兩碗後我忍不住問,那是什麼肉?竟是蛇?!我將所有吃進去的東西全吐出來了,因爲浪費了他們口中無上的美味,我答應以後只要在軍營就幫他們捉蛇煮湯。

眨眼間兩年過去了,我騎上我的坐騎——青鋒,來到了離營地一里遠的溪旁,周圍綠樹蔭蔭,蝶兒繞溪...這纔是我曾想象的情節嘛!突然,草叢間“沙沙”作響,幾十條蛇昂起頭攔住了我的去路。

這不是第一次,方圓五里的蛇都認識我和青鋒,並且恨我入骨,多次來尋仇!我理解,兩年來我殺了多少條蛇已經記不清了,不過,今天這規模大了些,我的箭囊里加起來不過三十幾條箭,而我不可能一次射三十支箭。完了!難道今天要成爲這些蛇的腹中食?我不甘心!我仔細觀察了一下,不知如何是好...青鋒鼻中喘着粗氣,我知道它發怒了,青鋒是整個營地脾氣最大的馬,只見它焦躁的動着四個蹄子,終於它開始踩死那些蛇,我任由它去!我的青鋒敢鬥虎的,這幾條又不是毒蛇...

在溪邊幫青鋒洗身體,我想如果在二十一世紀我鐵定被動物保護協會關進牢裡了!

我對青鋒說:“這些蛇也實在可憐!不然,找個機會出去公幹饒了它們吧?”青鋒惱了,猛踢水,水全濺在我身上,我連忙討饒。

這是有人叫我:“花校尉,花校尉!”我回頭見一個馬伕並一匹小馬駒而來,青鋒揚揚尾巴,我笑了,原來它不願離開是爲了自己的孩子,我拍拍它,瞭然於胸地說:“放心!我們的青蒙一定和我們在一起。”馬伕將小馬駒交給我,我和青鋒、青蒙在溪邊玩耍了半天,太陽落山時才決定回營地,卻不知前方正有一場戰事等我...

和馬伕剛走進營地就覺得安靜異常,我於是吩咐馬伕去看看怎麼回事,自已不捨得與青鋒、青蒙分開,便引它們回馬廄! 剛剛玩得太過盡興,我又忍不住和這對母子說話,就在這時馬伕氣喘吁吁跑來,他跪在我面前說:“回...稟校尉大人,大事不好了!有...馬賊,要搶我們的糧食,上將軍帶衆人...在北面三裡處嚴陣以待!”

我震驚,哪裡來的馬賊這樣大膽搶兵營的糧食,我翻身上馬離開營地,引馬北走上山。

天已經黑了,我不敢點火把怕被人發現,僅能摸黑上山。時值盛夏,山上林木茂密。山路又太過崎嶇,折騰了半夜才找到隊伍。上將軍沒有責怪我擅離職守,只吩咐我先休息。

第二日被一陣號角聲驚起,走出營帳並其他三個校尉觀看山下形式,商量對策。

我見對方豎起一面旗,現在我已經認了字,能讀兵法,知道自己是魏國人。可那面旗上一個字也沒有,只有個像豹一樣的圖騰。原來是胡人散部,潛入兵營突襲!

我右手食指中指長年帶着牛皮戒指,我是軍中口耳相傳的神射手,此時怎麼能讓一羣散部在魏國國土上張牙舞爪,我拉了一個滿弓,我不知道我要幹什麼,就是看着那面旗幟不順眼,只聽“嗖!”箭飛出去,山腳下有人慘叫一聲,書記官翻譯道:“他們的首領死了!”

周圍人吃驚地看向我,我明明指向旗幡的?而且,我...殺人了?我殺人了!

我又再次晉升,升爲校尉將軍,那些自稱馬賊的那幫傢伙被俘!我們還救了臨桐縣府府長的女兒。上將軍說,這都是我的功勞,因此十七歲的花木蘭也就是花英雄成了將軍,在這個後勤營地位僅次於上將軍,他還加以重用,讓我借送臨桐府府長千金時徵納軍糧。

於是,在我少年得意的夏天我坐上了青鋒走在了去臨桐府的路上...

行軍途中我吩咐丫鬟們好好照顧劉小姐,到達臨桐府,府長立馬安排了宅邸安頓我和隨行士兵,好茶好飯俸着,丫鬟婆婆哄着。不過,據我估計這糧能夠徵夠數有點懸!

臨桐府是大鎮,我換了便裝帶上那三名校尉上了街,一則體察徵糧的可能性;二則添置些東西。想想花木蘭此時已經十七歲,女人每月的煩心事恐怕快來了,古人沒有提供女人方便的衛生紙、衛生棉,我只能自己想辦法,要置辦些預防!支開了另外三個男人獨自走在街上...

再同他們聚首時,我買的東西及不上他們的一半,校尉中有一個人名叫安敬奧的正被另兩個人——劉雲東、徐鎮江嘲笑。原來,他買了甜花糕。

看到我劉雲東說:“沒想到堂堂男子漢竟愛食甜食?”

我不以爲然,在幾個大男人面前將他用荷葉託的甜花糕放進了嘴裡吃了。

碧綠的荷葉,白色的花糕,粘粘的帶着荷葉的清香,也就這個能滿足我那飽受古代食物折磨的味蕾。我一直吃光,甚至連手指也給舔了,然後對安靜奧說:“安大哥,小弟我再買來賠你!”他們一臉的訝異,我理直氣壯說:“徐大哥、劉大哥,不過食些甜食而已,便失了男兒的氣概嗎?真正的男子漢何須拘泥於此等小事?若只食個甜食便不是男兒,那這氣量忒也小了!”說完轉身去買甜花糕...

兵營真正讀過書的人少,世家子弟哪個願意從軍,講什麼家國大事我未必講的清,他們未必就聽得懂。從來都是服從命令、聽指揮是軍人的天職!所以,我相信我的話還是有威懾力的。雖然,十七歲做副將,但卻是靠着自己的實力...

回到府邸就有人稟報,府長差人來請我赴宴。主要目的是爲感謝我就府長千金的事。換了件青衫,頭髮只束起鬢角前額的部分。我想去吃飯不必帶什麼刀劍,所以僅拿了玉珏,看上去少了些肅殺之氣,多了幾分文儒之風。

我就這樣風流倜儻的出現在堂前,那三個校尉竟還穿着鐵色鎧甲,本想讓他們去換便裝,誰知又跟早上說辭一樣!什麼身爲軍人以報效國家爲己任,時刻警惕,打扮那些勞什子幹什麼?!還說只有那窮酸書生才注意這些!我想書生也未必會打扮,都是窮人!

想到我們雖不是去赴鴻門宴,但此次主要任務是徵糧,是要有人爲我壯些聲勢。也就隨他們去了。

來到府長的院子,就見一個黑鬚老頭迎上來,年紀不大但也有四十多歲,所以後來他小看我這黃毛小子也無可厚非!

我們各自行了禮,然後一同進了廳堂,剛落座就有丫鬟奉茶。府長見我身後站着三位校尉,身披鎧甲,刀劍完備,目瞪如珠,一字排開,像是受了驚嚇似的,忙說:“三位壯士,也...坐吧!”

安敬奧代答:“大人,不必了!”

府長怯怯地看向我,問:“將軍,這...”

我笑了,對他說:“不妨事!”然後又向他們下令:“下去吧!”

第二十五第十五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三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二十五第四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九章第八章第十八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十三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七章第四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七章第六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四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四章第二十六章第六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十七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二十八章第六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九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七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十七章第十章第二十五第九章第十四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第十三章第十七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六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十八章第十九章第八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五第十二章第四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一章第三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六章第十四章第十四章第十七章第十九章
第二十五第十五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三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二十五第四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九章第八章第十八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十三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七章第四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七章第六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四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四章第二十六章第六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十七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二十八章第六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九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七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十七章第十章第二十五第九章第十四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第十三章第十七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六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十八章第十九章第八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五第十二章第四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一章第三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六章第十四章第十四章第十七章第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