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上了岸,我在草叢樹林中閒逛,,一步步上山,我不知道自己在哪裡,在山林裡迷路很正常,我要爬上山看看路程。爬到半山腰被一具屍體嚇了一跳,仔細一看竟是那山賊頭,原來他自己摔在了石頭上,卻把我推到了溪水裡,我於是便順水而下流去了銀魚村。

我輕嘆口氣繞着他上了山,我又害死了一個人。後來想到既然這人的屍體在這裡,那麼太巧了我爬的竟是雲山!

在距山頂七八米處,我看到懸崖邊站着一抹白影,是露兒!她離懸崖那麼近幹什麼?

只聽露兒大喊:“將軍,你等等露兒!”

我親見露兒直直的向懸崖倒去。

“不要啊!”

瘋了!我用那雙已經很累的腿跑過去,只恨自己不會輕功,我已經不敢看的閉了眼睛。

“露兒姑娘!”

再睜開眼,發現安敬奧牽住了露兒,他說:“露兒姑娘,將軍會沒事!爲何不多等些時日?”

露兒說:“安大哥,五天,露兒已等了五天,將軍爲露兒而死,露兒怎能偷生?”

我踏上山頂:“露兒!”

兩人看過來,露兒或許是沒想到我這麼輕易就出現在她面前,驚喜的奔過來,緊緊抱住叫我:“將軍!”

安敬奧輕嘆口氣,走過來對我拱手,說:“將軍安然無恙就好!”

我疑惑的看着安敬奧,他的那個嘆息是什麼意思?

想我死?不能!他從來都是最保護我的那一個!

“將軍,下山吧!”

他伸手做了請的姿勢,我牽着露兒,安敬奧小心的提醒:“露兒姑娘小心!”

原來是爲了露兒!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天空已到了下雪時,今年雪下得特別大!露兒早已爲我縫製了冬衣——雪貂長袍就是文人墨客口中的貂裘。第一次穿上它,軍營一羣人羨慕的不得了,當然也包括上將軍!露兒答應爲上將軍縫製毛領坎肩,上將軍才哈哈笑着罷休!

我向上將軍提議這一年春節要大辦,因爲我想我已經在軍營渡過這是第六個新年,卻從未見過大辦。當我把這個提議提出來上將軍可能也考慮到士兵的情緒,所以準了!於是,在離新年還有一個月時間時,我已經帶着士兵四處張羅年貨。

這個消息傳到了在雲都駐紮的雲嘯將軍耳裡,他聽說我們儲備軍營要過春節,竟然派來士兵帶着各種吃穿用來慰問我們。上將軍感激,除夕夜邀請雲將軍參加。

不知道爲什麼我總有種來者不善的感覺!

後來,從徐鎮江那裡總算明白,他的目的是露兒。我也是直到這一刻才知道現在凡是當兵的,上至前鋒將軍、校尉將軍下至馬伕,沒有不知道露兒姿容的,當初一說將露兒送走多少人虎視眈眈露兒。

徐鎮江說,幸而露兒被劫,不然早被這些將、兵拆吃入腹!這麼說,這整個軍營除了我的身邊沒有地方是安全的。我忍不住看着對這些一無所覺爲我做皮靴的露兒!

我輕輕嘆口氣,走過去牽起露兒的手,將她拉出營帳,她問:“將軍,哪裡去?”

我不說話,拉她到馬棚,青鋒看到我搖着繮繩打招呼,青蒙也蹭過來,我解開繮繩,將青蒙的繩子交給露兒,我說:“露兒,今日教你騎馬!”

露兒不解的看着我,說:“可是如今雪還未化!”

其實,我想說,我不僅想教你騎馬,我還要教你格術,讓誰也不能欺負你。我扶露兒上馬,我們兩人調轉方向騎出軍營,兩個雪白的身影和雪交相輝映,歡樂地在雪間奔跑,露兒那傾城之姿在白雪的映稱下更顯風華絕代!我擔憂的看着,說:“露兒,攻打雲山不止你受到傷害,英雄也是一樣的!每每想到那日情景我總責怪自己沒能保護好你,如今這種感覺越發強烈,露兒你告訴我怎樣才能讓你不受傷害?”

露兒動情地看着我,說:“將軍,只要不趕走露兒其他都是不僅要的事!”

是這樣嗎?露兒你只要這個? 我暗下決心以後無論怎樣,像雲山上的傷害絕不可以再發生!我大喝一聲:“駕!”

騎着青鋒繼續奔跑,冬日刺骨的寒風在耳邊呼嘯,我卻因爲心中那尖銳的疼痛,額上佈滿汗液!

“露兒姑娘絕姿芳華,請爲在座將士舞一曲!樂師!”已經微醺的雲將軍興致高昂的說。

露兒看了我一眼嬌羞的起身,寬大厚實的貂裘在她的舞姿下絲毫不見笨重,反而更顯露兒雍容華貴、風姿豔絕!雪白的貂皮毛,在寒風間幽幽盪漾,周圍所有人都沉醉其中!

雲將軍搖晃着身體持着杯子來到我身邊坐下。他是個四十歲上下的中年男人,酒氣沖天的面容依然英氣勃發,他說:“老弟,哥哥敬你一杯!”

他舉着酒杯,非得把我的倒滿,他說:“你小子是幾世修來的福氣,竟得露兒如此紅顏?小小年紀又幾次立下奇功,讓我等前輩汗顏!全軍上下有誰比得上?不不,兵馬大將軍的兒子王洋還能與你一較高下!”

我忍受着他時不時噴在臉上的酒氣,絲毫沒有留意他口中的王洋是何人,也不會想到這個叫王洋的男人會徹底改變我。

我看看旁邊的計時沙漏馬上凌晨,於是我站起身對周圍的人說:“即刻就是新的一年,花英雄爲各位兄弟表演一個,雖比不得露兒但也望兄弟們莫要嫌棄!”

我讓人擺下幾面大鼓,這是我早已練過的擂戰鼓節目,這些人都是熱血男兒,對戰鼓有着莫名的感情。我腳下四面鼓,還有幾面站鼓擺在東西南北四個方向,周圍屏息等待,“咚!——咚!——咚!——咚!——”

我先一下一下敲打一面,在敲出節奏時猛然兩手撐開雙臂同時敲打左右兩面,聲音一下子強百倍,再來我兩手舉高背對着敲後面的鼓“咚咚咚咚!——”在敲到一定數量兩隻鼓槌同時打在前面的鼓上,這才只是個開頭後面就加入了腳,鼓點快的讓人的心臟都承受不住,在狹小的空間內我使出所有的武功在鼓間翻跟頭,身手敏捷的我,穿着一身貂裘,靈巧如狐狸,配着鼓點周圍的人被這難得一見的擂戰鼓激發起來,不知誰喊得:“必勝!必勝!”一瞬間,喝着鼓點全營將士都齊喊着:“必勝!必勝!”在這必勝的吶喊聲,我們終於迎來了新的一年...

花木蘭,二十歲了!

我習慣的忽略身體在發育!一天,接到聖旨說要我將國庫的糧食運過去!一方面方便囤積新糧,另一方面此刻前線缺糧而各地的糧食並未收!

露兒自然跟在我身邊,不知不覺我們竟已經相處兩年,她已經無比熟練於做好一個侍女該做的事了,最重要的一點她解決了我吃飯的問題,也許是因爲她每次見我吃飯時都在煩惱,所以決定親自爲我做飯,據手底下士兵說,我吃的饅頭需要篩選五次,牛肉要燜上一天,湯要加十幾種調味料。終於知道食文化的最初是因爲挑剔的舌頭!士兵們都羨慕我,說皇上的飯食也不過如此。所以,兩年來我明顯胖了不少。但,比起21世紀的身材,還是無比苗條的。得知要入主皇城,我心裡的算盤也撥起來了,最好能和皇上做朋友,太子公主王爺也行!文臣嗎?宰相就可以了!上將軍得知我要進皇城,連夜而來,他吩咐了不少注意事項,大部分在我看來是沒用的,不過還是認真聽着。這時,露兒走了進來,和一個士兵端着飯食,露兒是一定要跟着我的。

上將軍看了露兒一眼,轉向我問:“英雄,爲何你如此祈盼入宮?”

我興奮地說:“美酒、佳餚更有天下佳麗,小將不向往,豈不太奇怪了?”

上將軍已花的鬍子抖動了起來,露兒則睇過略帶氣憤的眼神。

進京路上,女人的煩心事到底來了,在我漸漸都以爲自己是男人的時候,她紅豔豔的警告我我是女人。

幸好任何人都沒發現,慶幸《木蘭辭》中那句“同行十二年不知木蘭詩女郎...”看樣子是不會有人發覺的,但還是要小心! 快到京城時,在城外我們被一陣陣鐘聲吸引,唸經的聲音激起了我強烈的好奇心,自穿越以來,雖路過不少寺廟,但總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沒拜過菩薩呢。於是,帶了幾個人和露兒向寺廟的方向走去。遠遠地就看到煙霧繚繞,這寺廟真是香火鼎盛,一路上,雖然也見過寺觀,庵之類,都不及這座大,恐怕在衆寺廟中這座廟也有皇宮般的地位。

踏上白玉的石臺階,見兩邊松竹相錯,寧靜悠遠!我與露兒都一身素色衣衫,自從講了《神鵰俠侶》後,白衣成了我倆最愛,不過,今天有所不同,露兒外穿了件粉色紗衣,下身圍了深色小裙,更顯溫柔嫵媚!我手持一把玉圭,風度翩翩,引來不少女香客的議論。

踏上一處寬臺,看到了一位青衫公子,雖然衣服看似挺普通,但每處衣角的裝飾都加了金線,頭上頂着一個冠,同樣氣度不凡,我若是瀟灑飄若仙人他則富貴士族佳公子。見他身後的幾個人臉雖然沒有表情,卻神經高度戒備,我暗付他絕不是普通人。就像兩隻高貴的孔雀,我們兩個彼此注視,在要錯開時,他站定身體拱手道:“在下葉飛,敢問尊駕尊姓大名?”

我連忙也拱手道:“不敢當!不敢當!花英雄!”

他笑着說:“小弟見閣下有見故人感,相見恨晚只想請閣下小酌一番,不知閣下可否賞臉?”

我也笑道:“小弟也有同感,正求之不得,來人!”

身着便裝的安敬奧上前,我讓她照顧露兒,又吩咐露兒爲我多拜託菩薩保我平安,當然,這是附在她耳邊說的。

竟來到城中最大的酒館,此人身份我已心知肚明瞭。入了雅間,我撩起衣服下跪:“末將花英雄見過太子殿下,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剛剛失禮之處還請太子殿下見諒。”

太子顯然大吃一驚:“花將軍快請起,你是如何看出本宮即是當今太子?”

我指了指他腰間晶瑩剔透的玉佩,他恍然大悟,笑了笑問:“現下你可還敢與本宮對飲?”

我21世紀的人,本來對什麼君臣綱常不太懂,雖然學了不少,當然是上將軍爲我惡補的。想到電視上演的他們這些貴族最渴望像平凡人那樣交朋友。

我於是說:“有何不敢?”

我坐了下來,太子眼中現出驚喜之色,對我更是讚賞。果然,京中的飯菜確實可口,酒過三旬,太子邀我騎獵,本來身體因例假不舒服,可騎獵是我的強項,對方又是太子不去不行。況且我也沒有不舒服到躺牀上的地步!野外,我們騎在馬上,他說,我們比賽,贏了的必須答應對方一個請求,但僅限能力範圍內的。我當然贏了,我的要求是我要到皇宮吃飯,太子竟比我還高興!

晚上,露兒爲我鋪牀問了些發生的事。我據實以告,當說到第二天要進宮赴宴,露兒的臉立刻陰下來, 我拍拍她說:“放心!我是不會丟下你的。”

剛說完,肚子一陣急速地疼痛,連忙讓露兒離開。我開始有些煩了,如果我是男人,自然能許下不變的誓言,可惜我不是,我給不了露兒什麼...

坐在太**中,不知爲何我卻食不知味,興致缺缺,太子頻頻問我是不是不合胃口,我卻看着滿目珍饈微笑着說,宮廷宴席果然不凡!

正在我後悔不該提這個要求時,門外奔進幾個衣衫華麗的女人,她們都嬌柔的喊:“殿下!”

我立即一個激靈,感覺雞皮疙瘩掉了一地。她們來到殿前看了我一眼,那一眼像箭一樣射來,難道她們還吃男人的醋?這時代...

斷袖?我連忙看向自己的衣着,是挺容易引起誤會的,白衣飛飛,本來束在一起的頭髮,被我散下幾縷,用一根白絹纏繞,如果不知道我是“男人”的,一定會誤會!

都說宮裡的女人心狠手辣,我可不敢得罪,連忙起身離席拱手向那幾個女人道:“校尉花英雄見過各位娘娘!”

唉!自穿越以來第一次向女人行禮。這些女人在我眼裡都是一臉小家子氣模樣,在進門的剎那把所有遭人討厭的嘴臉表演殆盡。

幾個女人一聽我是男人,果然歡喜無限的紛紛圍着我繞圈圈,口裡不時發出:“嘖嘖...”地聲音,這羣八婆!

有人嬌笑着說:“沒想到軍中有這樣年輕、英俊的校尉?” 說到這裡,太子忍不住輕咳了一聲,唉!男人也是會嫉妒的,尤其看到自己的女人那麼細緻的看別的男人,我立刻慌了,會不會扣我個“惑亂後宮”的罪名?

我立刻端正態度拱手向太子,幸好那些女人已經從我身邊飄回太子身邊,並且帶走了她們身上那濃郁的脂粉氣息!

媽呀,嗆得我差點昏過去。

只聽太子說:“卿,坐!”

本來我是坐在太子身邊,此時不用擡頭也知道太子正遭遇“千手觀音”的愛撫,於是我退到一旁坐下...

感覺自己像置身事外看一場古裝大戲,名字叫《太子殿下你愛誰》,正呆愣着門口傳來一個女人的咳嗽聲,她華服錦簇,頭上各種金絲珠玉圍繞,圍着太子的女人走下來向女人行禮,原來是太子妃! 我也離席即第一次向女人行禮後,第一次向女人下跪,她從我身邊高傲的走過,我偷偷看了一眼太子,他額頭緊蹙很苦惱的樣子!我突然很慶幸自己沒穿越成宮廷女人,這一個手勢一個眼神都似刀似劍,心理折磨啊!

我很滿足現狀的想,我多好,自由自在!估計此時太子沒功夫陪我把酒言歡了,我也沒興趣目睹現場版爭寵大戲,電視上演了不少了!沒等太子吩咐我率先請求告退,太子便允了我!

縱馬回驛館,早有小廝來牽馬!我看到燈籠下站着一個小小的身影,我想一定是露兒!

走到她面前,將披風披在她身上,說:“夜深更深露重,受了寒不好!”

又是一年春來到,天氣轉暖,估計將糧送到前線,路上一定是片片地綠了。轉過露兒的身子,見她臉上淚痕點點,我強迫自己沒看到,不能再關心她了,如果傷害她可以讓她幸福,我願意做個壞人!不敢想如果自己現在心軟會造成將來怎樣毀天滅地的傷害,那時自己也一定不會倖免。所以,露兒我不能問你發生了什麼事,因爲我知道一定與我有關!

第二天,太子約我去皇家圍場射獵,我們彼此都發現對方臉色比昨天差,不約而同詢問對方更不約而同的長嘆:“女人啊!” 說完我們哈哈大笑,驚飛了林中無數麻雀,馬兒也驚得原地動了動。

片刻後,太子凝望着我說:“若卿爲女子,本宮願捨棄江山,帶你縱馬江湖,逍遙山水間!”

說這句話時他看向天邊,我的心卻被震動了,2010年11月20日,我22歲,連初戀都不曾有過(當然是因爲條件不行,是個男人都看不上),何曾有個男人對我說過這樣的話,我的小女人情懷氾濫了...

只是,時不與我,此時此刻我是個“男人”!

他忽而轉過頭問:“我瞧那小丫頭挺可人,卿因何煩惱?” 我長嘆口氣,難道說因爲我是女人?絕不!

我說:“恨未生在和平時,不負天來不負卿!即爲國效力,國不安何以家?兒女情長有心煩惱!”

太子聽了哈哈大笑,大喝一聲“駕!”進了狩獵區,我也跟了進去!

回驛館竟看到上將軍,旁邊一個太監模樣的人宣了一道旨意,到 此我才知道我又晉升爲將軍了,雖然任務還是徵軍糧卻已是後勤部最高統帥,上將軍被辭了。

太監都已經走了我還是跪在地上,心中似乎有什麼被挖空了,看着上將軍起身坐到了我面前,我眼中含淚的說:“將軍...” 座上的人卻滿面紅光的看着我說:“英雄啊!你我相交六年,而今你已到加冠年紀,你父不在不知本將可否爲你行冠禮?”

我連忙叩頭,淚水已經流下,我說:“將軍即是英雄的親,義父爲孩兒行冠禮孩兒求之不得!”

上將軍也終於老淚縱橫,說:“我晚年得此義子,不枉此生!”

說完,上將軍爲我行了冠禮即古人邁入成人的行列,當然按女子成人禮花木蘭早已過了!

第二十五第六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七章第九章第十七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二章第四章第十九章第四章第十七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二十七章第五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二十八章第八章第二十四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二十九章第六章第九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七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十七章第十章第二十六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十七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五第十七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六章第十六章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八章第七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七章第二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一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十七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九章第十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四章第五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二章第十八章第十七章第二十六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十九章第八章
第二十五第六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七章第九章第十七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二章第四章第十九章第四章第十七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二十七章第五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二十八章第八章第二十四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二十九章第六章第九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七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十七章第十章第二十六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十七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五第十七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六章第十六章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八章第七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七章第二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一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十七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九章第十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四章第五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二章第十八章第十七章第二十六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十九章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