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我覺得我來到京都就只是到處陪太子游玩了,上將軍說我儘管去玩,他來和糧庫交涉,就當最後一次爲國盡忠,我自然是遵命!

這一天天氣晴好,太子說要帶我認識幾位名人墨客,不知道爲什麼自己竟然有種見明星的感覺,心情真是激動啊!會見到什麼樣的名人墨客呢?

我們騎馬來到郊外,樹林深處露出小亭的一角,太子吩咐下馬而行!

看似太子只帶了我和一個小跟班,其實大家心知肚明林子各個角落有不少暗探!小亭裡或站或坐了五個人,和這個時代的大多數讀書人一樣他們皆是一身青衫,我爲了配合今天的行程改了裝束也是一身的青衫。

當看到亭子全貌時我看到亭外在一片初開的薔薇處站着一個熟人,安陽!他的猴子呢?原來他也是這個時代的名人墨客,難怪態度囂張,喜好怪異!

亭子裡的五個人看到了我們,連忙出來拜見太子,只有安陽未動仍欣賞着那片薔薇,看着一下子匍匐的五人我有種錯覺太子似乎不是來吟詩弄月的,主要是見那個站在薔薇處美公子!

嗯...原諒我吧!腦海裡出現巨腐的畫面,這是兩個相愛卻不能相守的怨侶,一個是太子未來的儲君,一個安陽是才華橫溢的才子,礙於身份他們只能如織女牛郎般每年相約見上一面以解相思之苦!

這畫面絕不是憑空捏造的,太子與娘娘們關係不好,而安陽縱情山水流落民間。只聽安陽吟道:“去年王樓薔薇花,今日開在尋常籬笆下!”

真沒意境,一句話打破我美好的耽美幻想!他轉過身,太子笑着上前跪在他面前道:“小葉子見過安陽小皇叔!” 皇...叔?God,不帶這麼整人的,我得罪了皇親國戚?!

太子跪在那裡擡頭看我說:“英雄,來!見過安陽侯爺!” 我又看向安陽,他得意洋洋的挑着眉毛看我,嚇得我慌忙下跪,話也說不利索:“小...末將花英雄見過侯爺!”

侯爺走進亭子,朗聲說:“平身!小葉子到小皇叔身邊來!”

我面前出現了無比滑稽的一幕,太子殿下像小孩子一樣膩到了安陽身邊,驚掉我一身雞皮疙瘩!

更誇張的是,安陽也像寵愛小孩子一樣手一下下撫摸着太子殿下的頭,兩人一直笑眯眯的說着悄悄話。

“公公,這...”太子殿下身邊的小太監說:“侯爺與殿下相差四歲,雖是叔侄卻更像父子,侯爺有一個絕技能懂獸語,陛下以爲這屬巫技,遂在侯爺十八歲時趕出長樂宮,遠居他處!殿下知曉後絕食三日,陛下才允下每半歲侯爺可進京見太子!”

原來如此!難怪我殺了他的愛寵他會那樣難爲我,原來他的世界只有那些動物。

亭子裡太子問安陽:“小皇叔,愛寵到底何人所殺?你已瞞了我兩歲現下告知我,我來爲它們報仇!”

這句話讓我心驚肉跳,擡頭見安陽正怒火中少的瞪着我,完了!我死定了!

安陽見我瑟瑟發抖,似乎很是滿意,他說:“時過境遷,算了!葉子,不是準備要好好款待皇叔?”

太子立刻站起身大叫一聲:“牽馬來!去夢閒雅居!”

夢閒雅居是京都最大的休閒場所,其實就是青樓!遺憾的是我們總共9個人卻只有五匹馬,當然林中的甲乙丙丁是不騎馬的!麻煩來了,該怎麼分配呢?我覺得只要不和安陽做一騎我都無所謂!只是上帝他耍我,本以爲那麼相親相愛的叔侄必定會相依相偎,安陽竟以未來儲君的名頭讓太子自己一騎,而在衆多人之中我的地位最高,理所當然的安陽和我一騎!可惜,我這次騎得不是青鋒否則真想讓他摔下馬!最令人尷尬的不是同乘一騎,而是他坐在我後面繮繩還在他手裡,上了馬我就迫不及待的加了一下馬肚子,馬兒吃痛的奔了起來,他的話卻傳來:“露兒姑娘...”

我深呼吸,全是他身上的味道,像花香,聽到他提到露兒,我說:“露兒很好,多謝侯爺掛念!”

他不再說話,只是似乎離我越來越近!我微轉頭看他,他正一副疑惑的表情看着我,難道他發現我是女的了?

在夢閒雅居下了馬,這裡的脂粉氣息五里都能聞得到,解除了我的尷尬!看着鮮花滿溢的館場,小姑娘們花團錦簇的涌了過來,嚇得我下意識躲在了太子身後,太子哈哈大笑,我更是不好意思!

唉!做個女扮男裝還要陪着男人逛青樓的人,我容易嗎?

青樓裡的老闆,我們稱墨蘭,名起的真是雅緻,其實就是個中年婦女,她把我們安排在最能欣賞到節目的黃金位置,還一個勁的誇獎一位新來的歌姬,讓我們多多打賞!

這是一個歌舞昇平的世界,前線血流成河這裡仍可以紙醉金迷,同人不同命啊!

這裡的設計很像小型的演唱會現場,前面是一個有四十釐米高的圓型舞臺,低下是或坐或站着一堆觀衆,據瞭解應是倆個月前剛改裝的,我又看了一下屋頂,有天光漫射下來,正好打在舞臺正中央,紗幔垂下,飄飄揚揚,樓上有姑娘三五成羣的嬌笑成團!舞蹈開始,絲竹管輕靈飄逸,但是周圍人聲鼎沸無人注意臺上女子那曼妙的舞姿!

怪事,這些人不看來湊什麼熱鬧?我專注於古典舞含蓄、優雅的魅力之中!有人在我耳邊說:“花將軍,”轉頭是那五個文人墨客中的一個,他說:“小人不才爲大人送一字可好?”我知道古人都有取字的習慣。

我說:“不敢!末將草莽之人,不做詩文取字何用?”太子說:“旦取無妨!”

我只能稱“是”!

那人說:“將軍名英雄,我送將軍仁杰!”

太子讚道:“好!仁杰!”

花仁杰?華人街!好吧!謝謝,這名字我真愛死了!

他們的討論讓我無法安心看節目,就這時有人喊:“千雨姑娘!”,“來了!”然後熟悉的音樂想起,空靈的聲音飄來!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等等,這不是王菲的歌嗎?這不是關鍵,關鍵是這是蘇東坡的詞,是誰這麼大膽,這個時代東坡大人還未出生啊!改變歷史不怕招雷劈?不不不,這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我遇到老鄉了!!

看向舞臺時我被眼前的面孔震驚的站了起來,臺上那個穿着古裝,濃眉大眼的傢伙有着我二十一世紀的面孔!

怎麼回事?難道我和我的身體一塊掉到這個時空,只不過不知道碰上什麼意外,靈魂和身體分開了!

不管是什麼原因,我都不允許這張臉站在青樓的地盤上,太侮辱人了,一想起那張我的臉被這些男人**的看着我就無法鎮定!有傷風化啊!

“英雄,何事?”太子問我。 我很想說沒事,但是身體還因爲生氣在顫抖。“那女子的確有幾分姿色,與露兒姑娘相比還是稍遜幾分!”

安陽像是無意的說。我大步離開座位,看到旁邊垂着的綢幔,也不管它是否撐得住我,盤在手臂上,向後撤一步,擡起腳尖,如我所料我蕩在了那個“我”的面前!那個“我”顯然嚇了一跳,正疑惑的看着我!

太懷念這張臉,我伸出手撫上,下面早已亂作一團!我看着面前的“我”用只有兩個人聽到的聲音說:“王菲的歌,你可不能在這個時代唱!”

她先是一愣,緊接着哭着抱住我!“終於見到親人了!”說完她拉住我向後臺走去,全場更是亂的一發不可收拾。

“千雨姑娘,千雨姑娘,恩客還在外等候,千雨姑娘不可厚此薄彼!”門外的墨蘭敲着門說。

千雨打開門說:“今日本姑娘只招待這位客官,墨蘭姐姐讓他們去吧!”

墨蘭猶豫了一下,我將錢袋裡的一對白玉鐲子給了她,那是我一個月前做好想送給露兒的,只是因爲最近自己的心思,這對鐲子如何也送不出去了!墨蘭見了鐲子這才歡喜無限的離開!

關了門,被叫做千雨的說:“說古文真累!”

我笑了笑說:“我已說了六年,都不記得白話文了!”我仔細觀察了一下她,確定這幅身體不是我的,因爲她瘦多了,而且似乎高一點!要知道花木蘭身高在女生中絕對鶴立雞羣,這個千雨竟和她不相上下,我可以肯定她不是二十一世紀的我。

千雨見我看着她,問:“你看我幹什麼?”

我說:“你這張臉和那邊的我幾乎一模一樣!我已經六年沒見自己的臉當然要仔細看看!”

千雨吃驚的看着我說:“那邊你是女的?”

我笑着說:“現在我也是個女的!”

她給我倒茶,聽我這樣說差點燙了自己,她問:“女扮男裝?”

我接過茶杯點點頭。她說:“可惜可惜!這張美少年的臉!你剛纔爲什麼說我不能唱那首歌?我看很多穿越小說,就是靠這些才綁住帥哥飛黃騰達的。”

我說:“因爲那是架空!如果你我穿在架空的朝代就算了,可是我們穿的這個時代是有歷史記載的。”

她放下自己手中的杯子問:“是嗎?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拿下她又要喝茶的杯子,真怕她聽了我的話會不小心把茶噴我臉上。

我說:“因爲我是花木蘭!”

她吃驚的站起來,大吼:“什麼?!”我掏掏耳朵說:“小點聲!我可不想被欺君殺頭!”

她坐下說:“切!你當我沒學過《木蘭辭》,她壓根沒死!你剛剛說六年,你已經從軍六年了?”

我點點頭,她抓住我的手,捧到自己臉上乞求地說:“你帶我走吧!我現在不能唱那些歌,以後靠什麼餬口,還不知道能不能回去?”

我說:“我當然要帶你走,你頂着我二十一世紀的臉,我怎麼能讓自己淪落風塵?!”她急着去收拾牀鋪,我看着她忙碌的身影說:“現在不着急!我們等會再出去,你跟我講講你是怎麼回事吧!”

千雨其實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就穿了過來,千雨本來就是個普普通通的高中生,最愛看漫畫,看小說,那天她也是正在家宅着看一本,看着看着睡着了,醒來的時候就到了這具身體裡。原來我古代的這張臉在這裡受盡委屈,當時這具身體被關在柴房,又冷又餓,千雨花了兩個月時間才成爲這裡的當家花魁。想到這些我真的很心疼這張臉!

忍不住又想伸手撫摸,不過被千雨撥開了,她說:“當時在臺上我以爲你是帥哥才讓你摸的,現在你休想碰我一下!我可不是同志!”

不知道怎麼她說這句話時我竟想到露兒,天哪!我拍拍自己的臉,我不是同志!我不是同志!

第十一章第五章第十章第十四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九章第三章第十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二十二章第三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九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二十三章第九章第二十八章第九章第十二章第十章第二十六章第十四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二章第九章第二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十四章第二章第二十五第十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十九章第四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二章第十三章第八章第二十六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七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二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二章第十章第二十五第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十一章第十九章第十章第十七章第十三章第十九章第十七章第六章第十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九章第十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四章
第十一章第五章第十章第十四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九章第三章第十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二十二章第三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九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二十三章第九章第二十八章第九章第十二章第十章第二十六章第十四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二章第九章第二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十四章第二章第二十五第十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十九章第四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二章第十三章第八章第二十六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七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二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二章第十章第二十五第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十一章第十九章第十章第十七章第十三章第十九章第十七章第六章第十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九章第十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