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王洋經老軍醫的重新包紮,就趕着回了營,畢竟一羣士兵需要他的安撫。臨走時他說傷愈後一定來重謝,我在心裡補了句真希望再也不要見到你,因爲我有預感再見對我來說不是什麼好事情!當然軍糧跟着王洋一起去了前線。不知道是我看錯還是怎樣,他走時望了一眼露兒,那若有所思的表情不知爲何讓我心中涌起酸酸的味道,是不是男人都是視覺動物?突然覺得自己反應太過了,拼命甩掉那種感覺,耳邊卻有一個聲音響起:“啊!——你冒死救了個帥哥?”千雨打着哈欠說。我無視她進了營帳休息,養精蓄銳才能繼續徵糧!

這一天下了一夜的雨,晨曦時分營帳外傳來千雨的喊聲:“哥,快來樹林!”聽她喊得急切,我披了件單衣就走了出去!千雨自從那天來了軍營就變成人前喊哥,人後使壞,不過都是對着我我覺得沒什麼大不了也就隨她去!已經是穀雨時節,樹葉還很窄,周圍的山林遠看整個是一片翠色!我踏着晨曦微涼的空氣朝着一處特殊的林子走去,說它特殊,是因爲它和周圍的樹是不一樣的。不知道那個鬼靈精的千雨又有什麼發現?

靜謐的林子,每棵樹都挺拔沖天沒有餘枝,林子裡水汽很大,飄着一層淡淡的如青煙般的水霧。

暗青色的林子裡千雨會在哪兒?她明明要我來的。

腳下積了一層水,直沒過腳面,沒有辦法鞋子已經溼透,我脫下扔在一旁!挽起褲腳,腳踩在新綠的嫩草上,冰涼的雨水柔軟的細草,心一下子寧靜無常物!

看着纖細的樹幹覺得自己仿如迷路在仙境的孩子,聽見有女子的笑聲和馬兒的叫聲,近近的來遠遠的去,我怕打破這林子的靜謐輕手輕腳的循着聲音而去,腳下的淺水“嘩嘩”的輕響,像極了深夜的打更聲。

太陽就要升起來了,林子裡有雀鳥飛過,擡頭卻只見到樹枝在抖動。太陽一點點爬上來,林子一下子變了模樣,每片小巧的葉子上都有一個小彩虹,林子間處處五光十色,空氣越發的清新,我不覺感嘆這真是比失真的照片還要美!

腳步不知覺放慢,再放慢...轉眼被面前的景象驚呆了!

兩個白衣女子赤着腳站在那唯一一片被林子包圍的水草地上,寬闊的草地,盈盈的水波,背後是單薄的樹林,陽光成光束從樹枝上照射下來,猶如天官賜福般灑在她們身上,三隻小馬駒在她們周圍嬉戲悠然地吃着草,水霧挾着彩虹在她們腳邊飄過,露兒站着的地方是一個木質的小城堡模型,一看就是出自千雨之手。

露兒撫着一隻馬駒的背,那馬兒雖然沒有成年,卻也是膘肥體健!露兒一直在跟千雨說着話,她要教千雨騎馬,千雨無辜的搖頭表示害怕。

白色的紗衣讓在陽光下的她們像仙女一樣,她們周身被紗衣折射的光包圍,極其出塵仿若仙子!

兩人那烏雲般的頭髮都是沒有經過修飾的垂在腰間,這幅畫面爲什麼這樣的眼熟?

露兒的眼神彷彿遊離塵世之外,白皙粉嫩的臉龐溫潤的薄脣彷彿有秀色化進眉宇間,卻使她又落紅塵之中!千雨回頭,那張與二十一世紀的我擁有一摸一樣的臉,優雅的看向這邊,嘴角忽然揚起一絲極淡卻風姿絕代的笑。

所有的古詩詞我都想拿來描述眼前的這倆個女子:

冰肌自是生來瘦,那更分飛後。

屆笑春桃兮,雲堆翠髻;脣綻櫻顆兮,榴齒含香

脈脈眼中波,盈盈花盛處

芸芸衆神贊,飄飄仙子舞

微暈紅潮一線,拂向桃腮紅,兩頰笑渦霞光盪漾

千秋無絕色!悅目是佳人!傾國傾城貌!驚爲天下人!

這幅畫,分明就是我高中時代做過的一個夢啊!我記得當時講給我最好的朋友時夢中露兒的位置的是我妹妹,而當時令我最不解的地方是在夢中明明我是我,卻不知爲何會在畫面之外看到自己的笑容?!原來竟是這樣一幅情景,原來這幅畫面是這樣的,我不是我,我妹妹也不是我妹妹(作者在高中時代真的做過這樣一個夢,作者認爲這是她此生最美的夢,所以借來用用!作者本人的妹妹確實在畫面之中,像個小天使一樣慫恿怕高的作者上馬!)!

露兒上了馬騎着繞着千雨走了一圈,千雨癡癡看着她,我則癡癡看着這兩個人,很美!我想現代再完美的電腦技術也無法繪製出這樣一幅畫面,真希望我關心的你們都能像現在這樣幸福! 就像詩裡寫的那樣:“嫋娜少女羞,歲月無憂愁”!

“下了一整夜的雨,早起就是好天氣......”千雨的歌聲在林中響起,我不自覺走進那幅畫裡,我也是一身的白衣,赤着腳,千雨和露兒看着我,那種夢幻的表情讓我忍不住笑了,我似乎忘了自己現在的臉,那可是漫畫裡最美的少年。

我想剛纔的我一定也是用這種癡迷的表情看着她們。想到在這樣一個唯美清晨,如果還固守着一些規矩那麼我一定是神!所以我做了所有少年都會做的動作,右手小指放在口中,一聲唿哨,青鋒不知道從哪裡奔跑進來,馬蹄踏在草地上濺起的水花讓它像是神界的天馬!它慢慢靠近,水花撲在我們身上,彩虹也飛到我們身上,這是一個太過美麗的早晨!讓我有種祈盼不願回到現實中來!青鋒來到我身邊撒嬌般的在我身邊蹭來蹭去,還調皮的把鼻息噴我臉上,摸着它的大腦袋我笑着說:“青鋒,你是算準我不會處罰你,是不是?”

露兒拍拍青鋒的脖子,帶它去馬羣中,我們這羣幹後勤的除了徵糧運糧就是養馬,所以我們有個固定的營地,就是現在駐紮的地方。

這個營地離前線敵營很遠,最近的隔着一座大山。

露兒走了以後,我和千雨不約而同的張開手臂接受陽光的洗禮,閉上眼睛感受周圍萬物!

“我在那邊從來沒看過這樣的早晨,你說那邊會有這麼美的早晨嗎?”千雨問。

“也許有,也許沒有,我們的時代污染太嚴重了!來這裡六年我都忘記車是什麼樣的了,千雨你回去以後幫我看看我的家人,還有我,那邊的我和現在的你是一摸一樣的,不過,可能有點胖!”我說。

“你不會減肥?” “回去再減,回去的話一定減!看到你我相信瘦了的自己一定和金喜善一樣漂亮!”千雨看着我笑,彷彿在說:太自戀了吧! 她的睫毛長長的閃閃的,好像也有彩虹附在上面,她說:“爲什麼我總覺得你好像肯定我會回去?”我看着她,其實自己也不明白爲什麼如此篤定(廢話!我說讓誰回去就讓誰回去,花千雨不回我怎麼寫下去?要知道你纔是第一主角!)?

太陽越升越高,樹葉上的雨水被蒸發後,樹林像穿上了鎧甲的士兵,不復之前的溫柔夢幻,變得理性且疏遠,連腳下的水也一下子刺骨了,我們決定離開。走在回營的路上,不遠處一條墨影,伴着“卡卡”聲勻速移動,我知道是士兵們每日必須的早課!

我和千雨招呼一聲也跑進隊伍裡!安敬奧看到我說:“將軍,此間王洋王將軍來過!”

王洋?我問安敬奧:“所爲何事?”

安敬奧拱手道:“末將不知!”

“啓稟將軍,左前鋒雲將軍、右前鋒金將軍、中前鋒王將軍率領手下副將校尉等一百人在營地外三裡處,等待將軍前去迎接。”剛剛訓練完回到營帳就聽到手下稟了這麼一件讓人摸不着頭腦的事。我們押送糧草的總共不過四百人,而真正在營地駐紮的不到兩百人,他們來幹什麼?

這麼興師動衆倒像是興師問罪的。可是我最近老老實實,什麼也沒做呀!

難道王洋告發我?古人說:君子坦蕩蕩,小人常慼慼。王洋是世家出身,一定不會做出背後捅刀子的行爲。

不自覺的我開始埋怨,這些守備大將他們很閒嗎?我這小小的後勤軍營真是招呼不了這些大爺。無論什麼原因還是得看到人才能弄明白,唉!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揚聲道:“來人!列隊,三裡外恭迎各位將軍。”

遠遠地綠樹成蔭,飛揚着各色的旗幟,馬蹄聲踏來,我看到金光閃閃的鐵色鎧甲,我迎上去見他們紛紛下馬,連忙拱手道:“各位將軍遠來,花英雄有失遠迎,望諸位將軍見諒!”

王洋帶領金雲兩位將軍上前拱手道:“是我等突然來訪,打擾之處請花將軍海涵。”

我揚起一個官方微笑說:“不敢不敢!”

然後揚手道:“各位將軍請!”

大家都上了馬,我騎上青鋒緊隨其後,心裡一直在碎碎念他們的目的。回到軍營招來安敬奧吩咐他去找來廚子,看着下面戰戰兢兢跪着的男人,我問:“今日各守備大將遠道而來,本將問你,你可有什麼好的飯菜招待?”

他吞吞吐吐說:“小人......”

就在這時露兒掀開營帳門簾走進來,說:“將軍,讓露兒爲將軍盡心吧!”今天露兒一身翠綠色衣裙,嫩黃色髮帶,嬌俏可人,看着她白玉無瑕的面容感覺自己似乎好久沒見過她了。

我疏遠地說:“不必了。”

廚子移到几案前磕了幾個頭說:“小人罪過!”

他又朝露兒磕頭說;“不敢勞煩露兒姑娘,這本就是小人的分內職責。”

我揚手說:“好了,你先下去好好準備!”

第二十三章第十八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九章第十四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十九章第十三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七章第十八章第十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七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十八章第十章第二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六章第七章第二十一章第十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四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十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十一章第四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三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二十一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三章第五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七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二十八章第四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七章第五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七章第四章第二十一章第七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第二十二章第十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八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十一章
第二十三章第十八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九章第十四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十九章第十三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七章第十八章第十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七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十八章第十章第二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六章第七章第二十一章第十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四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十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十一章第四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三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二十一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三章第五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七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二十八章第四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七章第五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七章第四章第二十一章第七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第二十二章第十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八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