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營帳安靜下來,我看着俏生生站在那裡的露兒,我不知道怎麼面對她,站起身剛想離開,露兒攔住我,她說:“將軍,各位將軍遠道而來是否應準備些節目?”看着她我笑了笑,說:“你去準備!”露兒離開了營帳,我長嘆一口氣:露兒,我該拿你怎麼辦呢?

太黑下來了,往日安靜的只能聽到巡邏兵步伐聲的營地今日格外熱鬧且燈火通明,爲招待王洋他們我帶領手下十幾名校尉、副尉陪坐,在校場圍坐在了一起。

適逢初春,幽幽的風吹過,帶着某種不知名的花香。

大家都是席地相對而坐,我端起面前的酒杯說:“營地條件有限,不周之處英雄在此賠禮了!”

對面的人很給面子的端起酒杯說:“花將軍客氣了。”

飲完這一杯酒,校場上飄來一片綠色,音樂響起,我很佩服露兒,短時間內竟能找出這麼多舞姬。只是,羣舞似乎不太合他們的心意,那麼美麗的舞蹈他們不看反而一直在聊着天。或許這些將軍常常在前線看這些歌舞,所以引不起興趣;又或許他們是帶着任務來的?

我還是不自覺的去猜他們的目的,因爲思考過於專注,我端起酒杯,放到嘴邊才發現沒有酒了,對面傳來笑聲,我忍不住看過去,王洋正眉眼帶笑的飲着酒看我,那雙眼眸散發的笑意像一下子冰雪消融般溫暖人心,我的心漸漸加快了速度。

這裡除了他沒有人知道我是女的,所以他這樣一笑讓我丟了近六年的羞澀、矜持一下子全冒了出來,臉立刻燙了起來。

清咳一聲,千雨的聲音在耳邊想起:“你看上他了?”

因爲她離我太近,嚇了我一跳側身的時候差點從坐墊上翻倒,我周正坐姿後嚴肅的看着她,說:“胡說!”

千雨又看向王洋說:“長得不錯呦,那他看上你了?”

我喝的酒立刻噴出來,嗆得我一陣咳嗽,我壓低聲音說:“我求你了,千雨,給哥留點兒形象好嗎?”

“切!我拜託,你是女的!”她靠着我坐下,給我重新斟了酒。

“噓——!有人在呢!”千雨見我很豪爽的喝了酒,她聞了聞酒罈,說:“你太會偷工減料了吧,兌水?”

我搶過酒罈瞪了她一眼並且示意她閉嘴。喝了一會酒見她還不走,我問千雨:“你不上場?還是露兒沒安排?”

千雨說:“露兒說,有個節目必須你參與讓我來跟你說一聲。”

我點點頭。在我和千雨商量節目時,對面的金將軍說話了,“花將軍近座可是名滿京都的夢閒雅居名妓千雨姑娘?”

聽了這句話我很上火,正要反駁,身邊的千雨站起身,嫋嫋行禮道:“小女子花千雨,乃是花將軍的義妹,不是什麼名妓。”

金將軍故作恍然大悟的“噢”了一聲,不知爲何他看我的眼神總帶着諷刺的感覺。

“花將軍,可還記得本將?”我看向旁座,我記得他,害死露兒一族十幾人的須副將。

我笑了,學着金將軍的樣子看向他,說:“陳將軍手下須副將軍,我們久未謀面了。不過須副將軍在本將面前不該自稱本將...”

“是啊!花將軍如今是將軍了。”金將軍說道。

我很想問問,你們是來砸場子的嗎?但爲了自身形象我暫時忍了。不過我向來是在別的地方吃虧在另外的地方補回來,既然對手沒爲自己留後路且如此咄咄逼人,那就別怪我出手了。

我既不再禮讓的暗諷道:“金將軍位高權重,是英雄越矩了。”

姓金的看了眼中間的王洋,王洋冷峻的面容看着面前的舞蹈,好像在看“飛天”一樣的專注。他端起酒碗飲酒不理會金將軍的眼神,片刻金將軍自討沒趣的低下頭飲酒。

我揚了揚嘴角,跟我鬥?有王洋在,在座的這幾位誰當得起這“位高權重”這個詞,我爽到了!

羣舞的幾人下去後,安靜下來的校場響起了清脆的笛聲,緊接着一陣行雲流水般的琴音加入,露兒一身白衣手持長笛如仙女一樣優雅走來,我身旁坐着的是彈琴的千雨,我笑着說:“想不到你還會這手?”

她衝我眨眨眼說:“你想不到的多着呢!快上場吧,該你了!”

這張我二十一世紀的臉原來也可以做着或調皮或嫵媚的表情,是我不懂好好利用啊!

我拿過身邊的長劍,“唰——”在周身劃個長弧,然後“嗖——”長劍刺出,整個人彈出座位,跳到露兒身邊後,我將劍耍的像白練一樣,長劍在我周身閃爍着寒光。

“好!”雲將軍站起身讚道:“早知花將軍有神射手之稱,未曾想劍法也如此精妙絕倫!”

長劍劃過,“砰!”我挑起桌上的酒杯,橫劍飲下,朗聲道:“葡萄美酒夜光杯,”樂聲歡快喝着我的聲音,劍尖彈起酒杯橫在身前接住酒杯挑起眉掃了全場一眼,然後假裝醉倒在地朗聲道:“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剛唸完,全場肅靜下來,金將軍拔高的嗓音吼:“大膽,花英雄,你危言聳聽,影響前線士氣!”

我收起劍向他們拱手道:“英雄無意得罪各位將軍,只不過有感而發,還請將軍們見諒!”

王洋細品着“古來征戰幾人回”說:“英雄何錯之有?不過是實話、真話罷了!”

春日的夜空,月朗星稀,谷鳥聲聲。溪邊的草地上,我與千雨相對而坐,此刻我忘記了我是將軍,忘記了那些賴在我營地的幾位如佛爺般的守備大將,腦海裡乾乾淨淨就像此刻的夜空一樣。

難得的我將心中的疑惑問出:“你說同-性戀有什麼好戀的?大家都長得一樣啊。”

千雨白了我一眼,反問:“你在替你自己問?”

шшш● Tтká n● C〇

我看向她,非常不解她爲什麼這麼問,我當然替自己問,還會替誰問?

千雨看向夜空,說:“興許人家戀的不是身體!”(此答案源於作者高中時代,那時候作者是多麼一純潔小孩啊!自從最好的朋友給了這麼一個玄幻了的答案後,作者懷着好奇寶寶的心態,投入了耽美事業,誓要弄明白不戀身體戀什麼,結果經作者一再考證,都是身體的世界啊!這世間欲字當頭啊!SNOW:這種話你都好意思說,純潔?)

“不是身體?那我一定不是!我最在乎露兒的身體,誰要是碰了她我敢滅他滿門!想當初那個山賊頭目就這麼死的,現在想起了都恨的牙根疼。”我咬牙切齒地說。

千雨顯然被驚到的問:“那,露兒以後就不嫁人了?”

我笑着說:“當然要嫁啦!我覺得安敬奧挺好,不過露兒不喜歡。”

千雨說:“她喜歡的是你!”

我沒有再說話,我知道露兒的想法,可是絕對不可以。

千雨站起身拍拍身上的草屑說:“真不知道大晚上的我跟你在這裡聊什麼?”

我正要攔住她,就聽到:“花將軍,”是雲將軍的聲音,我從草地上站起身,微微側身看到褪下一身戎裝的雲將軍朝我走來。

他站到我面前,我說:“雲將軍,你我是舊識,您與我義父同輩又是前鋒將軍,喚我名字即可。將軍將軍的,莫不是要責殺晚輩了。”他笑呵呵的說:“英雄,適才聽王將軍言,你一人手無寸鐵衝入敵營用計將他救出,我等很是傾佩,故而我來與英雄你邀戰、切磋,拼計謀、兵法、佈陣如何?”

我笑着說:“雲將軍隨英雄回營,我們細談。”

昏黃的油燈下,一張實木長桌前坐着幾位軍中守將,王洋懶洋洋看着討論的衆人,過了一會兒他終於開口說:“既時切磋那該懲有罰有獎有賞,各將以爲如何?”

見大家點頭,我說:“前線戰事雖處冰期,但守備大將如此會落人口實,說我等不務正業!不如取個名字以正其名,模擬戰事如何?”

雲將軍笑道:“好好,花將軍想的周到。”

王洋看着我,眼神灼灼地說:“既然如此,那說說獎懲,各將有何提議?”

須副將站起身,粗獷的聲音飛出營帳:“若我勝,露兒姑娘隨我回營!”

衆人輕抽一口氣,然後所有人看向我。我知道露兒姿容仿若謫仙,但是如此大庭廣衆說出來真讓人憋氣,憤怒的我剛站起身,就看到了營帳口站着的露兒。

她似乎聽到了,稍稍愣了一會兒神,嫋嫋走來,將手中茶盤放下,轉身正要離開,我衝過去攔住了她。

露兒擡頭看着我眼中帶淚的說:“將軍會輸嗎?”

我哽咽了一下,說:“不會!本將要贏且...”我轉過身,看着須副將說:“我要須副將手下五千兵馬!”

又是陣陣抽氣聲,轉頭看着座上的王洋,王洋則一副高深莫測的望着我,說:“如若在座各位無異議,那一局定輸贏!”我見沒有人說話,便輕聲對露兒說:“走,我送你回去休息。”

“將軍,”露兒低聲叫我。

轉頭撞上她的視線,她說:“將軍可是要爲露兒復仇?”

我不解的反問:“爲何如此一問?”

露兒輕嘆,說:“將軍記得須副將就是兩年前害我族人的儈子手?”

我點頭,她繼續說:“將軍想代替露兒羞辱須副將復仇?” 我又點頭,其實我想通過這樣補償露兒,我能爲她做的也只是這樣了。見她沉默不語,顯然在爲我擔心,我說:“露兒,我會勝的。”

見她點頭,我牽過她的手送她回了營帳。

從露兒營帳裡剛走出來,就聽到有人在重重地嘆氣,在漆黑的夜裡格外瘮人,藉着火光看去千雨倚在一個營帳外,歪着頭看我,我朝她走去聽到她說:“我說,拜託你放過那個小姑娘吧!你這時冷時熱更讓她欲罷不能,現在好了替她報了仇,她不以身相許纔怪,你就不能一直冷到底?”

深夜裡她的話像冷刀切得我心裡發寒,我很想問問我不能作爲朋友幫她嗎?只是我知道當初的誤會造成了今天這種局面,我的一時不忍一時的惡作劇已經傷害到了露兒,儘管如此明天我還是要贏!

千雨見我不答又說道:“他們還要住多少天?”

我說:“十天左右吧!”

回答完就見她大步進了營帳,她的話久久在我耳邊迴盪:“真是越來越亂,怎麼人家穿越都是吃好喝好?”

是啊!怎麼我就不能輕輕鬆鬆的混日子?

第二十七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五第十三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四章第十二章第十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三章第十六章第十三章第十八章第二章第十章第十七章第二章第十七章第六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四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九章第九章第二十四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二十三章第五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七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六章第三章第十九章第十七章第二章第二十九章第三章第十九章第十九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二十一章第七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九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六章第十四章第十九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二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十九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七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七章第五章
第二十七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五第十三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四章第十二章第十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三章第十六章第十三章第十八章第二章第十章第十七章第二章第十七章第六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四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九章第九章第二十四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二十三章第五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七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六章第三章第十九章第十七章第二章第二十九章第三章第十九章第十九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二十一章第七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九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六章第十四章第十九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二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十九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七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七章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