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陽光不吝嗇的灑向大地,空氣的熱度正在告訴我們夏日來了。

在校場,我看着一身戎裝的須副將,不得不承認他的確是有傲視我的資本,鐵色鎧甲在陽光下熠熠生輝,鐵色頭盔下,一臉美髯,手持劈天銅錘,安坐在名叫金鷹的駿馬上。

我回頭看了一下高臺上坐着的幾位裁判,王洋把玩着自己隨身的寶劍,笑着示意一旁的士兵,士兵會意上前。王洋望向我,我今天換上了久沒穿過的鎧甲,手握長槍,座下的青鋒焦躁的來回走動,我安撫了一下,又看向高臺,王洋笑眯眯的似乎在說:別讓我失望啊!

我清清喉嚨假裝沒看到,收回視線的同時我又看向高臺下坐着的露兒,她緊張的絞着手帕,露兒旁座的千雨正吃着新摘的野果,我輕哼一聲:真會享受!

“咣!——”一陣鑼聲拉回我的思緒,高臺上的士兵朗聲說:“馬戰,戰者劉將軍部下須副將軍!規矩如下,先下馬者輸,比試其間不得求助不得偷襲不得傷其要害不得...” 須副將等不及要殺我,他衝士兵吼:“他niang的,少羅嗦,看招!”

金鷹馬一聲長嘯飛奔來,座下的青鋒顯得很興奮,是啊!它本就是上等的戰馬,銅錘迎面砸下來,我側身的同時輕拍馬屁躲開,同時長槍橫掃,須副將附身在馬上躲過,他剛想起身我的長槍有橫回來,他速度彎腰躺在馬背上躲過。我扯過繮繩遠離須副將以方便他在我長槍的刺殺範圍內,須副將似乎知道,策馬靠近,是的,銅錘所傷範圍必須近身。

就這樣,一個想側身離開,一個緊緊黏住不放,我們僵持了有一個小時,場外圍着的士兵一直在吶喊“必勝,必勝!”還有“花將軍必勝!”“須副將軍必勝!”

我從小到大都沒參加過什麼運動會之類的,這樣的吶喊聲讓我有些眩暈,就這個時間,銅錘朝我腦袋砸來,露兒的聲音清晰可聞:“將軍,小心!”

我彎腰,長槍刺出,然後上挑,須副將的繮繩和馬鞍同時發出“砰!——”,然後“噗通!——”有人掉下馬,當然不是我!

須副將摔下馬的同時,場外就有手下飛奔而來攙扶,他的頭盔歪了,鬍子上沾着土漬草屑,站起身扶正頭盔後,他大吼:“本將不服,再比一場,你這是投機取巧!”

王洋的話在場上響起:“須副將,如若眼前的花將軍是敵將,此刻長槍一指,須副將命已休矣!須副將軍大丈夫輸就是輸,願賭服輸怎能再來?”

須副將聽到這話,朝地上吐了一口,氣歪歪的上了高臺!幾人圍在一起說了會兒話,王洋宣佈我勝!場下的部下像高中生一樣歡呼雀躍。

“何事如此高興啊?”全場所有人都看向來人,只見他一身低調的華衣,烏髮、銀冠,座下是匹白馬,他身後跟着數十人皆是烏衣草帽遮臉,看着來人我不自覺摘下頭盔下馬相迎,穿過人羣正要行禮,看到旁邊已經先有人下跪行禮了,“王洋攜屬下見過太子殿下!”周圍的人這才隨着跪下,齊刷刷的聲音響徹晴空:“參見太子殿下,殿下千歲!”當然跪着的衆人包括我在內。

太子殿下讓衆人起身。

王洋爲太子解惑,解釋完太子走過來攬住我的肩膀說:“本太子就知人傑絕對當得起人中之傑出之名,想那孫仲謀也及不上人傑之萬一!”

被他這麼粗魯一抱我尷尬笑道:“太子殿下謬讚,人傑實不敢當!”

太子哈哈笑道:“當得起!來人,把百花瓊釀擡上來,我要與花將軍不醉無歸!”

我的營地又變成飲酒作樂、歌舞昇平的地方,各守備大將更是對我議論紛紛,他們不解我是怎麼認識太子的。

喝酒的時候,太子說:“那日沒送你莫要怪罪我,只因安陽皇叔也是那日離開,這不皇叔親釀的百花瓊釀捎來給你賠罪!” 我連忙拱手:“太子殿下嚴重了!太子能來已是對人傑莫大恩寵,怎敢怪罪?”

太子笑起來,對坐在一旁的王洋說:“表哥...”

“噗!——”我一口酒噴了出來,緊接着邊手忙腳亂的收拾邊說:“末將失禮末將失禮!”

王洋笑了笑沒說什麼,是啊!他能說什麼,這傢伙是皇親國戚,保不齊仗打完要回去封侯拜相,惹不起啊!

就在我以爲已經沒我什麼事的時候,金將軍走出席位跪到太子面前說:“太子殿下,明日還有一場比試,末將請太子殿下觀看!”

太子喝了口酒說:“比什麼?”

金將軍說:“陣法!”

太子大笑看着我說:“好!本太子就來看人傑如何取勝。” 我嘴角微抽,人家沒說和誰比,你怎就知道呢?難道...我看向滿眼笑意的王洋,這會是個有計劃有陰謀的比試嗎?

第二天下起雨,夏至了。

我本想說等雨停了再說,誰想到輸給我的須副將不僅嘲諷還激將,“花將軍身嬌肉貴,自然是要避雨的...”

我沒來得及反駁,就被王洋一句話拍定:“戰場拼殺,不因天氣驟變而有所更改,演練繼續...”

既然都沒意見我也只能遵從。

淅淅瀝瀝的雨飛在眼前,我穿着雨蓑問:“安校尉,你可瞭解敵將生平?我所指的是戰事。”

看着有越下越大趨勢的雨,我很懷疑他們的話,這樣的雨連人都看的模糊,如何打仗?古代戰場又常見肉搏,而且泥土變成泥漿行軍也很困難。看樣子電視上常演的那種拼命三郎似的雨中作戰不全是誇張!

“回稟將軍,金將軍從軍20載,大大小小數百場戰役,金將軍是從小兵做起,爲人不失爲大丈夫!只是,他不常運用兵法,末將以爲王將軍此次也有教訓諸將的目的,不光只爲將軍,但末將亦看不出此次百將聚首所爲何事。”平日話不多的安校尉顯然對這種比賽很喜歡,言語間對王洋很維護,對前方戰事很熱衷,他是一個真正的戰士,因爲他不像我排斥戰場害怕殺戮。

“安校尉,依你看我等用哪一陣法可勝?”我聽徐鎮江報安敬奧昨晚一夜沒睡研究陣法。看着對面坐在馬上自得意滿的金將軍我問安敬奧。

安敬奧撓撓頭說:“將軍定有好的方法。”

我笑着說:“安校尉,規矩是每人只帶五十人上場,我是主帥,但你做主將給我十人暗自偷襲。無論用什麼陣法都隨你。如何?”

安敬奧下馬惶恐的說:“將軍,這...”我知道他想說什麼於是打斷道:“安敬奧聽命就是!我們目的是勝,難道你不想要那兩千精兵?”安敬奧拱手道:“末將領命!”

我揚手道:“定要讓敵將以爲我做主將!”

安敬奧再度恭敬道:“是!”

點了兵將我們上了指定戰場,那是一處既有茂林又有空地的地方。太子、王洋等在場外等候。旗幟下落滿場都是廝殺聲,因爲是模擬所以武器不傷人,只要打擊到對方就倒地。我雖然也在場上但是我的目的是擒下金將軍。

戰鼓一下下擂起來我舉着不能傷人的木棍衝了出去,我不喜歡拼力氣,所以躲着金將軍的攻擊去打他的座騎。身後的安敬奧大聲指揮者戰事,金將軍看着自己亂成一團的士兵打馬逃開,我騎馬追上去!

青鋒真是匹好馬很容易就追上了金將軍,金將軍掩飾不住的恐慌,伸出長棍劈來,我畢竟臨場經驗不足,追人的時候竟朝右追,讓他很容易攻擊我我卻因爲左手靠他近反擊不能自衛更麻煩,眼看不僅要重傷還要跌下馬,關鍵時刻青鋒卻幫了大忙,它竟擡腳踢上馬腿。只見坐在馬上的金將軍身體一晃,哀聲摔下馬,還被自己的馬踩了一腳昏倒了。陣法是比不了了,對方主帥主將是同一個人!

金將軍被人擡下去,在我還沒注意的時候須副將的聲音傳來:“你攜私報復!”

我不解的問:“私?須副將從何看出本將有私心?”

太子厲聲說:“場上作戰,哪有不受傷之理?”

太子發話沒人再說什麼,不過後來聽說金將軍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宰殺了戰馬,聽到這個消息時我正給青鋒刷身體,青鋒似乎聽懂了,身上抖了一下,我笑着拍拍它說:“青鋒別怕!你我是生死之交,歷經多年,我死也不會讓別人傷害你!”

雖然說了這些但青鋒還是抖個不停,和之前的英勇完全不一樣。

我厲聲對八卦的徐鎮江說:“徐校尉,請那金將軍離開軍營,還有須副將!”

徐鎮江猶豫道:“這恐怕不妥!”

我扔下手中的刷子,說:“我的地盤我都不能做主了?”

嗯?這話怎麼這麼像動感地帶的臺詞?

“噗!——”有人不識時務的笑出聲,轉頭看到千雨,我瞪了她一眼對徐鎮江說:“你去趕人!”

“你來幹什麼?沒看到我在給愛駒洗澡嗎?”我沒好氣的說。

千雨走過來問:“露兒你到底怎麼打算?我剛纔看到她哭了。她說,你和士兵們歡呼時都沒看她一眼。”

指責的語氣讓我皺起眉,還沒組織好語言,一個人的話先我一步說:“花將軍,你我比一場如何?”

竟是雲將軍?他說:“你與須副將馬戰,與金將軍戰陣法,你我近身肉搏如何?”

我能說不嗎?既然別人都比了,自然不能讓你以爲我戴有色眼鏡。

因爲就兩人蔘戰所以沒特地選場地,就在歡送宴上開始了。雲將軍是個老將軍,攻擊力極強,讓我硬碰硬是找死!所以,我學着當初靈猴的姿勢,憑藉身材的瘦小在他身邊跳來竄去,最後來了一招蛇上樹,將雲將軍纏住絆倒在地,光榮贏了這場比賽!

歡送宴上我一一向他們賠了不是,客氣完就是吃飯,我聽周圍人嘀咕沒想到我短時間就贏了雲將軍。

心裡真是美啊!我可是有六千精兵的人,這是什麼概念??

獨送王洋時,他問我:“花將軍今日功夫本將從未見過,不知花將軍那裡學來?”

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說:“自猴子和蛇那裡學來,不過雕蟲小技而已!王將軍見笑了。”

長年漂泊在外,除了身邊的人就是路上的動物,所以閒着沒事就自己琢磨以至於化用到臨陣對敵上。

王洋眉角微彎了一下,他突然冷下臉面說:“花將軍,幾位將軍都曾下了戰書,王洋怎能例外?花將軍可願接?”

我笑着說:“有何不敢?”

王洋眯了眼說:“不過,本將要加註,若花將軍勝,本將願奉上手下所有兵將,另本將願做花將軍小廝供花將軍差遣;若本將勝,本將不止要那六千精兵還要花將軍許本將一事,如何?” 我大笑着接受,此時的我即使覺得可能被人算計仍然止不住自己膨脹的驕傲。想到自己只要打敗王洋便能名揚三軍,心情就無比激動!

“王將軍,會提什麼要求難爲將軍?”露兒擔憂的問。

露兒什麼時候站到了旁邊,我竟然絲毫沒察覺。不過,我覺得露兒簡直多此一問,我怎麼可能輸?

王將軍笑着說:“露兒姑娘心細,但露兒姑娘大可放心,花將軍若不願意王洋不會難爲將軍!”

我被這話惹火了,我說:“你別自大,我未必輸!”明知道他這樣說有可能是激將法,我還是把話放了出去!

王洋說:“那可好!”送走他後我開始深思自己是不是太沖動,王洋是三軍公認的將帥之才,表面沒多大的樣子,可是臨敵經驗豐富,從小又熟識兵法!

“將軍!”露兒不認同的看着我。我只是輕輕給了她一個安慰的笑。“人傑,”太子依偎過來說:“若要贏王洋,人傑莫要衝動,莫要輕敵!”太子擔憂的說。不知道爲什麼我心裡惴惴不安!

第五章第九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五第二十五第二十五第二十五第六章第十一章第十七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十九章第十六章第九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七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八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九章第十章第二十七章第七章第十八章第十九章第十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四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九章第十五章第八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十七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二十一章第十六章第二章第十二章第二十八章第四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五第三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三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七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一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二十八章第三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九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七章第二十六章
第五章第九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五第二十五第二十五第二十五第六章第十一章第十七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十九章第十六章第九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七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八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九章第十章第二十七章第七章第十八章第十九章第十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四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九章第十五章第八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十七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二十一章第十六章第二章第十二章第二十八章第四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五第三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三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七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一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二十八章第三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九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七章第二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