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一日站在山頂看日出,頭髮束在背後,白衣飛飛,與山間白茫茫的霧如此相稱。

我應該回軍營看看,那日山谷間我出於本能的逃跑了,也不知露兒他們怎樣了。身上多了件披風,白衣大夫來到我面前,說:“心有掛礙對身上的傷並無好處!”

我回頭看向他說:“要做到心無旁騖,也只有你。”

他和我一同看向東方說:“家父說,唯有摒棄雜念潛心致力於醫學,才能精益求精,故而一人獨居山間遵父命鑽研,盼一日像家父一樣!”

有這樣教育思想,難怪中醫學如此博大精深,我這21世紀的時代新女性有點慚愧。

看着他的側臉,覺得這人要扔我們學校裡,女生非瘋了不可!獨居避免危害社會,你父親很有遠見,我認同的點點頭。

太陽射出萬道金光,新的一天開始了。我覺得我總在數日子,數到第十二年後我就回二十一世紀了,算起來我現在有二十八歲了,成功躲過2012,真好!不知道結沒結婚?萬一回去發現有個小孩叫我媽媽,會不會當場暈過去?

回到竹屋,我打算回軍營,換衣服時聽到院子裡有女聲並未在意。

回過身正看到露兒呆愣地站在門邊,我低頭看着裹了一半的衣服,又望向露兒那震驚的眼神,片刻後轉爲哀傷,她難以置信地問:“將軍,你...是女子?”

我知道瞞不了,手不自覺垂下,未繫好的衣服打開,白色的長絹裹在胸前,就這麼呈現在她面前,再加上未束起的長髮,我無比心疼地看向露兒,露兒的眼淚一滴滴滑過臉龐滴進我心裡,每一滴眼淚都像刀插進來。

我連忙上前,說:“露兒......”

我只走了一步她就退後了兩步,在撞大門框後竟像逃一樣的轉身跑了出去,卻被什麼絆倒,我焦急地上前扶她卻被她一把推開,揚起右手卻未落在我臉上,然後狼狽的離開!

淚水從我眼眶裡溢出來,我從未見過露兒如此憤恨的眼神,我也從未想過我會如此傷害她!

“姑娘!”白衣醫生走上前,我連忙攏了衣襟,對他說:“木...木蘭怕是要先告辭了!”

呆愣了一會兒,收拾了衣服再來不及向那大夫告別便衝了出去!

我怕!心中從未有過的恐懼,不是怕露兒告密。其實也知她不會告密,我就是怕她會做出傷害自己的舉動,心知她此生視我爲一生的依靠,卻又在瞬間發現不過是幻境,一想到她的心思就讓我坐立難安!

露兒一個人立在溪邊,垂頭不語,雙肩顫抖像風雨中嬌弱的茉莉花,我多想像以前一樣無論什麼時候都將她攬過抱在懷中,讓她知道我可以不計任何代價保護她。

但我也知道作爲傷害她的罪魁是沒資格安慰她的。我站在她身後,依舊是漫畫中美少年的模樣,卻不能給予漫畫中女主角半絲溫暖。

我看了眼自己,一身的青衣漢裝是那大夫一開始就放在牀上的,針腳細密想必是露兒親手縫製的。腳上的鞋子合腳且舒服,也一定是她做的。相處三年,小到飲食起居大到出行公幹,露兒總能細心打理。是我的錯,讓我們分別一年關係就變了,她恨我怨我我都沒怨言!

“將軍罪犯欺君,爲不泄露要殺露兒?”她的聲音幽幽傳來。 我上前,說:“不!露兒沒錯,是本將!本將參軍那日就知自己罪犯欺君與露兒無關!”

她飄渺的聲音再度響起:“將軍要我陪伴,可是爲隱藏女子身份?”

我連忙否認道:“不!露兒,我與你初識卻是憐惜喜愛,只是...”

她擡頭看了看天,嘆口氣問:“那幾日的疏遠是發現我對將軍並非感激之情?”

我又連忙否認,說:“不!本將只是想到不能給予露兒想要的誓言,故不願誤露兒終身!”

見她沒反應,我焦急解釋道:“露兒,這三載我心中的矛盾、憐惜、悲痛,怕你知又怕你不知,我曾經確實想一直護着你,女子一生只求有個男子依靠...”

她不等我說完,轉身說:“將軍現如今講這些又有何用?!”

眉目之間的羞憤,如玉面龐上掛着晶瑩的珠淚,我心中一痛酸澀滋味佈滿整個味蕾。

突然一支箭向她後心射來,我將她撥到一旁,她一驚之下回頭正看到我又手握住那暗放的冷箭,心知一定是中了埋伏連忙將露兒護在身後,像是已經成爲一種本能!

然後輕聲安慰道:“露兒,別怕!”

露兒緊握着我的手臂,冷箭從三面射來,我牽了露兒的手帶她東躲西藏,依據方向和射箭頻率判斷人並不多。但是,我們要安然離開卻不容易!

藏到一塊大石後,我拉過露兒說:“我去引他們離開,露兒趁機逃走!”

給了她一個安撫的眼神後剛想起身就被她一把拉住,眼中帶淚的說:“將軍,不要去!”

我打斷她的話:“本將答應你一定安然離開!”

因爲自己本身瘦削,身體靈巧,加之又精化了從猴子那學來的功夫,所以一路躲一路逃也沒出現受傷之類的狀況。

縮緊身體躲到一塊小石後面看向露兒那邊,正碰上她的目光。

露兒並沒有逃,只是用一種疑惑不解又滿是哀怨的神情看我。

我心中焦灼萬分,那些藏在林中的人不明位置,實在難以脫身,正思考之際,箭停了,難道他們沒箭了?畢竟箭囊中的箭是有限的。

我迅速竄到露兒身邊,林中傳出打鬥聲,隱約看到幾個漢人,兩方實力相當!

我趁機拉起露兒,露兒說:“是安大哥!”我點頭拉着她繼續走,竟然還有人放冷箭,而那箭是射向我的,在短時間內我想到如果我躲露兒一定會被射到,想起《木蘭辭》中花木蘭沒死,我也就欣然願意擋那箭,也算是還了露兒的深情。

我停住腳步等待穿越以來的又一次生命的考驗,我思索着箭射進去胸膛會是怎樣的疼痛,但未及細想,一個黑影擋在我面前然後向我倒過來,我只來得及抱住她——露兒!

露兒竟然比電視上的那些女人還傻!?她明知道我是個女人,竟然還願意替我擋箭?

看着她後心的那支箭,感覺自己全身驟然發冷,有什麼東西從身體上剝離出來。

我的擔心...恐懼到底還是呈現在眼前,我抱住她坐在地上,淚水無聲地流下來,口裡喃喃地喊着:“露兒,露兒...”

露兒的臉慘白氣息不穩,我想每一次呼吸都帶着巨大的痛吧?

露兒的手輕撫在我臉上:“將軍若是來世你是男子,還願保護露兒嗎?”

我心中一稟,來世?我是21世紀的青年,也曾想着人有來世,但科學理論教育我人只有一輩子!但又想到科學能解釋我爲什麼穿越嗎?那...人是有來世的吧?只是如果這時候說來世會不會時21世紀,如果是,我可以肯定我是女的。

淚掛在眼上,露兒那受傷的表情彷彿在控訴我負心,她問:“將軍若來世是男子...可願...娶露兒?”

我又是一愣,想起千雨說的變性,好吧!如果我真是個男人就娶了她吧!再看向露兒,她的頭已經垂下,心揪成一團,淚模糊視線,與露兒的點點滴滴涌現在眼前,一幕幕無比的鮮活,卻也換不回懷中的人兒。

她是我在這個時代遇見的唯一一個對我好又不記回報的人,雖然她把我當男人來愛,但是那些對我的關心卻不能因此沒收,更何況,此時知道真相的她還是因爲我死了。露兒,我這樣一個人值得你這樣做嗎?

我的心冷的很徹底,思想漂浮在半空中像沒有依託似的。

遠處跑來一個人,我絲毫沒在意!等他叫我時,我才發現是安敬奧,我輕輕放露兒躺在一旁,露兒的靈魂飛走了,我不想見露兒下葬,於是託給安敬奧,見他看向露兒臉現悽楚之色,我知道安敬奧一直暗戀露兒,這也是爲什麼我一直想將露兒許給他的原因。 這時候一個老頭揹着個木箱子跑來,是隨軍大夫,我營下的。也是我中醫知識的老師,他見地上躺着一個人,出於醫生職責上前號脈,令人驚喜的是,他說露兒還有救!那支箭不過是閉住氣,現在應尋個安靜適宜養傷的地方,我激動地說:“這山間有竹屋!”

我決定守護露兒,安敬奧聽到露兒沒事,就高興的奔赴戰場,留我和軍醫送露兒療傷!令人震驚地,竹屋裡的年輕大夫和軍醫是父子,我想應該叫那年輕大夫一聲“師兄”,他笑嘻嘻地說:“沒想到我父口中的巾幗女將軍英雄竟是你!”

我這才意識到,軍醫也知道我是女的。

露兒的傷很重,我每日學着那個小童悉心照料露兒,然後每隔幾日會有小卒稟報前方戰事。

想到我此刻仍是個將軍不能一再耽擱枉顧軍法,在露兒好了七成的時候我決定回軍營!露兒在受傷後第五天才算真正醒來,她一直用憂傷的眼睛看着我卻一個字也不願意和我說。

“小竹!可見着露兒姑姑了?”我問那個名叫小竹的孩子,此時那孩子正在小溪邊摸泥鰍。小竹點頭指向了南面山頭,我慢慢爬上山去,露兒在這裡已經住了十多天,傷口也已經好得差不多,不過那個叫木靚南的醫生,也就是我師兄,他說,露兒的傷還需要在調養半個月,我已經不能再等了,前方戰事吃緊啊!

“露兒,雖然現如今已是立夏,可山間還有陰風,你大病初癒萬不可再受了冷去!”我解下自己的衣服正要披她身上,被她一把手推了回來。

“將軍莫再要對露兒好了...”她低垂着頭,雖然只看到她的發旋我還是可以想象此時她眼瞼上必定掛着淚。

我強迫道:“露兒就算恨我也萬不可再拿自己的身體玩笑!”

衣服終於披上,她擡起臉,眼波流轉的問:“將軍要走?”

第三章第二十六章第八章第二十七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四章第十八章第二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十七章第八章第十七章第十章第二十九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二章第二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八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二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九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二章第十六章第十八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九章第十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五第十一章第二十七章第七章第二十二章第六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十章第二十四章第五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一章第二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二十九章第四章第二十三章第十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七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二十一章
第三章第二十六章第八章第二十七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四章第十八章第二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十七章第八章第十七章第十章第二十九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二章第二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八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二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九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二章第十六章第十八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九章第十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五第十一章第二十七章第七章第二十二章第六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十章第二十四章第五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一章第二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二十九章第四章第二十三章第十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七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二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