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三人整齊劃一的離開,氣氛輕鬆了許多,府長揚手:“去請小姐來!”早有人領了命下去...

和府長談了些軍營的事情,此時太陽西下,灑在院子裡的餘暉金光閃閃!一股似花香,又比花香濃郁的香氣飄來,我忍不住看向門口。

門口出現一條粉紅色的裙衫,輕易足蓮踏進來,向上望去,一位手持團扇的少女嫋嫋而來,身後還跟着兩名衣衫一樣的丫鬟。我上下打量了一番這位小姐,她相貌清秀,如瀑布的長髮烏黑髮亮的垂在腰間,一雙皓腕戴着玉環金環,耳上翠玉生輝,發間金釵搖曳。

我第一次見到真正意義上的閨秀,不免看的呆了。半天才起身抱手作揖:“小將花英雄見過劉小姐!”

這句問候的話令旁邊的兩個丫鬟笑出聲,擡頭見那小姐用扇子遮了半張臉笑,我一陣窘迫,又道:“失禮之處還望小姐見諒!”

沒想到丫鬟們笑得更兇了,府長怒道:“沒規矩!下去!”兩個丫頭退了下去!府長連忙拉過我的手笑着介紹說:“我女兒秀英!”

那小姐幽幽傾身行禮輕起朱脣道:“秀英見過將軍!未曾謝過將軍救命之恩,還請將軍海涵!”

看着她這一個動作聽着她溫婉的話語似乎被什麼燙到了臉,我怎麼見了個漂亮女孩這麼忐忑,難不成因爲和男人生活久了,心裡不健康了?真相敲掉自己的腦袋! 我看着她說:“小姐嚴重了!舉手之勞罷了!小姐不必放在心上!”

就在我倆目光相撞,我不由得一個激靈,天!我幹什麼?被一個同性電到?

府長別有深意的笑笑,遂差人讓劉秀英離開。

好長時間我才穩住心神,想到來這裡的目的又暗罵自己腦子進水了!我仔細觀察了一下府長的臉,心知徵糧的事一時半會解決不了,必須耐着性子來!所以,我在以後的談話裡絕口不提徵糧的事。

剛剛掌燈宴席開始了。很豐盛,軍營裡的飯菜從未有過如此豐盛的飯菜。劉秀英破例在席間彈奏了一曲,我從未認真欣賞過中國傳統音樂,在軍營三年所聽到的也並非琵琶獨奏,曲名更無從知曉。所以,此時聽到琵琶忽然想到白居易的《琵琶行》,以前只能想像裡面的句子,現在總算了解“大珠小珠落玉盤”、“四弦一聲如裂帛”是一點也不誇張的。而文字再強大也不能盡訴曲中真意,只能感嘆:“此曲只因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 我忍不住贊出聲,劉小姐一臉羞澀坐到席間,總用餘光看我。我是女人怎麼會不知道這眼裡的深意。天!太背了吧?竟讓我被女人喜歡?怎麼人家穿越有優秀的男人,皇子啦,王爺啦,公子啦的陪伴,就算穿成個丫頭也能登上皇后、皇妃享盡榮華富貴,即使是個悲劇也能受人跪拜,我怎麼就這麼背?穿越變成花木蘭!代父從軍我也認了!三年混在男人當中,在那極缺乏雌性動物之間都沒有一個男人對我另有想法!不過,誰讓我是個“男人”呢?唉!會不會某天不摸摸自己就不知道自己是個女人啊?

我煩躁的拿手扇了幾下,劉小姐見狀,自認爲善解人意地說:“來人!爲將軍揚風!”

我忙道:“不必了!”

劉小姐一副很受傷泫然欲泣的模樣!

府長左右看看我和他女兒說:“小將軍,小女年芳二八,姿容也算端麗,本官想以...”

我一聽立刻意會,然後拒絕道:“大人!小將初升此位,況且國家尚處危難,男兒志在四方,建功立業,不想誤了小姐芳華青春,請大人收回成命!”

府長聽了一愣,遂又說:“娶妻生子也未必會誤了建功立業!”

我起身作揖道:“小將年齡尚小,實非令千金良配!唯有辜負府長大人一番美意了。”

徐鎮江說道:“花將軍十七歲尚未加冠!”

府長顯然吃了一驚,說道:“小小年紀竟已做到此位,他日必不可限量!”

我笑着說:“大人過獎!”

府長一陣尷尬,劉小姐早已站起身離席,臉像結了霜!我見再吃下去實在沒意思,便帶人離開了!

一夜輾轉,第二天又早起在院中訓練。這是三年來的習慣,也可以說是十幾年培養的生物鐘!可是大早起來能做些什麼?先打了一套拳,又練了一下箭術,還耍了七八件兵器,然後洗了個舒舒服服的澡才用了飯!午間看了一會兒兵法,小睡了一會兒,起來時太陽偏西了,就在這時安敬奧來稟告,說手底下士兵在城外和百姓吵了起來,顧不上換衣服便騎上青鋒到了城外,未走近早有一人稟告:“啓稟將軍,這幫刁民...小隊長說要徵他們的糧,他們不僅不聽,還叫了一幫人前來滋事!”這話聽的我一陣血氣上涌,我說:“帶我過去!”

下了馬,讓馬伕牽着青鋒,大步朝那兒走去,看到人羣中爲首的倆個人正在吵架,其中一個就是小隊長!我火氣涌上了腦門,他們腦殘啊?這和強盜有什麼分別?還是,當我沒用自作主張強行徵糧?小隊長見我來了,伸長脖子說:“我們將軍來了,讓你看看我說的是不是真的?”

我雖比這些人矮,可當他們看到我的眼還是露出懼色。其實,我也不懂沒穿鎧甲的我倒比周圍的下屬更具威懾力!

他們齊刷刷地注視着我,終於村民中一個老爺爺站出來說道:“將軍,小老兒和鄉親們今年的皇糧早已上繳,這些菜是要拿到集市去賣的...”我看了一下,身後是用木板車拉的菜,聽他繼續說:“我們不是不講理,可這位官爺...”說着掏出絹子抹淚,周圍村民也都低了頭,我看了一下他們的衣服,確實清苦。

小隊長不服上前說:“將軍,這幫刁民...”

他還沒說完我就一鞭子抽過去怒吼道:“你是給誰當得兵?給誰保的的家?”他還要還嘴,我又一腳踢在他的肚子上還附加了一鞭,然後說:“若我們當兵者欺壓百姓,與那強盜有何分別?我等從軍是爲了什麼?保家衛國,做錚錚鐵漢!給我記住,他日再聽到如此擾民之事,定不輕饒!”

我又轉身對村民抱拳道:“英雄管教不力,望鄉親們原諒!安校尉!”安敬奧來到我面前,我朗聲道:“整隊回府!”

騎上青鋒,士兵列成兩排跟在馬後,消失在鄉民面前。

一路上滿肚子火氣無處發泄。在臨桐府耽誤多日,府長明知我爲何而來,卻一直避而不談。也難怪手底下的士兵爲我焦急。我問安敬奧剛剛被我打的人叫什麼名字——劉躍!

將他叫到馬前,他跪在腳下哀聲道:“將軍,小將知錯了!饒命啊!”

是的,軍中是有不準擾民的軍規的。

我看了他一眼說:“你先起來,這件事不怪罪於你,是本將無用!勞煩你爲我分憂!”

他站起身拱手到:“將軍嚴重了!是那老兒不把咱們放在眼裡,看將軍年齡小故意欺辱!”我點頭說:“是啊!錯在府長,不可拿百姓出氣!”

他又拱手說:“小將知錯!”

我看了看遠方,一片碧青說:“既然府長揣着明白裝糊塗,那我們索性跟他開門見山!劉躍,我現在將徵糧一事交予你,不必講什麼道義直接上門徵糧,府長若阻攔你就拿軍令出來!他若見我你就說...我不見!”

劉躍拱手領了軍令帶着人去了糧庫。

安敬奧來到我的馬前問:“將軍這樣處理對以後的事,恐怕...”

我笑着說:“以後?現在我若徵不到糧食還談什麼以後?”

在糧食到手前我對府長避而不見,偶爾一個人逛大街。這一日,剛走出驛館百米,就被人截住,這個人不是別人就是劉秀英。她臉上蒙着面紗,旁邊跟着一個丫頭爲她撐傘。我看着她,腦中一轉第一反應是她爲糧食而來。我們彼此行了禮,我對她說:“劉小姐,徵糧是英雄職責所在,還望小姐莫要橫加干涉!”

她溫柔的說:“秀英並非爲糧食而來。”

我納悶的看着她,問:“那小姐所爲何事?”

她看向我,雙眼含情,片刻後道:“這街上不是說話的地方,將軍可願移駕茶館?”

我連忙拱手道:“劉小姐客氣了!請!”

在現代生活中,我是真討厭這些所謂的繁文縟節,可是來到古代突然發現自己對古人這些事情手到擒來!

看樣子,做古人我是骨子裡就有的。

我們進了臨桐府有名的茶館,在包間落座。說是包間,其實就是屏風隔出的還算清靜的獨立空間,不是每個古代包間都能像電視上有獨立的房間。雖然和想象得不一樣,但到底是最大的,香爐茶水是絕不含糊的。

劉小姐摘下面紗,侍弄了半天的杯杯碟碟,親自爲我斟了一杯茶,我道了聲謝飲了一口,頗爲尷尬的說:“英雄是個粗人不懂得品茶之道,怕是辜負小姐這茶了。”

她微微一笑,那笑容真是羞死玫瑰氣死芙蓉,她說:“將軍太過謙恭了!品茶不過是些文人雅士之間的附庸風雅之舉,若無將軍等人沙場拼死哪得他們品茶論詩?!”

我淡淡一笑說:“劉小姐當真蕙質蘭心!如小姐這般聰慧之人何不有話直說?且,英雄還還尚有軍務在身!”

劉秀英放下手中的茶杯說:“將軍,你徵不得軍糧乃是我慫恿家父,目的只想留將軍多些時日!”

我一拍桌子,驚倒了茶杯:“胡鬧!前方軍務緊急,糧食關乎前線士兵性命,劉小姐怎可以如此兒戲?”

我是真氣極了!雖然古代人都說女子無才便是德,但起碼的輕重緩急,是非對錯總還分得清楚吧?就算她分不清,那個一府之長總知道吧?更何況我看這個劉秀英可不是什麼無才的女人?!我氣的起身就要離開,其實有一部分逃跑的意思,一個女人費盡心機想留住一個男人,雖然這個男人是女人假扮的,但這中間絕對與“兒戲”沾不上邊,說不定是很成熟,很成熟的想法。

“將軍!”劉秀英喊住我,說:“將軍,真的不願娶秀英嗎?”

我回頭,有些歉疚的說:“劉小姐,我...”

她急說道:“若是因年齡,秀英可以等!”

我看着她,美麗的臉龐有着哀怨的表情,我嘆口氣說:“你中意我什麼?”

她詫異的看着我,可能是沒料到我這麼直白的說出這幾個字,其實我還差幾個字沒說,大姐,我改還不行嗎?

她轉頭看向面前的屏風,說:“將軍送我回家,一路從未與我說過一句話,”

不是吧?就因爲這個?

“幾日來將軍未曾見過我,我在馬車裡可是時時觀察將軍。你讓人給我送水,你讓人給我蓋毛毯...”

劉小姐,請注意是我讓人,而不是我親自。

“你專門請了丫頭照顧我...”那是因爲要你爹開糧庫,能不請人照顧好你嗎?

她看向我說:“英雄,我真的可以等!只要你會回來娶我!”

我嘆口氣說:“劉小姐見諒!我不能給你我無法兌現的承諾!英雄唯有辜負小姐一片真情了!英雄這要告退,望劉小姐叮囑乃父讓他放糧,否則軍法不容情,何況我們本就談不上什麼交情!劉小姐,花英雄告辭!”

退出包間,快速離開茶館不給她任何留人的機會。

不知道是不是那天的談話起了作用?府長終於將庫中存糧交了出來,順便拿出千兩白銀作爲解救他女兒的謝禮。

任務完成,我打算將糧食親自押送到戰場。於是,派人送信給上將軍,上將軍應允!

走出臨桐府不過二里,坐在馬車上養神的我聽到安敬奧稟告說,有人擋住去路,而且目的非要見到我纔講!下了馬車,我的青衫被風吹的呼呼咋響,走近一看是和小隊長劉躍滋事的村民,原來他們自願奉出其餘的蔬菜充爲軍糧,我自然是無以名狀的感激。

爲什麼感激呢?軍營裡的伙食實在太差了!取了銀子給他們,他們卻毅然不要,那天的老爺爺推出自己唯一的孫子說要他跟我參軍,我見他羸弱非常不忍心,老爺爺卻很堅決,我說,就算參軍也要進新兵訓練營,是不可能跟着我的,又說了種種兵營的苦,他纔打消了念頭。

告別村民我正式開始了我的押糧生涯...

第二十二章第十六章第二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四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三章第八章第八章第十九章第五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二章第十二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八章第六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二章第九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五第二十三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六章第七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二章第四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四章第十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三章第十八章第九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九章第五章第十八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一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十七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十章第九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九章第九章第十二章第二十六章第三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五第三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十八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十七章第十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八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七章第五章第二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八章第四章
第二十二章第十六章第二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四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三章第八章第八章第十九章第五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二章第十二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八章第六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二章第九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五第二十三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六章第七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二章第四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四章第十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三章第十八章第九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九章第五章第十八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一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十七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十章第九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九章第九章第十二章第二十六章第三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五第三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十八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十七章第十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八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七章第五章第二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八章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