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其他人也陸續跟我走出營帳,我握緊手裡的劍,,心卻毫無痛感,彷彿它已經不在我胸腔裡了。想起從前看的小說裡有沒有對付小三的情節,可惜在我心裡露兒從來都不是小三!就算是,似乎那些個故事情節全是寫的身爲小三的女主如何委屈,原來作者最擅長的是顛倒黑白(說你呢!說你呢!作者:我沒聽到!我什麼都沒聽到!)!

“將軍!”聽到有人叫我,我機械性地轉身,露兒早已穿戴整齊站在我面前,看着她那比擦了胭脂還紅嫩的臉,心尖銳的疼了一下,原來它還在只是受的刺激還不夠!

我看着露兒,胸口一陣的氣悶,露兒你我曾幾次死生相許,如今...露兒心疼我的模樣全部落進我眼裡,她臉上猶待淚痕,這一副將泣未泣的模樣讓我只能原諒。

伸手爲她抹去眼淚,動作輕緩溫柔。

露兒身後,王洋掀開營簾看向這邊,他雖然一副淡然的模樣,可是那緊繃的臉色,愧疚的眼神,仍舊讓我心酸。

我看了一會兒王洋,然後微笑說:“露兒是否喜歡王將軍?如若是,本將願意爲你做主!”

安撫且不帶情緒起伏的語氣,讓兩個當事人吃驚的瞪大了雙眼,一副見到世界奇觀的模樣,可是眼裡卻不是驚喜!

我轉身對周圍的將士們說:“自古男歡女愛人之常情,況我與露兒男未婚女未嫁,又無姻親承諾,他二人即已成就好事,我何不成全他人之美,也算是功德一件!”

一字一句我卻感到字字句句千斤重,露兒你怎麼能這樣逼我?

“將軍,將軍,不!”露兒抓住我的手,央求的說。淚水如泄閘的水從她燦如星子的眸子裡流出來,她伸手抱住我,哭着乞求:“將軍,不要趕露兒走。”

我沒有反手抱住她,也沒有安慰,事到如今我已經無法再坦然面對。

遠處地平線上烏壓壓的黑雲圍上來,早有士兵來稟:“啓稟衆位將軍,敵五十萬大軍壓境!”

士兵們立刻慌亂起來,跑的叫的雞飛狗跳,胡人竟選在這時候偷襲?

露兒沒放開我,我也沒推開她,王洋怒吼:“凡陣前逃脫者殺無赦!凡陣前倒戈者殺無赦!”

一句話周圍立時安靜下來,王洋拔出佩劍,朝天吼:“列陣!”

衆將士齊聲應:“諾!”營地衆人與敵人廝殺,我的腦袋卻選在此刻空白,這是一場甕中捉鱉敗即是死的戰役,我卻連基本的自報反映都沒有!王洋回頭看了我一眼,囑咐安敬奧等人保護好我,自己領兵離開衝進戰場。

黑色的劍像冒着毒氣的飛蛇,在身旁,耳畔飛過,露兒緊緊抱住我,彷彿想和我死在這些箭束裡,我心中一個聲音悲傷的說:罷了罷了,就這樣結束吧!讓我再面對以後的日子,想着之前眼前的一幕,我寧可此時死在亂箭之下!

耳後有箭飛來,我閉了眼,一切都是命半點不由人呢!突然身體180度大轉彎,緊接着身體被動的顫了幾下,睜開眼就見露兒眼帶笑意的從我懷裡滑下,而我分明看到了她背後插着數支箭矢。我的眼淚噴涌出來,慌忙扔下劍去伸手抱她,口中哽咽的半天說不出話來,她倒在地上,我手忙腳亂的抱她,口中能說的只有一句話:“露兒你怎麼這麼傻?”

是啊!露兒你怎麼這麼傻?你可以嫁給王洋的,你可以擁有女人最平凡的幸福,你可以在家裡相夫教子平安到白頭,爲什麼還要再爲我擋箭?

我的力氣被瞬間抽盡,癱坐在地上,周圍的士兵迅速用盾牌圍護上來,沒有箭再飛進來。雙手抱緊她,抹掉那令人視野模糊的淚,心中有個聲音悲慼地說:“看一眼少一眼,所以這淚水真討厭!”

一手撫上她嬌豔如花的容顏,露兒的眼神已近遊離,她口中喃喃的:“將軍終於不會再推開露兒了。”

耳中是陣陣吶喊聲,和兵器相接的聲音,露兒的聲音細如蚊蠅,她繼續說:“露兒...是胡人,將軍早已知曉,可是露兒並非是罪臣之女,而是柔然最富盛名的武將之後,四年前受命在魏軍中做奸細,只是沒曾想入了儲備大營一直沒能立功...前日將軍射殺的駙馬爺就是露兒的親哥哥,也是露兒...唯一的親人!”她吸了一口氣,艱難的說:“我恨將軍疏遠我,卻一直未曾想將軍死,壞汪洋計劃露兒也是身先士卒救將軍脫難...”

“露兒不要再說了!你歇歇,木靚南在哪裡,木靚南!”我衝周圍人吼着。

露兒牽過我的手說:“沒...用了,兒...這一次怕是不成了!將軍,直到...此時露兒方明白,露兒寧死也不願將軍受分毫傷害...”

我大哭出聲,這世上除了你再沒有人對我好的不計回報!你氣我怨我隱瞞你我是女子,在離開木靚南小屋你想通,你大義凜然的那些話就說明你已經決定即使我是女人你也認了,即使我是女人你還是要同我在一起,可是卻在同一天我殺了你世上唯一的親人,還在你傷心欲絕時任王洋吻我,所以你失去理智,用了這樣的方法報復我。

我是活該!可是就算詛咒也該應在我身上,爲什麼會是你,露兒?

她說:“露兒知錯了!將軍,露兒...最後問一次,若來生將軍是...男子...可願娶露兒 ?”

我呆愣住,看着懷中的她,她笑笑說:“那...露兒爲...男子,來生定娶將軍!”見她要閉上眼,我慌亂的說:“露兒本將給你承諾,你一字一句記清楚,本將來世是個女子,家住蓬萊,名喚SNOW!如果一是男子,我一定嫁!”

這句話混着眼淚落在露兒臉上,露兒合上雙眼,嘴角含笑的說:“如此...甚好...甚...”最後一個字隱在了齒間再沒吐出來...

我對那一天的戰事記憶並不深刻,好像後來的事都變得模糊而渺遠,我只記得自己將露兒輕輕放在地上,然後是躲避了箭雨轉進盾圈內的千雨和木靚南,木靚南證實露兒仙魂永失,千雨哭着問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我看了她一眼,給了個笑臉,我相信那摸樣比鬼更可怕,因爲看着我的千雨完全愣住!再後來我記得我吹了一聲哨,青蒙出現,我背上箭囊和弓,手握義父賜的劍,輕衣簡裝的衝了出去! 我真的記得不多,腦海中盡是露兒的面容,我——已經沒有她了。

那個柔柔弱弱的女子沒爲王洋死,沒爲安敬奧死,沒爲天下任何一個男子死,她爲我死了!感到自己整個靈魂都在被什麼東西拉扯,大腦時而清晰時而模糊,耳畔嘈雜的廝殺聲裡,我竟還聽得到一聲聲王洋的呼喚:“木蘭木蘭...”

我回頭尋他,看見他正浴血奮戰沒有叫我,我冷冷的對自己說:“你記住!死都要記住!這是露兒的男人!”

胡人一句句辱罵陣前將士的話傳進耳朵裡,那個小人兒教會了我這一種語言,如今她去了何方?

對方叫囂着:“把花英雄交出來,不然滅你們全族!”

沒人聽得懂他在說什麼,只有我懂!露兒你是個好老師!

打馬上前:“本將花英雄在此!你們想要我花英雄的腦袋就自行來取!”

胡語說出去,陣前許多人抽氣,大概不相信如此瘦小的我能殺死他們英明神武的皇子和駙馬!

我抽了劍大喝:“少廢話戰場見分曉!”

當聽到劍和皮肉發出的聲音,我恍惚的聽到心中的吶喊:露兒!還我露兒!我要殺!憑什麼露兒死了,你們卻還活着?我知道自己瘋了,是真的瘋了!

看到我的胡人不敢再上前和我拼命,盡力躲閃,長劍夠不到我收了劍,取下弓,搭箭,“嗖!——”

“嗖!——”慘叫聲混着戰鼓和兵刃的聲音,這是一場血腥的戰事!

我的記憶就只是這些了,殺了多少人或者怎麼回到營帳內我完全沒記憶!只是後來聽了他們的轉述才知道那天的自己像中了邪,只知道砍、殺,胡人的十二名上將我射死了七個,血刃四個!那是一段神話,直到後來幾年還在軍中流傳!

露兒去了三天我才用了飯,三天裡我保持一個姿勢坐在營帳裡,不吃也不喝!誰來和我說話我都不理會!

三日後當我端起碗送進嘴裡三粒米後,淚水撲簌簌落下來,哽咽不能再吃!這味道分明是露兒的手藝!

門帳被掀開,徐鎮江說:“將軍,王將軍來看你了!”

三天後的第一次見面,我擡頭看着門口站着的人。他看着我手中的碗,一副一顆心放肚子裡的模樣,我看着討厭。徐鎮江想是纔看到我手中的碗,興奮的說:“王將軍說的不錯,將軍是要吃這個味道,將軍多吃點別枉費了王將軍一夜辛勞!”

“一夜辛勞?”我我諷刺地問。

徐鎮江少根筋的說:“是啊!王將軍每日...”

“砰!——”桌上的飯菜被我一下子全掃了出去!

“王洋,不!上將軍,末將花英雄不想勞煩上將軍亦不願再見將軍將軍能否成全?”

“好!”王洋轉身離開營帳。

露兒被安葬在近郊,我擡頭看了一眼牀前擺放整齊的新衣新鞋,然後換上,着意梳洗一番後,戴上露兒新給我做的指套,皮革的質地略有花紋,看着煥然一新的自己我的眼淚再度涌出。

掀開帳簾,正見夕陽餘暉照的半邊天血紅。

我朝露兒的墓地走去,想起四年前的雨夜露兒一人跪在墓碑前的情景,腳下的步子變得軟綿綿起來。遠遠看到露兒墓碑前站着一個人——王洋!

站到露兒墓碑前,王洋的話傳來:“木蘭,你可否原諒我?”

原諒?

原諒你什麼?

原諒你的背叛,原諒你的傷害,還是原諒你身爲男人的情不自禁?我恨!

王洋掰過我的雙肩,我揚手給了他一巴掌,我閉了一下眼睛,看着他都覺得費勁還要我跟他說話,我說:“王將軍已是上將軍,建功立業封侯拜相指日可待,花英雄恭賀將軍!”王洋上前一步正要說什麼,我連忙退後三步道:“上將軍你我尊卑有別,將軍統領天下兵馬,子承父業,莫失了身份!”

是的!那一場戰事,王洋封天下兵馬大將軍,而我是右前鋒,隨軍統兵征討胡人,再不用徵集軍糧,手下的安敬奧等人也隨着我晉升而晉升。

王洋此刻和我是上下級的關係。

“將軍!將軍!”劉躍飛奔過來,他氣喘吁吁說:“將軍,快...快去...看看!”

我已經再也承受不住變故了,連忙扶住他他問:“何事?”

劉躍說:“千...雨,千雨...姑娘...”我急道:“千雨怎麼啦?”

劉躍半天說不全一句話只是不停地指着他來的方向,讓我快去看看。

我扔下他飛奔去,身後聽到王洋在喊:“莫急!”他跟我一起向軍營跑,跑到一半眼前的景象就驚呆了!我們種的近百畝的麥田外竟圍了軍中萬人,烏壓壓的人頭不知在看什麼!

“將軍!”安敬奧跪在我面前,滿頭大汗,從沒見過如此驚恐的他,周圍有人回頭,臉上也是不可思議的蒼白,我皺眉問:“到底何事?”

安敬奧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戰戰兢兢的說:“千雨...姑娘在那人羣之中,將軍看了便知!”

我很生氣的對擋着的人說:“讓開!”

人羣相繼散開。

眼前的一切讓我有種時空穿越的錯覺,已近收割的麥田裡出現了很多怪圈,這些怪圈像抽象家畫出的圖案,看似美麗實則怪異!

這不就是21世紀電視上曾經介紹過的詭異事件中的一個嗎?

耳畔傳來王洋感嘆的聲音:“神蹟!真個是神蹟!”

徐鎮江靠過來說:“將軍,這莫不是鬼神在作怪?”

我厲聲道:“胡說!”

就在這時我看到麥田裡有個小小的身影在移動,我驚叫:“千雨!?”

她像探索在迷宮裡的孩子,一步步悠哉的走着!

“千雨!”我焦急的跑進麥田,周圍有人驚呼:“將軍!”

“轟!——”震懾天空的聲音,引起一陣狂風,天突然黑了下來,天空中出現了厚實的雲旋,一圈一圈,中間是金黃而奇怪的光,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時空隧道?

不,不能讓千雨冒險,雖然我一直想她回去,可是誰知道穿過去會遇到什麼?

周圍的士兵沒見過這種天氣,嚇得鬼哭狼嚎四處逃竄!

我看到那中心的一點有白色的閃電,還伴隨着天崩地裂的響聲,我很害怕,尤其更怕在失去露兒的時候我會再度失去千雨,我大喊,聲音吹散在颶風中。

“千雨回來!莫要天真!”我的白衣被吹得打在臉上,火辣辣的疼,頭髮甩來甩去,掃到臉上也像鐵絲抽過一樣,我艱難的向千雨靠近,大喊着:“誰都不知道時空隧道另一頭是什麼,千雨你或許會粉身碎骨!”

我的聲音只有我聽得見,身體都已經傾斜到了40度,腳步越來越虛浮,我覺得我隨時都有飛上天的可能性。

遠處,那個和21世紀的我有相同模樣的女孩,正站在那渦旋中心,筆直的站着,衣袂只是輕輕擺動,額間、耳際的碎髮也是輕輕地盪來盪去,一束金光掃射到她身上,就像那年初夏,我在林間看到的樣子,飄渺如仙子。

天空中依舊有雷爆掉的聲音,千雨嘴角含笑完全不在乎的模樣讓我心慌,我加緊步伐靠近,有麥穗不堪颶風的力度紛紛飛起,一時間形成大龍捲風的效果,麥穗繞圈飛行,以那束光爲中心,外圈密度低,還陸續被甩出去,內圈密度高,不時掃過我的臉,那麥芒的尖度一定扎出不少血痕!

眼睛漸漸張不開,但從睫毛的細縫裡我仍看到千雨張開手臂飛了起來,在半空中停下,她轉了個身看向我,我終於如願闖進光圈裡,和我料得一樣,中心像有什麼屏障擋住了外面的風。我想伸手去拉千雨卻夠不到,急的眼淚一滴滴掉下來。

千雨看着我說:“我會去找你的,我發誓!”

我努力的蹦跳,終於升起四十釐米,可是下一刻卻被人拉住了手,我回頭只見王洋眼裡全是害怕,手顫抖且用力的握緊我,他說:“花木蘭不許去!”我剛要掙扎就被他抱住,眼見着千雨慢慢升起,然後猶如流星一般扎近雲層裡,然後那道光像浮塵一樣飄散,雲開始慢慢退散,風止,天空再度轉晴,一切平靜的好像午睡做的夢,只是千雨不見了。

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二十五第二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三章第八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一章第十六章第二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二章第四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五第二十五第二十五第十八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十五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二十三章第六章第十九章第七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七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七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七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二十六章第九章第二十五第十一章第二十六章第八章第二十二章第四章第十章第二十四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九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六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六章第十六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七章第六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第二十一章第十四章第十九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三章第五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三章
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二十五第二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三章第八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一章第十六章第二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二章第四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五第二十五第二十五第十八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十五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二十三章第六章第十九章第七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七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七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七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二十六章第九章第二十五第十一章第二十六章第八章第二十二章第四章第十章第二十四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九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六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六章第十六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七章第六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第二十一章第十四章第十九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三章第五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