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由於失去力量我倒在王洋懷裡,我嫌棄的迅速逃離開,然後...

“叭!——”一天之內再度打了王洋,我堅決的不在他面前掉眼淚,我說:“你...毀了露兒,露兒萬念俱灰下...那樣離開我。如今,你阻我救千雨。王洋!花木蘭在你背叛時已死!花木蘭在露兒逝去時已死!我...如今再度失去了千雨!從此這世上沒有花木蘭,我叫花英雄!王洋,花英雄在此發誓!你我從此只做陌路,若我還對你存那不一般的心思就叫我萬箭穿心而死!”說完轉身決絕離開!

軍中將士百萬,而我知道我是一個人了!

千雨的事三天之內被傳得神乎其神,我卻沒有精力理會。 精神恍惚的去了馬廄,牽了青蒙出來,沿着一條清溪放馬,青蒙長大了,不會再貪玩的掙脫繮繩,不會再彈跳着揚起地上塵土害我咳嗽,我拍拍馬頭說:“青蒙,本將如今只有你了!”

青蒙沒默契的噴噴鼻息,我忍不住苦笑出聲!

走着走着看到前方一棵桑葚樹彎下來,碧青色的一團,或紫或青或紅的小果實點綴其間,在那一片色澤中我看到攀在上面偷吃的“猴兒”,不自覺揚了嘴角,說:“本將來幫你,如何?”

那“猴兒”倒掛着仰了頭倒看着我說:“本公子不愛他人幫忙!”

見他年齡雖然小卻綾羅綢緞,玉佩香包一個不少,想必是哪位官員的兒子!身後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來:“奇兒!”

那小猴翻了個跟頭,腳步穩妥的站在地上,原來有功夫底子!那孩子高興地看向我身後,笑喊:“爹,娘!”

我回頭,好奇這是哪家父母養的出如此優秀的孩子。

王...洋!當看到王洋,我揚在嘴角的笑隱去,那孩子此刻正抱着王洋撒嬌呢!

呵...原來如此!!我看着汪洋,心被切成十七八塊兒。王洋,你自始至終都在利用我!什麼誓言、告白全是假的。此刻,我是不是該慶幸沒失身?我是不是該慶幸露兒代我失身?

王洋,你是我見過最卑鄙的男人!

王洋顯然也沒想到我會看到這一幕,眼裡的震驚像被相信的人捅了一刀。

而我呢?我能怎麼做?殺了他們?手不自覺撫上那把劍,握緊了又鬆開,王洋的妻子笑着問王洋:“這位將軍是?”

我強壓住心頭翻涌的恨不得一刀劈了王洋的衝動,拱手道:“花英雄見過將軍夫人!”

王洋的妻子溫婉的說:“想必小兄弟就是那軍中衆口相傳的神射手花將軍吧?”

我後退一步道:“不敢當!”

王洋妻子說:“軍中將士喚我一聲大嫂,花將軍也如此稱呼吧!”

我拱手道:“王將軍乃是上將軍,末將不敢與將軍稱兄道弟!”

見她又要勸,我說:“末將還有要事先行離開。”

說完騎上青蒙離開,馬上微風徐徐我卻周身發冷,一個人的心究竟可以算計到什麼程度?王洋,我SNOW活這麼大,你是第一個讓我如此恨得咬牙切齒卻又無計可施的人,很想,真的很想給你一刀!

露兒被安葬在近郊,我擡頭看了一眼牀前擺放整齊的新衣新鞋,然後換上,着意梳洗一番後,戴上露兒新給我做的指套,皮革的質地略有花紋,看着煥然一新的自己我的眼淚再度涌出。

掀開帳簾,正見夕陽餘暉照的半邊天血紅。

我朝露兒的墓地走去,想起四年前的雨夜露兒一人跪在墓碑前的情景,腳下的步子變得軟綿綿起來。遠遠看到露兒墓碑前站着一個人——王洋!

站到露兒墓碑前,王洋的話傳來:“木蘭,你可否原諒我?”

原諒?

原諒你什麼?

原諒你的背叛,原諒你的傷害,還是原諒你身爲男人的情不自禁?我恨!

王洋掰過我的雙肩,我揚手給了他一巴掌,我閉了一下眼睛,看着他都覺得費勁還要我跟他說話,我說:“王將軍已是上將軍,建功立業封侯拜相指日可待,花英雄恭賀將軍!”王洋上前一步正要說什麼,我連忙退後三步道:“上將軍你我尊卑有別,將軍統領天下兵馬,子承父業,莫失了身份!”

是的!那一場戰事,王洋封天下兵馬大將軍,而我是右前鋒,隨軍統兵征討胡人,再不用徵集軍糧,手下的安敬奧等人也隨着我晉升而晉升。

王洋此刻和我是上下級的關係。

“將軍!將軍!”劉躍飛奔過來,他氣喘吁吁說:“將軍,快...快去...看看!”

我已經再也承受不住變故了,連忙扶住他他問:“何事?”

劉躍說:“千...雨,千雨...姑娘...”我急道:“千雨怎麼啦?”

劉躍半天說不全一句話只是不停地指着他來的方向,讓我快去看看。

我扔下他飛奔去,身後聽到王洋在喊:“莫急!”他跟我一起向軍營跑,跑到一半眼前的景象就驚呆了!我們種的近百畝的麥田外竟圍了軍中萬人,烏壓壓的人頭不知在看什麼!

“將軍!”安敬奧跪在我面前,滿頭大汗,從沒見過如此驚恐的他,周圍有人回頭,臉上也是不可思議的蒼白,我皺眉問:“到底何事?”

安敬奧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戰戰兢兢的說:“千雨...姑娘在那人羣之中,將軍看了便知!”

我很生氣的對擋着的人說:“讓開!”

人羣相繼散開。

眼前的一切讓我有種時空穿越的錯覺,已近收割的麥田裡出現了很多怪圈,這些怪圈像抽象家畫出的圖案,看似美麗實則怪異!

這不就是21世紀電視上曾經介紹過的詭異事件中的一個嗎?

耳畔傳來王洋感嘆的聲音:“神蹟!真個是神蹟!”

徐鎮江靠過來說:“將軍,這莫不是鬼神在作怪?”

我厲聲道:“胡說!”

就在這時我看到麥田裡有個小小的身影在移動,我驚叫:“千雨!?”

她像探索在迷宮裡的孩子,一步步悠哉的走着!

“千雨!”我焦急的跑進麥田,周圍有人驚呼:“將軍!”

“轟!——”震懾天空的聲音,引起一陣狂風,天突然黑了下來,天空中出現了厚實的雲旋,一圈一圈,中間是金黃而奇怪的光,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時空隧道?

不,不能讓千雨冒險,雖然我一直想她回去,可是誰知道穿過去會遇到什麼?

周圍的士兵沒見過這種天氣,嚇得鬼哭狼嚎四處逃竄!

我看到那中心的一點有白色的閃電,還伴隨着天崩地裂的響聲,我很害怕,尤其更怕在失去露兒的時候我會再度失去千雨,我大喊,聲音吹散在颶風中。

“千雨回來!莫要天真!”我的白衣被吹得打在臉上,火辣辣的疼,頭髮甩來甩去,掃到臉上也像鐵絲抽過一樣,我艱難的向千雨靠近,大喊着:“誰都不知道時空隧道另一頭是什麼,千雨你或許會粉身碎骨!”

我的聲音只有我聽得見,身體都已經傾斜到了40度,腳步越來越虛浮,我覺得我隨時都有飛上天的可能性。

遠處,那個和21世紀的我有相同模樣的女孩,正站在那渦旋中心,筆直的站着,衣袂只是輕輕擺動,額間、耳際的碎髮也是輕輕地盪來盪去,一束金光掃射到她身上,就像那年初夏,我在林間看到的樣子,飄渺如仙子。

天空中依舊有雷爆掉的聲音,千雨嘴角含笑完全不在乎的模樣讓我心慌,我加緊步伐靠近,有麥穗不堪颶風的力度紛紛飛起,一時間形成大龍捲風的效果,麥穗繞圈飛行,以那束光爲中心,外圈密度低,還陸續被甩出去,內圈密度高,不時掃過我的臉,那麥芒的尖度一定扎出不少血痕!

眼睛漸漸張不開,但從睫毛的細縫裡我仍看到千雨張開手臂飛了起來,在半空中停下,她轉了個身看向我,我終於如願闖進光圈裡,和我料得一樣,中心像有什麼屏障擋住了外面的風。我想伸手去拉千雨卻夠不到,急的眼淚一滴滴掉下來。

www ✿ttκǎ n ✿¢O

千雨看着我說:“我會去找你的,我發誓!”

我努力的蹦跳,終於升起四十釐米,可是下一刻卻被人拉住了手,我回頭只見王洋眼裡全是害怕,手顫抖且用力的握緊我,他說:“花木蘭不許去!”我剛要掙扎就被他抱住,眼見着千雨慢慢升起,然後猶如流星一般扎近雲層裡,然後那道光像浮塵一樣飄散,雲開始慢慢退散,風止,天空再度轉晴,一切平靜的好像午睡做的夢,只是千雨不見了。

由於失去力量我倒在王洋懷裡,我嫌棄的迅速逃離開,然後...

“叭!——”一天之內再度打了王洋,我堅決的不在他面前掉眼淚,我說:“你...毀了露兒,露兒萬念俱灰下...那樣離開我。如今,你阻我救千雨。王洋!花木蘭在你背叛時已死!花木蘭在露兒逝去時已死!我...如今再度失去了千雨!從此這世上沒有花木蘭,我叫花英雄!王洋,花英雄在此發誓!你我從此只做陌路,若我還對你存那不一般的心思就叫我萬箭穿心而死!”說完轉身決絕離開!

軍中將士百萬,而我知道我是一個人了!

千雨的事三天之內被傳得神乎其神,我卻沒有精力理會。 精神恍惚的去了馬廄,牽了青蒙出來,沿着一條清溪放馬,青蒙長大了,不會再貪玩的掙脫繮繩,不會再彈跳着揚起地上塵土害我咳嗽,我拍拍馬頭說:“青蒙,本將如今只有你了!”

青蒙沒默契的噴噴鼻息,我忍不住苦笑出聲!

走着走着看到前方一棵桑葚樹彎下來,碧青色的一團,或紫或青或紅的小果實點綴其間,在那一片色澤中我看到攀在上面偷吃的“猴兒”,不自覺揚了嘴角,說:“本將來幫你,如何?”

那“猴兒”倒掛着仰了頭倒看着我說:“本公子不愛他人幫忙!”

見他年齡雖然小卻綾羅綢緞,玉佩香包一個不少,想必是哪位官員的兒子!身後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來:“奇兒!”

那小猴翻了個跟頭,腳步穩妥的站在地上,原來有功夫底子!那孩子高興地看向我身後,笑喊:“爹,娘!”

我回頭,好奇這是哪家父母養的出如此優秀的孩子。

王...洋!當看到王洋,我揚在嘴角的笑隱去,那孩子此刻正抱着王洋撒嬌呢!

呵...原來如此!!我看着汪洋,心被切成十七八塊兒。王洋,你自始至終都在利用我!什麼誓言、告白全是假的。此刻,我是不是該慶幸沒失身?我是不是該慶幸露兒代我失身?

王洋,你是我見過最卑鄙的男人!

王洋顯然也沒想到我會看到這一幕,眼裡的震驚像被相信的人捅了一刀。

而我呢?我能怎麼做?殺了他們?手不自覺撫上那把劍,握緊了又鬆開,王洋的妻子笑着問王洋:“這位將軍是?”

我強壓住心頭翻涌的恨不得一刀劈了王洋的衝動,拱手道:“花英雄見過將軍夫人!”

王洋的妻子溫婉的說:“想必小兄弟就是那軍中衆口相傳的神射手花將軍吧?”

我後退一步道:“不敢當!”

王洋妻子說:“軍中將士喚我一聲大嫂,花將軍也如此稱呼吧!”

我拱手道:“王將軍乃是上將軍,末將不敢與將軍稱兄道弟!”

見她又要勸,我說:“末將還有要事先行離開。”

說完騎上青蒙離開,馬上微風徐徐我卻周身發冷,一個人的心究竟可以算計到什麼程度?王洋,我SNOW活這麼大,你是第一個讓我如此恨得咬牙切齒卻又無計可施的人,很想,真的很想給你一刀!

“你去幫我打水!”一個小丫頭吩咐徐鎮江道。

徐鎮江憤憤去打水,旁邊的劉躍問:“這小丫頭何人?”

安敬奧回答:“王洋王將軍夫人家的婢女!”

劉躍驚倒:“花將軍若是知曉...”

後面的話劉躍沒說出來。我轉身離開,沒讓任何人看到,經過王洋大帳聽到王夫人說:“小霞,不知與將軍一夜夫妻的女子是否喚作木蘭?”

叫小霞的丫鬟回到:“夫人怎會提起這個名字?”

王夫人說:“昨夜將軍夢中一直喚着這名字...”

我苦笑,這世上少了聽牆根的人世界該有多美好!爲什麼在我這樣恨着一個男人時還聽到這樣的事?

默默離開,手被自己的指甲掐出道道血痕!

提了新鮮的果子和鮮花去看露兒,穿着那件白衣,沒帶任何裝飾或武器,我想好好和露兒說說話,哪怕面對的是冰涼的墓碑。

第六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八章第二章第十三章第二章第十七章第十六章第十八章第八章第十九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一章第三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十七章第七章第二十三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二十一章第六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二十七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十七章第五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二十六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二十一章第八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七章第九章第二十八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二十九章第七章第二十二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十四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七章第十八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六章第十七章第二章第二十三章第七章第十八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八章第二十五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四章第四章第二十五第二十八章第十三章
第六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八章第二章第十三章第二章第十七章第十六章第十八章第八章第十九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一章第三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十七章第七章第二十三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二十一章第六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二十七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十七章第五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二十六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二十一章第八章第二十二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七章第九章第二十八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二十九章第七章第二十二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十四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七章第十八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六章第十七章第二章第二十三章第七章第十八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八章第二十五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四章第四章第二十五第二十八章第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