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周圍一片漆黑,我很慶幸自己隱在黑色之中,王洋也隱在黑色之中,靠在他背上,想起初識的情景,好像也是這樣只是被救的對象顛倒了一下!我突然很想哭,輕輕 吸了一下鼻子,我知道我卑鄙了,我知道我貪婪了,我知道只要花木蘭還記得露兒,還記得王洋是露兒的男人,還記得他是個有婦之夫,那麼我就永遠無法使自己愛他,因爲這是我欠露兒的。可是,我祈求上天,這一刻讓我在黑暗中最後一次汲取他的柔情和溫暖吧!我已經努力了太久,我已經遺忘了太久,請讓我像個小女孩一樣愛他,就愛他這一小會兒!不知不覺中我睡着了,耳邊聽到的是兵器的碰撞聲和人的慘叫聲,我忽然想到我花英雄從軍十一年不是那麼容易被俘的,爲什麼如此甘心被俘?因爲知道他一定會來救我?也許潛意識裡還是想靠近他,我鄙視這樣的自己!

我知道自己被那不知道的冰水激傷到了,在王洋背上我忽冷忽熱,一直迷迷糊糊的問問題,王洋似乎也在回答,可就是聽不清,我知道如果不是病有些話我是問不出的,比如:王洋由始至終你究竟有沒有愛過我?只可惜我努力使自己清醒要聽的答案只換了沉默...

當我再次醒來已經天亮。看到自己安然無恙的睡在自己的營帳中我深吸了一口氣,不過衣服是誰給換的?

“來人啊!”我高呼一聲。

安敬奧走了進來,他拱手問:“將軍有事吩咐?”

我問:“昨晚是何人送本將回營?”

安敬奧道:“稟將軍,是王將軍與印天安!”

我知道是他們,可是誰給我換的衣服?這話沒法子問安敬奧,我只能自欺欺人的希望沒被人發現。 我對安敬奧說:“安校尉你去營中選個手腳利索的小廝以供我使喚!”

安敬奧說:“將軍一直使喚印天安,現今又尋小廝?”

我笑道:“天安大了,他本是蒼鷹隨我呆不久,王洋如今驗兵,乘良機讓他建功立業奔赴前線也好!”

安敬奧說:“將軍所言極是!”

說完安敬奧走出營帳,我躺的久了也下了牀走出營帳發現周圍竟無人站崗,左右環顧才發現,他們都圍在了校場上,透過人羣可以看到兩個一閃而過的身影,原來有人在比武!只是這氣氛怎麼怪怪的?不是應該有叫好聲和鼓掌的聲音嗎?

走進人羣,沒想到比武的兩個人竟是王洋和印天安。

我問旁邊的人:“這兩人在做甚?”

那人目不轉睛道:“切磋武藝!”

此人臉色凝重,讓我有種想痛扁他的衝動,切磋你給我擺一個殊死搏鬥的臉幹什麼?我轉頭看向場上你來我往的兩個人,他們手腳之間幾乎用了全力,這是切磋?

晃眼間兩人皆轉身抽出武器來,王洋拿着長槍,天安拿了畫戟。

我與王洋、天安都曾經不止一次的對打過。

和汪洋對打,唯一佔得上風的恐怕就是靈巧了,在實力上實在難以匹敵。而天安他雖然是將帥之才,畢竟從軍日短,我忍不住擔心。

看着校場上兵刃相見的兩人,天安身體這兩年長的很快,身高與體型和汪洋伯仲相間,此時與汪洋對打,像極了互相撕咬的獅子,我有些慌,我不願看到他們任一一方受傷!

不顧一切的衝出去,擋在他們之間,在他們兵器相交時我閉了眼,像電視上演的一樣,兵器在距我幾釐米的地方停了下來,不過我仍被那氣勢嚇得有些後怕。

突然有人大力扯過我,睜開眼只見印天安臉上少有的驚慌,他衝我吼:“你作甚,不知刀劍無眼?”

印天安惱怒的眼神感覺很像偶像劇裡衝到的男主,他怎麼了?而且,居然沒大沒小的用“你”來稱呼我?

我轉頭看向汪洋,王洋也奇怪,堂堂的徵西大將軍竟然不顧身份的和一個小卒切磋武藝?

看着他蒼白的臉此刻有了血色,我掙脫開印天安的手,左右看了看被自己嚇得不輕的男人,說:“大敵當前,你們竟兵刃相交自相殘殺?王將軍,你可記得自己是將軍?”

王洋擡頭看了我一眼,滿眼我不明瞭的悲傷!

我假裝什麼也沒看到的繼續看向印天安:“你,天安,爲師何時叫你,不不分尊卑的?越來越沒規矩,跟爲師走!”

一路走到溪邊,潺潺的溪流一掃剛纔緊張的氣氛,我輕舒了一口氣。突然感到一片溫暖貼上來,緊接着落入一個人的懷抱,因爲穿的少,我幾乎都能感受到那人肌理分明的肌膚,我的小徒弟長大了!我早該想到,在胡人大營天安一定發現我是女子了!

天安輕聲說:“師傅,王將軍不願交付的,徒兒願意!”

我閉了一下眼睛,伸手搭在他腕上,他驚喜的低呼:“師傅!”我在他分散注意力是,摸到他的大拇指快速一折,他手因爲疼痛不得不鬆開趁着這個機會我轉身脫離他的懷抱!

在他又來抓時舉掌擊他面門,條件反射下他迅速後退一步,安全距離外我看着天安,胸中有什麼在劇烈的燃燒着。

我不是小龍女,就算是你也不是楊過,我是很喜歡《神鵰俠侶》,可是沒有荼毒自己徒弟的意思。 我說:“身在戰場,你堂堂七尺男兒不說爲國效力,馳騁疆場,竟爲這等小事爭強好勝,甚至於不顧已之生死,棄百萬雄獅於不顧,與上將軍生死相搏?爲師兩年教導全是耳旁風?天安,你太令爲師失望了!”

我氣的轉身要回營帳,天安的聲音卻低低地傳來:“師傅不願接受王將軍亦不願接受徒兒,可是因那露兒?”

露兒?我的腳步頓住,老天爺很給面子的響了一個炸雷,猶如我此刻的心情。三年裡,露兒的名字在這軍營之中成了禁忌,任何人都不敢在我面前提起她,雖然露兒從未在我思緒裡離開。

“天安,英武將軍金鵬戰死沙場,你不必驗兵,明日本將修書一封薦你去北地領兵打仗。”我的聲音低低啞啞,卻超乎尋常的堅決!

我已經兩年不曾回儲備大營去看露兒了,不是不想去,不是忘記了,不是故意不去,只是不願自己承認躺在土丘裡的是那位美如無暇美玉的女子,那性情溫和如茉莉的女子,那此生唯一爲我而死的女子。我不願承認,我寧可相信她向千雨一樣飛走了...

回到軍營,我去了馬廄,眼見花木蘭從軍十二年將至,我想再去看看她,風從耳邊呼哧飛過,心中愧疚不已,那墳上可是長滿了青草?行到夕陽西下,我被眼前的景象驚住,滿目白色的茉莉花,在血紅的夕陽下開得溫柔、淡雅,花間的蝴蝶飛來飛去,讓我有種闖入異境的錯覺,有一隻白蝴蝶飛落到我的肩頭,我不禁眼睛一酸,好像自己看到了露兒。

露兒的碑就在這花田間,我開始感謝,無論種花的是誰我都感激他...

趕回新兵訓練營時,天已經漆黑一片,我快馬跑進領地遠遠就聽有人高呼:“花將軍回來了!花將軍回來了!”

緊接着就見火光通明的營地站着一堆人,翹首以盼的模樣讓我懷疑是在等我,下了馬王洋快步上前道:“你去了何處?”

王洋口氣很衝的問。我笑了笑,拱手道:“末將去賞花,一時忘情忘卻了時間,勞上將軍掛念,末將知罪!”

王洋好像吃了個鴿子蛋還被卡住的表情,他說:“時辰不早了,你早早歇了!”

我拱手道:“是!”

回自己營帳沒多長時間,天安就跟了進來,他說:“徒兒明日就北上,師傅,今日是徒兒錯了!” 看着他低着頭,一副快哭出來的模樣我說:“去吧!好生休息!”

天安前腳剛走,後腳安敬奧就進來,他支吾問:“將軍今日回了儲備大營?”我點頭!他說:“將軍恕罪!那茉莉花是...是末將種的。”

原來是安敬奧!

我嘆口氣說:“我喜歡!想必露兒也一定喜歡!質本潔來還潔去,安校尉本將代露兒謝你!”

我本來想說怪露兒沒福氣,沒能慧眼識珠的看上你!我還想說怪自己沒能早早覺悟,不然露兒也不會魂歸離恨天。只是這些說了又有什麼用?!

第二天,印天安並幾名隨行北上,臨走前他坐在高頭大馬上深深地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後揚鞭離開了大營!

第十五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六章第九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一章第十六章第十八章第九章第十一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四章第四章第十一章第十八章第四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四章第四章第十九章第十九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五第十二章第二十五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五第二十五第七章第十四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七章第十五章第十九章第九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二十九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一章第七章第十九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十章第二十六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九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二十一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五第二十八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二十四章第十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七章第三章第十三章
第十五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六章第九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一章第十六章第十八章第九章第十一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四章第四章第十一章第十八章第四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四章第四章第十九章第十九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五第十二章第二十五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五第二十五第七章第十四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七章第十五章第十九章第九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二十九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一章第七章第十九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十章第二十六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九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二十一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五第二十八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二十四章第十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七章第三章第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