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在當了兩年新兵訓練的將軍後,我成爲前線的大將,參與戰事,統兵三萬!

一日回營經過校場看到有人在切磋武藝,我忍不住要試身手,於是邀了自己帳下的中前鋒劉雲東,兩人在場內你來我往,周圍諸將看的熱鬧,不禁然打起節拍。

校場上,劉雲東飛身躍起,一閃而過,我有些恍了神,好像聽到王洋正在背後打着節拍,眼見那掌迎頭劈來,我卻不願躲,“將軍!”衆將齊喊。

身形一閃,條件反射的反應救了自己,不過把周圍諸將都嚇出一身了汗。“將軍!你怎的了?”安敬奧問。我搖頭道:“今日累了,就此散了吧!”

聽說印天安自行申請領了五千精兵,像貓頭鷹,像獵豹一樣,幾次突襲都打得敵人措手不及!我很安慰,畢竟是自己親自帶出的兵!

現在每日睡覺都會在夢裡聽到戰場廝殺聲,讓我常常半夜醒來去拔劍。突然想到中學時學的詞:“醉裡挑燈看劍,夢迴吹角連營。”詞中的句子中學讀的時候覺得分外豪氣萬丈,如今卻覺得苦澀,因爲在戰場上,連夢都緊張!

吃飯時,我有感而發的問站在一邊伺候我吃飯的老伯:“老人家,軍中效力幾載?”

老伯似乎沒想到我會和他說話,連忙跪下,這倒讓我有點不好意思了,連忙扶他起來道:“本將不過一人吃飯太過冷清,隨意問問,不想嚇到你。”

老伯拱手道:“將軍,小人惶恐!小人隨軍已有三十年!”

什麼?三十年?也對!我都從軍十一年了。

我對他說:“入秋,本將不偏不倚十一載,不知家中二老身體可好?”

我這句話是自言自語,沒想到面前的老伯卻抹起眼淚,他說:“小人隨軍時,我那爹孃身體康健,還有小人幼子...”他停住沒說,我卻突然心酸想到了很多。

我說:“下去吧!”老伯默默退出營帳,我想起了前日看的古文:十五從軍徵,八十始得歸。   道逢鄉里人:“家中有阿誰?”   “遙望是君家,松柏冢累累。”   兔從狗竇入,雉從樑上飛。   中庭生旅谷,井上生旅葵。   舂穀持作飯,採葵持作羹。   羹飯一時熟,不知貽阿誰。   出門東向望,淚下沾我衣。

飯吃了一半我就沒了興致,正巧有人稟告,王洋要商議戰事,遣人前來請我過去!我毫不猶豫落了筷子,自從露兒死後我又開始挑食,而且比之前還要嚴重!現在即使有人做出露兒做的樣式我也不吃,因爲會一邊吃一邊流淚。所以之前養回來的肉又不知道跑去哪裡了。

走進大帳,王洋在主位,身邊依次是雲將軍,須副將,還有幾位新晉將軍,各守備大將,當然印天安也在其中,整個營帳擠了二十多人。寬大的木桌上攤着昏黃的牛皮紙繪的圖。

王洋擡頭看了我一眼,隨即低了頭,眼中的悲哀讓我心驚!而天安卻不曾看過我一眼!坐下後,王洋起了個開場白,接下來就是大討論。

王洋有個大計劃,他劃分了幾個任務,然後分別要各將配合執行,這次討論一是完善計劃,二是將大計劃更細節化。我不得不承認打仗王洋是奇才,我的那些小計謀,小聰明頂多就是個錦上添花。王洋給我的任務是誘餌,領五千兵馬,深入敵軍內部,攪亂他們的計劃,打擊他們的士氣,重要的是裡應外合!

轉眼間秋天到了,到處一片蕭索,手上的兵馬驟減至1000人,敵方在大計劃面前也損失慘重,我已經厭倦了殺戮。

本來嘛!生在和平年代的人對死亡是沒什麼概念的,突然穿越到古代,身爲女子卻要遠赴沙場,身上受傷被治好,治好又受傷,本來光潔的皮膚疤痕十幾處。你說好好地女子在家繡花不得了?有時候受傷疼的我猛抽涼氣時,我也會抱怨,我怎麼就沒那份幸運呢(作者【低頭認錯狀】:我的錯!全是我的錯!)?

人家穿越都是公主、小姐、妃子,爾虞我詐也好,勾心鬥角也好,爭寵也好,起碼還有個男人願意爲你生死,有時還不止一個(請參照龐大的穿越小說和穿越電視劇),兩相對比我的境遇就悲慘多了! 秋日的燥熱未退,我和青蒙一樣垂着腦袋,周圍的士兵也和我一樣身心俱疲,我扯下馬鞍上的水壺澆在頭上,真是清涼,周圍的將士們也都澆了水,大家大喝一聲,瞬間鬥志昂揚!

走進一個陌生的山谷,周圍一片黃色,連山上的土也是黃的,一塊峭壁上大書兩個字:沙城,真是貼切!周圍除了隨風飛動的沙土,看不見半點生氣。

突然周圍一陣嘈雜聲,安校尉焦急地說:“將軍你聽!”

“嗡!——”是號角聲,士兵們立刻慌亂的圍成一團,方圓百米內,黑壓壓的人羣擠上來!士兵們不約而同的將我圍在中央,用他們的身體,一人還大喊:“保護將軍!”

緊接着黑箭飛來,我被圍在中心,只看得到包圍圈越來越薄,胡人似乎並不急着圍上來,只用箭射。外圍一層層的血肉之軀,像骨牌一樣倒下,我的心被這種壯烈的感覺衝擊着,這些士兵如果知道他們用生命保護的是一個女人會怎樣?還會如此甘心赴死嗎?而我也在這時候明白,這些慷慨赴死的士兵不是爲一個女人而死,一個女人就算再怎麼傾國傾城也沒有這種力量(你沒這種力量,是因爲你不是美女!古時多少戰事是爲了女人?沒見識!)!他們是爲自己的信仰,爲自己的國家!我握緊手上的弓,王洋又再一次利用了我,他又再一次置我於生死存亡之間!我悲哀的苦笑,男人的愛情始終抵不過他們的信仰!是不是隻要我不死就要一直傷心下去,就要一直失望下去?胡人的軍隊開始默默靠近,雖然蠕動的和蟲子一樣慢,但終究會將我們包圍,到那時我軍全軍覆沒。

我強忍住心酸不讓自己衝動的做出辜負千百將士忠心的事,耳邊傳來另一陣戰鼓聲,我們前方又出現一片大軍,高揚的旗幡大書:王字,是王洋。

胡人的箭好像失了目標一樣的停了下來,死亡的氣息卻依舊圍在我們周圍,胡人程半包圍狀態圍着我們,只見胡人的軍隊中一騎上前,我們離的遠,我依稀只能看到馬上的人一身的虎皮貂裘,威風中殺氣隱現,挑釁的看着這一面,看了一會兒揚聲問:“前方可是兵馬大將軍王洋?”

巨大的旗幡下,一匹白馬上前,王洋朗聲說:“原是三皇子,本將失禮了!”胡人的三皇子殿下說:“此人名花英雄。乃是殺死我二哥,四妹夫的兇手,本尊想私下解決不想連累無辜,奉勸王將軍莫要插手,否則...”

他的話停在這裡,嗜血的氣息撲面而來。王洋看着陷入沉默,我身邊的士兵不安的議論起來,連帶着身邊的馬兒也不安的徘徊揚起沙塵。片刻後,王洋伸手示意他身後的千軍萬馬放下武器。很顯然,兩軍對峙我們被拋棄了,此時的我們就是砧板上的肉任其宰割!

我咬緊牙關閉了一下眼,握緊手上的長弓,下定決心全力以赴這場戰爭,我猛的睜開眼睛大喝一聲:“衆將聽令!”

我怒瞪着軍外白馬上的王洋。呵!英雄上將,英姿勃發,身後率領百萬雄師居然眼睜睜看着我被圍而見死不救?手下的士兵懷着誓死如歸的心情大吼:“是!將軍!”

震天的呼聲,驚起飛沙無數,馬匹悲鳴其間,這就是戰場!又不禁悲壯的想起那首詞:“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

我依舊怒瞪着王洋,厲聲喝道:“今日首將王洋不願相助,本將堂堂大魏將軍不願束手丟盔棄甲畏縮受死,若今日忠骨定要葬在此處,那本將也要殺上幾個胡賊墊在棺材低下以揚我大魏國風,也彰我花英雄生前之功!”

衆將都是一愣,我知道這是用命拼,可惜我不願向任何人低頭!我走出包圍圈,單膝面向王洋跪下,我大聲地說:“今時今日,本將跪的不是上將軍王洋,跪的是我大魏子民、萬萬將士,請諸位向我家中二老帶話,我花英雄雖死猶榮!”恢弘的吶喊聲從身後傳來,使得前方戰馬齊齊後退,“誓死效忠將軍!誓死效忠將軍!誓死效忠將軍!”

一腔熱血被點燃,我翻身上馬,抽出三支箭,轉身射向胡賊,三支箭分別射向戰旗和三皇子及三皇子的戰馬,既然貴爲皇子,又率軍征戰沙場,自然不是草包,我的箭他危險的躲過,不過身後的戰旗和座騎就沒有這等幸運了,看着倒下的戰旗和翻身落地復又上馬的三皇子,軍中士氣大漲,我喝到:“擺陣!”

衆將“吼!”的一聲擺出九宮陣,這是被圍最常用的陣法,只不過只剩幾百人的九宮陣氣勢上小了很多。

我們趁胡人還未有反應就衝了過去,耳邊全是兵器相交的聲音,聽的人心驚不已,血腥氣逐漸在周圍蔓延,我從未想過自己還有這樣嗜血的一面,我從未想過自己手中的長劍在血光的映照下會如此的冰寒,敵人的血跡灑在青蒙身上,讓人心中更增添急迫,急迫的想結束戰爭,急迫的想結束殺戮,因此手中的劍揮舞的更快。

眼光閃爍間看到手下士兵一個個被人砍下馬,眼睛一酸,澀的生疼,拿手一摸除了血跡還有淚水,心一陣痙攣!王洋你真的很聰明,不愧爲統帥三軍的上將軍,你一次次利用我,是我蠢,在大計劃面前甘當誘餌。如今不止自己陷在死局還連累了安敬奧和幾千人的性命。

胡人總還是有後顧之憂的,畢竟王洋百萬雄師虎視眈眈看着,所以撐不得多時就露了疲態。一名膀大腰圓的胡將揮大刀砍來,我一閃身跌下馬來,卻讓我看到機會再一次搭弓射向胡人三皇子,他肩上中箭,落下馬來,胡人立刻潰散開來,然後有人用胡語說:“退兵!”胡人退兵我們沒有乘勝追擊,只是站在原地,人羣退去後,我站在一堆屍體之上,身邊僅存了幾十人。手臂一疼低頭看到自己的手臂上被劃出三道血口,此時正潺潺流着血,剛纔一定是神經繃的太緊纔沒發現自己受了傷!

“木蘭!”王洋叫我。

轉頭,王洋牽馬走上前來,看到我壓住傷口,血還不住的流出來,眼睛一緊對身後的人說:“叫木軍醫來!”說着自己伸手過來幫我按壓傷口,看着低下來的頭,我將隨身攜帶的小匕首刺入他的肩頭, “噗!”看着他驀然堅硬的身體以及流出的血滴,我坦然的拔出匕首。這匕首還是十一年前,我新兵時第一次晉升戰友送的,但是一直沒帶在身上,後來救王洋才覺得匕首的重要性,找了很長時間,直到去訓練新兵纔在新兵訓練營裡找到,沒想到我當年竟沒帶走。只是本來留着自救或救人的匕首今日卻傷了王洋,看着他身上銀色的鎧甲染上血滴,我說:“我這一生最悔遇見你!”

說完一把將他的手拉扯開,即使牽動了傷口我也沒喊一句疼,然後怒視了他一眼轉身上馬離開!

天色暗下來,寂靜的溪邊,冰涼的溪水,我一遍遍給青蒙擦拭身體,青蒙偶爾抗議溪水太涼,衝我噴鼻息。然後我清洗我的寶劍,最後小心翼翼解開衣服,深秋的冷風吹過,我不禁抖了一下,然後解開簡易包紮的布條,本來完美的手臂上觸目橫着三條血痕,看得我又是一陣心酸,拿了布條一下下清洗,然後倒了酒壺的烈酒,咬緊牙關按在傷口上,“啊!”

我還是叫出聲!“他不顧你的死活,你莫不是還記着他?”就在這時候一個聲音從背後傳來。“誰?”

我連忙抖好衣服,漆黑的夜裡只能看到一個身形,但就是這樣我也認出是印天安。自從印天安離開我,他就好像變了一個人,每次見面都很冷淡,眼神裡還總帶着怨恨!我穿好衣服,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土,看着那人影說:“烽火連天不休,兒女情長被亂世左右!天安,國家尚處危難,你還是爲國盡心吧!其他,也等戰爭結束再談!”

印天安沒再說話,也沒有同我一起回軍營,我知道他在想什麼,但是經歷了那麼多我對愛情已經死心了。走回軍營就聽到一個營帳裡有人在吵架,隱隱約約聽到:“...沙城十萬百姓在胡賊手裡,若你是上將軍,你當如何?” 原來是有人質!幾百人的性命確實是不能與十幾萬人相提並論!那麼今天我是該死的...擡頭見王洋走來,我依禮數拱手向王洋行禮,擡頭看到王洋一臉擔憂的樣子,王洋問:“花將軍身上的傷...” 我連忙說:“小傷而已!謝將軍掛念!今日末將傷了上將軍願受軍責!”

王洋好久沒說話,再次擡頭,見他一臉憂傷,他說:“花將軍還是早些歇了,明日還有戰事!”

我連忙拱手說:“謝將軍不殺之恩,末將定會鞠躬盡瘁,誓死報答將軍!”忽然雙手被一隻大手包覆住,我擡頭看到王洋,他猶猶豫豫地說:“花將軍莫要說這話...”

他似乎還有話說,但最終什麼也沒說,只是深深望了我一眼,轉身離開!

校場點了三千人馬,對於誘餌這件事我已經不再做什麼別的想法了!被利用道義上我理解王洋,他是上將軍自然國事爲重,可是感情上無法原諒,所以在我眼中上將軍叫王洋,他——是我的上司!如此而已!

這一次我似乎就沒那麼幸運了,領兵剛剛走出五里,就被事先埋伏的柔然大軍包圍,只見沙塵飛揚的戰場,烏壓壓全是人,只是不是我們的,柔然族太子業賀拔舒爾親自領兵捉我。只見陣前他騎着戰馬,怡然自得的在場外看着,我身邊是倒下去的士兵,情勢太過危機,我連心疼的時間都沒有,只是把一腔的氣悶感灌注在長劍上,拼命地甩出去!柔然太子竟然還在場外干擾我,他說:“花英雄,你殺我二弟,妹夫,傷我三弟,今日豈容你活着出去?!王洋倒真是個重承諾的,把你交給了我!哈哈哈,花英雄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我天狼族的兄弟們,活捉花英雄,本尊要將他慢慢折磨死!”

那些人聽了這句話忽然像打了雞血似的朝我衝過來!安敬奧大喊:“保護將軍!保護將軍!”所有人再次圍成一個圈將我護在裡面,只不過外圍不是血肉之軀,而是盾牌!

不知誰在說:“莫不是花將軍被上將軍放棄了?原想建功立業,卻這樣死在戰場上。”軍中一直傳我與王洋是水火不容的關係,而且幾次我想要王洋的性命軍中也是衆人皆知,再加上王洋幾次陷我於生死,這種猜測根本就是事實,我被王洋放棄了!

“安校尉!”我說。

安敬奧從人羣中擠出來,我對他說:“等一下,本將去了了這胡人的心願,你等趁機逃走...”

還沒等我說完,安敬奧竟大吼:“將軍莫不是要以自己換取衆將士的性命,將軍若死了我等必定也是活不成的,胡賊不可信!”是啊!我知道!可是,你們這樣護着也是死路一條,根本逃不出去,我已經連累的人太多,太多,不能再害你們。

我說:“安校尉,這是軍令!”忽然一大羣人跪了下來,他們都是眼中含淚的高喊:“將軍!”

我輕笑了出來,說:“能與衆將相識是本講的榮幸!”

我走出包圍圈,本來投射的箭翎停了下來,我拿下頭上的頭盔,胡人太子哈哈笑了出來,吩咐了人將我帶走,我回頭看了一下縮在盾牌後的將士們,可是眼中所看到的竟是他們卸甲投降,瘋了!真是瘋了!我掙脫束縛還沒喊出話就被一雙粗糙的大手捂住,雙手再度被束縛住,掙扎中他們將我按在地上,黃色的沙土迷了眼睛,嗆進口中,有限的視野裡看到四隻馬蹄慢吞吞的走來,然後有人居高臨下的說:“花英雄,本尊讓你親眼見着屬下一個接一個死去,然後再把你千刀萬剮!不過,嘖嘖...我們久未見,花將軍當真越是英姿勃發,如此狼狽竟讓本尊升起幾絲憐憫。”

我一邊掙扎一邊輕哼:“假惺惺!”

那人笑道:“呵...本尊不解何以王洋竟捨得犧牲你?”

靜寂的戰場,突然聽得一馬悲鳴,我極力看去,竟見到王洋一騎絕塵而來!他莫不是也瘋了?堂堂徵西大將軍,單騎殺進敵營,這麼輕率的舉動,他不是家國天下放第一位嗎?如此,他究竟在想什麼? 我掙扎起身厲喝道:“救王將軍!”

可他們卻愣在當場,對他們來說這是要害死他們的人,而他們真正要保護的人是我。我擡腳後踢,踢中那人要害,掙脫束縛想親自救他,卻剛跑出兩步就被人大手一伸提了起來,業賀拔舒爾將我半提着抱在懷裡,他下命令:“殺!”

然後箭矢統統射向王洋,看着亂箭中的他,淚水一滴滴落下來,業賀拔舒爾擒住我將我按在馬上,靠在我耳邊說:“呵,又不是女子倒哭起來了。”

我狠狠的瞪向他,王洋長喝一聲,我再次看向汪洋,只見他胸前中了一箭,我伸出兩根手指死命一扯馬鬃,馬因此彈跳起來,業賀拔舒爾手忙腳亂控制馬,我趁機翻身跳下來,安敬奧等人已經反映過來,此時也掙脫束縛持盾奔來。

眼見王洋跌下了馬,我們一羣人迅速上前營救。耳邊是箭翎和空氣的摩擦聲,我心驚的令人過去!王洋倒在沙土之中,背後插了數支箭,看到我的第一句話居然是:“你還要扔我煮的菜嗎?”

我搖頭,我只能搖頭!

憑着淺顯的醫療知識我分明知道王洋已經活不成了。

他眼中也流出淚,虛弱的看向我:“木蘭...”他的手佈滿血,卻仍勉強自己握上我的手,一遍遍問道:“你可原諒我了?”

我點頭,淚水滴在他身上。

他笑着說:“將——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然後我就見他出氣比進氣少,盾牌之外已經亂作一團,我伸手搖着他:“王洋!王洋!你看,我們要勝了!”

王洋的眼神渙散,他說:“勝——如何?敗——如何?家國——天下血肉——鑄就,曾——不若——攜紅顏——逍遙天下...”

我看着他即將閉起的眼睛,模糊地只能一遍遍說:“王洋你別死!別死!”安敬奧喊:“王將軍,你父親到了!”

王洋的父親將我們全部推開,緊緊抱住兒子老淚縱橫,我抄起身邊一人的弓箭,我奮力射向人羣中業賀拔舒爾...

第九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十七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十六章第六章第十八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七章第九章第二十五第十二章第二十四章第六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三章第十九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二章第三章第十三章第九章第十章第二十一章第十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七章第八章第二十二章第三章第二十三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十章第十章第十二章第十七章第十七章第十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十九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十四章第十四章第十九章第八章第十三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二章第二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四章第三章第十九章第三章第二十五第十章第二十四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四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七章第二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一章第九章
第九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十七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八章第十六章第六章第十八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七章第九章第二十五第十二章第二十四章第六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三章第十九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二章第三章第十三章第九章第十章第二十一章第十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七章第八章第二十二章第三章第二十三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十章第十章第十二章第十七章第十七章第十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十九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十四章第十四章第十九章第八章第十三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二章第二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四章第三章第十九章第三章第二十五第十章第二十四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四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七章第二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一章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