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路上心情大好,走走停停間,遇到了來接應我們的另一對人,據說是供我隨意調遣,手下人數增至四百人,我想四百人也要吃飯所以必須加緊步伐趕路,便分成了兩隊人馬,分白天黑夜行進,第三天一早離所要運送的地方就近了。

經過一片木林,我下了車和士兵們一起步行!林中走來一羣穿紅紅綠綠的女子,我警告大家提高警惕。近了只見她們各個容貌絕豔,卻大爲狼狽,或頭髮散亂,或衣服凌亂,搖搖晃晃地走着。我帶人迎了上去,她們見了我們連忙跪下,齊聲說:“賤婢們見過各位將軍!”

我一愣,賤婢?古代女人的地位太低下了,我連忙讓她們起身,此時的我已經深諳爲官之道,也不再做哪天又回去的夢。我是花木蘭!代父從軍化名爲花英雄!只見其中一個模樣稍長地女人站出來說:“奴婢們本是這城中官伎!”

我覺得“官伎”這兩個詞異常刺耳,但我理解錯了,她們是藝伎!據說昨天晚上我軍失了一座城池,她們是從慌亂中逃出來的。我在她們中間走過細細打量各人的姿容,她們都微低着頭。 古人大多比較矮,尤其女子基本在1.58m,而就花木蘭身高有1.70m。我覺得這也是爲什麼花木蘭從軍十二年也沒一個發現她是女人!

我打量完覺得沒什麼值得懷疑的,剛轉過身,眼睛卻被角落裡一抹小小身影吸引。這是一個穿翠綠色衣服的女子,皮膚比周遭那些女子都要白,身形瘦小,看上去十四六歲的樣子。我走近她學着電視上欺男霸女的壞人,大聲命令道:“擡起頭來!”

她怯怯地擡了一下,不過只一眼便令我心中頓生憐惜!眼眉清麗脫俗,鼻子小小的,嘴脣粉色,雖然一樣的狼狽,她格外惹人憐惜!我掃了一下週圍的士兵,他們眼中也盡是憐愛,眸中更是柔和似水,見我看向他們又都低下頭。

我輕笑,這樣一個女子讓同身爲女人的我憐愛,更何況你們這些男人?

她不同於劉秀英,劉秀英若是大家閨秀,園中牡丹;她就是靈動出塵的空谷幽蘭,不似小家碧玉那種小家子氣。我問她:“叫什麼?”

她此時只看了我一眼,這盛夏的燥熱,霎時涼爽起來,我有點懷疑自己的性取向了。我看到她眼中一閃而過的光芒,呵呵...我忘了我這張臉的魅力了。想那劉秀英的傾心,看這丫頭好像也喜歡上了我!天啊!我竟然有點竊喜?我是女人吧?我很肯定我是!就算我糊塗了,歷史總不會出錯?!那我是怎麼了?竟然身爲女人去調-戲女人?我錯了!隨即冷下臉,不等她回答轉身上了車,吩咐了安校尉,如果她們不嫌棄可以跟軍隊走!畢竟,一羣女子手無縛雞之力,遇上壞人鐵定吃虧!當然我的手下也有可能是狼,但總有我可以規勸教訓!所以決定權我交給她們,不出我所料,她們不僅同意,還對我十分感激!

在車上我沒再向外看一眼,我要好好理一下自己,我應該不至於戀上同性戀。但不得不承認我在學校喜歡寵我的朋友。在21世紀,我的朋友,事先聲明是女朋友,無論有男朋友沒男朋友的都愛衝我撒嬌。我甚至有“護花使者”之稱。我揉揉頭,曾經一度被她們懷疑上輩子是個男人,而且還是那種多情的男人,欠了一堆女人的情債,所以這輩子做女人也要還!

我看了一下自己,我變得和自己喜歡的男人是一個類型,我喜歡的類型是很多女孩的夢中情人。我知道,如果我以一個女子身份出現也會愛上現在的自己。天啊!太複雜了!喜歡美好的事物有錯嗎?我決定不想了,向來任性妄爲的我決定隨心而動,自尋煩惱的事想了只會讓人發悶...

過不多長時間,安校尉說到達目的地,我便吩咐安營紮寨。天暗下來的時候,安校尉說,明日有前線派來的人來取糧,我點了下頭,囑咐夜間好好巡邏。

晚餐我又只吃了一點,自從穿越後我就沒吃飽過,像我這種崇尚美食主義的人,每天吃飯成了我最我窩火的一件事情!我記得一次,聽廚師說有肉包子,結果包子完全不像電視上演的是白麪的,而是夾雜着黃色的麥皮特別難以下嚥!我對古代食物徹底厭惡了,只盼望哪天能在皇宮吃上一頓。

正在我爲又餓肚子而煩躁時,帳外傳來悅耳的琴聲,更有士兵們的歡笑聲。走出營帳,見隨軍而來的那些女子在樂師的樂聲中翩然起舞,尤以那個讓人心生憐惜的女子最爲出衆!就在這時,營地外傳來一陣笑聲,士兵們警惕起來,黑暗中出現一對人馬藉着火光我看到一個旗幡,幡上寫着一個“陳”字,安敬奧早來稟報說是取糧的。

古人大多是不會夜裡趕路的,尤其盛夏,恐怕是故意說明日來取以防內奸。我走上前,那人不下馬,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下馬威?

我看着眼前騎在馬上的人,青色鎧甲,面色黝黑,滿臉青髯,卻是紅光滿面,像個長年打仗的人。不過現在看起來很猥瑣,因爲他那雙在毛髮中唯一露出的眼睛正貪婪的看着那些女子。他身邊的人引了馬上前大聲說:“大膽!這位是陳將軍麾下須副將,還不下跪行禮?”

這位須副將被自己手下嚇到,瞪了他一眼後總算看向了我,一副倨傲模樣!我冷哼,長成這樣你有驕傲的資本嗎?我笑道:“我與須副將同級,行禮怕是不合規矩。”

他們都是一呆,怕是沒想到身爲將軍的我如此年輕?!也對!和那個須副將比,面貌上看我足足小他兩旬的樣子。他總算下了馬,但卻是走到那羣女子面前,她們自然是向他下跪行禮,他用馬鞭一個個挑起她們的臉,我心中一股怒火直衝向腦門,就在他要碰那個惹人憐惜的女子時,我一個箭步上前拉起她護在了身後,怒目瞪着他!他一副瞭然於胸的樣子露出令人噁心的笑容,拍着我的肩膀說:“花將軍的女人,本將自是不會碰的。”

他又對身後的人說:“來人!原地紮寨!”說完他又看着我說:“花將軍,本將一路疲乏,借你的樂師、舞姬一用!”他並未真正徵得我的同意,只是象徵性打聲招呼而已!因爲我還未說出同意與否,他已經對跪着的等人說:“請各位移駕!”身後的女子緊張的拉緊我的衣服,我能感覺得到她怕得發抖,而我也只能任憑除她以外的那些人被帶走!

領她進了我的營帳,讓她坐在我的餐桌旁,我說:“桌上的餐點,若你餓了,儘可以取來吃!”說完我沉寂在自己的怒氣中,自古一級大如山,官大一級就能壓死人!我只是個後勤將軍,自然比不過立戰功的大將!可是那些雖不是我的人,但在我的營地上他那麼做未免太目中無人了?最好明天不要出事情!否則,我的拳頭打在桌子上,還真疼!

緊接着我看到她手中的饅頭被嚇得掉在地上,我走過去,看她起身要去撿,連忙扶住她的身體讓她坐回去,柔聲說:“髒了,別碰!”說完又從碗中拿起一個給她,說:“來!吃這個!”她擡頭看了我一眼,接過去。眼中除了恐懼還有一層水霧。只見她呆呆地接過饅頭啃起來,我坐在她對面將菜和湯推到她面前。她注意到又望向我,我笑着說:“別噎着,喝點湯。”她眼中的淚到底是沒遏制住落下來。

片刻後,她一下子跪到我面前說:“將軍,救救我的嬸孃吧!”說完連扣了好幾個頭,嚇得我連忙扶她起來,看着她梨花帶雨的模樣分外心疼,從懷中掏出手絹擦乾她的眼淚,扶她坐到椅子上,她抽抽噎噎說:“我知道將軍爲難,但是嬸孃會死的。” 到底是年紀小,心中藏不住大事,她告訴了我一件大事,她是胡人!也正是我們敵國的人,是奸細!那一行的女人全是她的親人,她們是一個家族,她的父親在現代我們叫翻譯官,官職很大,但不知道犯了什麼罪家中男丁都下了大獄。然後,她們一行女人或爲父親、丈夫、哥哥成了奸細奉命完成一項任務來將功補過。我這時也才知道她的名字江都德娃。因爲父親的關係他們一家對漢禮祭樂無一不通,說話與漢人沒一絲差別,這也是爲什麼派她們來的原因。

我問她們的任務是什麼,她只是搖頭。我沒爲難她,她感激的看着我,帳外傳來樂曲和男人的歡笑聲,我和她同時擔憂的望向帳外。我說:“你可知我是你的敵人?”見她點頭,我說:“我不能,也不願通敵賣國!如果,她們今夜沒甚動作,我可以答應你送你們離開,如若...”我沒有說下去,爲了不讓她擔心,我看了看牀對她說:“你若疲了,就躺那兒睡會吧!”她看向我,我知道那意思,畢竟此刻我是“男人”!我說:“我有公務在身!”其實能有什麼公務?不過是看兵法而已!但這麼說主要是讓她安心。

我是被人吵醒的,醒來時腰痠背疼,我竟伏在几案上這麼睡了一夜?我看了看牀上那女子已然不見,外面有爭吵聲,似乎在說什麼用刑!

我嚇了一跳,箭步走出營帳,才發現太陽升那麼高了!適應了突如其來的日光後,我纔看到爭執的兩方,一方是安敬奧等人;另一方則是須副將等人。

等一下!須副將手中還拖着一個女子,那不是?江都德娃!我的出現令兩方的人都停了下來,安敬奧等人向我行了禮。

須副將輕蔑的聲音傳來:“花將軍好眠啊!本將差點死在你的軍營裡,你配當將軍嗎?”

這時安敬奧附到我耳邊將昨夜的事情大致說了一遍。昨夜那羣女子刺殺須副將,雖然已經熟睡,軍人仍有特殊的敏感,沒死卻受了傷!看着他手上的傷,我問:“那些女子呢?”

須副將一副理所應當地說:“當然殺了!難道還等她們來偷糧?”

原來目標是軍糧!

不遠處營帳內拖出了一具具屍-首,江都德娃面如死灰,顯然她已經看過,這個人...如此草菅人命!我整個人都在被怒火煎熬,牙齒咬的牙齦疼,自我記事以來那十幾年的教育裡沒有誰可以任意奪取誰的生命,這個人卻在我眼皮下殺了十幾個人!我不能接受!

我瞥了眼地上的江都德娃臉色蒼白,我不想看她死,尤其已經死了那麼多的人以後!

我挺起胸膛對須副將說:“她是我的女人!無論有何錯處,不敢勞煩須副將軍!”他吃驚的看向我,說:“花將軍,她們可是胡人!”

見我沒有改口,他也許在想我明知她是奸細還留在身邊,是不要命了嗎?我則暗付,這須副將也是沒有確切證據,如果她們自己承認,現在也已經死無對證!我朗聲說:“將軍說她們是兩人奸細本將不信!是她們自己承認了?那不是找死?”我從未在人前用本將稱呼自己,但我不想尊重儈子手!我又說:“本將覺得事有蹊蹺!”

我擡眼看他,他被我這句話問火了:“你覺得本將在陷害好人?”

我笑的理所當然,說:“我只是覺得,這些弱質女流實在不像將軍說的那般。且不論男女,奸細怎可以如此輕易暴露?這中間大有文章!”

他徹底被我惹火了,領起江都德娃,衝她大吼:“你...說本將有沒有冤枉你?說!”

此時,面前的男人是她的仇人,她只是白了一眼並未說話。看着像一隻小雞一樣被人領起的女孩,看着男人如此粗魯地揚起手要打這個惹人憐愛的女子,一怒之下我伸出左手擱住他揮下的手臂,右手快速擊他臉面,因爲一手被我擱住,所以只能用另一隻手護臉,我的目的達到,擒住江都德娃的手放開,我轉手將渾身軟癱的江都德娃帶出來,轉個圈抱在懷中後退兩步,遠離了他攻擊範圍。

“好哇!花英雄,你竟然幫助奸細?此事定當稟告將軍!” 我想他是惱羞成怒,一定是因爲我輕而易舉從他身邊救出江都德娃。我面色冷靜,其實內心還怦怦跳着,我說:“須副將軍堂堂男子漢怎能欺負弱質女流?你在我營地濫殺無辜這條罪若上告陳將軍,怕是你吃罪不起!”意思很明瞭,這無理、又冷酷的男人,根本沒有像我一樣有足以威脅人的實質性的證據!

周圍開始了一陣議論,他羞紅滿面,怒氣衝衝糧也沒帶的離開了。

第三章第十九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六章第十章第十二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五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一章第九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三章第四章第十七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十六章第十九章第七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七章第二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九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七章第十八章第七章第十二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十七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二十四章第八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四章第二十六章第九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十三章第二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八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二十一章第十八章第十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十九章第三章第二十一章第十六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八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一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五第二十四章第十九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三章第十九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五第二十三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十六章第六章
第三章第十九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六章第十章第十二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五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一章第九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三章第四章第十七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十六章第十九章第七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七章第二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九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七章第十八章第七章第十二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十七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二十四章第八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四章第二十六章第九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十三章第二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八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二十一章第十八章第十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十九章第三章第二十一章第十六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八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一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五第二十四章第十九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九章第十三章第十九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五第二十三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八章第十六章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