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稟將軍,前方十丈處有片桃園。”路探跪在馬下說。

我坐在馬上向前望了一下,說道:“那又怎樣?上馬前行!”

這時,身旁的嚮導引馬到我身邊說:“將軍,前方乃是夸父桃園。”

我納悶道:“不過是一片桃林,有何不妥?”

嚮導拱手說:“將軍有所不知,桃園方圓五里是野生桃林,人畜入則迷途,傳說夸父追日不得化爲桃林故此命名夸父桃園!小人薦繞行!”

我知道人不能太過自大,可是如果繞行?怕是要繞到太黑。不穿不知道,古代和現代大有差別,古代物種豐富,豐富到什麼程度?一個人在野外說不定就被不知名的生物吞肚子裡了。古代爲什麼有城禁,爲什麼有打更的,只是因爲防盜、防賊、抵禦外敵?就是物種太豐富了!古人天黑就會睡覺,我們如果天黑沒到下個城鎮,晚上說不定會遇到什麼野獸。不做將軍不知道我現在得負責幾百人的生命安全,不能無故損失任何一個人!不能像從前說走就走說留就留,馬虎不得啊!

“安校尉!”安敬奧引馬到我身邊,我問道:“你有何看法?”

安敬奧說:“啓稟將軍,小將以爲繞道而行怕是天黑也不能到達城鎮,小將薦大家下馬穿林而行!”

嚮導焦急道:“將軍萬萬不可!真的會迷失的。”

我下了馬搖着馬鞭道:“那要你何用啊?”嚮導滾下馬跪在地上戰戰兢兢說:“將軍小人知罪!饒命啊!”

我笑了說:“起來!我沒怪罪與你。”

其他人接二連三下了馬,露兒自人羣中走了出來。此時她穿着件粉色撒花裙,身上是同色披風,她脫下連襟寬帽,露出青雲般的長髮,一條翠色絲帶在黑色中飛舞,與周圍青翠山林相映,美豔不可方物!

她站到我面前問:“將軍因何事停下?”

我拉她到身邊說:“我們下來走走,前方是片桃林,這時桃子大概是熟了!”

露兒粉色的臉漾出笑容,問:“難道堂堂魏國將軍要偷桃子?”

我搖頭說:“怎能說偷?前方桃林無人看管,既無人看管何來偷?”

隊伍中有人喊道:“將軍那我們就去摘桃子吧!”

我牽着露兒向桃林走,揚聲道:“劉躍,前方引路!”

有人應:“諾!”帶了兩三人炮向前。

無人照料的桃林與有人種植的桃林有什麼區別?就是,我們腳下的草到膝蓋那麼高,桃樹更高了,像樹一樣!雖然如此士兵們還是用盡方法打樹上的桃子。我感慨的想:幸虧我們有任務在身,否則他們會在這待上三天只爲吃桃子!不怪我們,要知道軍營的伙食有多差?我們的生活有多苦?想到這裡忽然想到大鬧天宮的孫猴子,這滿園的桃子反正不是我家的,現在不敗更待何時?看着桃子在我頭頂圓潤的誘人無比!,我伸手摘下一個褪褪毛咬一口扔掉不自然的大笑起來,你沒這麼玩過絕對不知道那種歡快的感覺!士兵們也學起了他們的將軍,笑聲在林間迴盪,桃林也像蝗蟲入景般,光禿一片!敗家敗家,腳下全是隻咬了一口的桃子...

“啊嗚!——”

“什麼聲音?”

所有人都警惕起來,物種豐富,厄...不知道這種言論放在21世紀會不會直接被“動物保護組織”滅了?總之,我要說如果穿越在古代,你最幸運的是宅在宮裡、王府,要像我一樣滿世界跑絕對不是好事情,因爲你會看到很多動物園從未見過的物種,這些物種80%有危險性,威脅你的生命。例如此刻,我們看到的這隻有着鬣狗的臉,豹的身子奇怪生物,我還在想,這種生物不該生活在非洲嗎?來不及想了,樹林裡又陸續走出三隻,手下士兵把我、露兒並幾名校尉和下的癱在地上的嚮導圍在他們的保護圈內,被四隻“豹”圍着我們要怎樣突圍出去?

早已嚇得淚流滿面的嚮導嘴裡喃喃的“剎玀、剎玀!”

校尉徐鎮江把他領起來大吼道:“說!那是何物?”

露兒早已嚇得將頭埋在我的背後,也對!她不是男人也不是個士兵,其實我也想躲,只是沒人爲我撐着,所以我只能撐着。

嚮導結結巴巴說:“傳說,夸父桃園住着剎玀看守桃園...”

劉雲東看着他問:“你不是說這裡沒人!”

確實沒人!這不是就有幾隻生物看着嗎?

“安校尉,弓箭!”所有人看向安校尉將弓箭放到我手上,“啊嗚!——”其實我腿軟、手軟,肝還顫,可又能怎樣?這些都是我的人,不光是那個小小的女子,我只能自己頂!

手抓弓箭,食指扣住弦,“嗖嗖嗖——”三秒內,三支箭射向的不同的方向,就在三隻“豹”倒地時,第四隻豹向人羣中撲來,而我已沒有時間搭第四支箭,衆人大叫“啊!”徐鎮江、劉雲東竟跳出人圈,一左一右分擊“豹”的左右。

“啊——唔!”“豹”只來得及慘叫一聲。

解除大家危險地一瞬間我在想,我獵殺了稀有動物,說不定這種生物滅絕就是因爲我,那麼這件事放在21世紀我是無期,還是死刑?唉!怕是回不去了!

就在我們自以爲脫險時,天空飛來一隻鳥。這引起士兵們議論,桃林中是有很多雀之類的小鳥,之所以會引起大家的注意是因爲它飛的很高,像草原鷹。

有人高喊一聲:鵬鳥,大鵬鳥!緊接着那隻鳥越飛越近,近了纔看清楚這是一隻怎樣大的鳥?張開的翅膀有五米長,它俯衝下來,我們眼前一黑我只聽到一聲尖叫就被安校尉撲到。

“呼呼——”兩陣風過,露兒的聲音響徹天空:“將軍救我!”

推開安校尉我望着露兒被大鵬鳥帶走的方向,下令道:“安敬奧聽令!”所有人跪在地上,我說:“安校尉,軍糧要緊,你領其他人速去前方府城,若我三日未出現,你領了將士們徵了軍糧去上將軍那裡領命...”

安敬奧急道:“不可啊,將軍!將軍身兼大任,露兒姑娘此去凶多吉少,將軍大局爲重!”

其實我也怕,但想到露兒小小年紀又是個小女孩,哪裡經得起這番折騰?

我拿了弓箭對安敬奧說:“少廢話!本將不能讓露兒有事!你聽令!”安敬奧說:“是,將軍!”與他們分了手我向那個方向走去。

不知走了多久眼前出現了一層層霧,濃濃的霧氣像自有意識飄向我,幾分鐘不過能見度就只有五米了,五米外看不見任何東西,仰頭天空卻晴朗非常,白雲朵朵。可惜我不會輕功,不然就可以直接從林子上飛過,找人就方便多了!握緊弓我已經辨不清方向,僅能憑感覺繼續前進,我怕!露兒更怕吧?

“你到底是何人?抓我來幹什麼?”是露兒的聲音,我快步尋聲過去。

突然眼前一空我立時停住腳步,腳邊是一片湖水差點沒有讓我栽進去,極目望去霧氣在水面上一層趕一層的散去,湖上出現一棟水上木樓。木樓如荷葉翼然湖上,門廊的鈴鐺叮鈴鈴似水滴般清脆,房子隔着竹簾內裡看不真切,而露兒被綁在木柱上坐在木廊上。

“露兒!”我下了水,想趟着過去救她。

“將軍不要啊!”露兒喊道:“水裡有東西!”

我一聽連忙舉起弓退上岸,心中焦急地看着露兒,水中翻出奇怪的水花,又漸漸平靜,我知道水中危險生物有鱷魚、食人魚,但古代水中除了這些恐怕還有別的,總之一句話我靠近不了那棟木屋救不了露兒。

“露兒,你莫怕!”我大喊着。

wωw▪тт kǎn▪C〇

露兒笑着說:“將軍我不怕!”

我躬身道:“閣下哪一位?”

最後我要說,明星隱瞞自己結婚是正確的,一次次夢的破碎,我們粉絲傷不起啊!久等都沒人回答,只有幽幽琴音從竹簾內傳來,伴着一個渾厚的男聲:“你們殺死我四隻愛寵,壞我百畝桃林,怎能一走了之?”我終於知道闖了大禍,畢竟不是孫悟空啊!

我看着露兒凌亂的頭髮,孱弱的女孩明明害怕得發抖依然倔強的不哭不鬧,想到她身世如此可憐,又年紀小小的,深深躬下身體,我不是什麼大英雄,我也不曾想過做大英雄,男人什麼重千金的東西在我眼裡什麼都不是!在我的概念裡哪有比眼前這個小女孩的生命再重要的?

我乞求道:“我雖不認爲自己在狡辯,但殺閣下愛寵卻是事實。雖然那不過是保護自己的第一反應!至於毀掉桃林...的確是不知道這是有主的林子。現在閣下寵物已死,桃林已毀,花英雄敢問一句怎樣才足以平閣下怒氣?露兒纖纖女子不好受這份苦楚。”

琴聲如裂帛般驟然停下,顯然主人已經發怒了,簾子裡面的男人說:“既然如此那不知在下可有此等榮幸勞煩將軍來舍下飲一杯?”

他的語氣裡爲什麼完全聽不出怒氣呢?這些事情見了人就清楚了?我看着茫茫水面,這人讓我飛過去?

就在我猶豫不決時,那人說:“沿岸右轉五十步,有座橋。”

我知道稍有點常識的人都會說不做無準備之戰。這個人地上有猛獸天上有猛禽,水裡有怪物,他整個就是一深林之王,小小木樓裡說不準還有什麼奇怪的生物呢!但腳自有意識朝那邊走過去,是啊!即使再有什麼不知名的怪物又怎樣?露兒在那個人手裡,不去救不了她。害怕又怎樣只要不會死咬牙就能挺過去!

踏上那蜿蜒的小橋天漸漸暗下來,有淡淡的霧飛來,兩層木質古建築白紗的門簾窗簾飛揚,木樓地基直深入水中,倒像是水中什麼水神的府邸顯現人間,小樓又在這水霧中如天上宮殿仙界桃園!真美啊!如果不是有機會穿越我這輩子也難以體會這種身在人間心似仙的意境。橋底下的蓮蓬熟透的樣子彷彿正等主人採摘,想起有人曾以蓮子隱喻戀子送給孩子以期遠行的人兒能有歸期知道家人期盼,我的家人怎樣了呢?知道自己多想無益,擡頭看到門頭匾額上寫着四個字“落英神府”,左右一副對聯“羨鬼羨仙天地一人間,無生無死世外桃花源”,我疑惑了這和小時候學的《桃花源記》有什麼關係嗎?那文言文是陶淵明寫的,雖然早已背不全但那開頭的猶如盜墓般的乘船鑽洞我是趴黑板翻譯過的,自今記得“初極狹才通人”,而這裡是我不自量力闖進來的呀?走進去看到它的格局相當簡潔,小小木樓桌椅牀榻一應俱全,現代禮儀警告不要像個農民初次進城一樣!卻還是忍不住打量起來,對着門的是外面湖光水色,左面是主人待客飲宴的地方,只有右面有一兩間房間,因爲左面和前面都是開闊的,所以右面的房間其中一間一定是樓梯間。

第八章第三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一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十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九章第六章第二十四章第三章第二十五第十九章第四章第二十七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七章第十二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五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第十一章第十七章第三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一章第二章第二十五第二十三章第十章第九章第十八章第五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四章第十九章第七章第十七章第十八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一章第七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三章第十章第二十五第五章第八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四章第四章第二十六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九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八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六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二十六章第六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二章第六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五第十三章第十九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二章第十章第十一章
第八章第三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一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十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九章第六章第二十四章第三章第二十五第十九章第四章第二十七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七章第十二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五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第十一章第十七章第三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一章第二章第二十五第二十三章第十章第九章第十八章第五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四章第十九章第七章第十七章第十八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十九章第二十一章第七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二章第二十三章第十三章第十章第二十五第五章第八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四章第四章第二十六章第十八章第二十九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八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六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二十六章第六章第十三章第二十二章第六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五第十三章第十九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二章第十章第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