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心中羨慕的看向小樓主人,這個動作讓我無比後悔,不過也讓我深深理解一個成語“翩翩佳公子”,這是成語嗎?不知道!反正面前的人一身深綠色衣衫,頭上一片美玉束着長髮,我自認爲花木蘭是個日本漫畫美少年,那這個人就是我泱泱中華文明造就的,那渾然天成的骨骼風流氣質是我所見最溫文、最爾雅的男子,瞥眼看到他的腰帶,不要有畸思!是古人除了從扳指、佩玉、寶劍上評價一個人的地位,還要有的就是腰帶!當然僅限男性!這個人的腰帶有五顆星,我的意思是有五顆鑲嵌的美玉,他的身上又散發着無人敢忽視的貴氣,雖然我對官職沒有研究過,但是此刻我知道了我鐵定惹了我惹不起的人物。

烏黑的頭髮遮着銳利的眼睛,薄脣吐出的話語像寒箭射在我皮膚上,他說:“在下安陽。不知有否榮幸請花將軍坐?”

“不敢!”我儘量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不卑不亢,見他伸手要我坐,我也就沒有客氣坐在了他的琴旁邊,在他爲我斟酒時,我看了一下竹簾外的露兒,天漸漸黑了我擔憂的望着那一抹身影。

“猴兒,掌燈!”我看向他,以爲這裡還有什麼其他人,竟然有隻猴子從另一間房子竄了出來,微弱的燭光映着湖面,那飄着的霧氣與遠處漆黑的荒野形成了巨大的網,我心裡有種毛毛的感覺,彷彿這一切都在告訴我恐怖片是怎樣煉成的。

面前叫安陽的人說:“這裡平日是無人的,我也只是在盛夏時節來此地避暑...”聽他這麼說我也就安心了,心中有個小怪獸在說,古人全是騙子!騙子!什麼隱居?這要真隱居,沒變成瘋子也會心裡有缺,要知道這是個沒路燈沒探照燈的地方,還是個時時會出現野獸的地方。

“你既要賠罪那就要接受我的懲罰!”我看向他,還好美男子沒變成骷髏來嚇我,我說:“什麼懲罰?”

他抿嘴一笑,衝我面前的酒杯伸出手說:“將軍請!”

我端着酒杯望着裡面乘着的豔紅液體,雖然它芳香怡人可是誰知道里面放了什麼?

我端着酒杯猶豫着,他見我不喝說:“這叫百花瓊釀,想必將軍是不曾飲過!”

他端起酒杯左手掩袖一飲而盡,我想他還不至於毒殺我,這古代的酒就算有些顏色應該也沒什麼添加劑、色素,沒有再猶豫我也仰頭視死如歸般的喝了!他的笑容變大說:“將軍果然豪爽!既然禮節已畢,那我也就不再對將軍客氣!你打敗我這猴兒,我就放掉你們!否則,就休想離開我這神府!”

他...竟然要我一個人和那個抓耳撓腮,眼睛溜圓的小猴子打架?“將軍!”

露兒急切的說:“可殺不可辱!將軍怎能與畜生一般見識?”

是啊!堂堂一國將軍,雖然是個幹後勤工作的,也一樣關係到國體!

“好!那就請閣下猴兒手下留情!”我站起身躬身說。

露兒悽慘的哭着喊:“不!不!——”

我看着竹簾外被綁縛卻仍痛苦不已的絕色佳人,這些委屈加在我身上彷彿比加在露兒身上更讓她難過、痛苦。 她的聲音迴盪在湖面上,驚起遠處飛鳥,這一景象下我也感覺自己真的受了天底下最難以忍受的侮辱,不知道史書上能否也傳佳話“英雄受辱爲紅顏折腰”!

噢!我錯了!我是女的!女的!!我轉身走離開安陽三步遠,第三步剛踩下,眼前就飛來一個黑影,臉上立時火辣辣疼起來,拿手一摸一片血漬,這猴子速度快得驚人,不知道有沒有狂犬病之類的病菌?不過這猴子的攻擊激起我胸間的火氣,我好歹是個女人,不知道臉的重要性嗎?不滅了你這猴頭我怎麼配做個人?那“豹子”不就死在我手裡,滅你這猴頭還不是手到擒來?就這樣一人一猴在屋裡亂跑,那叫安陽的嘴角掛笑飲着酒,我算明白了!這就跟羅馬鬥獸場的情景差不多!區別在於斯巴達那傢伙鬥獅子,威風、血性!我這鬥猴子,搞笑、屈辱!而觀衆都是一樣,掌握人生死的大官!其實,勉強算起來我也是個大官就是這會子狼狽不堪!只見頭髮散了下來,滿臉血痕,當然是猜的!衣服破爛,累的上氣不接下氣!

“今日就罷了!”安陽剛說完,小猴子就偎到他的身邊,一臉畏懼的小模樣看着我,可能是被我氣勢嚇到,因爲我只剩這個了!也有可能是故意用這種樣子像我炫耀!安陽拍拍小猴子的腦袋站起身,掀開竹簾,那一刻我多麼不想露兒看到她心目中的將軍狼狽模樣,來不及阻止擡眼就看到那一雙柔情似水的眸子滿是傷痛。

安陽解了露兒的繩索,語氣裡有着笑意和得意的說:“委屈姑娘了!天色已經不早了,在下看姑娘只能在這裡留宿一晚了!”原來是爲博紅顏心,難怪這樣對我?自古美女愛英雄,英雄?我此刻愧對這個詞!

露兒在繩索打開的說一刻間,掀開竹簾撲到身上大哭起來:“將軍!將軍是露兒的錯!是露兒讓將軍受此大辱!”

我輕輕拍拍露兒瘦削的肩說:“不幹露兒的事!大丈夫做錯事情就要承擔後果!”安陽走近我們說:“天色不早,想必花將軍也累了,不如上樓休息?將軍明天還要再來挑戰呢!”

昏黃的油燈下,露兒用安陽給的藥爲我塗抹臉上的傷,她美麗的臉上猶然掛着淚痕,我勸了多次她依舊淚流不止,我嘆了口氣。

她擡眸水汪汪的眼看着我:“將軍...”

見她停手我連忙牽了她的手望着燈下的她說:“露兒你可信我?”她點點頭,(其實作者很想說,哭能解決問題我一定讓主角比你哭的還梨花帶雨!)我說:“古今天下事除了生死,哪一件不是閒事?此劫也未必是難。”露兒疑惑地看向我,我說:“那小猴體小輕靈,滾爬彈跳,抓撓偷襲一絕,正可以教導我近身搏術。露兒,英雄本是軍人,軍人練就得是殺敵本領,所以我說這劫是福也未可知!學了這小猴兒的本領將來能救我一命也說不定!”

言情男主哪一個是隻會一種本事就吃遍天下的?當然韋小寶除外!再當然他也不是什麼言情男主。雖然,我也不是什麼男主,但作爲僞男主也要努力向全能發展,正所謂生命不止,追求不息(哎呦喂,媽媽咪呀Are you sure?女超人都莫有好下場啊?)!

我拿手擦擦她的眼淚說道:“露兒莫哭!”露兒聽了止住淚水問:“可是真的?”

我點頭,心想說不定後來的猴拳就是這麼化來的?不過這猴子的抓耳撓腮的本事我是不學的,太醜了!讓花木蘭這面上美少年形象做那些動作,就算我不考慮自己,後世人也決饒不了我的。只要比靈巧速度就好了,那些形式動作就算了!送露兒回了房間我一個人坐在那裡冥思苦想,還拿了墨汁在紙上畫動作。

我本身武藝不錯,幹後勤用不着打仗我也是日日勤勉不曾懈怠,可是要創一套打敗那隻靈猴的拳法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畫了半天依舊沒有頭緒,除了臉越來越疼!看着紙上一個個生動的小人,我御姐了我決定穿回去如果沒有飯吃我就畫畫,畫水墨線描,我把你那猴子畫死!我還就不信了人打不過一隻猴子?

第二天,我被一隻雞叫醒。在21世紀我最討厭鬧鐘,尤其冬天!理由沒穿的肯定明瞭。剛穿過來的那會子我是小有興奮的,以爲自己會實現所有人的願望,在古代玩轉的風生水起,睡覺睡到自然醒,數錢數到手抽筋。結果,從我第一次聽到滿世界的雞一叫到天明以後,夢想徹底顛覆,我註定到哪裡都是勞碌命啊勞碌命!

坐在餐桌前,安陽大公子爲我再一次斟酒,他隱有笑意的說:“將軍面色紅潤想必昨晚休息甚佳,來百花瓊釀芳香馥郁定能助將軍旗開得勝!”我看着面前這位絕美佳公子,放現代他鐵定迷死一批婦女兒童外加成熟美少女,當然還有我,只可惜只可惜,誰說女人嫉妒起來難看?男人嫉妒起來簡直討厭!你想討好露兒可以自己動手解決我,用個畜生打擊我的人格踐踏我的尊嚴,你比韋小寶還卑鄙!長了一張君子臉,做事情這麼不大丈夫,身爲女子的我都鄙視你!謝天謝地你有一張俏臉,如果你再長一張普通面孔大衆臉,我是你都不好意思生活下去!有點過了,我看看餐桌上各色點心、水蜜桃子、蘋果、梨,覺得自己有必要再爲他說句好話,人家好歹還爲我準備吃的了呢!

露兒從樓上走下來,面前的佳公子放下酒杯迎了上去,他笑着問:“露兒姑娘昨日睡得可好?”那語氣、眼神、姿態,真是妙自流波,舉止優雅。忽然想起昨天他不是把露兒綁在木廊上嗎?現在這樣殷勤?這樣的君子,難道是羨慕嫉妒恨引發的?

露兒沒有理他,坐到我旁邊看着我的臉自語道:“傷比昨日好多了!”安陽跟過來,坐在了我的對面,將面前的茶點推到露兒面前說:“這裡是鄙家家奴每日自鎮上送來的新鮮蔬果,還有自家做的點心,露兒姑娘若不嫌棄不妨嚐嚐,請用!”突然感覺巨大的“自作多情”砸在了我頭上,我暈頭轉向的同時看到露兒那張完全不受打擾一心只掛念我的俏臉,心碎了一地!有風撫着窗紗吹進來,看着門外的湖光山色我羞愧,什麼時候了腦子裡還沒正經事情,我可是身兼重責的校尉將軍!囑咐露兒吃東西,自己也低了頭就着小酒,吃着點心欣賞美景...

無論吃穿用度這個人都透露着不尋常,我問:“這時已是秋涼,爲何閣下此時還在此處居住?”我吃了一塊酥餅,假裝無意。

“在下不過家中富足,得享人生罷了!”看着他洋洋自得的樣子,我忍不住瞪過去,哼哼,原來是富二代!唉,現代社會最嫉妒的米蟲!

這一天過得很快,雖然我還是狼狽,但總算沒再讓那隻小猴傷害我,回到房間裡我想盡一切有可能促使我打敗小猴的辦法,不斷地畫着畫,我藝考時都沒有這麼認真的畫畫!在想着對付那隻小猴的這個過程中,我還要擔心安敬奧和手下將士,不知道軍糧徵到了嗎?不知道有沒有走出桃園?輕輕嘆了口氣。 有人敲門:“將軍!”是露兒,我打開門露兒端着油燈走了進來,燈光下的古代女子有着別一番的風。如果早知道我會穿鐵定帶架相機,把露兒每種姿態全拍下來。

我讓她坐在圓桌旁,她幽幽地問:“將軍,因何而嘆息?莫不是想到安大哥?”

我將桌上的紙墨收起來,我說:“露兒多想了!安公子這裡風景秀麗,豈有嘆息之理?我行軍數年難得清閒!”

其實我還有點擔心上將軍那裡不好交代,要知道我這麼做是觸犯軍法的。

第三日,小猴子坐在我的對面,微風揚着窗簾,水果熟透的清香飄進小樓內一切美的似幻似真,但我無心欣賞,面前這可愛的小傢伙東張西望坦然的像等待獎賞。小猴子,你逃不掉,我撲過去,它“嗖!——”彈上房樑,悠哉的沿着房樑走了一圈,倚在一根柱子看着下面,模樣像個小孩子,既調皮可愛,又機靈可恨!我忍着燒掉木樓的衝動,扔了一個桃子上去,誰知道它非但不接還掏掏耳朵假裝沒看見!我忍!我告訴自己!就這樣那隻猴子跟我耗了一整天。晚上在自己房間裡我看着我辛苦畫的那些拆解招式,真狠不得燒掉揉爛,卻又得一遍遍告誡自己“黔驢技窮,黔驢技窮”,它是隻猴子早晚也得有技窮的時候!

第四日,小猴子又想故技重施,我在它向上爬時一個三步上樑外加個倒掛金鉤,伸手抓住小猴的腿,翻身跳了下來,伸手自懷中抽出早準備好的繩索,纏住小猴的四肢,抱在懷裡右手掐上它的脖子,所有動作三秒內完成。

露兒以爲我會對小猴下手,焦急道:“不要啊將軍!”

而我只是看着早已呆在當場的安陽說:“我完成懲罰,不知閣下能否放我與露兒離開?”

安陽焦急伸出手阻止我道:“好好,你莫要傷害猴兒!”

我笑着說:“這個自然!”將猴子放進安陽的懷裡,我牽過露兒的手,拿起來時放在門口的弓和箭,離開了這座“落英神府”!

第二十八章第十二章第十七章第十七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五章第二十一章第十六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五第四章第十七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十二章第九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二十七章第二章第十四章第二十六章第五章第二十八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三章第四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七章第十七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七章第十八章第六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九章第七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五第二十五第三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六章第八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二章第十七章第十八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十二章第七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三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第十一章第十九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八章第六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三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九章第九章第十七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八章第十二章第十七章第十七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五章第二十一章第十六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五第四章第十七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十二章第九章第二十二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二十七章第二章第十四章第二十六章第五章第二十八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七章第二十三章第四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七章第十七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七章第十八章第六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九章第七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一章第二十五第二十五第三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六章第八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二章第十七章第十八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十二章第七章第二十三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八章第十三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第十一章第十九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十九章第二十八章第六章第二十七章第十三章第十一章第二十四章第十五章第二十九章第九章第十七章第十三章第二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