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我暢通無阻的離開桃園,只是沒有嚮導的我們迷路了,沒有辦法與安敬奧他們會合。站在古代的曠野上,我突然忍不住抱怨,當男人當個英雄一樣的男人好累!尤其,要是在當個古代男人就更甭說了!此時,我左手持弓箭,右手牽着那美如桃花靜如幽蘭的女孩,走在草有一尺高的叢林間,要預防野獸,預防飛蟲,預防爬行動物。我說過我是怕蛇的,所以長年攜帶各色蛇怕的東西,這之間包括幹掉的蛇膽,身爲現代人我傷害了好多動物,希望沒人會對我秋後算賬!有人喜歡野營,如果你穿到古代,在野外一夜我保證你再不想野營!

我費了好大的力找到一個乾淨的山洞,山洞下面是小溪,旁邊是一掛小瀑布,就是它處的位置有點陡,我本身上去還是很容易(那是人家木蘭身形輕靈,再加上和猴子待那麼長時間,如果是二十一世紀你SNOW的身材,你大概只能心有餘而力不足了),露兒恐怕有些困難,後來我找了木樁搭了簡易梯,總算ok!

當晚上來臨時,我只能坐在火堆旁在洞口數星星,誰讓我此時是個“男人”?有風度的男人應該守夜,唉!同情我自己。

我用一根小棍拉着露兒,我們終於如願找到營地,安敬奧他們大概是接到我回營的消息,畢竟營地周圍佈置了不少暗哨,他帶着幾個我手下的兵來迎接我。幾個人的擔憂全寫在臉上,我邊向營帳走邊詢問徵糧的事,畢竟職責所在。很安慰他們圓滿完成任務!

安敬奧停住腳步,我下意識也跟着停下,安敬奧埋着頭說:“將軍,上將軍有請!”

露兒焦急地看着我,我知道她擔心上將軍處置我,所以我說:“安校尉,將露兒帶回營帳休息!” 露兒上前,說:“將軍...”

我淡淡一笑:“露兒,英雄擅自離開自己的士兵違反軍法該受處罰,你累了幾天回去好好休息!” 說完不再看她一眼,向上將軍營帳走去!其實,我是怕再看一眼會忍不住想逃跑,我估計其他人看了一定覺得真是男子大丈夫敢作敢爲敢承擔責任,估計我這英雄的模樣在這些士兵的眼中又高大不少!

走到營賬門口,我朗聲道:“校尉將軍花英雄特向上將軍領罪!”其實平日不需要通傳,此刻待罪之身禮儀不能馬虎!

帳內傳來上將軍蒼老的聲音:“把他押進來!”怒氣可揭的聲音讓我肝兒顫,門口的守將將我押進帳內扭跪在上將軍面前,兩人做完這一系列事情正步離開!我低着頭心中那個惴惴不安,偷眼見上將軍鐵青着臉,這位上將軍豈止是我的伯樂?軍中三年他更是我的嚴師慈父,我決定還是自我認罪吧!

我拱手道:“末將花英雄有負上將軍所託,擅自離開軍隊置百人將士生命於不顧,枉顧軍法請上將軍責罰!”

“哼!”上將軍只對我的長篇大論發表了一個語氣助詞,我知道後面一定還有!

上將軍坐到几案後面,我擡頭見他正氣的滿面通紅的看着我,我很想幽默一下:別耍小孩子脾氣,有什麼話請直說!只是我不敢!

上將軍見我看他,才說道:“你既知錯還如此作爲?身爲將軍,爲一女子拋棄軍務,你可知延誤軍糧不止你我人頭不保,更會延誤前線軍事,一場仗會使魏國陷入怎樣危險境地?家國天下你心中不知衡量?”

雖然語氣中還氣焰未消,能這樣語重心長上將軍還是恨鐵不成鋼!

我連忙磕頭:“英雄知罪!”

上將軍站起身走到我面前,來回踱着步,我知道他現在仍然氣着,正考慮着給我哪樣的懲罰穩定軍心,上將軍說:“既已知錯,好!你雖本將一手提拔亦不可枉私,花英雄即日降爲校尉,另跪在此地一日一夜反思其過,得本將令纔可回營!”

我知道這在軍營中是最輕的處罰,所以說道:“謝將軍饒命!”

上將軍大步走出了營賬,帳內安靜下來,偶爾有腳步聲,那是巡邏兵!跪到腿麻時我纔回過神,在野外生活四五天,蓬頭垢面累得全身無力,又跪在那麼涼的地上,我體力到達極限!我這人有個不好的品質認死理,不知變通,如果不是遇到上將軍以我這位花木蘭的個性難出頭!所以,即使那麼痛苦我還是沒想過偷懶;所以,即使我知道自己意識模糊了我也沒想過站起來......

天暗下來以後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因爲我昏過去了!夢中我抱着我媽大哭了一場,告訴她全世界人都欺負她女兒,告訴她憑什麼我也是個女孩子不能像露兒處處受人照顧?我還夢見從前欺負過的一個男孩子,我向他道歉,知道做個有擔當的君子有多難!謝謝他遷就我。總之,一場夢亂七八糟,我一直在夢裡哭。

再醒來時,我看到有陽光投進營帳,爬起來感到腿有些疼,拉起褲子膝蓋青紫,眼睛有些腫痛根據以前沒穿的經驗是幾天睡眠不足的緣故,我是絕不承認自己哭過!營賬內很安靜,只有帳外有“呼哈!”的聲音,我知道是在做訓練,伸了個懶腰一瘸一拐走出營帳。

“將軍!”

“將軍!”

剛走出營帳,就有人圍上來,七嘴八舌叫將軍,我安撫道:“一個一個說!”況且我現在已經不是將軍,只是個校尉!徐鎮江說:“將軍,上將軍送露兒姑娘回胡地!”

安敬奧補充道:“上將軍說露兒姑娘是紅顏禍水!”想到古代女人在社會上是沒有地位可言的,而露兒現在不過是孤身一人,去胡地等於要她去死。

我一把扯過安敬奧問:“何時?”

徐鎮江說:“將軍去上將軍營帳領罪,上將軍就遣人帶走了露兒姑娘,已經兩天一夜!”

知道憑青鋒也難以追上,我厲聲問:“爲何此時才報?”安敬奧說:“將軍昏迷...”我甩開他,向上將軍營帳快步趕去,還沒走近就見一匹快馬疾馳進營地,一般而言士兵是不能在營地隨意馳馬,我想肯定是發生大事了!那人跑進上將軍營帳,我也緊隨進入!

“花校尉來得好!本將派往前線押送軍糧的小隊遭遇山賊,你此刻領百人去,務必救回我軍將士,拿回軍糧!”

我彎腰拱手道:“是!末將領命!”

轉身正要去點兵,上將軍又叫住我,說:“你昨日暈倒在本將帳內,現下可好了?”

我又回身道:“令上將軍掛念實是英雄處理不周,英雄已大好,校場點兵定不負上將軍之所託!” 上將軍打發報信的人離開,坐下來語重心長對我說:“我知你並非來向本將問好,是爲露兒姑娘。”我沒有回答,上將軍又說:“露兒姑娘姿容也確實世間罕有,花校尉又是翩翩少年爲美人折腰無可厚非,但須知凡是以國事爲重!”

我拱手說:“將軍教訓的是!英雄亦不過是憐惜露兒世間再無親人,別無他想!”上將軍不知道有沒有聽進去,我也總不至於告訴您我是女的吧?

上將軍說:“如果此次救回衆將士,你與露兒姑娘的事情本將不再過問!噢,本將還不曾說露兒已落入山賊手中!”

“什麼?”一位絕代佳人落進山賊窩?我連告辭都沒有說,就離開營帳去了校場點兵!

一路快馬,滿目的金黃都不曾讓我停下觀賞,大雁南飛,泣鳴在高而遠的天空中迴響,密密的草叢間馬蹄翻飛疾馳而過!“駕!”我的馬鞭在半空中響着,安敬奧他們的馬雖然趕不上青鋒卻也緊隨不放!山林間的雀鳥驚飛無數,叢間的小動物驚得慌不擇路!有風揚起我的青衫,身上的衣裳還是露兒爲我親手裁製的,指間美麗的皮革指套,是露兒用柔軟的鹿皮做的,射箭時不傷手,又不影響手指靈活。馬鞍上還有露兒做的肉乾,想着美麗的女孩此刻正面臨的危難,我真有百抓撓心的感覺,死死地捏緊馬鞭 “駕!”,馬鞭實實在在打在了青鋒的身上,我的心緊跟着疼了一下!

行了一天,終於“籲!——”我停在一個山坡上,身後幾十個騎兵相繼停下,我說:“前方是‘雲山’是山賊聚集地,大家小心行事!”

放慢了速度,我乘着偵查觀賞山間景色,許久後在露兒離開的那一年裡我常常會回憶這一天的景色,一遍遍問着自己如果那時就那樣樣放過露兒,,是不是以後就沒有這樣那樣的痛苦?

古代是沒有望遠鏡的,山腳下的我們無法探知上面的情況,我派了士兵探了一下地形,山賊們也不笨,在山腳下的林子裡下了暗哨。捉了一人打聽了雲山的情況,那人經不起威脅就一一交代。他們據點在半山腰,人不多,所有人加起來也就五六十人,但對於僅帶了幾十騎兵做路探的我們而言,攻打雲山有些困難。況且,我們這些人又對雲山不熟悉。

“將軍!”安敬奧可能是見我猶豫,所以擔憂的叫我。

我長嘆口氣說:“安大哥,小弟已不是將軍,此時你我平位可稱我姓名吧!”片刻後我又說:“不知安大哥你有何良計?”

“英雄...”他顯然不適應這個稱呼,他說:“雲山地險,處茂林深處,我亦不知如何破賊?”

觀察了一下週圍地形,我們所處周圍全是大山,除了腳下這片山林!雲山又處深山野林易守難攻,我看着安敬奧說:“我領十人暗自潛入賊窩,先將人救出,再塗他法。”

“將軍!”安敬奧震驚的看着我,也許在他心裡我仍是將軍,他說:“這些賊子殺人不眨眼,將軍此去?”

我知道他是擔心我,可是上將軍軍令已下,幾千斤前線士兵的糧草,十幾個將士的生命,露兒人也要救,一切由不得我不去!

安敬奧見我不說話,他說:“那,我同將軍去!”我說:“不!安大哥,小弟要大哥去接應徐大哥他們,我們人寡,必須聚衆以攻,纔有勝算!”

安敬奧說:“那,英雄大可待鎮江兄匯合再攻以圖之!”我長嘆口氣說:“安大哥,你只知此處地險,也要知賊子烏合之衆,卻義氣相交,不得硬攻!攻則必定以死相拼,我等不熟地形勝之不易!若小弟先帶人潛入那時,也可在內裡接應。”安敬奧不再說話,我點了十人換了尋常麻布衣服,又分配了一下十人主要的任務,還交代,一旦得手放火燒山,不給這些人留後路!如果這事放到二十一世紀我進監獄是鐵定的了!十人各自分開,去執行任務,我自己的任務是救人!緊貼着牆壁,藉着麥秸垛潛上山,剛剛伸出頭就看到一個人被捂住嘴殺死在我面前,緊接着殺人的安敬奧閃身來到我身邊,我輕輕閉上眼就知道他不會聽令,他說:“末將要保護將軍周全!”我沒有再說什麼,畢竟有他在更容易得手。

不出所料,這裡規模並不大。想起電視上關押人都是在柴房,我與安敬奧迅速來到柴房,成功的救出十幾人,卻沒有發現露兒,我扯過一人問到:“可見過露兒姑娘?”

那人上下看我說:“與樑校尉一起關在西廂!”我點頭說:“那快下山,山下有人接應!”

我和安校尉向西廂走,古代房子大多分東西廂,東西廂中間必然有廳堂,這裡雖然是賊窩,房子甚至與山洞相結合,卻也是東西格局!可是,就在我以爲事情很順利的情況下,我們被發現了,我大喊一聲::“下山!快下山!”

轉眼已經被山賊包圍,我仔細看了一下發現只有我和安敬奧被俘!被俘的原因當然是因爲我們在東廂,穿過廳堂目標大被發現了!我本不想反抗,因爲反抗會給他們傷害我的藉口,但安敬奧血氣方剛不願受此屈辱,毅然和山賊動手,我怕傷了他,也動起手,結果我左臂中箭,安敬奧前胸被劃傷,然後我倆被打暈了過去!我又做夢了,夢裡自己在發高燒,有一雙微涼的手一直在照顧我,然後我就變得很舒服!這一覺睡得很不安慰,手臂上的傷傳來陣陣的疼。

第十六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二章第七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三章第九章第十七章第十八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五第九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二十五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三章第十章第二十三章第九章第二十五第二章第十七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二十四章第六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十八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一章第十章第九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九章第五章第十九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二章第九章第二十五第十四章第九章第十九章第十章第二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七章第八章第十九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八章第六章第二十二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十一章第九章第十九章第二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七章第十八章第十二章第九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九章第五章
第十六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二章第七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三章第九章第十七章第十八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五第九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二十五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九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三章第十章第二十三章第九章第二十五第二章第十七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二十四章第六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十八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四章第十四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一章第十章第九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九章第五章第十九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二章第九章第二十五第十四章第九章第十九章第十章第二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七章第八章第十九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八章第六章第二十二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十一章第九章第十九章第二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二十一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七章第十八章第十二章第九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九章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