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這時,一直不曾說話漠然傲立的秦霜,嘴脣未動,卻響起了他那標誌性的略帶顫音的磁性男中音:“指骨很漂亮,毀了怪可惜的。”

紅粉骷髏的指骨只差一毫便要觸摸到秦霜的黑色貼身衣衫,但這時她再次停了下來,並且保持着這個姿勢,牙齒摩擦道:“小哥好本事,這最難練的腹語術竟也會,奴家真是愛煞你了。小哥,五百年了,我還以爲你把奴家忘了呢,嗚嗚,你終於肯和奴家說話了,奴家真是歡喜得要死去了,嗚嗚。”

秦霜依舊不動聲色,只是心內有些奇怪紅粉骷髏所說的“五百年”,心念一動,便即明白,紅粉骷髏所說的“五百年”只是一個泛指的時間,骷髏界本沒有什麼時間概念。秦霜的眼神依舊望着無盡的前方,充滿霧瘴的前方,磁性顫抖的男中音卻再次響起:“你身後是誰?”

紅粉骷髏牙齒摩擦的嗤嗤聲如若玻璃與金屬在擠壓挫拉,這是她獨有的笑聲:“咯咯咯,哪有誰,小哥騙我呢。”紅粉骷髏這麼說着,卻依然艱難的迴轉了不甚靈動的頭骨。

原本只是無盡的濃重霧瘴的紅粉骷髏身後,依舊是無盡的濃重霧瘴在飄蕩。

紅粉骷髏轉了一百八十度的頭骨得意的摩擦牙齒,忘卻了骨骼咬合不適的痛楚:“咯咯咯,小哥,你真是討厭哦,淨會騙奴家,哪有......”紅粉骷髏的牙齒停止了摩擦,身體開始艱難的反轉。

原本只是濃重霧瘴的紅粉骷髏身後,卻響起了這一連串的聲音:嚓嚓,噼啪,嘭,咔咔。

一具高大的人形骷髏開始自黑色泥土裡爬出,他的骨骼晶瑩如黑玉,渾身生長着茂盛的倒立骨刺,兩團幽藍色的命法之殤火焰比之紅粉骷髏大上一倍有餘,額頭正中上另有一團墳狀凸起,上有繁奧的更深色密紋,竟是一具猛惡之極的漆墨骷髏。

紅粉骷髏的幽藍色火焰似是停止了跳躍,只是定定的望着眼前的漆墨骷髏,竟是忘記了背後的秦霜的存在。

漆墨骷髏牙齒摩擦着,彌散出一種冷冷的瘮人感覺,發出更甚紅粉骷髏的嗤嗤聲:“小紅,五百年了,我休息了五百年,你是不是就把我忘了,急不可耐了,另結新歡了?快說,他是誰?”

紅粉骷髏如同見到了有虐妻症的惡夫,安靜的如同冷夜裡受傷的小黃鶯鳥一般,幽藍色火焰卻開始了低緩的漲縮。

漆墨骷髏顯得很不耐煩,牙齒急速摩擦道:“小紅,過來!”

紅粉骷髏聽話的上前走了一步,又猛然停住,緊接着反而後退了兩步,退到秦霜的身邊,之後牙齒摩擦道:“我不過去,你好凶哦。小哥保護我!”說着頭骨向上傾斜着,黑色眼窟窿中的幽藍色火焰瘋狂燃燒着,那是她在看神色漠然的秦霜。

漆墨骷髏大怒,幽藍色火焰猛然大漲,放出兩道足以刺穿十米濃重霧瘴的強烈幽藍光線,惡狠狠的摩擦着牙齒道:“小子,敢跟本尊爭小紅!你也不打聽打聽,那個不知道本尊是此地的骨尊。你是不是嫌你的骨骼有皮囊包裹,那麼,本尊今天就剝了你的皮囊做睡袋!”

秦霜依舊面沉如水,磁性顫抖男中音再次響起:“你走吧,我不想毀了你。”

漆墨骷髏緩緩的向着秦霜走去,牙齒摩擦道:“小子,看來本尊只有剝了你的皮囊了。”

秦霜卻是如同沒有看到不斷逼進的殺氣騰騰的漆墨骷髏,待漆墨骷髏走的近了,方道:“小喜,還不下來!”

“得令!”尖利細長的聲音在高空興奮的縱情聒噪。只見一團冰藍色流光倏地從天而降,無視濃重的厚厚霧瘴,狹長鋒銳的喙衝着漆墨骷髏的右腿膝蓋骨處的骨膜奮力啄去,只聽“喀哧——呲啦”短暫的交響樂之後,這團冰藍色流光緊接着一個華麗的迴旋,懸留在秦霜的頭頂上方三米處,模樣甚是趾高氣揚,正是格里拉拉。

再看驚詫莫名一動不動的漆墨骷髏,右腿髕蓋骨碎裂成屑,散落滿地,而咬合處原本生出的黑鍛般的骨膜已被完整的撕裂了下來,棄置在一處墳狀土堆上。濃重的霧瘴慢慢將骨屑和骨膜隱去,如同將其吞噬消化了。

紅粉骷髏見狀,牙齒吱呀呀的愉快摩擦道:“小哥真好本事,竟能驅馭這等猛惡飛禽,奴家真是越來越愛煞你了。小哥,今後奴家就是你的了,你可要一直這麼保護奴家哦,要不奴家可不依。”

秦霜亙古不變的臉漠然依舊,那充滿磁性而又顫抖的男中音再次響起:“小喜,還不下來!”

格里拉拉延續着它那經典的尖利細長的聒噪:“準確的說,我是一隻喜鵲,一隻獨一無二的喜鵲!不要隨便的在外人面前叫我小喜,給我留點面子好不好!我,格里拉拉,也是有尊嚴與榮耀的!”格里拉拉很是臭屁的將腦袋昂翻了天,不過盤旋了一圈之後,仍舊聽話的落在了秦霜的肩頭——它站慣的肩頭,於是便緊挨着紅粉骷髏的頭骨。

紅粉骷髏看着近在咫尺的格里拉拉,幽藍色火焰漲了又縮,縮了又漲,卻沒有再揮動臂骨擊打格里拉拉。

格里拉拉的眼角在紅粉骷髏的身上掃過,嗤之以鼻的看着對面嚇呆的漆墨骷髏,聒噪道:“色厲內荏外強中乾的蠢貨,在你家格里拉拉酷尊面前還敢妄想行兇傷人,奶奶個嘴兒,看來你是嫌骨頭不夠黑,想再到泥土裡孕養五百年,本尊今天就成全你。”格里拉拉囂張的擡起僵硬的細長右爪,努力拍打翅膀穩住搖搖晃晃的身體,小心翼翼的收攏邊緣的兩根利爪,只餘中間的那根最爲粗壯的利爪豎直的昂然挺立。

紅粉骷髏看看滑稽之至的格里拉拉,又看看依舊漠然的秦霜,打消了想要與秦霜來個面面相覷的表情的這一不切實際的想法。

漆墨骷髏突然渾身顫抖,卻又移動不了腳步,就這麼站在離秦霜有三米遠的地方。

突然,“啪嚓”的一聲脆響,漆墨骷髏的右小腿骨倒在了地上,打破了短暫寧靜的濃重霧瘴籠罩的亂葬崗。漆墨骷髏猛地張大嘴巴,想要發出自己的聲響,卻又不能,緊急之下,霍然轉身,蹦蹦跳跳的逃進無盡濃重的霧瘴之中。

磷火似乎多了起來,霧瘴也更濃重了一些,很快隱去了漆墨骷髏的身影。

紅粉骷髏牙齒摩擦道:“咯咯咯,壞骷髏被嚇跑了,小哥真有本事,奴家好歡喜呦,咯咯咯。”

“閉嘴,你個小騷骷髏!”格里拉拉猛然憤怒的聒噪道,然後又悄悄在秦霜的耳邊壓低聲響的聒噪道:“允許你叫我小喜十次,不要再像剛纔那樣懲罰我了,並且保證我的安全。這個迷人的紅粉骷髏其實跟你挺配的,別裝悶騷了,喜歡就勇敢的說出了嘛,正所謂粉紅配英雄,蠟像配骷髏嘛。”

冰山般漠然的秦霜臉上似乎終於有了一絲融化,亙古的磁性顫抖男中音也再次響起:“小喜,你不要皮了?安靜!”

格里拉拉突然安靜了,聽話的好孩子一般一動不動。因爲格里拉拉心裡明白,秦霜所說的“皮”指的是格里拉拉羽毛上的一層膠質薄膜,雖說不顯眼,那可是格里拉拉的護身保命最好防禦,是秦霜在格里拉拉羽毛上描畫了一套頂級的神界防禦陣法以及注射了一絲神之力之後形成的,而且膠質薄膜還有其他的妙用,格里拉拉可不想讓秦霜收回。那“皮”在這個星球上可是無敵防禦,說什麼也要留着做護身符傳家寶,格里拉拉的小算盤可是打的叮噹響。

紅粉骷髏看着瞬息萬變的格里拉拉,驚詫了三秒鐘之後,愉快的牙齒摩擦道:“小哥,奴家現在是愛煞你到願意爲你挫骨揚灰了,奴家今後是你個骷髏的了,以後誰都別想再碰奴家,奴家只侍候你一個。小哥,奴家好想親你一口啊,最好是咬你一口,小哥,求你了,就一下,一下就好,來嘛,親一個啦,來啦。”紅粉骷髏輕啓滿口的粉紅色尖利牙齒,緩緩向秦霜的脖頸湊去。

格里拉拉眼睜睜的看着紅粉骷髏的白厲牙齒就要觸到秦霜的脖頸,而且她的幽藍色火焰不懷好意的跳躍着。格里拉拉卻只擔心自己的“皮”,很聽話的一動也不動。

紅粉骷髏的幽藍色火焰突地明快的閃跳了一下,觸到秦霜脖頸的牙齒猛然大幅張開,然後急速的咬和下去。

只聽“喀哧——嘭”的聲響之後,紅粉骷髏上下兩排白厲厲的門前牙和獠牙如同咬到了鐵板,並有一股無可抵禦的巨力涌到牙齒上,於是紅粉骷髏的牙齒紛紛從牙牀裡崩飛出來,紅粉骷髏的本體也被彈到了一尺開外,驚怒的看着漠然的秦霜的臉,只是那俊秀的臉上多了一絲憐憫和神傷。

格里拉拉似乎早料到會如此,竟然意外的沒有聒噪,並且低下了昂着的頭,冰藍色的羽毛慢慢褪色,變爲白色,灰色,直至黑色,極盡徹底的黑。

秦霜收回望透濃重霧瘴後的無盡前方的眼神,憐憫的看着紅粉骷髏,嘴脣輕輕的動了:“何苦。”如同無家的孩子游歷無數空間閱盡世態後依舊看不穿輪迴一般,他的聲音是那麼蒼涼、傷感、悲憫,聞之讓人心碎欲哭。

紅粉骷髏聽後,由驚怒轉爲呆呆,有呆呆轉爲失落,繼而黯然神傷,幽藍色火焰如同燃盡了燈油一般也黯淡了下來,她雙手手骨覆罩着面骨,如在低低的抽泣。紅粉骷髏猛然撥開雙手手骨,面骨朝天,張大嘴巴,發出無聲的歇斯底里嘶吼——嗷!

她在痛哭。

第九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一章
第九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七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