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春天是米蘭古城一年中最好的時候,而米蘭古城最好的地方就是米蘭大街。

在朝陽慢條斯理的爬升時,秦霜正行走在這條大街上。

米蘭大街是條古老而尊貴的大街,散發着青金色光芒的石磚鋪滿了寬二十餘米長千米的恢宏大街,黑夜遮掩不了它的光輝,陽光也只是裝飾用的陪襯。大街兩旁有高聳的尖頂哥特式教堂,也有寺廟的寬宏圓頂建築,還有一些米蘭大街的標誌性圖騰建築,而更多的是一些大家族的華麗門庭。這裡沒有商業氣息,卻是最繁華的地段。

然而,真正令米蘭大街高貴起來的不是這些建築與各方大勢力的簇擁,而是一段悽傷的愛情故事,是這段故事讓米蘭大街有了魂。米蘭大街流淌的不是糜爛的奢侈與濫觴,而是高貴的信仰與愛情。

米蘭大街上往來的人流衣着光鮮,錯綜繽紛,只是未必人人感受到了米蘭大街涌流的尊貴血液。

秦霜安靜的走着,他很少這麼安靜的走着。

街道旁邊長椅上的一個女子對環抱着他的男子道:“你說,上帝把男人造的這麼英偉睿智,可你們爲什麼在女人問題上會這麼愚蠢呢?”

那男子落寞的嘆了口氣,道:“依你的智慧,我很難跟你解釋。”

那女子想了想,道:“這樣啊,那好吧,當我沒問好啦。那你愛不愛我?”

那男子雙手去捧那女子的臉,滿臉蜜意的低下頭,閉上眼,全身心的貼吻那片柔軟甘甜所在。於是,他便沒有看見那女子眼角一絲得逞的笑意。

秦霜安靜的走過長椅,走過一座尖拱的高大華美教堂,看到前面人頭攢動,引頸相望。秦霜不是喜歡湊熱鬧的人,這次卻湊了上去。

“安靜!”人羣中一個長相威嚴的中年男子厲聲喝道。他的身邊分站着一對青年男女,那男青年穿着飾有繁複薔薇花枝的華美衣衫,顯然是個貴族子弟。男青年眼神看向的女青年穿着普通的粗布長裙,卻是清麗無雙,正在咬着有些發白的嘴脣。那中年男子的身後立着數個神情倨傲的侍從和一對十二人的鎧甲鮮亮的騎士團。而人數遠超他們十倍的便是那看熱鬧的人羣了。

秦霜釋放神識掃過人羣,便已明白原委。

原來,那青年男子名叫羅伊,是格蘭潘家族的嫡系長子,他愛上了家裡的女傭——朱莉,卻爲家族不許。二人決定私奔,卻還未走出米蘭大街,便被其父德萊帶着隨從追上了。

德萊厲聲道:“吵吵鬧鬧的成什麼樣子!你是格蘭潘家族的長子,貴族的禮儀和高貴的靈魂全被這個可惡的女巫吸噬蠱惑了嗎,竟敢當街大喊‘我愛你’!”

羅伊又羞又怒,白嫩臉皮通紅,大聲答道:“這裡是米蘭大街,我爲什麼不能大聲喊出心中的真愛誓言!三百年前,勃蘭特王子可以爲了一個紡織女工反出皇室,我爲什麼就不能爲了一個女傭放棄家族!我愛朱莉,我願意爲她捨棄一切,我要和她共度一生!”

眼見羣情一片激昂,紛紛支持羅伊朱莉二人的偉大愛情,德萊再次斷喝道:“安靜!好,你要學勃蘭特王子是吧,那你們就要就按照米蘭古城的律法,接受真神的三次考驗。如若你們通過了考驗,我就寬恕你們,讓你們二人結爲夫妻。否則,我要送那個女巫進監獄!”

羅伊大聲道:“朱莉不是女巫,她是我的唯一!”羅伊說完,微笑着看向朱莉美麗的眼睛,二人同時點了點頭,算是對德萊的回覆。

傳說,勃蘭特王子通過了前兩個考驗,卻沒有通過最後一個,結果二人雙雙灑血街頭,而原本的青色石板路一夜之間變成了青金色,米蘭大街一夜成名。

德萊知道現在民衆的情緒已被徹底點燃,確實只能按米蘭古城的律法行事了。在行使公正的律法之前,德萊秘密的讓一個親隨侍從去柏塞親王府求助,以備控制考驗失敗後的混亂局面。

德萊一擺手,從他身後走出來一個禿頂的牧師,也不知他是如何躲在那狹小的空間所在。牧師立即將朱莉帶進了米蘭古城最爲高大華美的教堂——曙赫大教堂,之後上了曙赫大教堂的最高一層。

第一個考驗:真愛。

羅伊依依不捨的看着清麗無雙的朱莉被帶進曙赫大教堂,站在宏偉門庭前的他顯得如此的渺小。在恢宏浩瀚的宇宙之中,星辰猶顯渺小,人類就更加的微不足道了。

牧師打開了一扇彩飾華美玻璃的木窗,之後敲響了教堂裡的金鈴,呤——。考驗開始了,女方請說話。

朱莉從窗戶處探出半個頭,感覺一陣眩暈,但她忍住了,堅持了一分鐘,於是,她看清了在高大教堂面前顯得有些猥瑣的羅伊。她幽幽道:“羅伊,你是真的愛我嗎?”

呤——,牧師再次敲響了金鈴——女方已說畢,男方請重複。

羅伊吃驚的環顧了一圈,然後對着教堂最上一層大聲喊道:“朱莉,我是真的愛你!啊,不,我重新說,剛纔說的不算。你說的是‘羅伊,你是真的愛我嗎’。”

金鈴久久沒有敲響,而上面的牧師也沒有表態。

羅伊心裡忐忑起來:“錯了嗎?剛纔我明明聽到了她的聲音的。”

民衆突然怒了,不住叫喊道:“羅伊最後說的那幾個字到底對不對?”

又過了一會兒,金鈴響了,呤——。

民衆瞬時歡騰起來,爲見證偉大的愛情歡呼,爲見證這偉大的一刻歡呼。

羅伊不知道朱莉在教堂裡已經高興的哭泣了起來,他只是露出一個奇怪的思考表情。

呤——,金鈴又響了。

第二個考驗:緣份。

牧師捧來一個巨大的玻璃罐子,裡邊裝滿了玻璃珠。每一個玻璃珠敲碎後,會出現寫有一張人名的紙條,女方需要從玻璃罐子中檢出一個玻璃珠,玻璃珠裡要有男方的名字。機會只有一個。

朱莉渾身顫抖的站在捧玻璃罐子的牧師面前,手伸進去再縮回來,撥拉了數次玻璃珠,依舊不敢取出那僅有的唯一。

牧師開始催促了,朱莉知道必須趕快取出一個玻璃珠了,否則考驗就要作廢了,已經通過的一次考驗也就隨風而逝了,再也不能和羅伊在一起了。

朱莉拼命的想睜大眼睛,努力的要從衆多的玻璃珠裡取出屬於她的唯一,當她觸摸到一顆玻璃珠時,她閉上了眼,然後取了出來。

呤——,催命般的金鈴敲響了。

民衆在下邊屏住呼吸,等候着真神降臨神蹟一般的昂首看向那高高的所在,心裡虔誠的祈禱。

而羅伊,他還在思考。

一名牧師自身上取出一柄金色小錘,輕輕的砸在玻璃珠上,咔——啪。

朱莉感覺那把小錘狠狠的砸在了自己柔軟的心上,她彷彿沒了呼吸,靜候幽冥的召喚。

呤——,鈴聲再次響起,傳遞奇蹟的鈴聲響起了!

民衆徹底歡騰了,瘋狂了,歇斯底里了!於千萬個玻璃珠中取出了她的唯一,羅伊·格蘭潘,不是皮特·蒙,也不是巴魯·燦,是羅伊·格蘭潘,這是何等的奇蹟!

三百年前勃蘭特王子達到的不可思議的神蹟今日有人重現了,就是再次有人灑血米蘭街頭又有何妨!民衆不知是開始期待還是已經瘋狂,接下來是奇蹟還是鮮血,對他們而言已經不重要了。

教堂最高一層裡的朱莉看不到羅伊有些發白的臉,她已經完全的軟倒了,迷醉了,脫離了歡喜,不再有任何期待,只有這**一刻的存在。

德萊的臉色漸漸陰沉了下來,柏塞親王的騎士團還沒有來到,民衆的情緒已經無法掌控,而且越聚越多,比之最初又多了十倍不止。德萊冒着青筋的左手握緊了腰間裝飾紅寶石的華麗十字劍劍柄,眉毛也壓了下來。德萊的隨從騎士見狀,也握緊了腰間的十字劍,只是眼色沒有德萊堅定陰狠。

曙赫大教堂下黑壓壓的人羣,完全淹沒了身着華服的羅伊。

呤——,聲音亙古不變的金鈴再一次響了起來,喧鬧的民衆剎那間全部靜止了,時間似乎也停在了這一刻。

第三個考驗:勇氣。

考題:蜘蛛般爬上光滑直聳的曙赫大教堂——朱莉在等他。

不知誰喊了一句:“爬!”緊接着,千萬人的應和匯成直貫天地的音波洪流:“爬!爬!爬!”

巨大的音波震的曙赫大教堂打開的那扇窗戶一陣抖動,一名牧師急忙過來扶住,這時,他看見了米蘭古城所有的大街小巷都站滿了亢奮的民衆,他們都在聲嘶力竭的喊着:“爬!爬!爬!”

沉寂太久的米蘭古城需要一個驚天動地的神蹟,無聊透頂的米蘭人民渴求一個**迭起的刺激,於是,寧靜多年的米蘭古城徹底喧囂了!

第四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九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三章
第四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一章第九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