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她不要!既然不要她,現在爲什麼又要這樣對她!

淚珠滑落時,她沒有注意到,但莫岑哲注意到了,他放開含在嘴裡的茱萸,兩眼複雜地看着她。

一巴掌呼地甩過他的臉,力道很大,將他的臉都打偏了,他看着她淚流滿面,對着他嘶吼:“莫岑哲,你這個混蛋,消失了三年,你幹什麼又要出現?你幹嘛不永遠永遠地消失?”讓她永遠也不記得他、永遠也不會傷心難過。

他沒有說話,臉上的紅印怵目驚心,他乖乖地停下了動作,而她猶不自知,聲音沙啞地大喊:“你不要我了就不要回來,幹什麼回來……”

小佳仁,你以後一定會遇上一個對你很好的人,接着呢,你會愛上他,他也毀一心一意地愛着你……小時候,母親最喜歡在她耳邊講這些話。

母親是在哀悼自己還沒盛開就枯萎的愛情,還是希望着她能得到幸福呢?可是她很小的時候就被現實奪走了作夢的權力。

因爲綠色眼睛以及突出的五官。她被當成了怪物,比起展現自己,她更擅長低調,而當她十五歲的某一天早上醒過來時,他在自己的身邊。

他看着手中的電子溫度計,安心地對她說,沒事了,退燒了……

那一刻,夏佳仁想,母親也許有些話不對,可是,她真的遇上了一個對她很好的人,所以她想,她想喜歡他……

情愫被她好好地藏起來,有時藏得太好了,她都快要忘記自己喜歡他,甚至愛上他,隱約之間,她知道,一旦藏得不好,後果就不得了了……

但現在她顧不得這麼多了!“混蛋,就因爲我喜歡你,你就可以這樣對我嗎?我告訴你,我不要,我不要再喜歡你,你這個壞蛋!丟掉我,一個人跑開,只剩下我一個人……”

對,他是一個混蛋,他不否認。

“你不要再回來,回來做什麼……”她低低地重複着這一句話,臉上的淚水多得驚人,眼睛成了水庫,豆大的淚珠,滴滴答答地流着,流進了他的心裡。

莫岑哲輕擁着她,他知道,他的女孩回來了……

既然恨他,就不要裝成不恨;既然喜歡他,就不要假裝不喜歡;既然忘不了他,就不要求着他不要回來……

只要她說出來,他都願意如她所願……

他已經不是三年前的他了,他願意一輩子當她的守護者,就像稻草人守望着稻田,他也願意站在田邊風吹日曬,任由烏鴉啃啄,嚇走貪吃老鼠,只爲了保住她的完整,爲此,他甘之如飴。

她一邊哭,一邊捶打着他,雪白的肌膚染上了一層好看的粉色,他柔和着眼,溫柔地觸摸着她最美的膚色。

“佳仁,我不會走了,不會離開了……”他的嗓音輕得像是一陣風吹過她的耳邊。

她沒有理會,繼續哭着,這一輩子大概就是這一會兒哭得最痛快。

“我喜歡你……”莫岑哲柔意滿滿地說。

她嘎然而止,梨花帶雨的小臉蛋從他的胸前擡了起來,她臉上的神情像是看見恐龍似的驚恐,“你、說、什、麼!”

他不自在地轉了轉頭,“我喜歡你……”

“啪”,又是一個結結實實的巴掌。

莫岑哲委屈地說:“我喜歡……”

“啪”!

“我喜……”

照舊“啪”!

好好先生的脾氣也被磨光,莫岑哲破口大罵:“該死,你……”

“三年前,爲什麼要走?”夏佳仁霸道地打斷他的話。

他一下子閉嘴了,嘴閉得牢牢的,比蚌殼還要緊。

“說!”她狠戾地命令道。

他左看看右看看,就是不說話,雙手主動地爲她穿衣服,他進來時上了鎖,但他們待在裡面太久,也容易引起別人的懷疑。

“你要是不說,我今天不讓你出這個門。”她一個箭步擋在了他的面前,兩手插腰。

他偷偷地吞了吞口水,臉上有些難爲情,而夏佳仁堵住了唯一的出入口,壓根不打算讓他離開。

真是糟糕!靜默了一會,他舔了舔脣,開口道:“我只是有些害怕……”

“害怕什麼?害怕喜歡我?”夏佳仁兩道柳眉緊緊地蹙在了一起。

“對,你知道的,我跟你差了這麼多……”閱歷、年齡,各個方面都差太多了,他真的可以去喜歡小他十歲的女生嗎?他自己都懷疑不已。

夏佳仁面無表情的環住胸,看不出她任何情緒,莫岑哲緊張地搓搓手,“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拋下你。”

“所以你花了三年的時間得出了什麼結論?”夏佳仁真的很好奇,一個人需要花這麼長的時間去逃避嗎?

“我喜歡你,我……”他臉兒紅了,像個女人嬌羞得說不出話。

“還想做我男朋友,跟我上牀?”她倒直接得像個男人。

他差點被自己的口水給嚥到,“咳,不全是……”雖然她說對了一部份,但……“我想娶你……”

她的耳根子也不自在地紅了,這個男人說這話的時候真的好令人害羞呀!“跳過這個問題,”她也實在聽不下去了,太矯情了,“三年前我是做了什麼事情嚇跑了你?”

她不記得自己有做過“刺激”到他的事情,除了偶爾壞壞地用年輕的身子誘惑他,但那是因爲他正經八百的模樣實在是逗人,她纔會玩心大發,或者偶爾說一些讓人噴飯的話,可除此之外,她已經不記得自己的豐功偉業了。

“就是那天晚上你跑出去跟男生約會……”那一刻,他渴望站在她身邊的男人是自己。

哦,這麼說,是童子琳的餿主意的錯了!夏佳仁臉臭得不行,她是體會到什麼叫自作孽不可活的道理了。

可換過來想,如果沒有餿主意的話,也許大叔還得花好多時間才能想通,到時候就有可能不是三年這麼短的時間了。

“那你就是吃醋了。”夏佳仁瞭解地點點頭。

他沒有說話地側過臉。

他的臉紅在這個場合實在不適宜,夏佳仁想欺負他的想法陡然而生,她摸摸自己的脖子,狀似不舒服地說:“你剛纔抓得我的脖子好疼!”

她的控訴馬上得到了他的撫慰,他輕柔地上前爲她揉着脖頸,她享受地閉着眼睛,又道:“手臂也疼。”

大掌立刻移到她的手臂處輕捏着,他雖然把她的衣服穿了回來,可是穿得亂七八糟,她雪白的胸口還露了一大片出來。

她半睜開眼,“胸口也疼……”

他的手聽話地在她胸部上方揉着,她壞壞地一笑,“下面一點。”

他的手停在了那兒,眼睛看着她眼淚未乾的臉龐,以爲自己聽錯了,“佳仁,你……”

“這裡!”她拉開衣襟,“好疼,你咬得我很疼!”

聞言,他低頭一看,果然如她所說,雪白的玉團紅紅的,而頂上的紅莓被他咬得暗了不少,“這……”

夏佳仁壞心地看着他爲難的表情,她故作豪放地把手放在胸口,輕輕地揉着,“算了,我自己來好了,明天最好不要紅腫……”

“我來吧。”大掌堅定地拉開她的手,兩眼直直地看着她胸前的美景。

剛纔他沒有想太多,只是想逼她脫去僞裝,而現在,他腦子裡真的很難把色情的想法給排除在外。

她的胸部很豐滿,他一隻大手都撐不住,乳肉在掌心膨脹的感覺差點令他迷失,她突然低低地呻吟了一聲,雙眼迷離,好不迷人,他差點就要像狗見了骨頭衝上去。

她柔弱地說:“怎麼辦?小芳快回來了……”

欲 望硬生生地止住了,他擡頭看着她的臉,在她的臉上看見了不同於聲音柔媚的惡意,他嘀咕一聲,“小惡魔!”

她咯咯地笑了,“給我穿衣服!”她像個女王張開雙臂,尊貴地吩咐。

莫岑哲輕嘆一聲,知道她的嬌縱是應該的,誰讓自己這麼可惡,不過他還是心有餘悸地問了一句:“不生我的氣了?”

她對着他甜甜一笑,“看你聽不聽話了!”

十年河東十年河西,風水輪流轉,莫岑哲爲她穿衣服的手一頓,假裝害怕地說:“你不要嚇我,我好怕!”

怕?夏佳仁心裡不服氣,等他一穿好衣服,她拿好包,準備要出門時,對他說L“不準跟我一起回去。”

“爲什麼?”

她甜美一笑,“因爲我不想讓你搭順風車!”天底下可不能什麼好事都讓他佔盡。

莫岑哲苦苦地一笑,所以說人不能對自己喜歡的人太壞,否則的話,報應很快就到自己身上了。

“過來!”她叫小狗似地對着他晃晃手。

他搖頭晃腦地走到她身邊,她妖媚地指指脣,“吻別。”

他笑了,這一次是開心地笑了,像拿到花蜜的蜂蜜,他開心地在她的嘴上吻一記。

她眼睛水水的,酷酷道:“掰掰。”

看着她近似小光頭的髮型,他憐惜地摸摸她的頭,像是懇求似地道:“把頭髮留長吧!”

她的微笑一怔,把頭髮剪得這麼短其實很方便,她很懶,他不在的這三年,她已經是一個超級大懶人,看她凌亂的房間,他就該知道。

她嬌嗔道:“不要!麻煩!”

“冬天可以禦寒。”

“冬天我會戴帽子的。”她狡辯。

他輕嘆一聲,“就爲了我好不好?”他在她的肩上蹭着,像只小貓咪祈求主人的憐惜。

她抿着嘴思考了半天,“中長髮!”這是她的極限,他可別妄想她像以前那樣把頭髮給留到腰部。

中長髮總比現在的好吧,他欣然接受,心裡默默地想,以後總會說動她的。

當他目送着夏佳仁離開之後,他一個人走出房子,看着四周荒涼的場景,他慢一拍地想到,今天拍攝的地方接近郊區,很少有車。

拍攝人員都走得差不多了,他現在總算知道她的壞心思了,這個女人……以前她還只是一個問題少女,如今成功晉升爲問題女人了,整人的功力越來越高超了。

他從口袋裡拿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司機會在一個小時之內趕過來。

剛掛了電話,手機又響了起來,“喂?”

“老闆,是我啦……”

“任遠,幹什麼?”

“可不可以幫我一個忙?”

嗯?一向好好先生的任遠要他幫忙?真是史上奇聞。

“什麼事?”

“幫我找三色貓……”

“什麼?”

“三色貓……”

“任遠……你打錯電話了。”

“不是啦,老闆,三色貓很重要,否則我要……”

“再見。”見死不救本來不是老闆的特性,可找貓?莫岑哲搖搖頭掛了電話,他可沒有興趣去找一隻貓。

“大叔,你真的要睡沙發嗎?”夏佳仁天真無邪地問。

莫岑哲認真地點點頭,“嗯。”

“不跟人家一起睡?”

如果夏佳仁是一個抱着玩偶才能入睡的三歲小孩,他就跟她一起睡,“不。”

“好吧,那我睡覺去了。”她穿着近乎透明的白色睡衣,悠悠地從他前面晃過。

他們和好了,關係也從監護人變成了男女朋友,但莫岑哲想給彼此互相瞭解的時間,而不是像一個精蟲上身的混蛋。

第三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十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十三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十六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十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十二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十章第十四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十三章第十三章第一章第十章第五章第十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十一章第二章第十四章第一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一章第六章
第三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十章第五章第六章第十三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十六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十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十二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十章第十四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十三章第十三章第一章第十章第五章第十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十一章第二章第十四章第一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一章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