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哦,對了,大叔,我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說。”

已經躺在沙發上的莫岑哲睜開眼,“什麼事情?”

“過幾天我有工作,要很晚纔回來。”

莫岑哲不情願地看着她,“要很晚?我陪你……”最後的幾個字自動消失在莫岑哲的嘴裡,夏佳仁現在最不喜歡聽見的就是這樣的話。

她已經成年了,她有權決定自己的生活方式,就算他有錢可以養活她,她也不願意,原因很簡單,做模特兒和做他的清潔工,她情願做模特兒。

莫岑哲趕緊改口,“那你早點回來……”

夏佳仁滿意地點點頭,上前親了親他的額頭,他的鼻樑,以及那張乖乖的嘴,“知道啦。”雖然大叔有時候比阿公還要囉唆,但她還滿喜歡的。

“晚安。”

“晚安。”她回房時又問了一句:“大叔,我又忘記了,一直以來我都想問你一件事情。”

“嗯?”

“你到底交過幾個女朋友?”她好奇地眨着眼睛。

“我記不得了。”年輕時還滿愛玩的,後來被她折騰夠了,他可不想再找一個女人自尋煩惱。

她哼了哼,“標準的模棱兩可。”她忽而邪邪一笑,“在你離開之後,我……”她比了比數字,“我也記不清了,似乎是兩三個吧!”

沙發上的男人不鎮定地換了一個姿勢,努力地沉着氣,“後來呢?”

“哪有後來,有後來有沒有你了。”

“那……”他彆扭地想知道更多,人天生的好奇心開始作祟。

“啊,好晚了,該睡美容覺了,晚安,大叔……”她跑回了房間。

“等……”他還沒問完哪!

厚!這樣讓他怎麼睡得着!他是比她大十歲、比她穩重、比她成熟,可不意味着他就不會吃醋呀!他獨自生着悶氣,從沙發上爬了起來,打開電腦。

MSN上彈出一個信息,是公關部的喬依依。

Boss,大後天藝術展,請準時到場,若不到場,年底分紅時看着辦!

很喬依依的風格,簡單明瞭,喜歡威脅人。

“嵐”每年都會舉行一個藝術展,展出“嵐”最具收藏價值的藝術品,而這些藝術品則是有錢人想買都買不到的。

他回了喬依依一條信息後,點開了一個資料夾,裡面有一份資料,檔名是夏佳仁,他仔細地看着她的資料,這不是第一次,可他似乎沒有查到有關她所說的前任男友。

過了一會兒,再三確定她說的前任男友不具威脅之後,他才吁了一口氣,她要嘛就是唬弄他、騙他,要嘛真的如資料上寫得這麼不重要。

他揉揉自己眉頭,客廳一片漆黑,一個人影從房間裡走出來,“大叔?你還沒睡?”

夏佳仁驚愕地看着他,客廳裡只有電腦發出微弱的燈光,她打開燈。

“你怎麼還沒睡?”他反問,看了一眼左手的手錶,距離她跟他說晚安已經是一個小時前的事情了。

“人家口渴。”夏佳仁迷迷糊糊。

“我不是在你牀頭放了一杯水了嗎?”她知道她有三更半夜起來喝水的習慣。

“我要喝溫的。”他那杯水已經放涼了。

是了,快進入冬天了,她不喜歡喝涼水,“我倒給你,你不要動。”莫岑哲關掉電腦,起身走向廚房倒了一杯水,看了一眼客廳,她不在,他往房間裡走,看見她趴在牀上,似睡又沒睡。

“佳仁,喝水。”

夏佳仁咕噥一聲,“你喂人家。”她耍賴地躺在牀上,一動不動,把小嘴嘟得老高。

莫岑哲無奈地一笑,走到她身邊,扶起她,她可愛的小嘴嘟了一下,他將水杯湊近她的嘴邊,她搖搖頭。

“喂!”

她永遠知道如何折騰自己!不讓她如願,她會鬧個沒完。

莫岑哲啜了一口水,貼着她的嘴,將水喂進她的嘴裡,她的手臂宛若是被施了魔法的樹藤,雙手繞着他的脖頸,緊緊地貼着他。

他低低地呻吟了一聲,將水背放在牀頭櫃上,嘴脣沒離開過她半刻,熱情地回吻着她,她的舌頭很柔軟,好似棉花一般,兩人接吻處發出聲音,唾液相交的曖昧使房間內的溫度一下熱了起來。

夏佳仁的腿纏了上來,主動坐在了他的大腿上,細細的柳腰優美地舞動着,若有若無地蹭着彼此的身體。

莫岑哲一把抓下她的手,氣息不穩地看着她,“佳仁,住手!”

“大叔?”她迷惑地看着他,緋紅的小臉上有濃郁的,全身散發出誘人的味道。

他難受地推開她,“你該睡了,晚安。”他逃之夭夭。

漂亮得如翡翠的綠眸在黑夜中一閃一閃的,透着趣味,彷彿貓捉老鼠似的勝券在握。她邪魅地一笑,“誰讓你惹我!”

過了一會兒,夏佳仁聽見浴室傳來的水聲後,笑得更開心了,身體在牀上翻了一圈,抱住被子,準備睡一個好覺。

夏佳仁鬼鬼祟祟地躲在房間裡打着電話,“你確定這個東西沒問題?”

“絕對沒有問題。”

“有沒有副作用?”她緊張又問。

“唉呦,真的沒問題啦!”

“你哪裡弄來的?”夏佳仁打開包裹,研究着裡面的東西。

“嘿嘿。”

“童子琳,你可別拿什麼……”夏佳仁警告道。

“真的沒有問題,我跟你說,這個藥是醫院裡專門針對一些**有困難的男人……”

“大叔沒有**困難好不好!”夏佳仁打斷道,莫岑哲纔沒有呢!他有多熱情,她完全清楚,每一次擁吻之後,他都異常激動。

不過無論如何,莫岑哲都沒有碰她,她纔會擔心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哪知道童子琳直接給她寄什麼藥……

“呃,你早說嘛,那我就寄**了!”童子琳大剌剌地說。

幾條黑線劃過夏佳仁的臉,“那到底能不能用?”

電話那頭安靜了好一會兒,“我看還是不要用了。”

“那我怎麼辦?”

“你何時這麼渴望了?”童子琳調戲道。

她纔不是呢!誰教大叔定力太好了……

“不跟你說了,掛了!”夏佳仁在莫岑哲回來之前,羞愧地將包裹毀屍滅跡,男人不是下半身動物嗎?大叔也太會忍了,忍久會不會憋壞?她臉紅得擡不起頭了。

玄關響起男人的聲音,“你在想什麼?”莫岑哲一回來,就發現她臉紅得異常,還專心到沒有發現他回來。

“你回來啦?沒有呀!我沒事,我在想晚上要穿什麼衣服。”她快速地編了一個藉口。

“今天晚上大概幾點回來?”

“呃,不清楚,你不用等我啦,我會……”

“我今天公司有事,說不定結束的時候可以去接你。”

“哦,好,到時手機聯絡吧!”

“那我出門了。”莫岑哲對她說道。

“等等……”夏佳仁站起來,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怎麼了?”

她食指指着他,“你今天很不對勁!”

“我哪裡不對勁了?”

“你穿西裝欸!”不是說他穿西裝不好看,相反的,很迷人,大叔是那種溫柔的人,平時也總是淡淡地笑着,今天穿了一件寶藍色的西裝,襯得他雍容華貴、風雅迷人。

“公司……”他正想作說明,她狐疑的眼神取悅了他,他咧嘴一笑,“被你發現了。”

“誰?”

“人。”

“男人?女人?”她不肯放棄地再三追問。

“都有!”

她笑了,上前在他的嘴邊輕咬了一下,“不要被別的女人給襲擊了。”

他裝出一副害怕的模樣,“我會努力保護自己的。”

兩人不約而同地笑了,又擁抱了一下,莫岑哲離開了。

“大叔……”她喃喃地念着,過了一會兒,她也想起晚上的工作,趕緊準備去了。

這是一個安靜的藝術展,一件一件獨具匠心的藝術作品一一展現着,莫岑哲坐在最前排,眼睛看着精心準備的一切,心卻早已跑到夏佳仁那邊去了。

她現在大概正在拍攝,沒時間回他簡訊,他一次一次地翻看訊息,沒有收到她的回覆。

“老闆,你很不專心欸。”坐在他左邊的任遠咬耳朵道。

以往這種秀會吸引他的目光,因爲他也是一個熱愛藝術的人,可現在他只想着一件“藝術品”,夏佳仁。

“我先走了。”他欲起身,任遠扯住他。

“等等,等一下就是三色貓了,老闆你一定要看!”任遠激動地說。

三色貓?好熟悉,哦,任遠上次不是請他幫忙找三色貓嗎?“是誰的作品?”

任遠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老闆,你真的不知道三色貓?”

“不知道。”

任遠偷偷地笑了,以老闆正經八百的性格,大概很少接觸這些,“是一個人啦。”

“人?你是說一個人是藝術品?”莫岑哲倒是第一次聽到這麼好玩的事情,“類似歐洲大街上賣藝的人?”

“差不多,不過三色貓專業多了,我們可是花費了好多人力找到她的。”

“我想喬依依應該不會允許你破壞她的企劃吧?”莫岑哲揶揄道,請一個表演藝術的人來當壓軸?

“是依依決定的,只要你看了三色貓的表演,你也會贊同的。”任遠堅定地說。

“你看過?”

“當然!喏,我這裡有照片、有影片,等等……”任遠拿着手機翻找着,燈光突然一暗,“來了來了,有真人版就不用看手機了。”

莫岑哲笑看了他一眼,轉而目光調到了舞臺上,然後,他就再也笑不出來了。

誰能告訴他,爲什麼夏佳仁會舞臺上……

雖然她戴着面具,看不清臉,莫岑哲還是在第一時間裡認出了她,他要是不認識她,那麼他就是一個瞎子!

在柔和的燈光下,莫岑哲看清了她身上的衣物,他的眼球都要跳出來了,她身上穿着米色衣物,哦,不,不是衣物,而是彩繪,她竟然敢做人體彩繪!

他黑着臉站了起來,他的舉動太明顯了,以至於他一站起來,原本還在欣賞的人都把注意力轉到了他的身上,他臉色鐵青地上臺,將夏佳仁給抓了下來。

喬依依正在主持,她也愣在了那裡。

當莫岑哲抱着該痛打一頓的女人走到後臺專屬休息室時,他聽到喬依依戲劇化的聲音,“各位同事,雖然沒有三色貓的精彩演出,但是能看到我們敬愛的老闆表演的變臉節目,我們也賺到了!”

分紅?纔怪!他要封他們的嘴、戳他們的眼……

“大叔?”夏佳仁驚訝地喊道。

“閉嘴!”現在不準跟他說話,他快要發瘋了!

浴室裡一陣水聲,男人挽着袖子,一邊用專門的油清洗女人身上炫彩斑斕的顏色,她的臉上沒有做彩繪,而用金絲面具罩着,而她**着身體,任由設計師在她的身上塗抹……

“啊!”

他陰森森地看了她一眼,“叫什麼!”

“你捏痛我了……”她輕輕地說,眼含淚水,她的被他緊緊地掐在手裡,形狀奇異就不計較了,可是他的手勁真的好大。

第六章第八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十三章第十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十三章第十五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九章第十三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四章第十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十六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三章第十二章第三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五章第十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十章第十章第十四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十二章第十章第十四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七章第九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十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六章
第六章第八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十三章第十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十三章第十五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九章第十三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四章第十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十六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三章第十二章第三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五章第十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十章第十章第十四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十二章第十章第十四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七章第九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十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