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人體彩繪好玩嗎?”他鬆了手勁,冷冷地問。

“其實那時候我只是一時興起做人體彩繪,可我很少表演的。”她據理力爭着。

“那我公司的人怎麼找到你的!”

“我……”她輕咬着脣,上的大掌又一用力,她趕緊坦白從寬,“我就是拍成影片,接着就走紅了……”她聲音低得都要聽不清了,可她語氣中的自豪,莫岑哲可沒有聽漏了。

他姑且不質問紅不紅的問題,“誰幫你畫的,嗯?”他低低的嗓音透着危險。

“沒,我自己。”她趕緊澄清。

他又重重地抓了她一下,“小騙子,你的手倒是很長!能勾到後面去!”

夏佳仁不敢說話,今天似乎踩到他的地雷區了。

“女的,還是男的?”

“女的!”知道他在介意什麼,她偷偷在心裡樂了一下。

“以後不準!”

他只要想到她光**身子,好吧,也不全是,她的下身用皮裙包着,只有兩條腿做了彩繪,可他還是看到了她豐滿的玉團,哦,是所有人都看到了。

她的身材非常好,好到做人體彩繪時真的很美,但前提是她現在是他的管轄範圍、他的人,別人怎麼可以看!

他眼紅了,手上的力道也大了,“大叔,很疼!”她的兩條腿被他分別放在了浴缸兩側,好方便他清洗,雖然她極力勸說,她可以自己清洗的,可他不信,一定要親力親爲,好把她洗得乾乾淨淨。

他的手來到她的大腿根處,輕捏她的花瓣,冷言冷語,“怎麼這裡不做彩繪?嗯?”

那個地方……她羞愧地低下頭,“大叔,我錯了,你別生氣……”

即使他平時笑得一臉溫柔,任由她欺負,可他生氣時還是讓人很害怕、很無助。

“錯……”他自嘲地一笑,壓根不把她的道歉聽在耳裡。

“大、大叔!”她紅着臉大叫:“你的手……”

瞥了她一眼,莫岑哲面無表情地“清洗”着她身上的每一個地方,包括她最 處,沒有遺落任何一個地方。

夏佳仁緋紅着臉蛋,雙手捂着嘴,輕輕的嗯哼聲從喉間冒出,她不敢反抗,或者說她壓根就不想反抗。

“嗯……”她半眯着眼,彷彿一隻慵懶的小貓咪縮在浴缸中,她的胸脯劇烈地起伏,嫣紅的小嘴輕抿着。

他的手一點也不似他的外表這麼的冷酷,溫柔地令她化爲一池春水,她能感覺到他的指頭輕颳着她的花瓣,在她的甬道中輕輕地蠕動着,又溫柔,又親暱,讓她忍不住地顫抖。

全身都抖動得不像話,她的私 處敏感地抽搐着,她懷疑是不是浴缸裡的水跑進身體裡了,又熱又溼,她嬌媚地喊了一聲:“大叔!”

他霍地站了起來,在她即將達到愉悅的頂端時放開了她,不理會她埋怨的目光,抱起她站在蓮蓬頭下,溫水沖刷着她的身體,他關掉水,拉過浴巾擦乾她的身體,然後把裹着浴巾的她放坐在一邊。

他脫掉溼了的衣物,全身地在她面前淋浴,五分鐘快速地洗完自己,一轉頭,正好抓住了小色女偷窺的目光,他抓過浴巾包住下身,掩飾住下身的**,又抱着她回房,輕輕地把她放在牀上後又離開,回來時手上有一瓶身體乳液。

洗掉彩繪以後,皮膚會很乾燥,他低低地命令道:“轉過身。”

夏佳仁聽話地趴在牀上。

他的手帶着柔柔的乳液,以及一種淡淡的溫熱,輕緩地在她的背上移動着,她享受的閉着眼睛,從上往下移動着,當來到她挺翹的臀部時,他不由得逗留了好一會兒,氣還沒完全消,他故意重重地捏了她好幾下,直到她不舒服地扭動着身子,他才離開。

他的手繼續往下移動,擦過均勻的腿部,來到腳跟,他專業地按摩了一會兒,“轉過來……”卻沒有聽到聲音,他的大掌扳過她的身子,這才發現她已經睡着了。

他無聲地笑了,不貴手上的工作仍須繼續,他擦拭着她的身體,不帶任何色情的意味,可他的呼吸情不自禁地重了,當他戀戀不捨地離開那兩團白嫩,經過平坦的小腹,來到隱密的私 處時,他倒抽了一口氣。

被單上有着點點可疑的溼漉漉,他驀地擡頭,看見了某個俏皮的精靈正對着他眨眼,他驚訝道:“你沒睡?”

“本來睡着了,都怪你摸來摸去的。”弄得她身體不由得發熱,想睡也睡不着,她緩緩地起身,拿過他手上的乳液,對着他嫣然一笑,將乳液倒在身上,她大玩誘惑遊戲,乳液沾上她的梅花,她輕輕地打圈。

莫岑哲重重地喘了一聲,低沈地問:“你從哪裡學來的?”

她傾身向前,對着他嘟嘴,“我不是小孩子了……”言下之意便是她該知道的都知道,“而且以前的紐約同學很開放。”

他默默地盯着她玩弄她自己胸脯的手,恨不得立刻代勞,“怎麼開放?”他的理智與欲 望正在拼鬥着。

“他們父親喜歡買色情雜誌,有時還邀請我一起去看‘動作片’。”她舉例說明。

“你從來沒有跟我說過……”他輕聲道。

“嗯,你也沒有告訴我你的小秘密。”她魅惑地輕吹着他的額頭。

他睜開眼,看着她,“還學會了什麼,嗯?”

“想要坐享其成?”她不屑地說。

他沒有說話,只是用一種深沉的眼神望着她,她不再說話,大膽地坐在他的身上,將乳液倒下,半液 體的乳液從她的身上流下來,形成一種的場景。

藉着乳液,她的身體沒有任何阻礙地蹭着他,她挺立的磨蹭着他的胸膛,一軟一硬,一柔一剛,他無法自己地起了反應,她的**甚至蹭着他的下腹。

她不舒服地扭了扭,雙手往後一抓,抓住了他的男性。

知識再多,她也沒有實戰經驗,她的身體一僵,他取笑道:“怎麼?沒看過?”

她紅着臉,僵硬地想下來,男人一把抓住她,不許她半途而廢,“繼續扭!”

她像個機器人一樣扭動着,少了剛纔的柔媚和刻意,多了自然和天真,他反而喜歡青澀的她,被說他是大男人主義也好。

“嗯!”她低哼了一聲,身體好像有自主意識地扭動着。

莫岑哲的大掌輕輕地摸着她的背部,促使她放鬆,一手輕輕地揉着她的胸脯,夾在兩指間的被褻完得硬挺。

他輕咬着另一頭的花峰,感覺她在他身上扭動得更加厲害,下身輕輕地夾在她的雙腿間,緩慢地移動着,蹭得她的花瓣逐漸溼潤。

她輕輕地“啊”了一聲,身子往後仰,“大叔,你好討厭!”盡是挑逗她,卻不給她,她都要被慾火焚身了。

“叫我的名字。”他央求着,在她倒下之時,他也佔據了上位,輕壓在她的身上,她兩條無力地張開,他順勢下滑到她的花口,看着美麗的花朵。

“岑哲……”她羞答答地喊了一聲。

“佳仁……”他動容地喊着她的名字,呼出的熱氣吹過她青澀的花谷,他低頭含住她的下身,她嚇了好大一跳,幸虧他事先制住她的腰身。

“別……”她嬌羞地拒絕。

他不回答,直接以行動告訴她。

她的雙腿被他分開來,屈放在牀上,下身如花兒一般綻放在他眼前,他跪在她的腿間,以靈活的脣舌取悅着她。

……

濃重的喘息聲在房內響起,他軟了身子,抱着她側躺在牀上,男性隨着她的滑出她的體內,激烈的拍打聲終於停了下來。

夏佳仁還沒有完全恢復,她累得連動一根手指的力氣也沒有。

“以後……”他緩了緩氣,“不準再做人體彩繪了!”他無法容忍她的身子近乎光裸地被別人看光。

“好。”

“明天立刻上網把影片給刪掉!”

“好。”

他滿意地吮了吮她的耳朵,回味着兩人緊緊相貼的感覺,夏佳仁很想睡,可是她還不能睡,“岑哲……”

“嗯?”他的嘴輕微彎起,他喜歡她叫他的名字,大叔是一種熟悉而名字是一種親暱。

“那個藝術集團是你的?”她閉着眼,心跳仍跳得厲害。

“嗯。”他應了一聲。

聰明如夏佳仁,她立刻想到了他曾經提過的,有關生父對他的恩情,“我的生父到底幫了你什麼忙?”是什麼的忙讓他接手了她這個燙手山芋?

他的寶貝真的很聰慧,他艱澀地開口,“我是一個私生子……”

還未完全清醒的頭腦因爲他的話睜大了眼,夏佳仁張着嘴,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夏伯父收留了我,甚至栽培我,讓我上大學,你說,這個恩我是不是該報……”他並未細講,其中的酸楚她必然會懂,因爲他們曾經走的是同一條道路,有過類似的經歷。

夏佳仁講不出話了,她沒想到一向溫柔的莫岑哲會和她有過一樣的處境,她哽咽地說不出話,怪不得那時候不論她多壞、不論她多讓人討厭,他總是耐心地對待她。

因爲她不是故意要耍壞,她只是想引起別人的注意,希望有人關注她而已,而他必定是懂她的,否則他怎麼會在被她氣得要瘋掉時,還一如既往地待在自己身邊呢……

“岑哲……”

“嗯……”他輕輕地摸着她的手臂,感覺她的皮膚上的雞皮疙瘩,他用腳勾住被子,蓋住他們。

“幸好我當初遇見了你。”要不是他的話,也許她真的會孤苦伶仃到最後。

生父並未做錯所有的事情,他讓母親一個人生活,讓他的血脈流落在外固然可惡,可他做對了一件事,他將莫岑哲送到了自己身邊。

“我也是……”

兩個有情人緊緊相擁着,他突然想到,“佳仁,誰想到給你取這個名字的?”

“媽媽。”她不知道他爲什麼這麼問。

莫岑哲深有體會地點點頭,“以後我們都不會寂寞了。”

佳仁,小佳仁,你叫小佳仁……年輕溫和的母親說。

爲什麼?我不喜歡叫佳仁。

佳仁、佳仁,以後你就是我的家人了,永遠的家人……年輕的母親擁着小女孩說。

以前不懂她爲什麼會叫佳仁,沒想到母親也很孤單,母親也想要一個家人,真正的家人,“媽媽她沒有親人……”因爲未婚生子,敗壞門風,母親毅然地選擇一個人生活,和她的小佳仁一起。

“她有你……”莫岑哲溫柔地說。

“我以前有媽媽,現在有你……”她甜甜地笑了。

“對!”他感動地埋進她的脖子。

“岑哲……”

“什麼?”

“你也有我。”他們是同樣的人,是可以互相依靠的人,是可以一起牽手到最後的人。

“我知道。”

她笑着閉上眼睛,“我想睡了。”

“嗯,晚安。”他的手臂堅定地環住她,也跟着進入夢鄉。

窗外的月光皎潔分明,冷然的月色在黑暗中閃着溫柔的光芒,渲染着一種暖意,這樣的夜晚最適合擁着最愛的人,一同入眠。

第十三章第九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十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十三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十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八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十六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十章第十三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十一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十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十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八章第十三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九章第十二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七章
第十三章第九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十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十三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十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八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十六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十章第十三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十一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十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十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八章第十三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九章第十二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