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莫岑哲,你太過分了!”同樣的臺詞,熟悉的場景,又一次地呈現在莫岑哲前面。

他耐着性子問:“怎麼了?”

“你怎麼可以把我的模特兒工作給辭了!”夏佳仁氣勢洶洶地說。

他坐在柔軟的沙發上,兩眼看着財經節目,“不適合你!”他分神地回了一句。

“你又知道適不適合了?”她提高聲音,看他仍是一副要死不死的模樣,她火大地擋在電視機前,兩眼怒瞪着他。

他乾脆閉上眼睛,不能看,照樣聽。

夏佳仁索幸把電視機也關了,打定主意要跟他耗到底;莫岑着緩慢地睜開眼,看着她綠色的眼眸染上憤怒,他笑着從一邊拿過一份文件,遞給她。

夏佳仁接過來快速地看了一遍,憤怒沒有降下,反而更爲上漲,“你要我爲你工作?”她聽過“嵐”,如果能爲“嵐”工作是一個很好的選擇,但這就意味着他要干涉她更多。

“拜託,你是我男朋友,不是我爸爸!”她意氣用事地把文件扔回給他,逕自坐在沙發的另一邊。

“爲我工作不好嗎?”可以不用太辛苦,還能拿高薪,最重要的是,嘿嘿,她不會再做一些令他心臟都要跳出去的事了。

“我只不過是做人體彩繪而已,這也是藝術,你自己也是藝術家,怎麼就接受不了?”夏佳仁緩口氣,試圖跟他講道理。

“從藝術家的角度來講,你做得很好……”他毫不吝嗇地讚道。

她眉一挑,等着下文。

“不過我不喜歡我的女人被別人看光光。”他笑着說,眼裡卻沒有一點溫存。

她的眼角抽搐了一下,“我哪有被人看光光?”

“哦?”他不跟她爭,僅是看了她一眼。

她心虛地別過頭,“就是……”好吧,雖然沒有看光光這麼慘,不過好像也差不多了。

“等等!”她皺着眉頭,“誰跟你講人體彩繪的事情,我是問你幹什麼把我的模特兒工作給辭了!”小芳發信息給她時,她才驚覺怪不得這半個月都沒有工作,原來是某個人在後面搞鬼。

“你現在有我這個財主,爲什麼還要工作呢?”他以手掌撐着下巴,好整以暇地問。

是啦,他有錢,他有錢可以供她揮霍,可是她不要!“我不要不行嗎?”

“爲什麼?”

“我又不是斷手斷腳的,幹嘛要你養!”她理所當然地回道。

他贊同地點點頭,“對!”但他想養,“可以請你滿足一下我的男性自尊心嗎?”想給他的女人花錢,他的女人卻不要,他的自尊心很受損欸!

緊繃的小臉驀然地笑了,她實在是很難再生氣,“可是這樣我會很無聊的……”

他坐了過去,把她擁在懷裡,“所以才讓你來爲我工……”

“你肯定會對我挑三揀四,不盹穿太露,不準有男同事,不準……”她一一數着。

“寶貝,你真的是太瞭解我了。”他咧嘴一笑。

“所以我纔不想跟你合作呀!”不然能接觸到“嵐”,她一定願意的。

她聽小芳提起過,“嵐”不僅僅是拍賣藝術品,有關娛樂方面也是有涉足的。

去年那個紅透半邊天的某名模就是因爲“嵐”拍攝的廣告,或者是前年那個一直沒有名氣的書法大師,也是因爲“嵐”的力捧才紅起來的……

她不求成爲超級名模,只不過是想找一個好的公司,拍攝出好的作品。

“我並不一定會埋沒你……”莫岑哲打趣地捏捏她的鼻子。

她給了他一記白眼,“你剛纔說了不一定,那就是有一定的可能了!”

她真的是越來越瞭解他了,他圈住她,將頭枕在她的脖頸處,“好好讀書,不好嗎?”

“讀書、讀書,你是要你女朋友成爲書呆子嗎?”她不服氣地拉了拉他的臉頰。

“書呆子也挺好!”他貧嘴道。

“反正我不管,以後不準再插手我的事情!”她下了最後通牒。

“好。”他爽快地點點頭。

有陰謀,她嗅到了濃烈的陰謀氣息,“你……”

“對了,今天晚上陪我參加一個聚會吧。”他打斷她的話。

“什麼聚會?”她最討厭參加聚會了,但是大叔現在正值三十歲事業有成的黃金時段,要是被豺狼虎豹看上了,她會很煩惱的。

“家庭聚會……”他淡淡地說,眼神平靜地看着屋子裡的某一個角落。

氣氛轉換得太快了,夏佳仁還沒有反應過來,好半晌,她慢了好幾拍地點點頭,義不容辭道:“好。”

家庭聚會?她必須要去,看看那些人有沒有虧待她的大叔!

莫岑哲看着她一副要好好保護他、爲他出氣的模樣,嘴邊揚起了笑容,她的想像力也太豐富了,他並沒有她所想的這麼脆弱,年幼時的痛苦反而是他成長的動力。

不過他沒有打斷她多餘的想像,其實這樣也挺好的,滿足一下他幼小的心靈,而他懷裡的夏佳仁已經在思索着晚上該穿什麼樣的禮服。

當夏佳仁挽着莫岑哲的手臂出現在家庭聚會時,她才知道原來他是臺中名門世家李家,李晨明的兒子。

夏佳仁一身剪裁大方的白色禮服,脖頸手腕上則是配戴着典雅的首飾,臉上畫着淡淡的妝容,頭髮沒有辦法做造型,雖然她答應大叔要留髮,可是頭髮也不可能一夜之間就長了,她要戴假髮,他又不許,她乾脆就這樣出席了。

夏佳仁美麗的五官,加上一雙美麗的綠眸,以及出衆的短髮,馬上收到了預期效果,驚豔四座。

“你沒有告訴我你是李晨明的兒子……”她在他耳邊低語。

他低笑一聲,“他兒子太多了,我想他也有可能不記得我了。”

聽出他淡到不能再淡的嘲諷,夏佳仁心頭一陣酸,“你母親呢?”

李晨明有好幾個老婆,除了正室,還有好幾房的小老婆,大概是生意做得大,男人就容易花心吧。

“不知道。”

夏佳仁突然覺得大叔有好多事情是她不知道,她擰眉,“大叔,你還好吧?”

莫岑哲停下腳步,看了她一眼,從她清澈的眼睛裡,他看見了滿身是刺的自己,他輕嘆一聲,一步入這裡,他不由得全副武裝,進入備戰狀態了。

“對不起,佳仁。”他爲自己的失態道歉。

夏佳仁擔心地望着他。

“我沒事,我的母親……”他頓了一下,“我自己也不清楚,我只知道她把我交給夏伯父以後,就又嫁給另一個有錢人了。”

夏佳仁突然覺得原來自己不是最可憐的那個人,她心疼他這麼多年的煎熬,可她知道他不會接受別人的同情,她語出驚人,“你的內心太強大了!”

他無語地笑了,“謝謝誇獎。”

“不客氣。”她故作嬌羞,惹得他開懷大笑,引得周圍的人都關注着他們。

“岑哲,你來了……”一名年過半百的男人走了過來。

夏佳仁一看就知道他是莫岑哲的父親,因爲他們的笑容很像,不過在夏佳仁個人的角度來看,她覺得李晨明的笑容雖然溫柔,卻帶着狡詐,不似莫岑哲的開朗。

“父親……”莫岑哲生疏地喊了一聲。

“來了就好好玩。”李晨明笑着說,打了一個招呼,他就準備要走了。

在李晨明準備要邁開腳步時,莫岑哲說道:“這位是我的未婚妻,夏佳仁。”

夏佳仁不知道李晨明的表情爲什麼會這麼奇怪,她聽到他警告地出聲,“莫岑哲!”

“對,我叫莫岑哲。”他淡淡地點頭。

李晨明即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莫岑哲從母姓,而他沒有權力主宰莫岑哲的婚姻,“你搞清楚你的狀況,要不是我給你工作……”

“我早辭了。”那份基層的工作,他根本沒有興趣。

“你……”李晨明突然有些吃驚,“怎麼可能!”他不知道會是這樣。

“我不過是一個基層員工罷了。”莫岑哲當然知道他不知道,因爲李晨明的正室恨不得他早點滾出李家的視線。

站在李晨明身邊的正室李夫人笑了,“他既然要走,就讓他走好了,你別生氣。”

處於局外人的夏佳仁再傻也瞭解其中的爭鬥,她有些不服氣,天真無邪地來了一句,“岑哲,他們不知道‘嵐’是你的嗎?”她哼了一聲,“做基層員工還不如自己做一個老闆呢!”

她把自己弄得媚俗,像一個只知道錢的拜金女。

她的話起了驚嚇效果,李晨明詫異地看着莫岑哲,“你是‘嵐’的老闆?”

夏佳仁對於李晨明和莫岑哲的對話沒有興趣,她的眼睛瞟到了李夫人的臉上,李夫人完美的面具開始崩裂。

哦,哦,原來有容乃大不適合李夫人呀!

她親切地對着李夫人說:“夫人,你這身衣服真漂亮!”

李夫人臉色一僵,馬上明白她在嘲諷自己,衣服漂亮,人卻襯不了衣服!

正忙着應付父親問題的莫岑哲聽到夏佳仁這話,他心裡極度不願夏佳仁去招惹李夫人,他暗地拉了拉她的手。

夏佳仁意會地回到他身邊。

“岑哲,爸爸果然沒看錯你,你果然是個人才!”人前人後,也不過是幾分鐘而已,李晨明迅速地換張臉。

莫岑哲冷漠地微笑,微笑僅僅是他臉上的一個弧度,不過夏佳仁注意到了李夫人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了,看來最不願意見莫岑哲的人就屬她了!

奇怪的父子對話實在沒有意思,夏佳仁在莫岑哲耳邊輕輕地說了一句:“我去化妝間。”

“快去快回。”他同樣在她耳邊輕輕說。

“知道啦!”她又不是小狗,何況狗都能靠嗅覺回家,她纔不會迷路,他老把她當成小孩子。

過了一會兒,李夫人也離開了,莫岑哲有一搭沒一搭地與父親聊着,直到李家大兒子過來將李晨明叫走。

莫岑哲看着李家大兒子敵意的目光,只覺得好笑,他現在只想着夏佳仁,她似乎去的時間太長了一些,他皺着眉頭看遍會場,卻沒有發現夏佳仁的蹤跡。

他正準備要去化妝間找她的時候,夏佳仁回來了,不過她的臉色有些奇怪,他箭步上前,搭住她的肩頭,“怎麼了?”

她不由得瑟縮了一下,搖搖頭,“沒什麼,我有點不舒服。”

“那我們走吧。”他拉着她的手,沒有跟李晨明打過招呼,就直接離開了。

看她很不對勁,他也跟着心慌慌。

夏佳仁的手心裡有一張小小的紙條,她小心地攢在手裡。

十分鐘之前,她在化妝間遇見了李夫人,李夫人狀似無意地問:“你們交往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了吧?”

夏佳仁不懂她滿身的憤怒從何而來,隨便地點點頭。

李夫人揚着詭異的笑容,將一張紙條放在她的手心裡,“你該去這個地方看看,這裡住着你愛的男人最愛的女人。”

等等……她最愛的男人是指莫岑哲吧,但莫岑哲最愛的女人,不是應該是她嗎?她皺着眉頭看着笑得一臉怪異的李夫人。

“去了你就知道了。”李夫人華麗地轉身離開。

第八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十三章第六章第十六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十四章第十一章第一章第十四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七章第十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十六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十一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十二章第十六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十四章第十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十六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八章
第八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一章第十三章第六章第十六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十四章第十一章第一章第十四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七章第十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十六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十一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十二章第十六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十四章第十章第二章第四章第二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十六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