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見者有份?”她以爲他談成了一筆大生意。

“嗯,某種意義上你也有份。”他拿過遙控器,換了一個頻道。

“有形的還是無形的?”她一點就通。

“無形的。”

她的眼睛轉了一圈,食指戳了戳他的腰,“是什麼事情?”

“以後再告訴你。”

“我現在就要知道!”好奇心殺死一隻貓。

“乖。”他眼睛直盯着電視。

“哼,不說就算了,電視還我!”她搶過遙控器,鴨霸地轉回原來的頻道。

他偷偷地從身後擁住她的腰身,頭抵着她耳朵,“該睡覺了!”

“不要,今天我要看……啊!把你的手給我拿開……”

紐約

“呀!”一聲尖叫從一棟別墅中傳了出來。

“怎麼了?”莫岑哲以百米速度衝到了臥房,卻發現沒有人,於是往衣物間走去。

“你這個壞蛋,爲什麼不早點告訴我,我生父要過來看我!”房內一個小女人正對着滿滿的衣服發愁。

莫岑哲倚在門口,看着忙碌的女人,“下午喝茶,給你一個上午還不夠嗎?”

“我……”她很緊張啦!一想到等等就可以見到自己的生父,她就激動不已。

莫岑哲把她拉進懷裡,“好了,別想了,就穿上個星期買的那一套吧!”

“可以嗎?”她擡頭詢問。

“嗯,很漂亮。”他讚許道。

“那就穿那個好了。”她笑顏逐開。

“佳仁……”

“幹嘛?”

他低下頭,眼睛對眼睛、鼻子對鼻子地看着她,“你恨夏伯伯嗎?”那個從來沒有盡過父親責任的男人。

她的眼睛閃爍了幾下,目光看向了地上,良久後才說:“恨?我媽媽教的最多的就是不要恨,她說是她不好,纔會讓我沒有父親。”

莫岑哲緊緊地抱着她,感嘆道:“你媽媽是一個好女人。”

“岑哲……”

“嗯?”

“如果你敢……”她話還沒說完,嘴巴已經被他給捂住了,他的”眼裡透露着睿智。

“我不會的,你沒發現我都沒有喝酒嗎?”酒可以助興,也會釀成大禍。

他這樣一說,夏佳仁倒想起了,“你是沒喝酒……”至少在她面前沒有過。

“不要怕,嗯?”他用力地抱着她,恨不得將她納入自己的身體裡,她沒有安全感,所以他竭盡所能地給她安全感。

夏佳仁靜靜地被抱在他的懷裡,柔順得如一隻被撫平了毛的貓咪,良久之後,她推開他,想起了一件事情,“哦,對了,一直忘記問你,爲什麼三樓有一間房打不開呀?”

“這個……”他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她不相信地眯着眼睛,突然嘴角笑開了,溫柔地說:“不知道呀?那就算了!”

“你……”她的轉變太快,他倒有些不安。

“你不是在工作嗎?快點去吧!”她對他揮揮手。

他疑惑地看了她一眼,點點頭,“那我去工作了。”

“嗯,去吧,去吧,我也要換衣服了。”她把他給推了出去。

過了五分鐘後,衣物間的門再一次地打開了,一個賊頭賊腦的人看來看去,看見走廊上空無一人後,她清悄悄地往三樓走去。

走到三樓某間房時,她停了下來,左看右看都沒有看到人影,她偷偷地從口袋裡拿出一串鑰匙,一把一把地試着。

“終於找到了!”她找到對的鑰匙,打開了門。

門內一片黑暗,她走到窗戶邊,拉開了窗簾,陽光灑了進來,她纔看清了周圍,是他的工作室,房間裡擺着很多成型或者不成型的作品。

“不就是工作室嗎?神秘兮兮的。”她無聊地看了一圈,轉身要走時,左邊架子上的玩意吸引了她的目光。

左邊牆上有數排架子,架子上陳列着一個個拳頭大的陶土娃娃,每個娃娃都有着不同的表情,生氣、開心、鬱悶……栩栩如生。

是她!每個娃娃都是她!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幾乎有四、五排那麼多的小玩偶,每個都做得非常精細,不論是五官輪廓還是動作,她捂着嘴,一排一排地看過來,到最後她泣不成聲。

“我就知道你在這裡!”一道男聲在她輕顫的背後響起。

莫岑哲感覺到了她的古怪,在發現自己口袋的鑰匙不見時,他就知道被她給“摸”走了,他無奈的笑着看她抖動的背影,他悄悄地走上去,“怎麼了?”

“這些……都是我!”她肯定地說。

“要是做別的女人的陶土娃娃,我肯定會被你打死!”他試着讓氣氛輕鬆一些。

她破涕而笑,“廢話!”

“呵呵……”他抱着她,輕輕地拍着她的背,這些陶土娃娃是他這三年做的,她不在他的身邊,他總感覺缺少了什麼。

把她所有的表情、肢體語言全都用陶土做出來以後,他又覺得無聊,因爲陶土做得再像,也不是真的她。

陶土娃娃不對對他講話、不會故意挑釁他、不會壞心逗弄他……

她,陶土娃娃代替不了……

“不過是幾個陶土罷了,你不用這麼感動吧?”他故意不在意地說。

夏佳仁沒有理會他,逕自半蹲下身子,細細地數着,“一個、兩個……十個……二十……”

“佳仁!”他抓住她,打斷她的算術。

“你很煩!被你打斷了!”她氣憤地看了他一眼,“又得重新來過了。”

“別數了……”他制止她的行爲,可她仍堅持不懈地從頭開始數。

“好了,是一百個……”他只好承認了。

夏佳仁哭得慘兮兮地看着他。

“以後不會再做了。”他親親她的額頭。

“爲什麼?”

莫岑哲深情地凝視着她,“你都在我身邊了,我還要這些陶土娃娃幹什麼?”他小心翼翼地擦拭着她的淚痕。

“大叔……”

“嗯?”

“以後陶土娃娃當成我每年的生日禮物,好不好?”她可憐兮兮地央求着,沒有人能拒絕她的要求。

“好。”

“大叔,你真好!”她雙腿一跳,環住他的腰,像無尾熊抱着尤加利樹似地抱住他。

“哦!”他趕緊捧住她的臀,“熱情的小東西!”

她大方地在他臉上賞了幾個香吻。

“別惹火了,小傢伙!”他威脅道,暗示性地挺了挺下身,她卻不當一回事,照樣熱情地吻他。

“佳仁……”他出聲警告她,她乾脆就封住了他的嘴。

一旦遇上她,他的意志有多薄弱可想而知,可她卻熱情地要融化他,不斷地用她的吻挑逗着,好不容易逃開了她的吻,他氣喘吁吁,“下午……該死的下午!”

聞言,她哈哈大笑。

“沒良心的女人!”他咬了一下她的耳垂,引得她敏感地縮了縮,“還惹不惹我!”

“大人饒命,小女子不敢了!”她趕緊推開,他卻把她抱得緊緊的,怎麼也掙脫不了。

“我看乾脆下午就不用去了!”

“那我們幹什麼呢?”她魅惑地對他挑了一下眼。

他哀嘆一聲,真的可以的話,他想直接帶她上牀,他放開她,“別鬧了,該準備一下了。”約好是下午兩點,總沒有讓長輩等晚輩的道理。

她湊近他的耳邊,耳鬢廝磨之際答應下了一個熱情的晚上。

他艱難地別開了眼,“我,咳,去換個衣服,到樓下等我。”

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夏佳仁不忘追加道:“不要待太久哦!”換來他一個白眼。

“哈哈……”大叔爲什麼還是這麼可愛,好玩呢!

她又一次地看了可愛的陶土娃娃們,帶着幸福的笑容關好門,上了鎖,大叔不想讓她知道那三年他是如何思念她的,偏偏世上沒有永遠的秘密。

她帶着滿足的笑容優雅地步到一樓,門鈴正好響了起來,她小跑步過去開門,心想這個時候怎麼會有人來呢?

門一開,見到一個高貴的夫人,夏佳仁正想要開口,貴夫人已經開口,“我是夏夫人。”

夏佳仁還沒緩過來,瞥見她盛氣凌人的眼神中戴着輕蔑,夏佳仁心裡一陣不舒服,沒有邀請她進來,“夫人,你找誰?”

夏夫人冷冷地看着眼前的女生,不用多說什麼,光是那雙眼睛,她就能確定夏佳仁就是丈夫的親生骨肉,她的心裡又苦澀又難受。

她傲然地重複了一遍,“我是夏夫人。”

夏佳仁耳力很好,她當然聽見了,也聽懂了,可……等等!夏?夏佳仁慢一拍地反應過來,眼前的貴婦人剛剛講的是國語,她臉色一陣蒼白,馬上明白貴夫人的身份。

“你……”她無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夏佳仁只能不說話地看着她。

“廢話不多說,我丈夫是不會出席你的婚禮的!”夏夫人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隨即狼狽地轉過頭,一聲不響地轉身離開,她無法再待下去,面對這個長得像摯愛丈夫的女生,她竟然狠不下心對她說狠話,但願這個女生有自知之明,不要妄想別的了。

夏夫人上了轎車,她難受地捂着頭,這個女孩就是她心中的刺,她怎麼也拔不掉的刺,夏佳仁爲什麼和丈夫長得這麼相像呢?如果不像,她的心也許不會這麼難受……

“夫人,你還好吧?”

“快點回去吧,還有,請陳醫生來家裡一趟……”她的頭疼得難受。

“是。”

目送着揚塵而去的轎車,夏佳仁全身冰冷地站在門口,“怎麼了?”身後男人一把將她抱在懷裡,“這麼冷,站在門口乾什麼?”

她沉默不語,他斂眉,“剛剛是誰?”

“岑哲…一下午的見面,我不去了……”夏佳仁推開他,跑回了房間。

“佳仁!”莫岑哲緊張地看着消失在樓梯口的女人,“怎麼回事?”

在那天之後,夏佳仁一直悶悶不樂,即使是莫岑哲也無法開導她,於是到了某個週末,一個不速之客出現在莫家。

當時夏佳仁正無聊地看着原文書,她坐在自家小院子裡的白色藤椅上,藤桌上放着精緻的點心和熱飲。

莫岑哲就坐在她身邊,她看書、他看她,而她也由着他,這幾天他探究的目光一直沒有離開過她的身上。

“有人來了,我去開門。”他這麼說。

過了很久之後,一個人影出現在院子裡,夏佳仁頭也沒擡,她以爲是莫岑哲,過了好一會,那抹高大的身影一直擋着她。

她不耐地擡頭,卻望入了一雙吃驚的眼眸,她的綠眸裡也盛滿了驚訝,“先生,你……”

心中隱隱約約知道眼前的人是誰,夏佳仁下意識地找莫岑哲的身影,他卻狡猾地不知道躲在了哪個角落裡。

她放下書,慌慌張張地站起來,飛快地看了一眼那張英俊親切的臉,隨即她便低下了頭,莫岑哲怎麼可以這樣!怎麼能讓她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就碰見自己的生父呢?

“別怪岑哲……”夏父低沈的嗓音響起,“他只是擔心你。”

他的聲音好溫柔,夏佳仁不由得擡頭看着他,用一種迷茫中帶着崇拜的眼神望着他,夏父溫柔地拍拍她的肩膀,“孩子,可以坐下聊聊嗎?”

他的一句“孩子”讓她酸了鼻子,夏佳仁垂下眼眸,“嗯。”

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十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十二章第二章第十五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二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十四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十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八章第十六章第九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八章第十三章第六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十章第一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十六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二章第十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二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五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十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一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十二章第二章第十五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二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十四章第二章第九章第二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十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十六章第八章第十六章第九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八章第十三章第六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十章第一章第九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十六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二章第十章第四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二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五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