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來吧,小女孩,我一定會爲你剪一個最棒的髮型!”喬森笑咪咪地拉着她往裡面走。

莫岑哲自己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趕了一個月的論文,他現在疲憊不堪,竟然坐在沙發上打起瞌睡,直到喬森的驚呼聲響起,莫岑哲第一時間睜開眼睛,以爲問題少女又出問題,他循着聲音走去。

“小妹妹,你真是太漂亮了,這個髮型非常適合你,你可不可以讓我下來?我要把你的造型放在雜誌上……”喬森興奮地手舞足蹈。

“喬森,閉嘴!”莫岑哲還以爲是什麼多大的事情,“她不會讓你拍什麼照片……”

“喬森哥哥,我願意拍照的話,會有酬勞嗎?”問題少女打斷了莫岑哲未說完的話。

喬森哥哥?莫岑哲的嘴邊開始抽搐了,喬森比他還要大個四、五歲,憑什麼喬森是哥哥,他就是大叔?在這關鍵的時候,莫岑哲實在不該糾結在這個問題上,可他臉上仍寫着大大的不爽二字。

喬森被喚得心花怒放,“當然、當然!”

見目的達到,問題少女微微一笑,“能爲喬森哥哥當髮型模特兒,是我的榮幸!”

莫岑哲冷冷地看着這一對“哥哥妹妹”。

“哦,小可愛,那到時候我想好一些idea,就拜託你過來了。”

“好的、好的。”

“夏、佳、仁!”莫岑哲實在是聽不下去了,他不知道她這麼缺錢……

“有什麼事嗎?大叔……”

該死!莫岑哲正想好好教導一下這位不知感恩的少女,少女同一時間轉了過來,他頓時像個傻瓜一樣愣在了那裡。

他知道她很漂亮,因爲夏父是一個英俊的美國人,她應該不會差到哪裡去,他也知道她有一雙像翡翠的綠色眼睛,可是他從來不知道原來一直低着頭,喜歡用頭髮遮住臉龐的少女,會在喬森的巧手之下變得如此的驚豔!

她凌亂的頭髮剪成了一個有弧度的羽毛剪,兩邊的髮尾柔順地往裡翹,瀏海簡單地剪齊,乾脆俐落的髮型襯托出她綠色的翠眸,直挺的鼻樑、紅潤的小嘴、尖細小巧的下巴。

髮型很間單,但效果是驚人的,僅僅是頭髮的改變,她竟然有了這麼大的變化,簡直不是他之前看見的那個可憐兮兮的女孩。

“大叔,漂亮嗎?”

“漂亮……”莫岑哲老實地點點頭。

“那你還生氣嗎?”

“我不……哦,不會纔怪!”莫岑哲收回欣賞的目光,看着問題少女臉上壞壞的笑容,“這筆帳回去一定要跟你算。”

夏佳仁賭氣地閉了閉眼睛,轉過頭去。

“嘿,哲,你太嚴厲了,她還只是一個小女生。”喬森不知道他們發生了什麼不愉快的事情,但是相信誰都無法責備這個可愛的女生。

莫岑哲沒有說話,拍拍好友的肩膀,“謝謝你,費用記在我帳上吧。”

喬森搖搖頭,對於他的固執無可奈何,夏佳仁小氣地哼了哼,“喬森哥哥,算他貴一點!”

“哈哈……”喬森被逗笑了。

莫岑哲無語地看了一眼夏佳仁,喬森怕是誤會了,夏佳仁不是在開玩笑,她是很認真地在說這句話。

夏佳仁跟着莫岑哲回到家裡,正要上樓時,莫岑哲喚住了她,“坐下,不準上樓。”

她順從地坐在沙發上,莫岑哲走進廚房,看見方形餐桌上的一疊美元,他驚愕地挑挑眉,原本要泡杯茶的心情也沒有了,他走出廚房,看着她,“爲什麼不拿我給你的零用錢?”

夏佳仁不說話,閉着眼睛,似乎已經睡着了。

但是,莫岑哲知道她沒有睡着,“這就是你蹺課去打工的原因?”那一疊錢就和他十幾天前放在那時一模一樣,沒有被動過的痕跡。

她一動不動,似乎真的睡着了。

莫岑哲眯着眼睛開始思考這個可能性,最後霸道地下了命命,“明天起,不準再去咖啡廳打工了。”

“大叔!”她反抗着。

“你這樣是違法的!”莫岑哲以理服人。

夏佳仁咬着下脣,欲言又止。

她有骨氣,她不要花他的錢,他已經收留她了,這就夠了,吃他的、住他的,連零用錢也要伸手向他拿?不,她夏佳仁還沒有這麼的可憐又可惡。

這下換莫岑哲說不出話了,他沒想過,一個才十四歲的少女會這麼有骨氣,他那些和她差不多大的表妹、堂妹,每逢過生日只會打電話要禮物。

而她,竟然什麼都不要?

她才十四歲!沒有錢,她怎麼活下去,難道她要一直靠打工嗎?她的學業呢?她的未來呢?

莫岑哲頭痛地揉着額頭,能讓他頭痛的事情很少,沒想到一個小小年紀的她會給他出這麼大一個難題。

“不管怎麼樣,從明天開始你不準再去打工!”他又重申了一遍。

“我……”夏佳仁緊緊地咬住下脣。

莫岑哲蹙眉,“不要咬嘴脣!”

夏佳仁咬得更重了,這個不準、那個不準,這個大叔真是太煩人了!

“夏佳仁!”莫岑哲已經把她的名字當成口頭禪了。

無視他的警告,她咬得更緊,蒼白的脣色染上血絲,再加上她孤僻的眼眸,讓莫岑哲想道了孤寂的狼。

他心軟地嘆了一口氣,“好了,別再咬了,行嗎?”

她鬆開了脣,嘴脣微啓,頗有微詞,“你不讓我做我想做的事。”

莫岑哲在她的對面沙發上坐下來,高大的身子佔據了沙發的三分之二,“佳仁,你想要做什麼?”

“我……”她欲言又止。

“想賺錢?”他反問:“你這麼小能賺什麼錢?工作的事情可以等你讀完大學再說,以後有的是機會賺錢!”

夏佳仁持續着沉默。

“爲什麼不花我的錢?”有人免費給她錢花,她還不樂意!

夏佳仁差點就被莫岑哲那副快來花我錢的模樣給逗樂了,她強忍住笑意,“那是你的,不是我的。”

如果她只有五歲,什麼都不懂,也許她還有藉口花他的錢,可她十四歲了,而且很清楚她跟莫岑哲什麼關係也沒有!他因爲她生父的關係收留她已經很好了,沒必要負擔她的所有開銷。

哦,莫岑哲忘了她不是沒有思想的小孩子,她現在已經十四歲了,她知道自己的身世,自己的處境,她……該死!有必要分得這麼清楚嗎?

她越是這樣,莫岑哲反而覺得夏佳仁太過貼心、太過可愛,讓他都……他在想什麼?莫岑哲臉上掛了無數的黑線。

“好吧,既然你覺得有必要分清楚,那麼你可以爲我工作……”莫岑哲努力壓榨着腦細胞,天知道他絕大多數的腦細胞都奉獻給了論文。

夏佳仁輕輕地擡頭,她下意識地去抓瀏海,很顯然,瀏海不會因爲她抓幾下就長

,她放棄地放下手,一雙美目看着坐在前方的男子,他臉上有些倦意,因爲她的緣故而深鎖眉頭,薄脣抿得緊緊的。

“爲你工作?”

“爲我打掃房間,你知道的,男人的房間一向很亂……”話講到這裡的時候,莫岑哲接收到了她不贊同的目光,“呃,好吧,我的房間還不算亂……”他頓了頓,“我有請人專門來打掃。”

夏佳仁仍是一副不信任的目光,在她住在這裡的時候,她從來沒有見過有人來打掃。

“好吧,好吧,是我有潔癖,才能保持這麼幹淨,但是相信我,大多數男人都不會這麼幹淨!”莫岑哲解釋道。

“既然如此,就不需要我……”

“佳仁妹妹,你可以可愛一點嗎?”莫岑哲無可奈何,她一定要這麼堅持嗎?

夏佳仁撇撇嘴,她從來跟可愛搭不上邊,陰暗、孤僻,這些纔是她的寫照。

“如果你可以接下這個工作,我想我可以輕鬆很多。”他這麼說,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呃……前提是你必須達到我的標準。”

聽到他後面的補充,夏佳仁不給面子地笑出聲音,看來他真的有一定程度的潔癖。

“好吧。”偶爾可愛一下也是可以的,主要是她現在還未成年,打工是不合法的,夏佳仁勉爲其難地接受他的提議,爲他做一些事情,也好抵銷掉欠他的人情債。

莫岑哲大大地鬆了一口氣,不忘補充道:“不準再蹺課了,如果你能做到,嗯,學年前三名,我可以滿足你的願望。”

理解了她的一些“不要對她太好”的想法,莫岑哲覺得自己可以用這種方式跟她進行溝通,讓她不要覺得深受壓力。

“願望?”夏佳仁重複,似乎不太理解他說的話,在夏佳仁的十四年人生中,母親從來沒有對她說過做得好會有獎勵,因爲母親太過忙碌,忙她的學費、她們的生活費。

“是的,就是一個獎勵,比如你想要一樣東西,或者想去哪裡玩……”莫岑哲很可恥地搬出小女生會心動的項目,試圖說服她。

“大叔……”

“嗯?”

“如果我做到了……”

“嗯……”

“我希望你以後都不要跟我說這些大道理,真囉唆!”

咻咻!莫岑哲死在無情的箭雨下,問題少女真的是太不可愛了!

很幸運的,莫岑哲找到了與問題少女溝通的方式,她們平安無事地相處了半年,夏佳仁按照他潔癖的要求打掃着房子,獲取“高額”的工資,假如有人知道她的工資這麼高,想必莫家的門口會被踏平。

她也做到了學業上的要求,甚至比莫岑哲預期得還要好,每學期都是第一名,這對一個初來乍到的人、一個不會講英文的小女生來講,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理所當然的,磨岑哲會問她的願望,夏佳仁不改初衷,堅持要他shutup,不準再對着她講大道理。

莫岑哲氣得磨牙,最後卻不得不做到,因爲他是一個大人,他必須要誠實守信!

“你要去參加派對?”某個週日,莫家傳來一男和一少女的對話。

“是的。”夏佳仁點點頭。

“穿成這樣?”莫岑哲提高尾音。

夏佳仁不在乎地聳聳肩,反問道:“有什麼不對嗎?”

不對?大大的不對,有哪一個剛過十五歲的女生會穿着低胸……好吧,外國女生是這樣的,不對,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她,她竟然穿這樣出門!

莫岑哲覺得自己差點要抓狂了,“禮服領口太低了,裙襬太短了!”

夏佳仁低頭看看自己的裝扮,不覺得自己哪裡不對勁,她搖搖頭,否決他的大驚小怪,“大叔,我覺得很棒,大家都這麼打扮,你總不能要我穿冬天的衣服去參加派對吧!”

冬衣也不錯呀!莫岑哲想起自己年輕時,去參加派對時的情形,幾個年輕氣盛的小夥子口袋裡可是備着保險套,隨時來個你情我願的牀上運動。

那些派對美其名是增加交際,實則是尋找性伴侶……而夏佳仁此刻完全符合那些小男生喜歡的類型,她與剛來紐約時的情況大大不同,不再瘦骨嶙峋,也沒有因爲吃漢堡吃多了,成了一個大胖子。

可是……以莫岑哲的眼光來說,她真的是很吸引人,即使只有十五歲,她的胸部發育得相當好,莫岑哲的目光有禮地離開少女的前襟,一身雪白的肌膚像是雪花一樣的誘人,兩條長腿,手臂如藕般纖細。

第十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十章第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一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十三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九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十三章第十六章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十六章第一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十四章第十四章第十四章第十四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二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十五章第一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十四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十二章第十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三章第九章
第十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二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十章第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一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十三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九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十三章第十六章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十六章第一章第七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十四章第十四章第十四章第十四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五章第二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十五章第一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十四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十二章第十章第一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三章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