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是了!夏佳仁噤口了,就兩個人怎麼投票?她真的是笨死了!不,這不是重點,“我不是要說這個!”

“嗯?”他優雅地挑挑眉。

“我不要去臺灣!”

“爲什麼?”

“就是不想去!”她回瞪過去,大有他要是不肯,她就抗爭到底的意味。

“佳仁……”

“幹嘛?”

“你確定要只穿內衣和我說話嗎?”他是不介意自己的眼睛有冰淇淋吃,可如果是少女的冰淇淋,他還沒有這麼變態。

“啊!你這個偷窺狂!”夏佳仁大罵一聲,跑回了房間,站在房間裡的圓形鏡子前,看到她臉紅得可以媲美猴子的屁股了。

她不是真的穿着內衣,而是一件背心式的上衣,下身是一條緊身的彈性短褲,他總喜歡說她的打扮是猶如穿着內衣。

好吧,是有一點點他說的那種感覺,可這裡是她的家,她喜歡這樣穿,難道員警還上門抓她嗎?

當然不會了!

那她爲什麼害羞呢?她也不知道,只是,她對着鏡子看一下,看着自己沒有穿胸罩卻仍舊挺立的胸脯,以及平坦的小腹、挺翹的臀部,她給了自己滿分。

和十四歲時的贏弱模樣不可同日而語,她現在是一個充滿異域風情的少女,在性觀念開放的紐約,她也不會動不動因爲聽到一些敏感的詞就臉紅,卻因爲莫岑哲一句不帶任何意義的話而羞紅了臉。

爲什麼呢?夏佳仁也百思不得其解。

兩年後,臺灣。

“大叔,你不能這樣做,太過分了!”快要滿十八歲的夏佳仁兩手插腰,站在莫家書房裡,憤怒地瞪視着莫岑哲。

莫岑哲恍若未聞,繼續手上的動作,兩眼沒有離開電腦屏幕,認真地看着下屬傳過來的報告,今年“嵐”收購了亞洲地區的古董畫作,預期盈利將達到數億以上……

一個人影鑽進了他與電腦之間,他的動作一頓,盯着她平坦的小腹好一會,緩緩地上移,在注意到她傲人的胸脯時,他尷尬地再次疑開目光,直到眼睛到了安全的地方,他看着她的臉,“怎麼了?”

“我問你,我書包裡的情書呢?”

“扔了。”他淡淡地說:“那些毛頭小子不適合你。”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這可不行,他家的天鵝肉可嬌貴得很,不是隨便讓人覬覦的。

“那是我的戰利品。”

“你太虛榮了。”他不重不輕地批評道。

“什麼虛榮?我這個年紀要是沒有男生追,會很丟臉的好不好!”夏佳仁嗤之以鼻。

莫岑哲看着她臉上一副要找他麻煩的模樣,心中笑了,以前他就覺得她是一個很聰明的人,怎麼總喜歡惹他呢?後來他才知道,這個問題少女就是喜歡看他生氣的模樣。

他淡定地回道:“我扔了又怎麼樣!”

夏佳仁一下子愣了住,這個大叔學精了,以前還會跟她鬧着玩,現在都不會了,真沒意思,她無趣地轉身要走,卻不小心被絆了一腳,身後男人堅實的手臂護住了她,沒有讓她跌得很難看。

她的心跳劇烈地起伏,她還以爲真的會毀容,要去韓國整型了呢!她乾脆坐了下來,坐在他的大腿上,好像坐在凳子上般的隨意。

莫岑哲挑挑眉,沒想到她這麼自在,他的手繞着她的腹部,她的腰肢很細,她的態度很自然,讓莫岑哲有些不自在了,一陣陣屬於少女獨有的芳香飄過他的鼻端,臉上隱隱有淡淡可疑的紅暈。

他故意地咳嗽了一下,她不爲所動,他又咳了一聲,“咳!”

“咳嗽?大叔,你感冒了嗎?”夏佳仁賴在他的腿上不走了。

“嗯,有點,你最好離我遠一點。”莫岑哲壓低聲音。

“厚!我又不是老人,我是年輕人欸,纔不會隨便就被傳染的!”夏佳仁得意地說。

某個老人臉色難看地說:“你可以移動一下你的臀部嗎?”

“不要!”夏佳仁就是喜歡幹莫岑哲不喜歡的事情,她側過頭,兩人面對面,她沒有發現莫岑哲有些僵硬的臉色,嬌媚地對他拋了一個媚眼,“受不了我年輕身軀的誘惑嗎?”

莫岑哲差點被自己的口水給嗆死了,故意把她帶回臺灣,就是要把她往正常的方向引導,她倒好,沒有變好,只有變差。

“是你的橄欖屁股弄疼我的雙腿了。”他正經八百地說。

“胡說,明明我的臀部是可愛的水蜜桃,哪可能是橄欖!”別以爲她聽不出他在暗喻着她的臀部都是骨頭,坐得他的雙腿發疼。

“這只是你一個人這麼認爲,不是大家都這麼認爲的。”莫岑哲已經掌握了激怒她的訣竅了。

夏佳仁氣得站起身,“你……”

正當莫岑哲慶幸她終於離開的時候,她下一個動作更可怕,她竟然抓起他的手往她挺翹的臀部上一按,甚至還引導着他的手重重地捏了好幾下,他的手不受控制地隨着她的動作揉了揉她的臀部。

他一時傻在那裡,耳邊聽見她不服輸的嗓音,“是不是很好摸?”

她……他認輸!莫岑哲想收回手,她卻不肯,硬要他承認他的口誤,她不是橄欖臀!

“好好,不是,你不是橄欖臀!”遇上女番王,他只好俯首稱臣。

夏佳仁哼了一聲,滿意地走出去了,在莫岑哲看不見的地方,她的臉得可疑。

在她離開後的那一段時間,莫岑哲久久不能回神,來回看了好幾次那隻摸了她翹臀的手掌後,他才後知後覺地呢喃了一句:“還真的不是橄欖臀!”

不僅僅看起來翹,摸着還挺舒服……stop!他在想什麼!莫岑哲皺着眉,想了半天也沒搞清楚自己的想法。

電腦上傳來最新的交易報告後,他的注意力才被轉移。

嗯,這個問題還是放着好了,總有一天會想通的,又不急!

夏佳仁一離開書房,就滿臉通紅嘴裡唸唸有詞,“要死了要死了,真的被說中了!”

放在口袋中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拿出來接通,“喂?”

“如何呀?”電話那一頭是一陣柔柔的女聲。

“子琳……”童子琳,她出國前的同學,沒想到回到臺灣後,又很有緣地成了同學,不過在開心之前,她被童子琳拉着耳朵“問候”了好長一段時間,童子琳才氣消。

“測試結果怎麼樣?”童子琳慢悠悠地問。

夏佳仁沉默沒回答。

“嗯,沒有聲音,那就是我說對了?”

童子琳一直對於她在紐約的事情很有興趣,夏佳仁說沒有機會,童子琳逼問原因,吞吞吐吐之下,夏佳仁把沒有豔遇的原因歸結於莫岑哲嚴厲的管教。

“唉……”夏佳仁默默地嘆了一口氣。

童子琳跟她打賭,絕對不是莫岑哲管教太嚴厲,是她太聽莫岑哲的話,爲什麼會這麼聽大叔的話呢?

“是喜歡吧?”童子琳濃濃的笑聲中帶着揶揄。

“唉……”又是一聲重重的嘆息。

“沒事,沒事,不過就是大了十歲而已。”童子琳安慰道。

“唉……”

“怎麼了?”童子琳鬱悶道。

“我怎麼會喜歡大叔呢?”她無奈地道。

童子琳沉吟一會,“任何可能發生的事情都會發生,我比較想知道,你接下來怎麼辦?”

“別以爲我聽不出你想看好戲!”夏佳仁不客氣地迴應。

電話另一頭的童子琳已經習慣這樣的夏佳仁了,那年她認識小夏佳仁時,小夏佳仁是一點也不喜歡說話,甚至很孤僻,連她都不喜歡小夏佳仁,但是她成了自己的同學,早見晚見,後來相處下來,童子琳越來越喜歡夏佳仁了,她們很合得來。

只是她一直希望夏佳仁能開朗一些,希望卻不斷地落空,直到夏佳仁離開,又回來了,她們再一次重逢,她才發現夏佳仁變了,變得開朗,敢說敢做,不再像以前一樣畏畏縮縮。

她想,大概跟夏佳仁口中的大叔有關吧。

“人家纔沒有看好戲,人家是關心你!”童子琳,吐吐舌頭,否定道。

“我也不知道怎麼辦纔好!”夏佳仁乖乖地被引誘出自己的心聲,她沒想過自己會喜歡上大叔,大叔就應該是大叔呀,在她最困難的時候幫助自己而已呀!

可不知何時,逗弄大叔、欺負大叔,她感覺很開心,偶爾大叔去國外,她會很無聊,會大電話揶揄他。

什麼時候大叔變得這麼重要了?

剛剛故意測試大叔時,自己的心跳得極快,她要不是按住胸口,只怕心都要飛出去了。

“你坐在他腿上的時候,他有什麼反應?”童子琳八卦道。

“沒什麼反應。”夏佳仁回憶道。

“哦,那他大概對你沒有意思吧!”童子琳分析着。

夏佳仁嘟着嘴,對於她的猜測很是不滿,“你又知道了?”

“唉呦,男人都是下半身動物,要是你投懷送抱他都沒有反應,他要嘛就是性無能,要嘛就是不喜歡你哦!”童子琳直接道。

“我不知道!”好亂!夏佳仁搔搔頭髮,回道自己的房間,趴躺在牀上。

“嗯,那你直接去問好了!”童子琳灑脫地說。

“不要,他說不定以爲我是神經病!”

“那你就不要喜歡他好了,換個人喜歡。”

“那我該去喜歡誰?”

“呃……你看看周圍追求者有沒有喜歡的呀?”

“嗯,那試試看吧!”

莫岑哲覺得很奇怪,在他完成了一半的陶土製品時,夏佳仁不在家,他記得前一段時間,她得知他在做陶土工藝時非常的興奮,非纏着他教導她做陶土。

他不肯,她就天天蹲在他身邊看他做陶土,可這幾天怎麼都沒有看見她呢?

莫岑哲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走下樓,樓下一片漆黑,他打開燈,又走到冰箱前面看着便利貼,這是他們的默契,如果來不及通知對方,就留一張便利貼在冰箱上。

他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冰箱表面,神情怪異地打開冰箱,拿了一個蘋果,緩慢地咬了幾口,今天是星期六,難道她跟朋友出去玩,看電影了?

算了,小孩子自有他們的玩法,莫岑哲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晚上十點,剛放下的心又吊起來了。

是了,莫家有門禁,必須要十點回家,門禁對他也有一樣的效果,這幾年他的重心都放在工作上,也沒有感情上的發展,所以他沒有晚歸的紀錄,同樣的,夏佳仁也是。

只是他不知道身邊沒了夏佳仁這隻小麻雀,生活會這麼無聊!

三兩下就啃完了蘋果,將蘋果扔進垃圾桶後,他走到門口,還未打開門時,他聽見了門口刺耳的機車聲,以及小麻雀開心的笑聲。

莫岑哲打開門一看,小麻雀正倚在機車旁,跟一個長得挺帥的男生聊着天,兩人你濃我濃的,好不浪漫!他不做聲地站在門口,面無表情地看着年輕男女的戀戀不捨。

“夏佳仁,我們下次再出來玩哦。”男生羞澀地說。”

“好。”玩是玩得開心,不過夏佳仁總覺得有些怪異,但她還是強顏歡笑地應允了。

第十六章第十三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十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十章第九章第十三章第十章第十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十六章第十三章第十六章第十三章第十六章第十四章第十一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一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十二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六章第十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十四章第一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
第十六章第十三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十章第八章第三章第一章第十章第九章第十三章第十章第十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十六章第十三章第十六章第十三章第十六章第十四章第十一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五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一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七章第十二章第三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二章第六章第九章第五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六章第十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十四章第一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