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跟男生告別後,夏佳仁一轉過身就看見大叔倚在門邊,他站在陰影裡,夏佳仁看不見他的神情,她一步一步地走近,笑着說:“大叔,我回來了……”

“出去玩了?”他雲淡風輕地問。

“嗯。”

“好玩嗎?”

“還可以。”夏佳仁看了一眼手機,現在已經十點二十了。

“早點睡吧。”莫岑哲揹着光進了門。

“大叔……”夏佳仁心裡突然一陣的不舒服,麻木地看着他離開的背影,一種像是要被丟棄的感覺油然而生,她迅速地跑進去,一路狂奔,聲音沙啞道:“大叔,別走!”

莫岑哲停了下來,“有什麼事嗎?”

其實也沒有什麼事情,只是夏佳仁不懂他的漠然,以往他都不允許她跟男生走得太近的,“大叔,那個男生是我的同班同學。”

“嗯。”他低低地應了一聲。

“我們只是吃了一頓飯、看了一場電影。”她老實地交代行程。

“嗯。”仍是不變的單音節。

“然後我就回來了。”她沒有很貪玩。

“你也累了,早點休息睡覺吧。”

“大叔,你不罵我?”她小心翼翼地問。

“你下個月就滿十八歲,是一個大人了,已經知道什麼是你想要的了。”莫岑哲的聲音比往常低了好多。

“所以我可以跟男生一起出去玩了?”

“可以,不過要注意安全。”

“所以我可以交男朋友了?”

“可以,不過不可以有婚前性行爲。”

“所以你不管我了?”她控制不住地提高嗓音。

“不會,你有事情,我一定會在。”他語氣很淡卻帶着肯定。

一片沉默,夏佳仁大動作地搖搖頭,“我跟那個男生沒有關係,我們只是朋友。”

“是嗎?”他沒有任何情感地反問,聲音平靜得如死水一般。

“對!”她深怕他不相信地用力地點頭。

“好吧,你自己有分寸就好了。”莫岑哲始終背對着她。

“大叔……”她輕顫着嗓音,“你是不是要離開了?”她就要滿十八歲了,而他照顧了她這麼多年,他是不是想功成身退了?

整個房子靜得沒有一點聲音,夏佳仁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抓住他的手,“大叔,不要走,我……”

他反應極快地甩開她的手,嗓音有着壓抑,“該睡覺了。”

夏佳仁靜靜地看着自己被甩開的手,兩眼不由得冒出了淚。

“晚安。”他丟下這一句話,沒有猶豫地上樓,走進自己的房間,輕輕地關上門。

樓梯口只剩下她一個人,她站在那兒一動不動,過了好久她才緩慢地移動着僵硬的身子,往房間走去。

大叔,這個學期的願望可以提前兌現嗎?

大叔,可以不要離開嗎?

大叔,我可以做你的女朋友嗎?

他走了,在夏佳仁累極地半靠在他房間的門邊,守着他的門口睡着時,他帶着極少的行囊,毫不猶豫地離開了,連三樓的陶土作品都沒有帶走,那些被他視爲寶貝的作品也沒有帶走,何況是她這個專門給他惹禍的壞女生呢!

又一次地被丟棄了,夏佳仁發呆地看着空空的房間,觸摸着那沒有暖意的牀很久很久,直到牀染上了她的體溫後,他離開了,什麼都沒有帶,帶着證件,逃離似地離開那個地方,連最後一眼也沒有看那個與他一起生活了兩年的房子。

他走了,她也走了,只剩房子孤寂地佇立在陽光下……

三年後,一名氣質優雅的男人緩慢地出現在機場大門口,他緩緩地行走着,不疾不徐,外面有一輛加長型的豪華轎車正等候着他,他上了車。

轎車往市中心行駛時,中途經過一家百貨公司,男人的眼睛瞬間被外面的海報吸引住,“停下來!”

“是。”老闆的指示太過唐突,司機仍是訓練有素,穩妥地停好車。

大大的海報上是一名俏麗的女人,她的眼睛是一雙罕有的綠眸,頭髮剪得和男生一樣短,卻不突兀,俏麗的五官不會令人誤會她是一名男生,她的五官沒有多餘的顏色,膚色接近天然。

她,是她……

莫岑哲閉了閉眼睛,試圖將海報上的女人與印象中的少女連接起來,可不管他重複多少次這個動作,她都不再是以前的她……短髮的她流露出叛逆、不屑,以及憤世嫉俗!他的喉間好似含着苦澀的黑咖啡,又苦又澀,實在難以嚥下。

他清清喉嚨,報了一個地址,司機將他載到了那幢房子前。

“不用等我了,你回去吧。”原本要下榻的酒店,他不打算去了。

“是。”

莫岑哲靜立在房子前,看着小院子一片雜亂,雜草叢生,猶記得當年的這裡綠葉盎然,花香萬里,臨風莞爾的美好場景。

不過三年,物是人非。

他以爲她還會住在這裡,整整三年對她漠不關心,以爲她沒有了他,會活得更快樂,像飛出小樹林的小鳥。

這種一片亂七八糟,與周圍乾淨的房子形成了強烈的對比,門上積着一層厚厚的灰塵,角落有着蜘蛛網。

他從口袋裡摸出一把鑰匙,插進鎖孔,門一打開,房內一股噁心的味道即刻傳了出來,恐怕能將早上吃的食物都催吐出來了。

他屏着氣息。走進屋子裡,看見廚房裡的垃圾原封不動,不知道是放了多久的垃圾。莫岑哲站在離門最近的地方,狠狠地瞪着那個垃圾桶,好似裡頭隨時會爬出幾萬只的蟑螂,他甚至可以想像出在他看不見的地方,也許有幾隻肥大老鼠。

他無法再進去,還是決定退一步,僵直着身子往後走,一走出門,他誇張地深呼吸着,讓鮮美的空氣充斥着肺部。

事情似乎和自己想的有些不一樣,他以爲他不在的時候,夏佳仁會更開心,他特意留了這麼大的房子給她,可她人呢?

“咦,是莫先生?”一個看起來很和藹的老爺爺對着他打招呼。

“王爺爺……”這位老爺爺是左邊數過來的第二戶人家。

“好久不見了,你們去哪裡了,移民了嗎?”

對於他的話,莫岑哲深感疑惑,“這幾年我住在國外。”

“是嗎?小姑娘還跟你一起住?”對於那個活潑的少女,王爺爺印象深刻。

“不,我……”他也不清楚,莫岑哲轉過頭看着眼前的舊房子,他不知情,他以爲她會一直住在這裡的,就算他不在,她也會需要一個住的地方,可她沒有住在這裡,以這個房子目前的狀態,是不可能會有人願意住下來的……

“王爺爺,你有看見佳仁嗎?”他抱着希望問可能知道的人。

可王爺爺怎會記得呢,“不知道呀,我也很久沒見過她了。”

“是嗎?”莫岑哲勉強地笑着。

“哦,對了,似乎是你早上離開後,她中午就跟着離開了。”王爺爺回憶着,他還記得莫岑哲當天走得匆忙,他對着他打招呼,都不被理會自己呢!

莫岑哲心頭一驚,“我一走,她也走了?”

“是呀,唉呦,我說你,上次走的時候也不跟我們這些鄰居打個招呼……”王爺爺半是埋怨道:“好辦一個歡送會呀!”

王爺爺說什麼,莫岑哲都沒有聽進去,他只聽到他走了,她也走了,所以,在她十八歲生日前的一個月,她……是一個人獨自生活的?

“王爺爺,佳仁都沒有再回來嗎?”莫岑哲激動地問。

說得正起勁的王爺爺被打斷了,他無辜地搖搖頭,“沒有呀。”

莫岑哲迅速地丟下王爺爺,又重新跑進那個他不想再進去的房子,他打開門,快速地跑到二樓,一把打開她居住的臥室。

他打開她的衣櫃,看着他買給她的衣服全數都在,那時她剛來紐約,他一直不懂她爲什麼總是穿得這麼單薄,後來看了她的行李,他才知道她之前的生活是多麼的艱辛,行李里根本沒有像樣的冬衣,怪不得她總是冷得臉部發青,怪不得她需要錢。

所以他總是在特定季節裡幫她買衣服,可是她走了,連這些衣服也沒有帶走……傻愣半刻,他又拉開抽屜,他知道她的身份證、護照之前都放在抽屜裡。

但是現在不在了,除了他給她的提款卡。

他抓起卡,提款卡差點因爲他的力大而彎曲,他沒想過這三年默默地匯錢給她的行爲成了笑話,他連打電話詢問銀行的欲 望也沒有了,她不是忘記帶走這張卡,而是不想帶。

那這三年,她是怎麼過活的?

他想到那個海報上的她,即使和三年前的模樣有所不同,可他是不會認錯的,是她沒錯,她竟然把好不容易留長的及腰長髮給剪掉了,剪的還是那種和男生一樣的短頭髮,已經是近乎光頭,要不是上面有一些些的黑色陰影的話。

他咬緊牙,不斷地磨着,該死的夏佳仁,她怎麼可以……讓他對她這麼放不下心!

她不知道,他心裡住着可怕的惡魔,他竟然會對一個小他十歲,一起生活了三、四年的小女生有了不該有的想法。

他被嚇到了!當他看見她跟那個男生卿卿我我的時候,他有想一拳打斷男生鼻樑的衝動。他嚇得只想逃離她的身邊,而她卻不知道,還以爲那種她很需要他的眼神請求他留下。

他不能!他做不到!

三年來音訊全無,雖然他不知道她怎樣了,但是他做不到對她完全放心。

三年後回來,他卻發現事情的發展和他預料的完全不同,他忘記了一件事情,夏佳仁最不會照人家的意思做了,而他該是最清楚的人,卻又忘記了。

他把提款卡放在口袋裡,緩緩地離開了這幢房子,他會找到夏佳仁,因爲這個狼心狗肺的壞女生,讓他怎麼也放不下心來。

“對,對,就是這樣……很好,pose很棒……好!”某一知名攝影棚裡,一名專業的模特兒正敬業地擺着姿勢。

身上一件純手工的鏤空蕾絲,完美無瑕地貼合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禮服的衣襟口做了一個水晶的假領,中間有一個硬幣般的圓洞,微露出女人豐滿的胸部,禮服到女人的腳踝處又分開,魚尾狀的擺尾襯得她婀娜多姿。

“好,收工!”

夏佳仁呼了一口氣,一旁的小助理趕緊把外套給她披上,即使室內開着暖氣,可這件禮服裡沒有穿任何衣服,她只貼了胸貼和穿了丁字褲,還是會覺得冷。

“佳仁,等一下我送你回去,你好好休息。”小助理一邊幫夏佳仁整理東西,一邊說着。

夏佳仁坐在化妝間裡,動作迅速地卸妝,一張清純亮麗的小臉立即呈現出來,“好的。”她冷淡有禮地說。

小助理等在一邊,等着夏佳仁準備好,本來小助理也不用這麼守着的,可有太多意圖不良的人在守株待兔,所以小助理只好乖乖地守護着這顆搖錢樹。

卸完妝,夏佳仁快速地換了一套衣服,“我好了,走吧。”

她們纔剛一出門,攝影師已經在門口等着了,“小夏,我們要去唱歌,你也來吧!”

“不用了,謝謝。”夏佳仁面無表情地搖搖頭。

一旁的小助理感覺到了攝影師的不悅,忙打斷說,“不好意思哦,我們小夏身體不舒服。”

第六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十章第七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十四章第二章第十章第十四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十一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二章第十二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九章第八章第十四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十五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十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十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十三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
第六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十章第七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一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十四章第二章第十章第十四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十一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二章第十二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四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九章第八章第十四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十五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三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二章第十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九章第十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四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一章第八章第十三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二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