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既然他已經逃了,那索性逃得乾脆,卻沒想到三年後他又一次地來到臺灣,他不該來的,卻又不由自主地想來,他只想看看她過得好不好。

他有時候在想,他們從認識到他逃跑之前的那一段時間,他到底是以什麼心態對待夏佳仁?兄長或者父親,他以前是這麼定位自己的。

她那時十四、他二十四,她懵懵懂懂、他傾囊相授,卻忘記了他們之間其實是沒有血緣關係的,這種太過接近親情,實則不是親情的情感太危險。

他沒有約束自己,膽大妄爲地觸碰了危險的邊境,他對她管得很嚴,他以爲這是一種呵護,是一種長輩對晚輩的管束,雖然她從來不把他當做長輩,嘴上喊他大叔,也只爲了氣氣他。

她喊自己大叔的時候,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而他喊夏佳仁的名字時,沒有他所以爲的親人之間的親暱,他對她的那種親暱介於一種禁忌地帶。

他不許她做那個、做這個,總是擔心這、擔心那,其實他最擔心的就是她被帶壞,被一些壞男生帶壞,因爲他年輕時也是居心叵測想着跳上某女牀上的壞男生。

她是聽話的,只要他是有理的,她會聽,只是嘴上喜歡跟他吵上幾句,他習以爲常。

然後便是那天晚上,她長大了,一個亭亭玉立的女生,有很多跟她同樣年輕的男生追求着她,他心酸了,酸到他終於意識到他們之間的距離。

他自以爲是的理論全數變成泡沫,他虛僞的面具被撕破,他沒有臉再待在她身邊,那天在樓梯口她未說完的話,他已經聽出來了,他用盡所有的力氣阻止自己去擁抱她。

那是可恥的,他不應該在她意識朦朧時,在她還來不及真正認清自己時,就將她納入自己的懷抱,如果有一天她清醒了,她會恨死他,而他會因爲她的不愛而痛苦至死爲止。

他怕了,怕得趕緊縮回自己的殼裡,直到他真的耐不住那磨人的思念,思念像是螞蟻一樣,不斷地啃噬着他的心。

死就死吧,反正愛與不愛,他都是死路一條。

以前,她很年輕氣盛,任何心思都逃不過他的眼睛,而現在……“該死的!你就不能給我穿上衣服嗎?”要死了!要他一個禁慾這麼久的男人每天看着她清涼,不,是**的曼妙身子走來走去,他要發瘋了!

夏佳仁依然故我地坐在沙發上,拿着遙控器看電視,“我就喜歡這樣!不是跟你說過要適應的嘛。”她無辜地說。

適應?她說的是火星話吧?莫岑哲抹了一把臉,他纔在這裡待了兩天,他要是再待下去,很有可能要流鼻血過多而死了。

“哦,對了,我突然想到,你是不是從成爲我的監護人開始,就沒有交過女朋友了?”夏佳仁狀似冒昧地問。

已經被耍得沒有尊嚴的莫岑哲無語地看着她,一句話也不說。

“唉呦,真可憐,該不會禁慾了……一、二、三……咦?五、六年!”她吃驚地大叫。

拜託,剛成爲她監護人的時候,他每天都被她弄得煩死了,哪有那個心思嘛,至於後來,請不要深究這個問題,莫岑哲難爲情地轉過身。

“現在你功成身退,可以去找一個女人……滅滅火了。”她調皮地轉過身對他眨眨眼。

他不該回過身的,他後悔也來不及了,一回頭,他半低着頭看着她,卻正好看見她兩手臂相交,又白又軟的胸脯在他眼前晃動着。

“大叔,我可不會跟你上牀,收起你淫蕩的表情!”夏佳仁故意以嫌棄的眼神看着他。

莫岑哲差點就嘔出血了,他有表現得這麼明顯嗎?

他瞥了瞥他,“畢竟我們是生活在一起的‘一家人’呀!”

她完全如他所願了,可會不會太遲了,如果是三年前,她這樣做的話,他也不會逃開的,可不逃開,早晚也會出事……無論怎麼樣都逃不開這個命運。

莫岑哲鄭重其事地搖搖頭,轉開了話題,輕佻地說:“我在想,你十七歲時就發育得挺好的,可現在……”

“怎麼樣?”夏佳仁傲然地挺胸。

“似乎有些縮水了。”莫岑哲疑惑地說。

“怎麼可能!”夏佳仁纔不信他的話,自尊卻還是受了傷,“你是眼睛出現毛病了!”

“沒事的,你現在還年輕,還有機會發育。”他安慰道,眼裡升起一抹笑意,她肯定不知道,她是一個很好激怒的人,只要他稍稍地放一下火,她就會自動地將火力全開。

“你!”夏佳仁正想要罵他,鼻子卻一陣搔癢,她不文雅地打了一個噴嚏,被她扔在角落裡的浴袍隨時披上她的身體。

她正想要拒絕,他開口道:“我知道你年輕,可年輕也不代表不怕冷,而且現在是深秋欸……”雖然室內開着暖氣。

她氣得全身哆嗦,卻說不出話。

“別狡辯,你的都硬了。”既然她要在他面前扮演豪放女,那他就見招拆招。

她倒抽口氣,雙手下意識地抱住上圍,心裡大罵不止,這個死變態居然連這個都注意到了,他……他太過分了!

“對了,做模特兒的不是要把……”他主動省略字眼,手在下身比了比,“那個毛髮要弄乾淨的,你也太不專業了。”

對,對,他說的有道理,可她又不是泳裝模特兒,她是廣告模特兒呀!他把她的等級都給降滴了。

“啊,忘了跟你說,沙發似乎也些紅點,好像是你的親戚來找你了……”他含蓄地說。

紅點?親戚?夏佳仁瞪着他,腦子飛快地算着日子,該死,今天似乎是大姨媽的日子,她羞愧地一把推開他,往房間裡走。

片刻後,她的房間裡傳來沙啞的尖叫聲,“根本就沒有!騙子!”

正坐在沙發上的莫岑哲優雅地笑了笑,安靜地喝着咖啡,她太過得意了,以爲這樣就能嚇走他了,她也太小看他了。

他比她大了十歲,吃的鹽比她吃的飯還要多,她卻在他面前耍小聰明,不自量力……

不過,但願以後不要再隨便地亂秀她的了,年紀大了,他也吃不消了……

莫岑哲以爲自己很瞭解夏佳仁,可在跟她重新相處了一個月之後,他才知道自己根本什麼都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一個混蛋!

“跟你說了多少次了,內衣、襪子不要亂扔!”男人說着每天都要重複的話。

坐在沙發上正悠閒地看着小說的某人,頭也不回地說道:“不好意思,我已經習慣一個人了。”

“爲什麼買東西只買一份?”整理屋子到一半時,莫岑哲口渴了,打開冰箱才發現除了飲料之外,什麼東西都是單數。

“哦,我一個人住嘛。”她涼涼的聲音從沙發上傳了過來。

莫岑哲靜靜地看着她背影好一會兒,最後默認自己確實是一個混蛋,他嘆了一口氣,“以後記得要買我的份。”

因爲一個人住,她不需要買太多的東西,只要買她自己需要的就行了,而且這個房子只有她一個人住,她愛怎麼亂就怎麼亂,房子是她的,不是嗎?

“衛生棉也要買你一份嗎?”某人仍是不好相處地來了這麼一句。

“如果你想買的話!”他咬牙切齒。

“如果你有需要的話。”她冷冷地回道。

好吧,他甘拜下風。

“大叔,我發現你不行哦!”夏佳仁放下書,轉頭過來溫柔地看着他。

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你還沒老,卻越來越囉唆了……”她說道。

他選擇沉默,他不講話,可以吧!

“對了,你要是找到房子就快點搬出去,孤男寡女的住在一起可不好。”

這大概是重點了。莫岑哲清清喉嚨,“我不想找。”

不想找?他當她是難民收容所嗎?夏佳仁白了他一眼,一聲不吭地看着他,“大叔,你不會是沒有工作,想在我這裡混吃混喝吧?”

沒有工作?她是在開玩笑吧,他沒離開她時,“嵐”已經發展不錯了,成了藝術界的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在藝術與商業之間架起了一道橋樑,專門進行藝術品交易。

不過“嵐”在這三年已經不似當年的稚嫩,正逐漸地成熟,旗下擁有最專業的法律團隊、最八面玲瓏的公關部門、最實力非凡的保全部門等等。

而她不知道,莫岑哲深吸一口氣,正打算要跟她說說自己近年的情況,她來了這麼一句,“我餓了,給我去做飯!”

要他燒飯?莫岑哲指指自己的鼻子,一臉的不敢相信,“我?做飯?”

“對!”

“爲什麼?”他揚高尾音。

“一,你住在我家……”她扳着手指數着。

“等等,我有幫你整理房子。”他的手立刻指向剛剛被他整理得乾乾淨淨的臥房。

“錯!那是你受不了才整理的,我可沒有要你做!”夏佳仁是吃定了他的潔癖。

“喂!”莫岑哲不滿了。

“二,我不想煮!”她說完了。

他傻在那兒,呆呆地重複,“你不想煮?”

“對!”她點點頭,她就是不想下廚,她就是想看看莫岑哲狼狽地煮飯的模樣,男人十個有八個不會煮飯,他就是其中一個了。

“是你不會煮吧?”莫岑哲嗤之以鼻,眼神斜睨着她,一副看不起她的模樣。

“我不會煮?我不會煮,你就不會**!”她恰北北地兇了回去。

哦,前幾年他對她的教育在此刻體現出來,原來他的教育這麼失敗,“你……”

“哼,我現在就煮給你看!”女人急匆匆地從沙發上跳起來,往廚房走去,轉身的時候沒有看見男人狡詐的笑容。

薑還是老的辣,特別是她在他的眼皮底下這麼多年,他要是不知道她有幾根毛就奇怪了!不過惹火她的代價是被她誤會他的性能力,這種悶虧的滋味着實不好受。

廚房裡一陣劈里啪啦,莫岑哲乖乖地站在離廚房最遠的地方,他有一點,真的只有一點的潔癖,所以,他對廚房敬謝不敏。

想當初他們一起生活時,他不會煮,她也不會煮,他們的下場就是每天都吃外賣,最後吃膩了,他專門請了一位廚師,定時上門給他們做飯,他們也就活下來了。

所以對於夏佳仁的廚藝,呃,他是不抱太大的希望的,他不是怕髒才站得這麼遠,他只是爲了保全生命。

結果廚房除了發出炒菜的聲音之外,並沒有其他特別奇怪的聲音。

當夏佳仁端出一道又一道的佳餚時,他真的傻眼了。

“喂,好了,還不過來吃!”夏佳仁大聲地說,手上動作俐落地盛飯,等她坐下來準備開動時,某人還愣在那兒。

“大叔,你幹嘛?”

“呃,你煮的?”莫岑哲很清楚外賣不會送到廚房。

“廢話!”夏佳仁理都不理他,逕自開動了。

“等等,你下毒了?”他看了一眼色香味俱全的佳餚,俗話說,越好看的東西越毒。

“你看到我死了沒?”夏佳仁白了他一眼,不再理他這個瘋子了。

莫岑哲默默地看着夏佳仁吃完飯,在她準備要收拾的時候,他喊住了她,“等等!”

她看着他,不做聲響。

“我還沒吃。”他輕輕地說。

“我以爲你不要吃。”她沒有任何情緒地說,在平靜的表層之下,她的心跳動得很快,她有一種矛盾的心情,她不想給他吃,他憑什麼吃呢?這個混蛋!

第十二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八章第十三章第十六章第九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十五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十三章第十三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十六章第十二章第二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八章第十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九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十章第十三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六章第十一章第二章第十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十六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一章
第十二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四章第九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八章第十三章第十六章第九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十五章第八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七章第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十三章第十三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十六章第十二章第二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八章第十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一章第二章第九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十章第十三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六章第十一章第二章第十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七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十六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