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第十二次

男子的嗓音乾淨誘人,十分穩重,給人一種油然而生的安全感。

許歡喜今日原本狀態不佳,循聲側頭過去,便看見一襲白袍逆着光出現在門口,她晃了眼,這纔看見男子的面孔。

那是一個極美的男子。

起碼對於從小浸在各種男色的許歡喜面前,那男子宛如天神般出現。長眉若柳,身如玉樹,冷傲孤清又溫柔內斂。

那人月牙白束腰,款款朝她走來,許歡喜一時不察,雙目直直對上他的目光,深邃又神秘,宛若黎明似的雙眸一時間讓她看愣了。

“在下左府長子左嘉言。”他微微躬身作輯,聲音如清水擊石,清明遠揚。

許歡喜愣了一下,腦子忽然放空,一時竟然只呆呆的看着人家出神。綠衣見自家小姐的表情便知道此時她沉迷於人家美色,頗爲無奈的伸手提醒。

綠衣:小姐你先醒醒,現在花癡的場合不對啊!

周遭的空氣似乎一瞬間沉默下來,下一秒許歡喜才反應過來,慢半拍的行了個禮,動了脣喚了聲“左公子”。

當許歡喜反應過來自己剛剛的舉止,一張白皙的笑臉瞬間羞紅,醺臉如桃花。

她抱歉的低垂着頭,感受到對方在自己身上灼熱視線,卻再不敢和男子對視。她萬分懊惱,心想,不就是這公子有辦法幫自己找回東西麼,一向見慣大場面的自己何至於這幅模樣。

左嘉言見她這般模樣,腦子裡是剛剛那雙烏溜溜的大眼,那明面上溼漉漉的鹿眼深處卻藏匿着狐狸般的狡黠,他笑,一時間竟覺得這姑娘有幾分有趣。

自然,除了廳裡的綠衣發現了這二人之間的不尋常外,另外兩個上了年紀的男人自然是無法感受到小輩間的氣息浮動。

李錦性子急躁,還沒等左嘉言開口便詢問道:“大公子你果真有辦法可否說來聽聽”

許歡喜點點頭,她十分期待。不知道爲什麼,她見着男子的第一面心裡便莫名而來的安全感,原本一夜緊張煩悶的心突然被人撫平。她其實不是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但這種感覺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深過,也許這世間真的有這樣的人,只需一眼便能讓人信服,她想。

左嘉言不語,只是笑了笑,他端起手側的瓷杯輕抿了一口茶水,溫熱的茶水順着白瓷的杯檐蔓延,原本乾燥的脣一時間變得紅潤起來。

離他坐的最近的許歡喜看着左嘉言,期待着他的回答,目光盯上了那雙骨指分明的手指,白皙、纖細,圓潤的指甲蓋乾淨整齊,許歡喜看了眼他的手,又低下頭看了看自己的,一如既往的白皙柔軟,再細看來分明是一雙胖乎乎的小肥手。她片刻思考之後便毅然偷偷把手藏到身後。

這男子的手竟然令她一個姑娘家爲之汗顏。

不過一口茶的功夫,許歡喜的意識已經開始神遊,她側了個身,看見綠衣正正經經的坐着,緊抿着脣正在等着左嘉言開口。

許歡喜難得見她這幅模樣,再次看向坐在主位的左嘉言,見他仍然淡定的喝着茶,心裡冷嗤,想來這左大公子也是個享受膜拜和光環的人,原先本以爲他是個與衆不同的,誰知也不過是個混不吝,與其他王孫公子一般無二,身上滿滿高人一等的自我姿態。

她這樣想着,偏着頭扁了扁脣,一時也無話。

李錦見左嘉言不回答他,他站起身,依舊按捺不住性子,額上的青筋突突的跳,“大公子你倒是說說話,這案子到現在是一點頭緒也沒有,事情現在也是風風雨雨的,這賊人狡猾不堪,咱們官府要是再抓不到人……”

“阿錦你別急,阿言辦事我想來放心。”另一邊的縣令大人也十分鎮定,一邊勸着李衙差。

李錦深深嘆了口氣,“這賊有了一個就有第二個,我怕再這樣下去,那些原本有賊心沒賊膽的該開始猖狂了。”

“李叔你先別急,我說過這件事情並不難處理,只要找到東西抓到賊就行了。”終於,左嘉言起身,他語氣一如既往的清淡,但在許歡喜聽來未免有些裝模作樣的嫌疑。

許歡喜眸子一轉,語氣也沒那麼柔和溫婉,“左大公子,我可不管什麼賊不賊的,總之我的鐲子是在你們這兒丟的,若是找不回來……我想你也不願意見識女人死纏爛打的功夫吧。”

左嘉言聽言沒生氣,反而微微一笑,那笑有些晃她的眼,“姑娘還請放心,事情既然是在這兒出的,那麼官府自然會管到底的。”

聽了這話,許歡喜冷哼一聲,“這是怕我鬧壞了白水鎮這幾十年來你們費心費力維護的好名聲吧。都是些官話。”

這種關頭許歡喜自然不會口下留情,不威脅威脅他們他們又怎麼會把自己一個小姑娘放在眼裡。

在她這裡,什麼美男也沒有她哥留給她的東西重要。畢竟兩條腿的男人哪都能找,可她親哥就這麼一個,許歡喜這般如是想到。

左嘉言也是被人咄咄逼人的話磨的沒了脾氣,只能頗爲無奈的笑,“那我們要怎麼樣你才滿意。”

許歡喜看了綠衣一眼,綠衣瞬間明白,她沉着聲,“三天時間,三天之後我們來左府拿東西。”

李錦想出聲阻止:“三天會不會……”太短了。

沒想到左嘉言只是摸了摸下巴便應了下來,柳眉黑眸毫無波瀾,臉上依舊是淡淡的笑道:“不用三天,後天這個時辰來左府,我等着你。不過,還望姑娘見諒,能夠給在下提供一副鐲子的畫像,以便我們能方便辨認。”

許歡喜斟酌了一番,點了頭,“我待會兒讓綠衣送過來。”

左嘉言:“如此甚好。”

許歡喜眯着眼看他:“還希望左大公子後日不讓人失望纔好。”

左嘉言沒答,只是安靜的坐在那裡。許歡喜壓下心頭那股莫名的信任感。

一旁的左縣令一直沒有插手,只是淡着神色坐在一旁看着幾人,時不時喝口茶水。

窗外的雪開始化了,太陽隔着雲層露了臉。天空似乎有天晴的預兆,溫暖的陽光透過窗子上小小的鏤空撒進來,整個屋子裡像是被人撒上了薄薄的金色鱗片,美輪美奐。

5.第五次19.第十九次6.第六次17.第十七次8.第八次24.第二十四次23.第二十三次11.第十一次2.第二次13.第十三次3.第三次15.第十五次4.第四次22.第二十二次13.第十三次18.第十八次11.第十一次4.第四次11.第十一次7.第七次12.第十二次17.第十七次25.第二十五次12.第十二次4.第四次10.第十次16.第十六次21.第二十一次5.第五次18.第十八次25.第二十五次4.第四次6.第六次6.第六次2.第二次2.第二次4.第四次3.第三次4.第四次25.第二十五次16.第十六次17.第十七次25.第二十五次21.第二十一次23.第二十三次14.第十四次18.第十八次9.第九次9.第九次8.第八次11.第十一次1.第一次6.第六次17.第十七次25.第二十五次25.第二十五次1.第一次22.第二十二次1.第一次7.第七次26.第二十六次15.第十五次24.第二十四次20.第二十次17.第十七次4.第四次25.第二十五次12.第十二次4.第四次14.第十四次15.第十五次23.第二十三次18.第十八次1.第一次11.第十一次20.第二十次2.第二次21.第二十一次7.第七次18.第十八次1.第一次12.第十二次22.第二十二次12.第十二次6.第六次3.第三次23.第二十三次1.第一次14.第十四次26.第二十六次1.第一次11.第十一次10.第十次13.第十三次7.第七次18.第十八次22.第二十二次10.第十次
5.第五次19.第十九次6.第六次17.第十七次8.第八次24.第二十四次23.第二十三次11.第十一次2.第二次13.第十三次3.第三次15.第十五次4.第四次22.第二十二次13.第十三次18.第十八次11.第十一次4.第四次11.第十一次7.第七次12.第十二次17.第十七次25.第二十五次12.第十二次4.第四次10.第十次16.第十六次21.第二十一次5.第五次18.第十八次25.第二十五次4.第四次6.第六次6.第六次2.第二次2.第二次4.第四次3.第三次4.第四次25.第二十五次16.第十六次17.第十七次25.第二十五次21.第二十一次23.第二十三次14.第十四次18.第十八次9.第九次9.第九次8.第八次11.第十一次1.第一次6.第六次17.第十七次25.第二十五次25.第二十五次1.第一次22.第二十二次1.第一次7.第七次26.第二十六次15.第十五次24.第二十四次20.第二十次17.第十七次4.第四次25.第二十五次12.第十二次4.第四次14.第十四次15.第十五次23.第二十三次18.第十八次1.第一次11.第十一次20.第二十次2.第二次21.第二十一次7.第七次18.第十八次1.第一次12.第十二次22.第二十二次12.第十二次6.第六次3.第三次23.第二十三次1.第一次14.第十四次26.第二十六次1.第一次11.第十一次10.第十次13.第十三次7.第七次18.第十八次22.第二十二次10.第十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