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二十三次

天氣漸暖, 山上的冰雪開始融化,原本白雪皚皚的枝頭開始冒出點兒青翠的小芽,已經冰封一個寒冬的山澗也開始流淌着叮咚的水花。

許歡喜和綠衣跟着左丘之他們進山快活了幾日, 便真的有些樂不思蜀了。

早起時有蟬鳴, 午睡時有微風繚繞, 夜眠時有星辰作陪, 好不愜意。

都說山水養人, 纔不過只兩月餘的神仙的日子,許歡喜愈發美麗水靈,穿梭在林間宛如那“既含睇兮又宜笑, 子慕餘兮善窈窕”的山間精靈。

*

山坳的寨子裡,一個妙齡女子立在窗前, 白紗長錦從髮髻垂下, 霞光透過窗外的葉隙照進來, 正好一隻鴿子飛了出去,撞向蔚藍的空中。

許歡喜將紙箋打開, 看清上面黑子白字後,忽得一張臉煞白。

邊關戰急,京城危機四伏——這幾字猶如一瓢冷水,澆得許歡喜渾身冰涼。

怎麼可能呢,她不過離家幾月, 竟發生這邊變故麼?

許歡喜有些不信, 可信箋是爹的親筆, 她認得, 上面明明白白的寫着叫她找個地方好好呆着, 切勿回京。

她臉色極差,一雙眼有些驚慌, 緊緊攥着手裡的紙條,手心的汗有些微微浸溼紙張,感覺有些黏膩,額前飄起的碎髮也隨着涼風粘附在額前。

又是戰亂!

許歡喜渾身沸騰的血液涌入腦海之中,她感覺自己眼冒金星,拼命適應了好一會兒,這才鬆開了手,把手心裡已經揉皺的不成樣子的紙條攤開,上面的墨色有些被暈開,留下淡淡的痕跡。

她發了好些愣,擡眼遠望——清早的薄霧籠罩了春日的山林,山澗中飛過兩隻結對的鳥兒,一陣風颳進了屋子,涼風拍在臉上本該甚是愜意,刮進屋子裡的落葉跟着歡喜的衣袖一齊進了屋內。

她要回去。

*

許家世代在朝爲官,雖多爲文官,卻也是些冒死進諫、替朝分憂亦或者是兩國談判的使臣,個個都是得天子重用的儒臣。

直到這一輩出了個許易周,許家的唯一一個將軍,年少成名,其用兵之道臨戰之力,無一不令敵人膽寒。

許易週年少便被派遣在太子身邊伴讀,文韜武略,可天妒英年,少年早逝,一腔熱血撒在了塵沙飛揚的戰場上,馬革裹屍。

即便是七年過去了,這天下誰不知道許家出了個小兒郎,偏偏老天喜愛,早早就收了做座下童子。

可即便是這番不知道從何說起的傳言,人們只知道她哥是上戰殺敵一心爲家國,驍勇善戰,胡羌聽了心驚膽戰。他的犧牲換來的只不過是人們一時的唏噓和讚歎,卻從來沒有人會想一想他也只是個二十歲的兒郎,上有父母雙親,下有妹妹。

逝者已逝,生者卻要更加努力的活下來。

這便是爲什麼許歡喜一聽戰亂便心驚膽戰了。

無數人民流離失所,無數百姓失去丈夫或父親,戰火所到之處,必定生靈塗炭滿目瘡痍。

許歡喜收拾了東西,囑咐綠衣在門口等着。

她猶豫來猶豫去,還是決定來告這個別,即使可能這一別便再無相見的可能了。

屋內有人交談,許歡喜還沒敲門便聽見了,她敲門,很快有人來開門,是左滿。

左滿見她有些驚訝,不知是看許歡喜滿臉凝重,還是其他,倒是沒跟平時吊兒郎當的樣子打趣她,見是她便直接請了進去。

許歡喜腳步有些急,心裡裝着事,但卻又不知從何開這個口。

她擡頭看見左丘之正在看一本報賬,嘴角動了動,卻也沒開口,她知道,這可能是最後相處的一段時間了,她想珍惜。

許歡喜垂着眼,盯着自己腳尖兒,沒敢看他的眼睛,“我要回去了。”

“嗯現在不行,過段時間。”左丘之捏着紙張翻了頁,語氣有些遲緩。

許歡喜儘量讓自己表情自然一點,“我待會就走了,綠衣在門口等着,我過來跟你告個別。”

“不行,現在山下亂,你們要走也再待段時間,沒得商量。”左丘之似乎感覺到了她的堅決,視線對上她的。

許歡喜暴躁的撓頭,“我要回家。我不是來問你的,是來告別的。”

“我知道山下危險,也知道邊境戰火已經開始,我已經決定了。”

“你要走?”

“是。”

“給一個說服我的理由。”左丘之終於認真了。

“我父母還在京城,他們有危險,我不放心。”許歡喜把紙條遞了過去。

其實她也不知道爲什麼要與他說得如此明白,明明她和綠衣二人直接走了便可以一走了之。

左丘之看完短短的紙條後神色依舊未變,把紙條遞迴給她,冰涼的手指拿着紙條放回了她的掌心處,感覺有些酥麻,癢癢的。

“我會找人把他們接過來,你放心。”左丘之正經道。

許歡喜聽了這話,心裡有些動容,但下一秒語氣堅決的開口:“他們不會跟你走的,我必須要回去。”

面前的男人凝視着她,輕聲道:“爲了你哥?”

“你那晚果然沒醉。”許歡喜想起了那個吻,臉紅耳赤的嘀咕,“又騙我,果然是個大騙子。”

左丘之哼了一聲:“嗯?”

她咬緊牙關:“對!爲了我的親人。”

“你知道現在外面多危險麼,單單是白水鎮上,剛剛左滿來說便是這事,商販各回各國,生怕被抓起來當成奸細,而百姓日日在家,根本不能開門開店。你知道這亂世最多的便是什麼麼?”

許歡喜聽的有些愣,搖搖頭。

“是匪。”左丘之好像笑了一下,伸手摸了摸她的發頂,“現在最多的就是匪,山匪土匪賊匪,燒殺擄掠,因爲生活所迫,這就是亂世出盡惡人的原因。”

“像你一樣的?”

他忍不住笑了,“傻丫頭,我只是頂着個名號罷了。”

許歡喜沉思了一番,擡頭看他,“你的意思是我還沒出白水鎮就會被土匪搶個乾淨對麼?”

“但是我告訴你,我不怕!我哥哥是大英雄,我纔不會怕。”許歡喜驕傲的擡起她的下巴。

左丘之眉眼閃動了一下,忍不住勾了勾脣,面部的線條愈發柔和。

許歡喜算算時間,知道再不下山該出事了,她有點捨不得的着面前的男人,邁着步子走上前,雙手環住了他,臉側着貼在他的胸膛。

“我這一走可能就回不來了,你以後就看不見這麼漂亮可愛的我了,也沒有人會跟你一起共進早午晚餐了……”

左丘之摸着她的頭,視線寧在她的發頂上沒做聲。

許歡喜見他這般,極力化解自己心中的怒氣:“你以後就見不到我了!你沒有一點捨不得我嗎?沒有一點點話想要跟我說嗎?”

“是,捨不得。”左丘之輕嘆了口氣,手上的力愈發中了,“所以我跟你一起。”

“誒?”許歡喜一愣,撐着手從他懷裡鑽出來,養着個小臉看着他,結果下一秒就被人摁了回去。

6.第六次6.第六次20.第二十次24.第二十四次24.第二十四次3.第三次6.第六次22.第二十二次11.第十一次9.第九次13.第十三次14.第十四次22.第二十二次4.第四次6.第六次21.第二十一次26.第二十六次22.第二十二次21.第二十一次6.第六次24.第二十四次23.第二十三次1.第一次17.第十七次26.第二十六次16.第十六次6.第六次8.第八次16.第十六次16.第十六次25.第二十五次21.第二十一次4.第四次13.第十三次19.第十九次5.第五次7.第七次16.第十六次20.第二十次1.第一次11.第十一次7.第七次21.第二十一次13.第十三次8.第八次10.第十次20.第二十次16.第十六次26.第二十六次6.第六次13.第十三次12.第十二次6.第六次21.第二十一次17.第十七次15.第十五次17.第十七次22.第二十二次4.第四次15.第十五次23.第二十三次26.第二十六次10.第十次23.第二十三次1.第一次23.第二十三次6.第六次11.第十一次14.第十四次3.第三次25.第二十五次18.第十八次17.第十七次14.第十四次23.第二十三次23.第二十三次20.第二十次15.第十五次15.第十五次17.第十七次15.第十五次12.第十二次4.第四次13.第十三次20.第二十次20.第二十次7.第七次11.第十一次19.第十九次21.第二十一次14.第十四次15.第十五次21.第二十一次5.第五次16.第十六次6.第六次11.第十一次
6.第六次6.第六次20.第二十次24.第二十四次24.第二十四次3.第三次6.第六次22.第二十二次11.第十一次9.第九次13.第十三次14.第十四次22.第二十二次4.第四次6.第六次21.第二十一次26.第二十六次22.第二十二次21.第二十一次6.第六次24.第二十四次23.第二十三次1.第一次17.第十七次26.第二十六次16.第十六次6.第六次8.第八次16.第十六次16.第十六次25.第二十五次21.第二十一次4.第四次13.第十三次19.第十九次5.第五次7.第七次16.第十六次20.第二十次1.第一次11.第十一次7.第七次21.第二十一次13.第十三次8.第八次10.第十次20.第二十次16.第十六次26.第二十六次6.第六次13.第十三次12.第十二次6.第六次21.第二十一次17.第十七次15.第十五次17.第十七次22.第二十二次4.第四次15.第十五次23.第二十三次26.第二十六次10.第十次23.第二十三次1.第一次23.第二十三次6.第六次11.第十一次14.第十四次3.第三次25.第二十五次18.第十八次17.第十七次14.第十四次23.第二十三次23.第二十三次20.第二十次15.第十五次15.第十五次17.第十七次15.第十五次12.第十二次4.第四次13.第十三次20.第二十次20.第二十次7.第七次11.第十一次19.第十九次21.第二十一次14.第十四次15.第十五次21.第二十一次5.第五次16.第十六次6.第六次11.第十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