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二十四次

三日後, 幾人快馬加鞭終於趕回京城,擡頭便能看見兩個恢宏大氣的城門牌。

綠衣提醒,“這城門什麼時候開始要排隊檢查了?”

“可能危機關頭危機做法吧。”

許歡喜一臉風餐露宿的疲態, 好在一雙眼依舊亮閃, “這樣看來情況或許比爹信裡提起的情況更加嚴重。”

左丘之表情凝重:“我們先進城。”

許歡喜幾人騎着馬穿過長長的隊伍, 守城門的將士剛想拔刀相向, 一塊令牌出現在眼前。

綠衣拿着令牌, “這幾個都是許府的貴客。”

“這……”幾位有些爲難,上頭明明白白的旨意說一定要嚴查,寧可錯殺不可放過。

他們自知自己拿不定主意, 只能上報守城官。

不過片刻一個佩劍的武將從城樓上走了下來,見了馬上的許歡喜爽朗的笑了一聲, “許閨女好久不見。”

許歡喜有些汗顏, “沒成想侄女進個城卻還驚動了您, 實在打擾。”

雖然看着這長長的隊也不知道該排到猴年馬月去。

“唉,這不就太客氣了。”那官員擺擺手, 語氣抱歉,“手下的人不懂事,你也別見怪,這上頭旨意如此,我們也只能照辦, 如果有什麼驚擾, 改日叔叔設宴賠罪。”

“客氣了, 我這邊事比較急, 今日叨擾叔叔了, 改日還是侄女做東纔是。”

許歡喜向來不知道這些彎彎繞繞,但凡這京城中的重臣, 管他認得不認得,稱叔叔便對了,怎麼也該看在許家的面子上敬上幾分。

幾人進了城便往許府趕,進了許府這才歇了口氣。

他們剛下馬,便有眼尖的僕人看見,“小姐回來了!”

許歡喜笑了一下,把自己的馬牽給他,跟他說,“這幾位是貴客,跟許叔說好好安頓一下。”

那僕人笑嘻嘻的,臉上高興壞了,看樣子跟許歡喜和綠衣極其熟捻,“得嘞,小的這就去給夫人報個喜,說是小姐帶姑爺回來了,夫人不知道得多高興呢。”

許歡喜臉紅一下,回頭看了發現對方似乎並沒有聽見,假裝兇一下,“不許胡說。”

對方朝她吐了吐舌頭,綠衣敲了敲他腦袋瓜子這才牽着馬走開。

幾人進了正廳,正好碰上許夫人攙着丫鬟從裡頭快步的往外趕。

“娘。”

許歡喜嗓子啞了一下,看着眼前的婦人似乎比之前老上了許多,一時間眼眶有些泛紅。

許夫人摟上她的手,笑眯眯的看着她,溫熱的指腹撫着她的臉頰,“怎麼回來了。”

聞言,許歡喜鼻子一酸,“想你了還不讓回來了。”

許夫人拍着她的手,嘴裡雖是這麼說着,可明明臉上的表情是開心的。她注意到正廳裡的人,“這兩位是?”

“這兩位是……是我的朋友,他們不放心我和綠衣兩個人所以陪同我們一起回來,這段時間就住咱們府上。”

“二位有心了。老婦在此謝過二位。”許夫人聽見閨女含糊其辭的解釋,心裡多半也是有數的。

“娘,爹呢?怎麼沒看見他?”許歡喜府上吃着久違的飯菜,語氣疑惑。

許夫人嘆了口氣,“你爹一大早進宮了。早出晚歸,已經好幾天了。”

左丘之:“爲的是邊境戰火的事?”

許夫人點點頭,表情有些嚴肅,眉宇間聚了點憂慮。

“娘,你給我們說說,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爲什麼爹突然寫信給我?又爲什麼城門進出如此困難?”許歡喜終於把這些憋在肚子裡的問題問出來了。

“你也大了,娘也不把你當小孩子看了。”許夫人沉吟,“七年前你哥哥拿自己的命換來了我們與夷國的和平,商貿往來,聯姻結親,一直都和平共處。事情還要從一個月前說起,和親的公主在兩國的邊境忽然暴斃,夷國第二日便領兵攻城,防不勝防。”

許歡喜憤憤道:“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許夫人點點頭,衆人都聽她接着說。

“我們都能看出來的事情朝堂自然比我們看的更明白,大家心裡都清楚夷國這是要單方面的撕毀合約。我們自然是不希望兩國交戰的,但若是刀架在脖子上,死的是誰還不一定。那日,皇上派二十萬兵馬過去,領兵的將軍也定好了人選,結果就在出發的那天早上,當着全城百姓,全軍將士的面,一支箭直接將那將軍從馬上了下來,死了。”

衆人倒吸一口冷氣,“人抓到了嗎?”

許夫人搖搖頭,低語,“到現在都沒一點兒頭緒,那將軍是今年皇上親封的武狀元,此後幾日裡,又陸陸續續傳出好幾個將軍被毒死在家中。這幾宗案子目標性太強,皇上不可能不重視,可儘管這樣,依舊沒有抓到兇手。”

“他們竟然如此囂張,在家門口欺負人當我們是什麼!”綠衣氣不過。

左丘之擡眸,“新帝登基不久,根基不穩,朝中重臣基本年老,而夷國敢殺和親公主就證明了他們預謀已久,打仗先捉帥,這是誰都知道的道理,這樣一來我們沒有能夠領兵的將軍,首先士氣上就輸了一大截。”

許夫人聽他分析,讚許的看了他一眼,“如今這城內危機四伏,誰都不知道下一秒死的會不會就是自己。這便是爲什麼叫你別回了的緣故,可你這丫頭偏偏不聽話。”

許歡喜有些難過,“難道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又是一聲長長的嘆息,“昨個我聽你爹說如果再無人選,皇上要御駕親征。”

“不行!夷人那麼陰險歹毒,辛哥哥出事了怎麼辦!他若是出事這個國怎麼辦!”許歡喜聞言,整個眉心擰在一起。

“但願老天能給個出路。”許夫人閉了眼,手裡捻着佛珠,嘴裡唸了句阿彌陀佛。

*

太陽落山,外出一天的許父終於回來了,同時也帶來了一個消息,皇上決定御駕親征。

“不行!我不同意!”許歡喜一雙杏眼烏黑閃亮。

“姑娘家家的知道些什麼。”許父重重地甩了甩衣袖,語氣裡盡是嘆息和無奈,連日的操勞讓一個本就身體不濟的他變得更加疲憊不堪。

“我不管我要進宮,我要去找辛哥哥,我要去阻止他。”許歡喜低喃着邊往外走,結果被一隻手拉住了,她反應過來順着那手看過去,對上了左丘之那雙劍眉星目。

她一愣,結果就是被左丘之拉了出去,繞了個彎在一個拐角處這才停下來。

眼前這人眉眼一勾,語氣聽上去毫無異樣,“你去哪兒?”

“我……我要進宮。”許歡喜都快哭出來了,心裡就求着這大爺別現在作妖。

左丘之凝着她看了許久,最後還是放開了她,這小沒良心的,真怕自己被她氣死。

無奈嘆口氣,“我陪你。”

“誒?”

質疑的後果就是被人敲了腦門,疼的要死。

因爲打小許歡喜見三天兩頭往宮裡跑,所以即便是這麼晚了,她的令牌依舊可以進宮。

太監領着他們兩人到了皇上居住的養心殿,裡頭亮着燈火,有太監進去稟報。

太監啞着嗓子做了個請的手勢,“二位,皇上在裡頭等着了,請。”

等他們進去,正好皇上把奏摺批改完放置一旁。

帝辛見她,溫和的笑了笑:“你這丫頭好久沒進宮找朕了,瞧着幾個月不見小臉都瘦了,過來仔細讓朕瞧瞧。”

許歡喜習慣性的順從走進,忽然看見身側的左丘之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她這才覺得好像有些不妥,想了想覺得現在確實不是敘舊的時候,直接岔開了話題。

“辛哥哥,聽我爹說你要御駕親征?”

帝辛輕笑,“朕不瞞你,確有此事。”

許歡喜聽他這麼回答,馬上板着臉,“我不同意!你不能去,你去就中計了!他們做這麼多就是想要逼你親自帶兵,然後直接擒了你這個王。”

她眼眶泛酸,一下子飆出些淚花來:“哥哥是怎麼死的你比誰都清楚,我不可能再讓你也重蹈覆轍。再說你一個連劍都握不好的人拿什麼跟他們打,你從小學的是如何治國□□,即便是學了些軍事方面的不過也只是紙上談兵,有什麼用!”

帝辛用自己的指腹擦拭着許歡喜眼角的淚痕,脣角牽出一抹苦澀的笑:“你說的我都知道,但是眼下已經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總會有辦法的,我們再等等再等等,若你真的出事,你的國怎麼辦,你的百姓怎麼辦,這些你想過沒有!你從來就不是帶兵打仗這塊料!七歲那年你拿劍,留下了一條大疤,十二歲那年你的整隻右手差點廢了,你去就是明明白白的送死,這些你自己心裡在清楚不過了。你從小就跟我們說你要做最仁德的皇帝,你就是這樣不靠譜的對待你的百姓的麼。”

屋子裡就剩許歡喜一個人劈頭蓋臉的一通亂罵,左丘之和帝辛都靜靜的聽着,沒有人打斷她,可這二人的眼神明明有些火花四起。

可即便是許歡喜這樣勸說,帝辛依舊沒有鬆口。回去的路上,許歡喜趴在左丘之的背上,雙手環着他的頸,兩人頂着滿天的繁星和圓月,一步一步往回走。

“你知道麼,我哥是和辛哥哥一起長大的,小時候沒人陪我玩,我就跟着他們倆,我哥從小武功好,而辛哥哥從小就不能學武,每當我哥練功,他就只能跟我一樣在一旁默默的看着,眼裡全是羨慕,他天生就不是這塊料可現如今還逼自己往這走。”

許歡喜摟緊了他,一滴冰冷的淚流了下來,開始泣不成聲,“阿之,我好怕他會和我哥一樣,一去就再也回不來了,我已經沒有一個哥哥了。”

左丘之靜靜聽她說完,看着地上那背上人的影子和自己的影子重疊在一起,薄脣抿成了一條線,他向來不知道該如何哄人,“傻丫頭,都會過去的,會沒事的。”

最後一句聲音輕的可怕,一時間竟分不清到底是說給她還是自己聽。

這一夜睡得尤其沉,第二日,待許歡喜起牀時已經日上三竿了。

她腦袋有些沉,回想了一下發現自己的記憶停留在了昨夜她趴在左丘之背上的時候,之後便沒了印象。

綠衣在一旁服侍着她,“左少爺起來沒有?”

“這……”綠衣猶豫了一下。

許歡喜看見綠衣神色有異,“有什麼不能說的,還瞞着我?”

被許歡喜一兇,綠衣這才說了實話,“姑爺一大早就起了,穿了一身銀色鎧甲騎馬進了宮。”

“進宮?還穿了鎧甲?他進宮幹什麼?”許歡喜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希望自己腦子裡的想法不要是真的。

她走得急,沒注意看見牀頭留給她的書信,上面寫着歡喜親啓了,字跡瀟灑磅礴。

8.第八次23.第二十三次20.第二十次11.第十一次2.第二次11.第十一次17.第十七次25.第二十五次19.第十九次17.第十七次21.第二十一次9.第九次22.第二十二次3.第三次6.第六次21.第二十一次8.第八次4.第四次1.第一次10.第十次6.第六次10.第十次7.第七次25.第二十五次5.第五次25.第二十五次24.第二十四次18.第十八次9.第九次14.第十四次6.第六次17.第十七次26.第二十六次8.第八次19.第十九次24.第二十四次13.第十三次4.第四次11.第十一次18.第十八次9.第九次21.第二十一次19.第十九次8.第八次18.第十八次5.第五次20.第二十次6.第六次22.第二十二次15.第十五次5.第五次26.第二十六次4.第四次20.第二十次18.第十八次14.第十四次9.第九次16.第十六次14.第十四次19.第十九次18.第十八次26.第二十六次10.第十次17.第十七次20.第二十次5.第五次11.第十一次14.第十四次13.第十三次17.第十七次26.第二十六次5.第五次19.第十九次7.第七次3.第三次10.第十次19.第十九次16.第十六次21.第二十一次25.第二十五次6.第六次10.第十次11.第十一次11.第十一次7.第七次14.第十四次10.第十次13.第十三次8.第八次26.第二十六次8.第八次2.第二次18.第十八次26.第二十六次11.第十一次26.第二十六次3.第三次13.第十三次
8.第八次23.第二十三次20.第二十次11.第十一次2.第二次11.第十一次17.第十七次25.第二十五次19.第十九次17.第十七次21.第二十一次9.第九次22.第二十二次3.第三次6.第六次21.第二十一次8.第八次4.第四次1.第一次10.第十次6.第六次10.第十次7.第七次25.第二十五次5.第五次25.第二十五次24.第二十四次18.第十八次9.第九次14.第十四次6.第六次17.第十七次26.第二十六次8.第八次19.第十九次24.第二十四次13.第十三次4.第四次11.第十一次18.第十八次9.第九次21.第二十一次19.第十九次8.第八次18.第十八次5.第五次20.第二十次6.第六次22.第二十二次15.第十五次5.第五次26.第二十六次4.第四次20.第二十次18.第十八次14.第十四次9.第九次16.第十六次14.第十四次19.第十九次18.第十八次26.第二十六次10.第十次17.第十七次20.第二十次5.第五次11.第十一次14.第十四次13.第十三次17.第十七次26.第二十六次5.第五次19.第十九次7.第七次3.第三次10.第十次19.第十九次16.第十六次21.第二十一次25.第二十五次6.第六次10.第十次11.第十一次11.第十一次7.第七次14.第十四次10.第十次13.第十三次8.第八次26.第二十六次8.第八次2.第二次18.第十八次26.第二十六次11.第十一次26.第二十六次3.第三次13.第十三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