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四次

屋外的夜黑的徹底,平靜的江面只泛着淡淡的月光,臺上的燈芯愈燃愈短,屋子裡有人開始犯了睏意。

許歡喜偷偷注意着周圍一切,要是有人注意到她就會發現,這段時間裡一副簡簡單單的寒山圖也不過完成了七七八八,還甚至有股消遣的意味在裡頭。

可惜左初和青衣女子的注意全都放在了他們那正在打盹的主子身上,爲了不使主子着涼,青衣女子開始挑起了屋內的炭火。

瞅着這個時機正好,許歡喜烏溜溜的眼珠一轉,要是這霸道主子睡着了,她不就可以趁此溜了麼。

許歡喜還沒來得及樂,就看見左初朝她的方向看了一眼,眼裡盡是澄澈。

莫不是能夠讓她走了?

想到這個可能,她裡心一喜,兩隻眼睛開始放光。

屋子並不是很大,空氣中還飄浮着好聞的香氣。左初和青衣女子耳語幾句之後便朝着她走來。許歡喜心裡有點緊張,但還是假裝自己正在認真作畫沒有開小差。

“小喜你結束了嗎?”耳邊傳來左初乾淨的男孩兒音。

許歡喜呼吸一緊,有點捏着嗓子,“快好了,還剩個落款詩詞。”

左初點點頭,也沒看她的畫做了個手勢示意她跟他出去。

許歡喜懂他的意思,是不想打擾到他主子休息。於是便靠了筆,跟在左初身後出了屋子。

不同於屋子裡面,屋外沒有暖爐,風肆意的穿過船隻的肩甲,在廊裡面不斷衝撞。

兩人並肩在船廊上走,氣氛有些安靜,一時間竟沒人打破這局面。

許歡喜倒是想先開口,可終歸還是摸不透一個才認識幾個時辰的人的性子,也不清楚對方究竟是怎麼樣打算處理她的事情,所以便作罷。

還是左初先開口,他偏頭,把目光凝聚在她的臉上,語氣有些猶豫說:“公子睡着了,今天晚上估計是沒辦法看這畫了,要不然……”

“明日,明日尚可。”許歡喜在對方停頓之間插話,頻頻點頭。

雪亮的小眼睛明晃晃的掛着幾個大字,快點放我走吧!

昏暗的暖燭光照上左初白皙的臉龐,意外的迷人,讓許歡喜有一瞬間的晃眼,但現在什麼事情也大不過她想回客棧的心。

擺在許歡喜眼前的男色說話了:“若是等上明日那就還是請小喜到隔壁房間休憩一夜,明日待公子醒後再去見他。”

什麼?隔壁?

許歡喜心一抖,內心十分抗拒的搖頭,面上還是一副皺眉深思的模樣,“初哥,帶我完成這畫便該回家去了,如今這般夜色裡,娘見我遲遲未歸該急壞了。還望初哥理解小弟一片心。”

“這般……”左初還想挽留她。

許歡喜打斷他,“初哥放心,你想攜帶小弟的心小喜記住了,但小喜不是死皮懶臉的人,今日公子這般所爲明顯是輕視我,文人一身傲骨,斷不會被利慾所束縛,今日之事若非家中窘境斷不會向初哥提起。”

“小喜你……”左初聽她一番話,本想反駁,卻還是住了嘴,清明的眼眸了泛着幽深的夜色。

許歡喜接着說,“待我回去之後定不會忘了初哥今日待我之好,若明日公子醒來見了我的畫還要見我,那便是緣分,初哥派人到這個地方找我。若是一覺之後公子漠不關心,那便當作今夜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初哥就當小喜才疏配不上做公子的隨從吧。”

許歡喜轉身進了屋,寫下了一串地名,轉身交給身邊的左初。

左初接過手裡的紙條,還是掀脣問出了:“小喜你真執意如此?”

夜晚的江面涼意更深,許歡喜感到寒意,縮了縮脖子,不由得束緊了腰帶。

她輕笑了一聲,依舊是不卑不亢的語氣,“自古文人多傲骨,可能就是這般吧。”

她撐着欄杆眺望江面接着說:“初哥,我該回去了,若日後相見,你左初依舊是我的朋友,兩肋插刀在所不惜,要知道我們矮個子家族是不會輕易認輸的。”

後半句話許歡喜想用來調節一下氣氛,可惜沒起作用。這樣乾淨純真的如同大男孩用般的男子,實在是讓人心生喜歡。

左初張了張口沒發出聲音,最終還是重重的點頭,半天之後說了句:“待明日公子醒來一定會喜歡你的畫,我們還會再見的。”

“但願吧。”

她聳聳肩,笑。

船開始靠岸,許歡喜轉身看着那個目送她離開的人,心裡泛起了暖意,臉上露出了一個大大的微笑,最後還是心一狠,轉身走了。

瘦小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中。

下了船後的許歡喜顯然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心裡還是有點惋惜,這麼俊美的跟班爲什麼她就從來沒有過呢!

不得不說她真打心底喜歡左初,靦腆的小少年,一調戲就會臉紅,簡直不能再可愛了。這就是爲什麼一開始許歡喜會願意跟她走的原因,可偏偏這麼可愛的人居然有個動不動就要她命的主子,果然落差太大,她還是灰溜溜的回來了。

想到左初許歡喜就不免聯想到另外一個人,算算日子,許歡喜心一提,自己果然是忘記了一件天大的事情,她匆忙加快了回客棧的腳步,整個人在夜色裡穿梭,一反去時的散漫。

一刻鐘後,許歡喜回到了客棧,因爲一路上走的有些急,所以呼吸喘個不停。

她撐着客棧門口的石門喘氣,擡眼見就瞧見了一個人影坐在客棧裡頭。

夜已經深了,客棧的大堂早已經空蕩蕩,除卻打着瞌睡的小二,剩下的就是那個引人注目的胖姑娘了。

許歡喜走前去,看着滿桌裝過菜和饅頭的碗和盤子,順了口氣,喊了句:“小綠衣。”

沒想到這一喚眼前人猛一擡頭,接下來就是一大串哀嚎聲。

“小姐,我找你找的好苦啊,你怎麼說走就走也不帶上我,人家一個人在府裡無依無靠,被人欺負了也沒人管,哇,小姐我可找找你了……”

即便從小和綠衣一起長大,早已經適應了她的性子,如今這般場面倒也實在是把許歡喜嚇得夠嗆。不遠處靠着櫃檯打瞌睡的小二聽見着聲音,整個人猛地一抖,腦袋砸上桌子。

許歡喜見着眼前靠在她懷裡的人,嘆了口氣哄道:“好啦好啦,你這不是找到我了?再說了,家裡有我娘護着你,誰敢欺負我的小綠衣。”

綠衣依舊是哭哭啼啼的在許歡喜懷裡不肯撒手,小二半夢半醒的望這看了一眼,就看見一個如壯漢一般的丫頭窩在一個小姑娘懷裡,畫面尤爲驚奇。

小二揉揉眼睛,心裡暗道,我一定是在夢裡,還沒睡醒。

7.第七次12.第十二次17.第十七次12.第十二次10.第十次26.第二十六次11.第十一次22.第二十二次25.第二十五次23.第二十三次10.第十次5.第五次26.第二十六次19.第十九次1.第一次3.第三次23.第二十三次20.第二十次20.第二十次17.第十七次1.第一次8.第八次26.第二十六次15.第十五次6.第六次17.第十七次24.第二十四次26.第二十六次6.第六次7.第七次11.第十一次9.第九次26.第二十六次8.第八次8.第八次25.第二十五次1.第一次14.第十四次13.第十三次6.第六次1.第一次21.第二十一次11.第十一次5.第五次18.第十八次24.第二十四次23.第二十三次15.第十五次15.第十五次17.第十七次1.第一次16.第十六次12.第十二次8.第八次17.第十七次21.第二十一次23.第二十三次19.第十九次12.第十二次26.第二十六次24.第二十四次13.第十三次10.第十次18.第十八次12.第十二次9.第九次17.第十七次23.第二十三次20.第二十次7.第七次22.第二十二次24.第二十四次22.第二十二次25.第二十五次25.第二十五次10.第十次2.第二次15.第十五次14.第十四次26.第二十六次16.第十六次25.第二十五次5.第五次24.第二十四次20.第二十次2.第二次6.第六次20.第二十次23.第二十三次9.第九次24.第二十四次2.第二次10.第十次2.第二次11.第十一次
7.第七次12.第十二次17.第十七次12.第十二次10.第十次26.第二十六次11.第十一次22.第二十二次25.第二十五次23.第二十三次10.第十次5.第五次26.第二十六次19.第十九次1.第一次3.第三次23.第二十三次20.第二十次20.第二十次17.第十七次1.第一次8.第八次26.第二十六次15.第十五次6.第六次17.第十七次24.第二十四次26.第二十六次6.第六次7.第七次11.第十一次9.第九次26.第二十六次8.第八次8.第八次25.第二十五次1.第一次14.第十四次13.第十三次6.第六次1.第一次21.第二十一次11.第十一次5.第五次18.第十八次24.第二十四次23.第二十三次15.第十五次15.第十五次17.第十七次1.第一次16.第十六次12.第十二次8.第八次17.第十七次21.第二十一次23.第二十三次19.第十九次12.第十二次26.第二十六次24.第二十四次13.第十三次10.第十次18.第十八次12.第十二次9.第九次17.第十七次23.第二十三次20.第二十次7.第七次22.第二十二次24.第二十四次22.第二十二次25.第二十五次25.第二十五次10.第十次2.第二次15.第十五次14.第十四次26.第二十六次16.第十六次25.第二十五次5.第五次24.第二十四次20.第二十次2.第二次6.第六次20.第二十次23.第二十三次9.第九次24.第二十四次2.第二次10.第十次2.第二次11.第十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