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七次

竈爐裡的火焰夾雜着火星迸射向四周,許歡喜自覺拉遠了些距離。

竈裡剛加進去的柴火似乎不太乾燥,燃燒着時不時有煙噴出來,氣味刺鼻又嗆人。許歡喜用手上下煽動着,企圖讓它更快消散。

孫大娘看見她這嬌憨的模樣樂了,“小喜要不然你還是出去吧,這廚房裡油煙多,別給薰着了。”

“不用,我沒事,就是這煙有點嗆鼻。”許歡喜咳嗽了兩聲回答道。她剛剛被薰了一下,此時覺得眼睛辛辣,下一刻就要哭出來了,喉嚨也被嗆,不住的咳嗽着。

孫大娘聽她這麼說,往鍋裡的菜餚加了些水便走到竈臺這邊,她彎着腰,憑着經驗直接把那根還依舊潮溼的木柴鉗了出來。許歡喜離得近,仔細一看還能看見上面還亮着火光。

待孫大娘把這根柴火扔到門外的溝裡回來後,鍋裡的菜餚已經開始沸騰了,咕嚕咕嚕地往上冒着水泡。

孫大娘:“這柴是前幾天你大明哥從山上捆下來的,下雪天,木頭上淋上雪融化後確實不太好燒,到也怪不得你受不來。”

許歡喜依舊咳嗽,可敏銳的耳朵抓住了話裡的重點,她聲音有些低啞:“大明哥前些天又上山了”

“是啊,這孩子向來閒不住。我那天不過順嘴提了一句,結果這孩子就跑到山上去給我捆了一擔柴火下來。”提起自己的兒子,孫大娘嘴裡雖是嗔怪,滿臉卻是自豪的神色。

“大明哥真有孝心,懂心疼娘呢。”許歡喜感嘆道。

“誰說不是呢,這孩子打小就聰明伶俐,大了更是沒怎麼讓我們操過心。”孫大娘手裡把菜盛了上鍋,嘴裡也沒忘和許歡喜聊着閒天。

“大娘,大明哥砍柴都是在黑風山上面嗎”許歡喜說這話的時候看着自己的指尖,狀似無意的問了一句。

孫大娘沒發現,還是絮絮叨叨的說道:“可不是,這黑風山上樹多林子密,打獵砍柴什麼的都好着呢。”

許歡喜皺眉:“那山大王呢我聽鎮上好多人說這大王不喜歡其他人侵犯他的領土,大明哥在山上會不會有危險”

孫大娘聽到這話笑了笑,“小喜你對這黑風寨寨主特別好奇對嗎我記得上次你來也問了我關於這山大王的喜惡。”

許歡喜舔舔脣:“是挺好奇的,單純感覺這麼個人挺神秘的,我在鎮上已經呆了一段時間了,偏偏卻就是沒有見過傳聞中的山大王。關於他,知道的一些東西都是我們道聽途說來的,沒什麼可信力,所以纔來找您打聽打聽,想知道更多關於大王的事情。”

想了想,許歡喜乾脆又補了句話,“還有,爲什麼黑風寨這麼猖狂,鎮上的官兵衙役卻根本不鎮壓呢是拿他們沒有辦法還是……還是有什麼其他”

對,最後這點纔是許歡喜想知道的東西,她其實一直很奇怪,直到上次在客棧裡店小二提到了官府的名號之後三緘其口的表現,纔是真正讓許歡喜懷疑的開始。

俗話說一山不容二虎,更何況是一官一匪,自古到今來都是勢不兩立的對立派,而如今竟然能夠朝夕和平相處,這怎麼能夠不讓人生疑。

許歡喜思考的過程中,孫大娘嘆了口氣,語氣有些無奈:“小喜呀,你這孩子從我第一眼見你就知道你是個機靈的,可沒想到竟然這麼機靈,乖,聽大娘話,這些事情你不用知道,大娘也沒辦法告訴你。”

聽見孫大娘這麼說,許歡喜腦子裡的疑雲更深了,這簡直就是沒道理的事情。

許歡喜又舔舔脣問道:“就透露一小點也不行嗎”

孫大娘搖頭,聲音頗爲堅定:“這些事情大娘不能告訴你。”

“好吧。”許歡喜有些失望得低下了頭,不過一會兒又露出來一個笑容,“還是謝謝大娘。”

孫大娘的反應其實在許歡喜的意料之中,可她沒想到孫大娘連一點點都不告訴她。許歡喜本來從小就是個好奇鬼,頑皮又機靈,仗着有哥哥寵着就無法無天,帶着綠衣兩個人幹了不少壞事,許太傅和許夫人也拿她沒辦法。

這下孫大娘可算是真正勾起了許歡喜的好奇心,到底是什麼樣的秘密被白水鎮上的人密不透風的掩藏着。

孫大娘的手藝確實很不錯,雖然不是什麼大魚大肉,但確實撩人口鼻。連一向剋制的許歡喜都多盛了一碗飯,更別提本來對食物就剋制不住自己的綠衣,許歡喜由衷覺得,綠衣長得壯是有原因的。

用綠衣的話來評價就是:“比昨天客棧裡的好吃多了。”話剛說完,起身又盛了一碗白飯。

許歡喜揉着鼻樑骨,心裡暗道,昨天晚上你也沒少吃。忽然覺得有這麼個能吃的丫頭很讓人崩潰是怎麼回事。

她推了推自己面前的碗筷,條件反射般摸了摸自己兜裡的錢袋子,估摸了自己帶出來的盤纏,只能無奈的笑笑,心裡嘆一口氣,不知道爲什麼她總覺得最後沒錢的原因是被綠衣這丫頭吃窮的。

正午已過,一頓飯過去後,街上的雪已經開始慢慢地消融了,微微亮的陽光輕撒在白色的大地上,晃了過路人的眼。

又是一盞茶的功夫,孫大娘原本還想留下許歡喜,可看自己身後綠衣臉上的表情,許歡喜還是委婉的拒絕了。

許歡喜笑嘻嘻的挽着孫大娘的手,如同進門時那樣:“我下次還來,今天來的不湊巧,我還得好好謝謝大明哥呢。”

孫大娘聽了那三個字,臉上的表情霎時間放鬆了下來,臉上盡是欣慰,任由許歡喜挽着她出門。

孫大娘:“下次你們來,大娘還給你做好吃的。”

“哎,往後我們長來您可別嫌棄纔好。”許歡喜應下了,朝着孫大娘吐吐舌頭。

“你這小丫頭。”孫大娘笑,眼睛眯了起來,忍不住伸手點了點許歡喜的鼻子,“到時候別忘了還有個大娘纔好。”

聽見這話,許歡喜不高興嘟了嘟嘴,反駁道:“纔不會呢,你跟大明哥,我可是要記一輩子的。”

“你就是嘴甜。”孫大娘依舊是那副笑眯眯的樣子,“行了,大娘送你們到門口,你們回客棧小心點兒走。”

“知道啦。”鈴鐺似的女聲清脆入耳。

離開了孫家,兩人七拐八彎,好不容易纔走出了巷子口,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綠衣沒再撐傘,而是跟着許歡喜,兩個小姑娘嘀嘀咕咕的聊着天。

綠衣遮遮掩掩的跟在後面,還是被許歡喜看出來欲言又止。

許歡喜知道她想好奇什麼,於是遲緩了步子,刻意的擡了擡下顎大姐大的派頭十足:“想問什麼你問吧,本小姐現在心情尚好,知無不言。”

綠衣看了眼街上的人,又看了眼自家小姐,心裡莫名有點嫌棄,她無奈嘆口氣,這才把憋了幾個時辰的話說出口,“小姐,你不是才離開府裡沒多久嗎怎麼認識的孫大娘”

又怎麼關係那麼好這可不像是她從小跟到大的小姐的作風,不得不讓她好奇。

許歡喜沒辦法忽視綠衣語氣裡慢慢的嫌棄,曲着手指往她頭頂敲了幾下,發現自己更引人注目後連忙收回了自己粗魯的下顎,清了清嗓子。

許歡喜:“咳,這個事情怎麼跟你說起呢,就是大明哥被我撿了回來。”

“啊”綠衣目瞪口呆,“小姐我的耳朵有問題嗎爲什麼聽你這麼說我覺得這是句假話。”

她怎麼不知道她家小姐這麼能幹了,還能撿男人回家綠衣連連擺頭,這事情怎麼想都是不存在的。

“這是真的。”許歡喜停下腳步,看着綠衣的眼睛,煞有其事的點點頭,“真的是真的。”

17.第十七次7.第七次17.第十七次15.第十五次25.第二十五次24.第二十四次14.第十四次8.第八次4.第四次8.第八次16.第十六次10.第十次7.第七次5.第五次10.第十次19.第十九次26.第二十六次4.第四次14.第十四次13.第十三次23.第二十三次8.第八次25.第二十五次26.第二十六次15.第十五次22.第二十二次21.第二十一次5.第五次11.第十一次2.第二次12.第十二次22.第二十二次4.第四次16.第十六次16.第十六次14.第十四次6.第六次18.第十八次26.第二十六次20.第二十次11.第十一次19.第十九次3.第三次15.第十五次4.第四次11.第十一次4.第四次1.第一次4.第四次12.第十二次20.第二十次12.第十二次23.第二十三次15.第十五次6.第六次7.第七次16.第十六次22.第二十二次24.第二十四次15.第十五次7.第七次24.第二十四次16.第十六次21.第二十一次23.第二十三次2.第二次14.第十四次1.第一次14.第十四次16.第十六次19.第十九次13.第十三次3.第三次9.第九次18.第十八次19.第十九次2.第二次24.第二十四次24.第二十四次20.第二十次3.第三次17.第十七次15.第十五次20.第二十次10.第十次13.第十三次7.第七次18.第十八次1.第一次14.第十四次1.第一次19.第十九次8.第八次24.第二十四次15.第十五次18.第十八次13.第十三次
17.第十七次7.第七次17.第十七次15.第十五次25.第二十五次24.第二十四次14.第十四次8.第八次4.第四次8.第八次16.第十六次10.第十次7.第七次5.第五次10.第十次19.第十九次26.第二十六次4.第四次14.第十四次13.第十三次23.第二十三次8.第八次25.第二十五次26.第二十六次15.第十五次22.第二十二次21.第二十一次5.第五次11.第十一次2.第二次12.第十二次22.第二十二次4.第四次16.第十六次16.第十六次14.第十四次6.第六次18.第十八次26.第二十六次20.第二十次11.第十一次19.第十九次3.第三次15.第十五次4.第四次11.第十一次4.第四次1.第一次4.第四次12.第十二次20.第二十次12.第十二次23.第二十三次15.第十五次6.第六次7.第七次16.第十六次22.第二十二次24.第二十四次15.第十五次7.第七次24.第二十四次16.第十六次21.第二十一次23.第二十三次2.第二次14.第十四次1.第一次14.第十四次16.第十六次19.第十九次13.第十三次3.第三次9.第九次18.第十八次19.第十九次2.第二次24.第二十四次24.第二十四次20.第二十次3.第三次17.第十七次15.第十五次20.第二十次10.第十次13.第十三次7.第七次18.第十八次1.第一次14.第十四次1.第一次19.第十九次8.第八次24.第二十四次15.第十五次18.第十八次13.第十三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