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海的女兒

“你爲什麼嘆氣呢?不要怕,雖然你傻了,但是我們不會拋棄你的。”冷筱兒看見凌皓嘆氣,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說道。

“......”

凌皓無語,是什麼才能造就一個這麼純潔的孩子啊。

“對了,我坐在這裡沒關係麼?”凌皓突然反應過來,自己現在坐得地方,粉色,全是粉色,如果是個男的的馬車的話,凌皓不介意去爆了他的菊。

“啊?沒事啊,你不是病了麼?患者優先麼。”冷筱兒笑眯眯的說道,似乎一點也沒有男女有別的芥蒂,看着冷筱兒清澈純潔的眼神,凌皓選擇了沉默,是自己想太多了吧,人家女生都沒有嫌什麼呢。

又和冷筱兒聊了一會,不過大部分都是凌皓問冷筱兒事情,似乎冷筱兒真的以爲凌皓腦袋壞了,所以並沒有問凌皓事情。倒是白鬍子老頭不一會兒進來問了凌皓許多,凌皓就說自己是遊人,在鏡靈湖玩的時候老病犯了,便昏迷掉落進了鏡靈湖,老頭又關心的問是什麼病,凌皓本來就是編的,只好繼續編,最後就是勉強糊弄過去了,不過已經滿嘴的謊話了。

對於老頭的盤問凌皓並沒什麼反感,畢竟人家救了自己,總得知道自己基本情況吧,不然隨便一個人都救的話,安全早就沒有了保障。

而凌皓從冷筱兒身上也大概的知道了許多事情,原來這是一個商隊,冷筱兒來自冷月商會,這次是護送一些東西到鏡城,路過鏡靈湖的時候冷筱兒玩心大起,所以纔會出現被救的情況。

怪不得感覺不到馬車在行走,因爲是一個商隊,所以行進速度非常慢,冷月商會大概也就是個小商會,所以並沒有空間戒指,畢竟那是魔界師以上的魔法師才能做的,而且還得耗費很多珍貴材料。這樣就造成他們只能用平常的馬車運輸。

休息了不多時,凌皓也感覺好多了,雖然還是不能動用劍氣,但是精神好多了,而且身體也差不多能夠走動了。

“天色不早了,大家就在這裡紮營,明天再出發。”就在這時,馬車外傳來了老頭的聲音,看來要停了車了。

凌皓覺得就這麼呆着也沒事,便出了馬車,人家救了自己,自己好歹做點什麼,不然感覺不自在,至於酬謝金,算了吧,自己也拿不出多少來,再說人家一個商會,會看的下這點金幣?

走出馬車,外面顯然還是在山區,擡頭看看,太陽已經下山了,天色確實不早了,衆人已經開始收拾起來,拴馬的,餵馬的,搭帳篷,疊火堆的,分工明確,忙的不亦樂乎。

“小兄弟你則麼出來了,身體好點了沒?”剛出馬車,就看見老頭在指揮着衆人,看見凌皓出來了,便走了過來。

“差不多沒事了,出來走走或許會好的更快。”凌皓回答道,看了看遠處,冷筱兒正跟在一個壯年男子旁邊,似乎在交談着什麼,冷筱兒聽的挺出神。看了看壯年男子的着裝,並不是護衛,應該就是冷筱兒說的戰狂傭兵團的人吧。

環顧了下四周,一些下人,只負責看護貨物,十來個的樣子,應該是冷月商會的人,4個護衛,大概就是冷月商會的護衛,至於剩下的人,一個個久經沙場的樣子,看來都是戰狂傭兵團的人了吧。

“我隨便走走,你忙,不用管我。”凌皓回了下老頭,然後向着冷筱兒走去。

背後,老頭眼睛中閃過一絲異樣,不過並沒有被凌皓看見。

凌皓也不知道爲什麼要去找冷筱兒,只是覺得冷筱兒的眼睛給人很特別的感覺,是凌皓見到的人中看起來最純淨的一個,給人的感覺很舒服。

走了過去後才發現壯年男子是在講故事,講的是他傭兵生活的冒險經歷,冷筱兒正聽得興趣勃勃,一臉憧憬的樣子,連凌皓走過去都不知道,凌皓並不想打擾他們,在旁邊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一起聽着壯年男子的講述。壯年男子看了凌皓一眼,繼續他的講述。

“當時,我和狂狼臉色都變了,那隻狼太厲害了,足足有倆米多高,四米多長,對着人基本上一口就吞掉了,我們哪還有心思戰鬥,只能拔屁股走人,你要記住,逃跑並不是一種懦弱,當自己不能力敵的時候,退避也是一種智慧...”

似乎因爲看見凌皓來了,又或者本來故事就快講完了,沒多時壯年男子就停下了講故事,冷筱兒依舊一臉驚訝的樣子,似乎還沉浸在壯年男子剛纔講的故事當中。

“你好,我叫戰天,是戰狂傭兵團的團長,你就是小姐從鏡靈湖中帶回來的那個昏迷的人吧,則麼樣,好多了沒。”壯年男子回過頭來看着凌皓問道,嚴峻的臉龐,看起來特別威嚴。

“你好,戰天大叔,我叫凌皓。”凌皓摸了摸頭,“身體差不多沒事了。”

“嗯。”戰天上下掃視了下凌皓然後點點頭,繼續說道:“那你打算什麼時候離開啊。”

“啊?”

凌皓沒想到對方居然會這麼問,一時沒反應過來。

戰天皺了皺眉頭,然後嘆了口氣,繼續說道:“本來小姐從鏡靈湖裡帶回來個來歷不明的人,我是拒絕帶走的,但是小姐執意帶走,我們受人僱傭,只好同意,現在你身體好了,還是早點離開吧,也算爲了你好,這裡山賊出沒,我們也不知道能不能顧及得到你。”似乎是怕冷筱兒聽見,戰天壓低了聲音,冷筱兒還沉醉中,並沒有聽見。

“好吧。”被戰天這麼一說,凌皓的心頓時哇涼哇涼的,本來還打算一起去鏡城的,現在看來,似乎待不住了啊。

起身向老頭那面走去,要走了,好歹知會一聲,畢竟是救命恩人不是。

“請原諒我這麼直白,我只是傭兵,也是爲了僱主的安全着想。”背後,傳來了戰天的聲音。

凌皓回過頭來報以微笑,並沒有怪戰天,自己來歷不明,人家肯收留自己到把傷養好已經很不錯了,雖然戰天的話很直,但是卻非常誠懇。

“冷爺爺,我可能要離開了,我突然想到還有事。”不知道則麼說,只好找個蹩腳的理由。

“小兄弟,這麼晚了,你要去哪裡,還是等天亮在走吧。”老頭微微一愣,然後想了會才說道。

“不了,謝謝你們幫我把傷養好,如果有機會,我一定會回報你們的。”凌皓搖了搖頭,現在不是自己不想留下啊。

似乎察覺到凌皓的神情不對,老頭看了看遠處的戰天,似乎想到了什麼。

“胡鬧,現在天已經黑了,有什麼事這麼急,乖乖的呆在這裡,黑夜裡山裡很不安全。”雖然是斥責的話,但是其中全是對凌皓的關心。

“那,好吧。”看着老頭堅定的眼神,凌皓只好妥協,咬了咬牙,最後還是走向了戰天。

“我要明天天亮了才能走。”凌皓看着戰天,不好意思的說道,聲音故意壓低,沒讓冷筱兒聽見。

“好吧,現在天黑了,一個人在山裡確實危險。”戰天看見凌皓和老頭說了幾句再次走向自己其實就已經猜到了大概,微微頓了下,戰天又說道,“如果有危險,你就藏在馬車裡別出來,到時候比較混亂,我可能顧及不到你。”

“謝謝。”這是發自內心的,雖然戰天並沒有做什麼,甚至直言自己不能顧及凌皓,但是那份豪氣凌皓很讚賞。不過戰天只是把凌皓當成了普通人,其實凌皓並不需要保護,雖然有莫名傷勢在身,但是照顧好自己還是沒問題的。

“喂,你們在偷偷的說什麼。”就在這時,坐在對面的冷筱兒突然衝凌皓倆人說道,嘟着小嘴,似乎對戰天和凌皓揹着她偷偷說話很不滿。

“沒,只是打個招呼。”凌皓笑了笑,回道。

“哼,相信你一次。”冷筱兒輕哼一聲,嘟着嘴俏皮的說道。

“呵呵。”凌皓傻笑着,這調皮的樣子,配上可愛的容顏,怪不得一直有股親切感,嗯,有點想凌琪了,倆年沒見了。

但是隨即,凌皓握緊了拳頭,琪兒,哥哥會回來看你的,等我實力夠了。

“嗯?”戰天突然看向凌皓,眼前少年的突然變化,還是引起了他的注意,看着凌皓堅定的眼神,戰天的眼皮不由得跳了跳。

自己這是則麼了,他只是個少年啊,戰天暗暗的想到。

“凌皓,你也講個故事麼。”冷筱兒突然向凌皓說道,眼睛一眨一眨,顯示着她的好奇。

“額...”凌皓微微一愣,講故事,不擅長啊,讓他聽還可以。

戰天也一臉微笑的看向凌皓,似乎也在期待着凌皓可以講出點故事來,這樣也可以瞭解凌皓一點。

“可是我不會講啊。”凌皓苦笑着,他並沒有說謊。

“唔。”冷筱兒本來期待的眼神,變得一臉失望,頭都低下了。

“這樣好了,就講一個講給小孩子聽的童話吧。”凌皓靈光一閃,有辦法了。

冷筱兒一聽有故事聽,馬上擡起頭來一臉驚喜的樣子,變臉之快超乎想象。

“快講快講。”推了推凌皓,冷筱兒似乎很急切的想要聽到。

“在海的遠處,水是那麼藍,像最美麗的矢車菊的花瓣,同時又是那麼清,像最明亮的玻璃。然而它又是那麼深,深得任何錨鏈都達不到底。要想從海底一直達到水面,必須有許多許多教堂尖塔,一個接一個地連起來才成。爲那兒只是一片鋪滿了白砂的海底...”凌皓清了清嗓子,開始講起了故事。

“...她們是6個美麗的孩子,而6個當中,那個頂小的又要算最美麗了。她的皮膚又光又嫩,像玫瑰的花瓣;她的眼睛是蔚藍色的,像最深的湖水。不過,跟其他的公主一樣,她沒有腿,她的下半截身子是一條魚尾...”

一篇海的女兒,凌皓講的特別煽情,他不擅長講故事是因爲不會組織語言,但是這篇童話,他可以直接背下來,而且融入了他獨特的感情。

冷筱兒一臉的憧憬,眼神迷離,完全沉浸在了凌皓的故事當中,手指含在嘴裡面,可愛,俏皮。就連戰天這樣經歷了很多事的傭兵,在聽到最後,也深深嘆了口氣,爲海的女兒而惋惜。

第三章 十年第二十九章 海的女兒第二十四章 飲血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第十四章 魔法師?第十二章 這也叫學院?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人第三十三章 魔法陣第十五章 一個月的修煉第三十章 嗜血魔狼第二十三章 接下來,由我來守護第十章 青雨魔法學院第六章 戰鬥第七章 御劍訣第二十一章 巴掌印第三十章 嗜血魔狼第九章 天譴巨犀第十五章 一個月的修煉第三十章 嗜血魔狼第九章 天譴巨犀第二章 什麼也不能阻止我打你屁股的決心第二十五章 埋骨崖底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第三十二章 敵襲第八章 一柄破劍第三十二章 敵襲第三十章 嗜血魔狼引子第七章 御劍訣第二十四章 飲血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人第二十四章 飲血第十七章 末日毒蟒第十七章 末日毒蟒第二十九章 海的女兒第三十二章 敵襲第八章 一柄破劍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第三十三章 魔法陣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人第十五章 一個月的修煉第二十二章 秦家第二十章 綁架?第一章 劍魂大陸第三十四章 傻逼,爺會飛第十二章 這也叫學院?第十三章 開學了!第十六章 出發第十九章 劍靈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第十九章 劍靈第十七章 末日毒蟒第十八章 信念之戰第五章 逐出家族第三十四章 傻逼,爺會飛第二十二章 秦家第二十九章 海的女兒第二十一章 巴掌印第三十三章 魔法陣第九章 天譴巨犀第十四章 魔法師?第十二章 這也叫學院?第十三章 開學了!第三十二章 敵襲第十二章 這也叫學院?第二十三章 接下來,由我來守護第二十一章 巴掌印第二十九章 海的女兒第十章 青雨魔法學院第二十七章 血羽步法引子第二十四章 飲血第三十四章 傻逼,爺會飛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第十一章 考驗第四章 小衝突第九章 天譴巨犀第十三章 開學了!第二十三章 接下來,由我來守護第十一章 考驗第十一章 考驗第十三章 開學了!第三章 十年第二十五章 埋骨崖底第十章 青雨魔法學院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人第十四章 魔法師?第三十四章 傻逼,爺會飛第五章 逐出家族第三十三章 魔法陣第十四章 魔法師?第二十二章 秦家第十九章 劍靈第六章 戰鬥第三十一章 滾!!!第二十二章 秦家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第八章 一柄破劍
第三章 十年第二十九章 海的女兒第二十四章 飲血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第十四章 魔法師?第十二章 這也叫學院?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人第三十三章 魔法陣第十五章 一個月的修煉第三十章 嗜血魔狼第二十三章 接下來,由我來守護第十章 青雨魔法學院第六章 戰鬥第七章 御劍訣第二十一章 巴掌印第三十章 嗜血魔狼第九章 天譴巨犀第十五章 一個月的修煉第三十章 嗜血魔狼第九章 天譴巨犀第二章 什麼也不能阻止我打你屁股的決心第二十五章 埋骨崖底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第三十二章 敵襲第八章 一柄破劍第三十二章 敵襲第三十章 嗜血魔狼引子第七章 御劍訣第二十四章 飲血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人第二十四章 飲血第十七章 末日毒蟒第十七章 末日毒蟒第二十九章 海的女兒第三十二章 敵襲第八章 一柄破劍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第三十三章 魔法陣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人第十五章 一個月的修煉第二十二章 秦家第二十章 綁架?第一章 劍魂大陸第三十四章 傻逼,爺會飛第十二章 這也叫學院?第十三章 開學了!第十六章 出發第十九章 劍靈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第十九章 劍靈第十七章 末日毒蟒第十八章 信念之戰第五章 逐出家族第三十四章 傻逼,爺會飛第二十二章 秦家第二十九章 海的女兒第二十一章 巴掌印第三十三章 魔法陣第九章 天譴巨犀第十四章 魔法師?第十二章 這也叫學院?第十三章 開學了!第三十二章 敵襲第十二章 這也叫學院?第二十三章 接下來,由我來守護第二十一章 巴掌印第二十九章 海的女兒第十章 青雨魔法學院第二十七章 血羽步法引子第二十四章 飲血第三十四章 傻逼,爺會飛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第十一章 考驗第四章 小衝突第九章 天譴巨犀第十三章 開學了!第二十三章 接下來,由我來守護第十一章 考驗第十一章 考驗第十三章 開學了!第三章 十年第二十五章 埋骨崖底第十章 青雨魔法學院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人第十四章 魔法師?第三十四章 傻逼,爺會飛第五章 逐出家族第三十三章 魔法陣第十四章 魔法師?第二十二章 秦家第十九章 劍靈第六章 戰鬥第三十一章 滾!!!第二十二章 秦家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第八章 一柄破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