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節 腿,失去了

“你腿怎麼了?”歐陽明月不想公孫瑞瑞因爲自己而出現什麼差錯。

“恩?爹地,你不知道我不能走路嗎?你是不是我的爹地!”公孫瑞瑞很疑惑,爲什麼連自己的爹地,都不清楚自己的狀況。

“瑞瑞我不明白,你昨天還好好的爲何今天就站不起來了!”宇文沁問出了好友想知道的問題。

“你是?”公孫瑞瑞對眼前的環境充滿了陌生,眼前這個跟自己聊天的又是誰?

“你既然任何人都不記得!那你總該記得自己的腿爲什麼會不能走路吧!”聞人鶩縱然知道這個問題現在問對於瑞瑞來說太殘忍,可是這個問題是讓他恢復的關鍵問題。

“我不知道!既然你們都認識我,我還想知道我的腿爲何受傷!”

“這樣好了,你既然不認識任何人,那麼你怎麼輕易地就接受兩個陌生人當你的父母親!”聞人鶩不明白爲何瑞瑞能欣然接受他們。

“我喜歡他們,第一眼看到他們,就喜歡!”公孫瑞瑞不認爲這個有什麼“誰願意認一個癱子做自己的兒子,除非是自己的親生兒子!”

“我不准你這麼說!”講評而心疼瑞瑞的話語。

“媽咪有什麼關係,我都接受了,媽咪就不要難過了!咱說我還活着不是嗎?”公孫瑞瑞不可能對自己這個樣子無動於衷,可是看着自己的媽咪到現在一直含着淚水,自己的悲傷又怎能表現出來呢?

“你到底曾經經歷過什麼樣的人生,你到底這十幾年怎麼度過的,爲何你能如此的堅強!”宇文沁自認爲自己沒有如此的胸襟。

“我也不清楚!我傷心失望有用嗎?事情已經發生了。就算我在悲觀、再傷心也是於事無補的吧!”公孫瑞瑞不是不傷心,只是沒有很誇張。

“叔叔你沒有忘記吧!”公孫渺渺慶幸瑞瑞能再一次回到自己的身邊,腿不能走路沒關係,起碼他還活着。縱然在瑞瑞昨日衝進歐陽明月旋風的時候自己就做

好了準備,可是看着現在的瑞瑞,不由的心痛。公孫渺渺希望自己的侄子記得自己,

“叔叔?”公孫瑞瑞怪異的看着眼前的人,“我不記得了,你是我的叔叔?”

“是的!你忘了,我們一起來到這裡尋找你的爹地媽咪!”公孫渺渺看着自己的侄子,“如果我知道你找到爹地的代價是這樣的話,我不可能帶你來到這裡!”

“有什麼關係,我找到我的爹地媽咪了不是嗎?而且我還活着!”公孫瑞瑞知道自己叔叔說不出口的話。

“這就是我的報應嗎?我不該帶你來這裡的!”公孫渺渺接受不了自己一直當做兒子的侄子忘記自己。

“你不是說要保護好他嗎!”冷冽的語氣、殘佞的表情、渾身散發着生人勿近的氣息。

雖然歐陽明月開口了,公孫渺渺知道這是自己哥哥對自己的質問,“對不起!哥哥,我錯了!”

“哼!”

“這個冷酷的人就是重生的歐陽明月?”宇文沁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友怎能如此的冷酷,像是沒有任何生機的惡魔,渾身沒有絲毫的人氣。

“瑞瑞!你好好休息!”簡萍兒認爲有必要和歐陽明月說清楚,“出來一下!”

在房間裡的人都知道簡萍兒是在跟歐陽明月說話。

“她好大的膽子,這樣的歐陽明月她都敢用如此的口氣!”聞人鶩小聲與宇文沁溝通。

“你說他會跟她走嗎?”宇文沁注視着自己的好友,在進屋以後這個好友從未正眼看自己一眼,但宇文沁知道這個歐陽明月記得自己。

“不會吧!”聞人鶩承認自己膽子小,“你看咱們用不用避一避,這樣的歐陽明月咱們惹不起!”

“你就不能正經一會!”諸葛星辰受不了自己好友的無厘頭。雖然諸葛星辰也認爲此時的歐陽明月不會給任何人好臉看。

震驚於歐陽明月的聽話,歐陽明月竟然什麼都沒說就跟着簡萍兒出去了。

“我的眼鏡是不是有問

題!”聞人鶩自認爲自己的眼鏡很好使,“一秒變天使!這個人是不是剛剛那個冷酷的人?”

“我想你的眼鏡沒問題!”諸葛星辰感到不可思議,自己好友的脾氣自己多少知道一點。

“也許他已經不是咱們認識的歐陽明月了!”宇文沁與歐陽明月關係最爲親密,他感覺的到眼前的歐陽明月裝有太多的事情,像是一個經歷千年的人,只是這其中的原因,自己不知道。

“你怎麼想!”別人不知道瑞瑞的腿爲什麼會站不起來,但是簡萍兒知道。

“也許這樣對瑞瑞來說,是一件好事!”歐陽明月弄不明白自己如何面對眼前的可人。

“你怎能,你怎麼可以如此的冷靜!”簡萍兒簡直不能相信,歐陽明月爲何能如此的冷靜。

“那你要我怎樣?”歐陽明月好像仔細的看看眼前的小女人,這個情緒化的小女人,這個讓自己愛了千年的小女人,歐陽明月此時好想抱抱這個充滿憤怒的小女人。

“好久不見你還好嗎?”等歐陽明月意識道德時候,自己已經開口了。

“我很好!是瑞瑞不好,你難道沒有絲毫的愧疚感!”簡萍兒不習慣此時的歐陽明月,已經習慣了冷冷的歐陽明月,當他突然用一種憐惜的眼神望着自己的時候,彷彿以經忘記了自己要質問他的話。

“你怎能如此的不關心!”簡萍兒知道自己此時非常的無理。“歐陽明月你知不知道,腿對於一個人來說是意味着什麼!記憶對一個人來說意味着什麼!一個沒有記憶的人就找不到自己的方向!”

“這個不用你來教訓我!”歐陽明月不想看到這樣的愛人,歐陽明月離開了這個讓他不愉快的地方,自己已經對這個兒子產生了感情,自己已經接受了這個兒子,他是她生下的孩子,已經決定要保護他一輩子,可是爲什麼自己醒來竟然是這樣的結果。

“歐陽明月我恨你!你最好給我消失!”這句是歐陽明月聽到的最後一句話,自己應該消失嗎… …

(本章完)

第四十八節 夢境第六十九節 腿,失去了第六十三節 賣身第七十節 重生第十二節 回家第十四節 失蹤第七十八節 生死一瞬間第八十三節 傾訴!第六十五節 魔鬼第十八節 生死相隨第五十二節 真像第六十四節 可怕的經歷第三十三節 歸來第一節:公孫浩出現前的風暴第八十二節 來了第七十二節 受傷第六十三節 賣身第七十三節 開竅第四十一節 貼身保鏢第六十六節 驚駭第三十節 空的願望第三十六節 隱患3第二十一節 他究竟是誰?第七十四節 真相1第八十三節 傾訴!第十節 結婚第四節 愛人!不要把我摒棄在心門之外第七十二節 受傷第一節:公孫浩出現前的風暴第六節 再一次,她再一次擋在我面前第二十節 締之當家:神秘天使第五十二節 真像第十二節 回家第十二節 回家第七十節 重生第二十二節 焰第二十七節 生死不明第七十節 重生第五十九節 媽咪出現第三節 小時候的故事第三十八章 崩潰1第二十五節 王見王 1第四十五章 身體消失中1第三十三節 歸來第一節:公孫浩出現前的風暴第十五節 綁架第八十四節 天使寶貝第五十八節 賭局開始了第七十六節 死神來了第六十九節 腿,失去了第十三節 公孫家的關愛第二十六節 王見王2第二十六節 王見王2第八節公孫浩(風)第七十三節 開竅第二十三節 混亂第六十三節 賣身第三節 小時候的故事第六十二節 父子見面第七節 慢慢靠近你第三節 小時候的故事第十三節 公孫家的關愛第五十三節 愛的妥協第五十五節 小鬼第三十九節 崩潰2第四十四節 同學聚會2第六十八節 魔鬼或天使第二十五節 王見王 1第八十六節 最後的預言第三十八章 崩潰1第六十九節 腿,失去了第六十一節 陷阱,你進嗎?第二十四節 他們似乎認識?第七十七節 出現了第十一節 愛人第五十三節 愛的妥協第八十五節 情敵第八十二節 來了第八十六節 最後的預言第八十一節 吃醋第二十三節 混亂第五十九節 媽咪出現第五十八節 賭局開始了第六十七節 死前的痛苦第五十九節 媽咪出現第十五節 綁架第四十八節 夢境第二十一節 他究竟是誰?第六十七節 死前的痛苦第七十九節 預言第十四節 失蹤第五十七節魔道第十二節 回家第二十一節 他究竟是誰?第五十六節 愛人何處尋第二十七節 生死不明第五十一節 最後的路程第四節 愛人!不要把我摒棄在心門之外第十六節 初次碰面第四節 愛人!不要把我摒棄在心門之外
第四十八節 夢境第六十九節 腿,失去了第六十三節 賣身第七十節 重生第十二節 回家第十四節 失蹤第七十八節 生死一瞬間第八十三節 傾訴!第六十五節 魔鬼第十八節 生死相隨第五十二節 真像第六十四節 可怕的經歷第三十三節 歸來第一節:公孫浩出現前的風暴第八十二節 來了第七十二節 受傷第六十三節 賣身第七十三節 開竅第四十一節 貼身保鏢第六十六節 驚駭第三十節 空的願望第三十六節 隱患3第二十一節 他究竟是誰?第七十四節 真相1第八十三節 傾訴!第十節 結婚第四節 愛人!不要把我摒棄在心門之外第七十二節 受傷第一節:公孫浩出現前的風暴第六節 再一次,她再一次擋在我面前第二十節 締之當家:神秘天使第五十二節 真像第十二節 回家第十二節 回家第七十節 重生第二十二節 焰第二十七節 生死不明第七十節 重生第五十九節 媽咪出現第三節 小時候的故事第三十八章 崩潰1第二十五節 王見王 1第四十五章 身體消失中1第三十三節 歸來第一節:公孫浩出現前的風暴第十五節 綁架第八十四節 天使寶貝第五十八節 賭局開始了第七十六節 死神來了第六十九節 腿,失去了第十三節 公孫家的關愛第二十六節 王見王2第二十六節 王見王2第八節公孫浩(風)第七十三節 開竅第二十三節 混亂第六十三節 賣身第三節 小時候的故事第六十二節 父子見面第七節 慢慢靠近你第三節 小時候的故事第十三節 公孫家的關愛第五十三節 愛的妥協第五十五節 小鬼第三十九節 崩潰2第四十四節 同學聚會2第六十八節 魔鬼或天使第二十五節 王見王 1第八十六節 最後的預言第三十八章 崩潰1第六十九節 腿,失去了第六十一節 陷阱,你進嗎?第二十四節 他們似乎認識?第七十七節 出現了第十一節 愛人第五十三節 愛的妥協第八十五節 情敵第八十二節 來了第八十六節 最後的預言第八十一節 吃醋第二十三節 混亂第五十九節 媽咪出現第五十八節 賭局開始了第六十七節 死前的痛苦第五十九節 媽咪出現第十五節 綁架第四十八節 夢境第二十一節 他究竟是誰?第六十七節 死前的痛苦第七十九節 預言第十四節 失蹤第五十七節魔道第十二節 回家第二十一節 他究竟是誰?第五十六節 愛人何處尋第二十七節 生死不明第五十一節 最後的路程第四節 愛人!不要把我摒棄在心門之外第十六節 初次碰面第四節 愛人!不要把我摒棄在心門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