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套之王(8)

龍套之王<br>

(8)<br>

韋一笑拱手說:是,教主!要不要買點美媛春和衛生巾。<br>

我說:聽說滅絕師太很摳門,不捨得給弟子鈔票花。好,你多少買點,去財政部拿錢吧。<br>

韋一笑暗爽,又可以貪污一筆了,但我還沒把話說完,續道:月底從你工資扣。<br>

這下韋一笑倒吸一口氣,沒想到結局,肉痛地說:謹遵教主法旨。<br>

下一鏡頭,韋一笑己到峨眉派門口只見丁敏君一人。<br>

丁敏君說:韋哥,又來竄門啦。<br>

韋一笑把禮物給了丁敏君說:丁妹紙,請你不要再穿得這麼性感火辣,那很容易浪費廣大屌絲光棍們的蝌蚪的。<br>

丁敏君收下禮品:誰讓你看了。來就來嘛,爲什麼帶這麼少禮物?<br>

韋一笑說:這可是我半個月薪水啦,還想怎樣?<br>

楊逍先到,高宣:風騷天下無敵,迷倒萬千少女的明教教主架到!<br>

爲現氣派,韋一笑拿來大吹風機對着我,吹得我衣發飄飄。我站在滑板上,由楊逍慢慢拉動向前。範遙負責撒東西,加上不知道誰放的音樂,讓我勢頭十足。<br>

我在楊逍的拉動下緩緩前進,範遙一路撒東西,突然我接到一張,發現不對,破口大罵:哇靠,範桶你…<br>

範遙無辜地說:教主,我叫範遙不是飯桶。<br>

我火得很:我叫你撒些什麼搞搞氣氛,你卻撒這些送死人的冥紙,不是飯桶難道是糞桶?<br>

範遙說:是教主說隨便撒東西的。<br>

我說:你也大隨便了,這個的工資全扣了,另外賞你一樣獎品。<br>

說着,我一巴掌刮過去,又讓他躲開,他說自己來,便打了自己一個耳光。<br>

接着我瀟灑一跳,風騷甩甩頭髮,還噁心地提提褲子,擡頭四十五度大叫:滅絕師太,你這個八婆,快把芷若交出來,我安全套都備好了卻還沒跟她洞房呢。<br>

滅絕師太帶着周芷若出來,周芷若風騷地向我奔來,我也風騷地走過去。<br>

我兩緊緊擁抱,滅絕師太急了,抱住我脖子,雙腳夾我腰。丁敏君硬拉着周芷若,在她們兩的英勇奮鬥下終於將一對世紀戀人分開。<br>

我說:八婆,麻煩你注意下形象。<br>

滅絕師太從我身上下來,說:芷若是我弟子,你休得放肆。<br>

我說:禮金都收了,爲何還把芷若帶走?<br>

周芷若說:師父說你那點錢還不夠唱一次k,就把我拉回來。<br>

我算看透了,回頭說:韋蝠王,逍遙二使,掏錢。<br>

韋蝠王埋怨說:老婆是你的,錢是我們出的。<br>

三人加起來不夠十塊,我火得很:楊右使,你他媽這個月又去叫雞了吧,我跟你說N遍啦,那些非洲黑雞很能幹的,小心你精盡人亡。範左使,十賭九輸呀,什麼時侯才能醒醒?你說你炸金花輸掉工資就罷了,幹嗎連每個月的獎金都不放過?還有韋蝠王…我懶說你了,我告訴你,你就打工的命,別以爲自己是馬雲,學人投資經商,你省省吧,不要把孩子的尿布錢都給虧掉。<br>

這點錢我都不好意思給出手了:滅絕師太,你看…<br>

滅絕師太不爲所動,丁敏君接過鈔票,不數也知道多少:剛夠買件性感的比基尼,只能是最普通那種,張教主,我看你還滾吧。<br>

楊逍上前對我說:教主,錢的確少點,你不是有張銀聯卡嗎,可以刷卡呀。<br>

我嘆了口氣說:前天睌上王思聰請客,去夜店嗨嗨嗨!反正他掏錢,不嗨白不嗨,我就拼命消費。結果聰哥忘帶銀行卡和現金,沒辦法,就刷我的,一次就刷爆了。<br>

周芷若說:無忌亞哥,這可如何是好?要不你把他們三個留在峨眉派,幫忙刷刷馬桶,替我們姐妹洗洗內褲來抵押吧。<br>

範遙楊逍韋一笑三人也真是不怕幸苦,表現非常積極,都滿口答應。<br>

我搖搖頭說:不妥,他們乃我明教三大**,我擔心他們會把貴派的花花草草個個搞出“人命”。<br>

範遙說:教主,我們搞的時侯記得帶氣球,就不會搞出“人命”了。<br>

我擡手再賞範遙一巴掌:到底你當老大還是我當老大,我說不行就不行。你們三個身入花叢,就不考慮下那些單身狗的感受嗎。<br>

滅絕師太說:算啦,敏君,讓他們滾下山去。<br>

丁敏君撥出一把殺豬刀說:再不滾,統統把你們尾巴切了。<br>

我冷哼說:哥我可是練過降妹十八掌的,少來唬我。<br>

周芷若帶着哭腔說:無忌亞哥,你一定要把我帶走,我不想再用黃瓜香蕉了。<br>

我好着急說:芷若你別擔心,我會想辦法的,大不了我跟這八婆來場撕逼大戰。<br>

滅絕師太說:我去,別當我沒來過,滅絕的法號只是隨便用來叫的嗎?<br>

我作好戰鬥的準備說:八婆,我最後問你,放不放人?<br>

滅絕師太更兇相畢露:不放!你咬我呀?<br>

我緊握拳頭,隨時交戰:你這是在逼我出絕招!<br>

滅絕師太說:贏了再說。<br>

大戰一觸即發,我俯衝上去,她也不弱,直奔而來。待相距不過半尺,我出了掌,她卻出了剪刀。<br>

這一戰我輸了,滅絕師太哈哈大笑,我偷偷向韋一笑使個眼色。韋一笑秒懂,抱上一女就飛走。<br>

楊逍糾正說:韋蝠王,抱錯了,那是丁敏君,不是周姑娘。<br>

可是己經看不到韋一笑的身影。<br>

滅絕師太一看,笑得更瘋狂:這青翼蝠王韋一笑傻不拉嘰,要笑死老尼了。<br>

看她笑得那麼入神,我不忍打擾,悄悄牽了周芷若離開。<br>

我們一組表演結束,導演予以很高的評價,當即通過了。<br>

跟組一個月後,劇組又轉象山影視城拍攝。<br>

象山影視城座落於浙江嘉興象山,是一個新興起,初具規模的拍攝基地。一期建築爲應張紀中製片,劉亦菲、黃曉明版的《神鵰俠侶》中的襄陽城,包括大理城,金庸筆下的陸家莊、大勝關和新版西遊的花果山等等。二期是三國城。三期是在建中的民國城。<br>

跟組後,我接觸劇組的機會多了,也對劇組的各項工作有一定認識。<br>

這部戲是清宮鬥劇,故事背影雖爲清代,但臺詞風格極具現代氣息,仍惡搞類爆笑喜劇。<br>

清戲勉不了要剃半頭,可剃半頭難看,乾脆全剃。老實說,清劇的頭飾特別不好看。<br>

終於有一天,導演說有場須要二三十個小角色,臺詞不少,在跟組羣演中挑選。我們跟組的人不多,因此幾乎都有機會。<br>

這場戲背景在皇宮後勤部,大羣宮女和大監在洗衣做飯挑水。<br>

副導說:宮女大監乃皇城裡的最低層,然而此地稍有身份的人都不會踏足,所有其實也是他們自己的世界。你們演的什麼都記住了嗎?<br>

衆人齊說:記住了。<br>

副導又補充說:我們有三臺機同時在拍,每個角色均有可能入鏡,大家配合點,最好一次性過。攝影師準備,開始!<br>

我們這幫羣演是通過挑選的,經驗頗深,已然具備基本表演技巧,隨副導話剛落,大家各演各的,立馬融入角色,儼然一副清代後勤部人員忙碌的畫卷。<br>

宮女甲在搓衣板上洗衣服,邊洗邊八卦:聽說皇上累倒了,醫生診斷說是房事過多。<br>

宮女乙往木盆加清水,一面說:皇上也真不容易,日憂國憂民,晚臨幸東宮西院,就算吃偉哥也受不了呀。<br>

剛挑空桶過的大監一號插話說:自古帝王短命多呀,莫說北美的偉哥,十全大補丸都沒用。<br>

封建社會就是殘酷,帝王爲嬌妻累死,窮苦百姓爲老婆愁死。<br>

右邊上的幾人不知剛聊什麼,笑得挺歡的。只聽見一宮女說:皇后徐老半娘了,看起來還像是個花花大姑娘,跟網上說的那個什麼童顏巨ru一樣。但她每天不化妝都不敢見人,其實素顏能嚇得大家大小便失禁。<br>

一大監說:打扮也很好呀,有自信,把好的一面展現出來,有愛美之心沒錯。<br>

另一宮女別有看法:天天濃妝豔抹,帶面具生活,不以真實的自己示人,我對這類人很反感。<br>

關於此問題,歷來有爭議。<br>

管事的嬤嬤大聲斥道:廢話少說,快點幹活。<br>

這些宮女大監平常鬧慣了,無話不說,稍遠的一宮女在涼衣服,說:桂嬤嬤,你是不是更年期到啦,火氣那麼大?<br>

管事的嬤嬤如鬧笑話般臭罵:都別得意,你們也有會變黃臉婆的時侯。<br>

……<br>

收工吃飯時,深圳的女友來電話,她在電話裡說要來橫店看我,不日便請假買票。我大驚,飯都吃不下了。我可是一直瞞着她當羣演的,她希望我好好工作,將來不用那麼辛苦,若讓她知道我幹羣演,還爲一日三餐發愁的話,不氣得立馬分手纔怪。<br>

羣演對於很多人來說都不現實,從長遠看就是沒保障,我這女友最不喜歡我的那些不靠譜的想法和目標,所以我不得不謊稱自己在開什麼小餐館。<br>

她一來,豈不都全穿幫了嗎,這如何是好?<br>

一直鬼主意最多的我居然六神無主,向衆朋友提及此事,請求大家想辦法。<br>

程昱說:我勸你坦白地跟她說清楚,爭取最大的寬恕,也許她肯原諒你呢。<br>

孫小云擺擺手說:萬萬不可,如讓她知道你騙了她,我保證你們的關係會告吹。女人就敏感的動物,她受了這麼久的欺瞞,一旦知道,她必定認爲你不在乎她,不愛她,她能接受嗎?<br>

我說:朱澄澄,如果是你,你會原諒我嗎?<br>

朱澄澄:我可以接受得了。但你女友未必,首先,你女友原本就不看好你做羣演。其次,你做羣演也沒有一點成就,勉強只養活自己。再者,你說過她曾因你要做羣演而鬧過彆扭,此三點足以看出她不可能會支持你做這行。<br>

吳志怡說:兄弟,你女友的性子你自己最瞭解,她看不看你好跑羣衆演員,你心裡應該最清楚。<br>

我仔細一想,女友不僅性子固執,還十分討厭我的那些什麼明星夢,什麼一夜成名的想法,她認爲我這些都是不切實際,沒有未來的。<br>

最終我搖搖頭,說若叫她知道,分手率怕可達到百分之九十。<br>

羣友中欺騙黨和坦白黨永遠參半,胡升說:羅子皿,我想你如果真心愛她便應當與說她明白一切,個人看來,她要是也真心喜歡你,就會諒解你的。<br>

周康說:對對對,你不坦白,怎麼瞞下去,就算瞞得一時,也難保她以後不知道,莫非你想瞞一輩了?<br>

我說:昨晚仔細斟酌,我打算請大家來演場戲,助我矇騙過關,可大家意見不合。<br>

孫小云一拍大腿說:人才呀,我們不就是演員嗎,平時都沒什麼機會,現在正時侯,就來場現場直播。<br>

程昱是站在同是女人的立場上還力勸我:不妥吧,你考慮過她感受不?你就講實話,到時我幫你說情,說你只是想完一個演員的夢,纔不得己這樣的。她再怎麼生氣,最多就訓你幾句,看在往日兩人情份上,她一冷靜下來就沒事啦。<br>

吳志怡說:本人意見,瞞得一天是一天,哪天結婚後,己成定局,那時她知道也定不會因這點小事鬧離婚的。<br>

胡升說:反正女友是你的,怎麼做隨你自己拿主意。<br>

我想我不是一直瞞着嗎,那就瞞下去也沒什麼的,這並不代表我對她的愛少,有時善意的謊言是可以的。<br>

下了決心後,我一捶定音,讓大家拿出混身解數,來場表演。

龍套之王(2)龍套之王(6)龍套之王(7)龍套之王(6)龍套之王(6)龍套之王(3)龍套之王(2)龍套之王(8)龍套之王(2)龍套之王(7)龍套之王(7)龍套之王(5)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6)龍套之王(4)龍套之王(4)龍套之王(3)龍套之王(5)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8)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7)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6)龍套之王(2)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6)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5)龍套之王(6)龍套之王(1)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3)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7)龍套之王(2)龍套之王(8)龍套之王(3)龍套之王(3)龍套之王(1)龍套之王(2)龍套之王(4)龍套之王(1)龍套之王(3)龍套之王(8)龍套之王(2)龍套之王(3)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3)龍套之王(6)龍套之王(7)龍套之王(1)龍套之王(6)龍套之王(6)龍套之王(4)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6)龍套之王(8)龍套之王(6)龍套之王(3)龍套之王(4)龍套之王(4)龍套之王(5)龍套之王(2)龍套之王(8)龍套之王(8)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1)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5)龍套之王(5)龍套之王(1)龍套之王(7)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2)龍套之王(6)龍套之王(5)龍套之王(1)龍套之王(6)龍套之王(3)龍套之王(3)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6)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7)龍套之王(8)龍套之王(4)
龍套之王(2)龍套之王(6)龍套之王(7)龍套之王(6)龍套之王(6)龍套之王(3)龍套之王(2)龍套之王(8)龍套之王(2)龍套之王(7)龍套之王(7)龍套之王(5)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6)龍套之王(4)龍套之王(4)龍套之王(3)龍套之王(5)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8)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7)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6)龍套之王(2)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6)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5)龍套之王(6)龍套之王(1)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3)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7)龍套之王(2)龍套之王(8)龍套之王(3)龍套之王(3)龍套之王(1)龍套之王(2)龍套之王(4)龍套之王(1)龍套之王(3)龍套之王(8)龍套之王(2)龍套之王(3)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3)龍套之王(6)龍套之王(7)龍套之王(1)龍套之王(6)龍套之王(6)龍套之王(4)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6)龍套之王(8)龍套之王(6)龍套之王(3)龍套之王(4)龍套之王(4)龍套之王(5)龍套之王(2)龍套之王(8)龍套之王(8)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1)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5)龍套之王(5)龍套之王(1)龍套之王(7)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2)龍套之王(6)龍套之王(5)龍套之王(1)龍套之王(6)龍套之王(3)龍套之王(3)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6)龍套之王(9)龍套之王(7)龍套之王(8)龍套之王(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