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

又是一年開學季,這是一年中酷暑難耐的時候,也是一羣小屁孩揹着書包,屁顛屁顛走上讀書這條不歸路的開始。大學裡又開始了新一輪的迎新活動,這也是大學一年中最熱鬧的景象,大一的懷着夢想帶着略顯稚嫩的的笑容,走進了曾經爲此流出無數汗水的象牙塔;大二的則穿梭於校園的各種活動,彷彿世界是他們的,他們總是喋喋不休的對大一的菜鳥做各種指導,帶着他們參觀校園。在路上則有碰不完的熟人,不斷的給菜鳥們介紹這些校園風雲人物。

“剛剛過去的那個華仔,我們班的遊戲之神,大學我告訴你就要玩好,學好,有一樣沒得到,你就是失敗的。”學長又在開始教育菜鳥們。

“大學裡的課程難不難?”菜鳥們總是會問出這種僅一個月後就會覺得羞愧難當的問題。

“難過毛線。”學長也總是可以無限制的說髒話,“大學想掛科都很難,只要稍微努力一點就行了。”

“那大學不是很好玩。”菜鳥們的問題總是很天真。

“嗨,龍哥。”學長畢恭畢敬的朝一個迎面而來的人打個招呼,然後又意識到自己在學弟面前有些失態,解釋道:“這是學生會的副書記,我們的關係很好的。”學長總是可以扯出一大把關係。

終於到了報名處,學長又開始到處點頭哈腰,然後坐在那裡的各個學長學姐也開始寒暄,好像國家領導人見面一般,倒是把迎接的主要人物——菜鳥晾在一邊。蘇舟看到這一幕又笑了,作爲大四的學生,作爲將半個身體已經放進了社會的學生,他經歷過這樣的事,而且這樣的事每年都在重演。

蘇舟已經在這裡呆了三年了,3這個數字觸動了他的心悸。他想到外面走走,大學校園太過於熱鬧並不是一件好事,他坐上公交又去了河西的那個舊書街。那是一羣下崗工人擺的攤,商品也是別人捐贈的舊書,一羣人在這裡擺攤就成了舊書街。這裡的車輛很少,而且綠樹成蔭,倒也是個讀書乘涼的好地方,也有人會帶着象棋來這裡廝殺幾局,引來不少的舊書攤老闆前來圍觀。近日這條舊書街又更加繁華了,不少花鳥蟲魚,景觀盆栽的商販出現在這裡,這裡也就成爲一個優哉遊哉的好去處。

蘇舟來到了經常去的大叔那裡,連個招呼也沒打,直接在那裡翻閱起舊書來。好一會兒,蘇舟就這樣靜靜的翻閱着,大叔也就默默的看着蘇舟在翻閱,讓人覺得好一陣奇怪。

“小蘇,快工作了吧。”還是大叔首先開口。

“嗯,剛實習回來,這不就來看你了。”蘇舟已經在這裡買了三年的舊書了,每學期都會來幾次,即使沒有自己想要的,他也來隨便翻翻。舊書攤的老闆已經換了不少,而大叔依舊在這裡,這也說明大叔這幾年的生活還是沒有什麼起色,蘇舟喜歡來這裡買書的原因也很簡單,因爲他第一次來這裡買書就是買大叔的,他是一個很念舊的人。

“有喜歡的書嗎?”大叔問到。

“沒有。”蘇舟回答的很乾脆,因爲這些書他都看過,這些年他看過不少書。

“這裡的一些新的舊書是一個退休的市領導捐贈的,你看上面還有他的題字。”說着指給蘇舟看。

蘇舟瞟了一眼,雖然他是個不懂得欣賞書法的人,可還是覺得這字不敢恭維。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大叔默默的念着這句詩,問道:“這個是那個叫什麼的寫的來着。”

“李商隱。”

“哦,對對對。”大叔啄米似的點頭,“這幾天我都在看這本書,真是感慨萬千啊。”大叔很感嘆的說到。

蘇舟翻了一下封面,原來是《茶花女》,便說:“《茶花女》我很久以前就看過了,寫的真不錯。”

“我也看過,別看大叔我現在在這裡擺着箇舊書攤,以前也是一個文藝小青年,只是文藝這東西很難混口飯吃啊。想起自己以前一股文藝腔,卻爲了生計而四處奔波,心裡悶悶不平,乾脆一股腦將這些東西全忘了。”大叔說起來感覺忘了這些東西心裡很痛快一般。

“我想這個什麼領導以前一定是個很癡情的人,肯定有過一段刻苦銘心的愛情,不然怎麼會寫下這麼一句話。”蘇舟又將話題扯了回來。

“誰年輕沒有一段真摯的感情,那是他們生命中最美好的回憶,終生難忘,所謂老來多健忘,唯不忘相思。”大叔還在感慨,“真羨慕你們年輕人,青春就是你們的資本,咦!小蘇,怎麼我從沒見過你的女朋友。”

“還沒來得及談。”蘇舟面對這種問題總是這麼回答。

“不會吧!”大叔顯然不相信。

“真的,你又不是小女孩,騙你幹什麼。”

“怎麼不談呢?”大叔還是不相信蘇舟的話。

“談了又能怎麼樣,終究還是會分開。”

“看來你是有過一次不成功的感情。”

“什麼不成功的感情,感情怎麼能用不成功來形容了。再失敗的也是值得留念的,況且還是我的初戀。”

“那你說一下,看看到底值不值得留念。”

蘇舟的心早已隨着這本《茶花女》飛遠了。

高中總是一個人最難忘的時光,因爲他可以交到一羣真心朋友,他還可以單純的只剩下讀書。小學生總是懵懂無知,初中生則是貪玩,高中生青春飛揚,大學生則會爲工作多了幾份擔憂。

蘇舟來到了這個叫英才的私立高中,來這所高中並不是他的本意,他也想去省重點,只是分數就像一道坎,把他擋在了門口。不過他想來到私立高中也行,好玩一點。他就是個好玩的人,自以爲有點小聰明,做什麼事都喜歡投機取巧,這不是中考時投機投錯地方,落榜了。英才學校是個沒落的貴族學校,這裡的學生也是從幼稚園到高三,所以它的校園風格很有意思,比起普通高中,它多了一些童趣。而且幼稚園的教學樓也是用一些大紅的磚包裹着,的確讓第一次見到的人會眼睛一亮。

蘇舟總算是可以繼續接受教育了,心裡樂滋滋的,雙肩包做單肩用,吊兒郎當的走進了校園。說真的,他對這個學校還是挺滿意的,挺大的校園,風景也不錯,還是個讀書的好地方。交了費,瞅了瞅紅榜,自己分在高一(3)班,看來自己對3這個數字還是挺有緣的。蘇舟一直都將這個數字信奉爲自己的幸運數字,不知他是什麼時候認爲的,反正就這麼一直認爲着。

找到了班級,教室裡還沒幾個人,一個坐在講臺上看書,帶着金絲邊眼鏡,穿件短襯衫配條名族風長裙的大約三十五六歲的女人朝蘇舟笑了笑,問道:“同學,是3班的嗎?”

“嗯。”蘇舟點點頭,而且是畢恭畢敬的點頭,因爲他知道不出意外的話,這個人很可能就是自己三年的班主任,給班主任留下好的第一印象,有利於以後犯錯誤後真誠的道歉更容易得到老師的原諒,這是他初中三年得到的真諦。想起初中,那真是不堪回首的歲月,與其徒自感嘆其傷悲,還不如以一種全新的姿態接受高中。

看着蘇舟的態度,老師非常的滿意,老師都喜歡聽話的學生,成績好不好並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你不能讓老師感到頭疼。看着蘇舟空着手在門口,老師便把蘇舟叫進來,有一句沒一句的關心幾下,然後又把蘇舟帶到了寢室。看着寢室已經整理好的幾個牀鋪,馬上責令蘇舟回家去拿鋪蓋,從明天開始集體宿舍生活。

其實蘇舟的被褥等用品都帶來了,在校外商店買一些生活用品的時候,跟老闆扯了幾句,混了個臉熟,然後將東西寄存在那裡,這樣就可以很輕鬆的以回家拿東西之名偷得半日浮閒。這種事對他來說已經是小兒科了,初中哪天不是用這種招數來應付學習和生活。蘇舟一想起初中就覺得煩,不是莫名的煩躁,而是有根源的,唉,還是去上個通宵來慶祝初中生活的結束,迎接美好的高中。

第二天十點多蘇舟才慢悠悠的走進教室,其實通宵只能上到六點,以後再上又要加錢,他也想早點來學校,只是怕來的太早老師會表揚,這樣蘇舟就很可能經不起表揚而露出馬腳。蘇舟在寢室整理好牀鋪後還特意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纔去教室,大夏天的不換衣服對一個敏銳的老師來說一定也存在說辭。走進教室,已經有不少人了,老師正在發書,領了書的沉浸在對新書以及高中生活的喜悅中,沒領的即嘰嘰喳喳說過不停,前前後後沒有一刻消停。對於這樣的教室,蘇舟還是很喜歡的,因爲他也不是個消停的人,跟人忽悠扯淡更是他的專長,便走進教室,隨便找個靠後的位置坐了下來。

都說得不到的纔是最美好的,靠後的位置便是蘇舟很珍惜的,因爲從讀書開始他便沒有得到過,不是蘇舟是個五短身材,而是一個不消停的人老師很難將他放在一個離講臺太遠的地方,如果這個學生成績還不錯的話,就更不可能了。

班主任看到蘇舟走進教室,便叫他上去領書,看來這個老師記性還不錯,或者說對學生還是用了心,就昨天見了一面就記住了,蘇舟對班主任又多了幾分好感。他喜歡負責的老師,因爲他見過太多不負責的老師。教師是天底下最光輝的職業,不負責的老師對不起黨和人民給予的榮耀和信任。

大大咧咧的蘇舟在拿到書回座位的時候,一不小心將旁邊一同學的書碰到了地上,蘇舟連忙彎腰去撿,結果書沒撿上來,自己懷裡的書又全部掉到了地上,那個同學看不慣蘇舟的粗手粗腳,只得自己也來撿。蘇舟趁機看了看這個女生,五官還蠻端正,其他倒是一般。看到是個女生,蘇舟不好意思的朝她笑了笑,女孩也報以同樣的微笑,然後幫着蘇舟把地上的全撿了起來。蘇舟拿着書看着這個女生旁邊還有一個空座位,剛想開口,這個女生就主動讓蘇舟坐到了旁邊,也算成了高中的同桌了。蘇舟看着這個女生,長長的頭髮紮了兩個辮子,這種髮型在21世紀的確很少見了,五官倒是小巧而精緻,只是打扮的太不合時宜,會打扮一點也許會是個美女。蘇舟就這麼的盯着這個女生,直到她臉上開始發紅,朝蘇舟投來一瞥,蘇舟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馬上說道:“剛纔真是謝謝你了,我叫蘇舟,你呢?”蘇舟開始很認真嚴肅的認識這高中第一個同桌,

“吳晴。”女孩頭也有擡的回道,回答的有點冷漠,與她開始的微笑和大方的請蘇舟坐到旁邊的態度大不一樣,這讓蘇舟有點捉摸不定。“也許是剛纔自己一直盯着人家姑娘看,現在生氣了吧。”蘇舟想到。咦!自己剛纔怎麼會一直盯着她看呢,好像是覺得她身上有一種特別的氣質吧!到底是什麼氣質了,蘇舟也說不上,反正讓蘇舟覺得是個很不一般女孩。

蘇舟也拿着新書開始翻閱,然後在首頁留下自己龍飛鳳舞的簽名。周圍的人還是在嘰嘰喳喳說過不停,老師鑑於還沒有正式上課,所以也不太管,只是吳晴依然安靜的坐在那裡,翻閱着被自己碰掉的那本書。蘇舟好奇心上來,越發覺得這個女孩不一般,就湊上去問道:“你在看什麼書。”

“《茶花女》。”吳晴說到,這次她擡起了頭,而且還是注視着蘇舟,這次倒讓蘇舟覺得不好意思了,蘇舟馬上又鎮定下來,看着吳晴精緻的五官以及烏黑的長辮子,正在想她要怎麼打扮纔會變得更加漂亮時,吳晴又接着說道:“這本書寫的很好,瑪格麗特好可憐啊!”有點自言自語,還帶點傷感,又問道:“你認爲怎麼樣。”

“寫的挺好的,那個瑪格什麼,呃……其實我沒看過。”蘇舟說的支支吾吾,知道這種情況不能說謊,沒看過承認就是了,又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

“哦。”吳晴“哦”的一聲後就再也沒有擡過頭,又沉浸到她的書中,蘇舟看到這一幕有點生氣,心想“難怪覺得你不同於一般的女生,原來是個傲氣的人,”

“這個女孩子就是你的女朋友吧。”大叔打斷了蘇舟的思緒,“你們也是因爲一本《茶花女》認識的。”不等蘇舟回答,大叔又接着說:“難怪你看到這本書會感傷,可是這個傲氣的女生你怎麼會喜歡她了。”

“她不是傲氣,只是當時我還不知道她的優秀,感情的開始總會有誤解的,你聽我接着說咯。”蘇舟從攤上拿過一張報紙墊在地上繼續說到。

聽到這話的蘇舟非常的鬱悶,無緣無故的受了氣,而且還是被個打扮的像個鄉里巴人的女人看不起,心裡覺得很不是滋味。更多的是不服氣,心想“不就是一本書嘛,有什麼牛氣的,我看過的書你沒看過的海了去了。”蘇舟的確看過不少書,只是雜七雜八的太多了,而且都是上課看的,大多也只是個囫圇吞棗,只記得個大概,看這些書更多的原因則是消磨無聊的上課時光。“既然你這麼了不起,我也懶得理你。”蘇舟想着便開始和前後的同學相互認識。

很快一節課就過去了,上廁所的上廁所,還有一些則站在走廊上閒聊,只是同桌的吳晴依然坐在那裡,絲毫不在意鈴聲的響起,或者她根本沒有聽到。蘇舟看到更加鄙視,心裡暗笑道“原來是個書呆子”。蘇舟也想出去透口氣,只是自己坐在牆壁邊,要出去還必須吳晴這個同桌起身自己才能出去,但是自己又不想從她這裡經過。幸好窗戶是推拉窗,於是便從窗戶跳了出去。正好這時班主任從這裡經過,看到蘇舟的這種行爲,不免又數落一頓,蘇舟也很自然的將這份怨恨轉移到這個同桌吳晴的身上。

英才的校園風景還真不賴,從走廊上同學們的讚歎聲便可知道,樹木成蔭的校園大道,綠油油的足球場,最主要的是還有個游泳池,這讓蘇舟這種從小在河裡泡大的農村孩子很是豔羨。學校採用的是清一色的打磨紅磚,這使得學校看起來很有學院派的風格,一座不小的圖書館立在那裡很是氣派,總之比起普通高中那些老式的鋼筋混泥土好多了。

上課鈴響了,由於剛剛被班主任數落了一頓,現在班主任也站在門口,看來只好從吳晴那裡經過。剛走進教室就看到吳晴開始起身,等到蘇舟到座位旁時,吳晴已經完全從座位上站起來,給蘇舟留下一條過道,蘇舟有點不自然的走了過去,接下來又是兩人無言的坐着看書,比起班上其他的同學,他倆儼然成爲了學習的榜樣,這不符合蘇舟的性格。他一向是個坐不住的人,怎麼會突然變得如此安靜了,蘇舟自己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時間就這麼一節課一節課的過去了,終於熬到了睡覺的時間。

說起來班上的男同學蘇舟還不認識幾個,在班上只顧着認識女生,到忘記了這些還要同牀共枕的同胞,蘇舟心裡一陣內疚。其實他的內疚完全是多餘的,原來這羣兔崽子都一樣,在班上只顧着和女生東拉西扯,也不認識幾個男生。於是大家開始互報家門。寢室有十六個牀鋪,目前住進了八人,所以每個人都佔有兩個牀鋪,而且還同一戰線,堅決抵制外來人員入住,因爲多一個人都會打亂現在的平衡。

熄燈了,蘇舟開始第一次寄宿生活,沒有想象中的那麼感傷,倒是有種莫名的興奮,在牀上翻來覆去無法入睡,只好跑趟廁所。剛出來又接着有人跑廁所,而且到處也是翻身的聲音,看來大家都睡不着,蘇舟看到這個場面,開玩笑的說道:“睡不着的吱一聲。”哪知這些人不約而同的吱了起來,吱完後大家就笑了,爲了他們的默契笑了,彼此間的感情也增近了不少,蘇舟又出主意道:“要不每個人講個笑話,講的最好的我們就推他當寢室長,怎麼樣?”這個提議馬上得到了大家的支持,於是從門口牀鋪的張鑫開始依次講笑話。講笑話本來就是蘇舟的強項,面對初中苦悶的生活,蘇舟每天要講大量的笑話來調節他人的情緒,同時也能起到贈人玫瑰,手有餘香的效果,再說多看看笑話還能開發智力,蘇舟何樂而不爲。在這裡提出這個主意倒不是蘇舟有意讓自己當寢室長,只是爲了調節一下寢室的氣氛而已。由於蘇舟的正常發揮,用一個半葷半帶有腦筋急轉彎的一個經典笑話一舉奪魁,獲得寢室長一職,這下大家似乎都滿意了,翻身搖牀的聲音小了,寢室裡慢慢想起了鼾聲。

今晚的月亮又圓又亮,月光灑進來照到蘇舟的牀鋪,蘇舟以睜眼望明月,閉眼思故鄉爲由,一直無法入眠。“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我會因爲想家而失眠,可是自己好像不是那種性情中人。唉,琥珀的月光,你照進我的心扉,擾亂了我的安眠。”蘇舟很有興致的想着一些詩意的句子,想到“詩意”兩個字他又想到了那個奇特的同桌吳晴,她應該是個很有文學素養的人,只是這女的太傲氣了。一想到這個傲氣的女同桌,蘇舟就有點氣,他最討厭別人在他面前裝的很牛逼,因爲他也是個很要強的人,看不得不可一世的嘴臉。看到比自己強的人蘇舟都也會想方設法超過他,要麼超過,要麼知道自己無法望其項背才罷休。“我何不去把那本《茶花女》借來看看,反正阿Q也說竊不算偷,再說自己明早早點放回去就沒人知道,第二天甚至還可以與她大談特談,讓她刮目相看。”蘇舟腦子裡突然冒出這個大膽的想法。這個想法的確挺大膽,且不說宿舍與教室差不多相距500米,而且路上也是漆黑一片,要是被值班老師當作小偷抓住的話,就更不得了了,可蘇舟心裡那股好強的莽勁還是驅使蘇舟跑向了教室。拿書的過程出奇的順利,拿到書後蘇舟開始躲在廁所開始了借微光的看書生活,這是蘇舟第一次在廁所看書,之後的日子這一幕被上演了一遍又一遍。

第三節第六節第四節第一節第四節第二節第二節第三節第一節第四節第六節第一節第七節第七節第六節第八節第一節第一節第九節第九節第九節第五節第二節第九節第二節第四節第五節第一節第二節第八節第六節第六節第七節第六節第七節第九節第八節第八節第二節第二節第五節第九節第四節第四節第二節第一節第二節第七節第一節第五節第二節第四節第五節第四節第八節第二節第一節第八節第八節第七節第六節第五節第五節第六節第三節第六節第三節第五節第三節第四節第三節第八節第四節第九節第一節第三節第八節第五節第九節第五節第六節第八節第六節第一節第六節第三節第四節第六節第一節第七節
第三節第六節第四節第一節第四節第二節第二節第三節第一節第四節第六節第一節第七節第七節第六節第八節第一節第一節第九節第九節第九節第五節第二節第九節第二節第四節第五節第一節第二節第八節第六節第六節第七節第六節第七節第九節第八節第八節第二節第二節第五節第九節第四節第四節第二節第一節第二節第七節第一節第五節第二節第四節第五節第四節第八節第二節第一節第八節第八節第七節第六節第五節第五節第六節第三節第六節第三節第五節第三節第四節第三節第八節第四節第九節第一節第三節第八節第五節第九節第五節第六節第八節第六節第一節第六節第三節第四節第六節第一節第七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