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chapter 14

其實院子裡也有公用的衛生間, 管家好心提醒了一句,張媛媛臉上一紅,一下子失去了進去那道門的所有理由。

管家也活了一把年紀了, 雖然算不上明察秋毫, 但是張媛媛這個女人, 落到他眼裡, 就覺得很有問題。他對秦皓月沒什麼好感, 但怎麼算她也是晏家的內人,如果被外人騙了去,也是不行的。更不要說, 他作爲管家也有一份責任在身。

秦皓月並不是仗勢欺人的個性,這個時候也有點生氣了, 說出來的話口氣也不大好:“劉伯, 她是我原來的同學, 以前挺照顧我的,我請她進去坐坐, 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話都說到這份兒上了,劉伯再不知進退就白活了。

秦皓月又跟施工隊說好了,工程的事情沒有那麼急,算是給張媛媛解了圍了。

“皓月……”張媛媛出了衛生間,手腳已經不知道該往哪裡放了, 手打了香皂洗手液已經洗了三次, 還是感覺指甲縫裡有泥, 髒了看不到顏色的鞋早就脫在了門口, 可是裡面穿的是同樣沾着灰和泥的襪子, 腳下的白色拖鞋已經被她的襪子染得髒污了一片,現在她看着客廳裡那一塵不染的地毯, 還有奢華的真皮沙發,哪裡敢坐?

何媽端了一杯水出來就自己忙碌去了,秦皓月還是感覺到了張媛媛的侷促不安。

“媛媛,你要是還不自在的話,不如去我房裡洗個澡,換身衣服……我,我絕對沒有別的意思,只是看到你渾身都出了汗,肯定不太舒服。”

張媛媛笑了笑,笑得秦皓月更是不知所措,她是真的開心,三年前,她黯然離開學校,也沒臉再見以前的老師和同學,如今還能夠碰到一個曾經那麼熟悉的人,讓她覺得自己美好的過去,是真的存在過的。

張媛媛沒有多說什麼,跟着秦皓月去了樓上的衛生間,洗澡的同時她順手把自己的髒衣服就着熱水搓洗乾淨。

忙碌了一陣,兩人總算能安安靜靜坐下來聊天了。

張媛媛眼睛環顧了一週,眼裡的光逐漸暗淡下來,秦皓月現在擁有的一切無不昭示着她過得很好,而自己……

別墅,傭人,巨大的衣帽間,華麗的水晶燈,全套定製的傢俱,衣帽間裡那一溜兒奢侈品牌都是她可望而不可及的。對了,還有她現在接的活兒,就爲了搏美人一笑,那位據說高高在上的晏總,就大手一揮要建一個陽光房,裡面還要擺上各種美人喜歡的花草。那位晏總可真是知道疼美人啊。

美人只需要動動嘴巴,享受成果,而她卻要在大太陽底下,揮汗如雨。

人跟人啊,怎麼就這麼不一樣呢?

“媛媛,你,是不是碰到了什麼難處。”秦皓月是真的關心這位昔日好友,據她的瞭解,張媛媛一直都比較刻苦學習,即使在整個學院裡不算學霸級別的,以她的勤勉,出去找個適合自己的工作,應該不是一件難事。

張媛媛低着頭,半天沒說話。

“你別誤會。”秦皓月擺了擺手,解釋道:“我只是覺得女孩子如果做這個工作有些辛苦了。”

張媛媛笑了笑,說:“沒事。我懂。”可不是辛苦嗎?她看了看自己粗糙到像樹皮的手掌,再看看秦皓月養得如蔥尖兒般嫩的手指,不由自主地將手往回縮了縮。

一時之間氣氛有些尷尬,最後還是張媛媛開口打破了這份尷尬,她下意識打量了一番這間無一不透露着奢華和精緻的臥室,道:“皓月,看着你現在過得很好,我也就放心了,當年你……”

秦皓月眼神一黯,低着無意識地抓着沙發上的靠墊,擠出一個微笑來道:“想不到我們還能見面。”

當年離開學校的時候,認識不認識秦皓月的同學或是其他人,要麼對她惡語相向,要麼對她充滿着質疑,也只有這位室友加朋友還保留着對她最基本的善意。

她並不想在外人面前解釋太多,他們覺得好嗎?或許是覺得這座華麗的鳥籠的確不錯吧。

“其實,當然我也很想去找你,不過,我不知道該怎麼幫你。我很擔心你,畢竟當時的你……情況不太好。我後來給你打過好多電話,你一直都沒有接。”

“對不起,如果不是因爲要幫我,你可能……可能別人不會那麼說你的。”

張媛媛說着說着,竟是抖着肩膀哭了起來。

“媛媛,別那麼說,不能怪你。”

張媛媛的話,讓秦皓月想起了三年前,她人生中最爲暗無天日的那段日子,那天她從晏敏之的房間出來,她也曾想過報警,只是這樣的案件受害方清醒狀態下都難以舉證,更不要說她當時根本就是昏迷狀態,至於昏迷後她是怎麼被送到晏敏之房裡,到整個的發生過程,她腦海裡全然沒有印象。

她忍着屈辱的淚,只能當做自己流年不利,當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這種事兒她只能打落門牙和血吞,她受不了到警察局被迫一遍一遍地去回憶事情發生的過程。

誰知等到她回到學校,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第二天的晚上學校的論壇上忽然爆出了疑是她的不雅視頻,雖然出來沒多久就被管理員發現,及時地刪掉,但還是有驚人的閱讀量,這些已經足夠讓秦皓月心驚,她沒想到這件事還被人拍下來,還惡意地放到了網上。

雖然畫面不清晰,但是髮型身材都很像她,只要稍微熟悉的人就能看得出來。

正在秦皓月坐立難安的時候,又有人接着發了一個帖子,聲情並茂地介紹了視頻中女人的身份,雖然沒有指名道姓,倒是稍微瞭解一點點她的人,就能猜到那是秦皓月,帖子裡不但介紹了她的身高年齡,什麼專業,哪個老師,還惡意地指出她私生活糜爛,行爲不端。更有甚者,帖子的發佈者還指出,正是因爲她做人有手腕,纔會輕輕鬆鬆地拿到了保研的名額。發帖人還在帖子下面發了大量截圖,都是秦皓月跟專業老師的聊天截屏,被人斷章取義地拼接之後,完全背離了他們談論的主題,談話的內容被帶到了詭異的方向。

不止這些,發帖者還發了一張截圖是秦皓月在某一次的期末考試有專業課程掛科的記錄。

這一下炸開了鍋,這樣一個私生活紊亂,行爲不端,甚至成績都不過關的人居然能保研?這讓沒日沒夜地玩命準備考研的人情何以堪?

學校本想要壓制住這種消息,畢竟是樹大根深的學校,無論真假,誰都不願意爆發這樣的醜聞。誰知,越是壓制,學生們越是暴躁,尤其是那些沒日沒夜地準備考研的學子們,更是義憤填膺,在學校裡組織各種演講,在學校的論壇上發表各種申討的帖子。事情越鬧越大,學校找涉事的秦皓月和教授談話,要命的是兩人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除了編排她的帖子是假的,視頻卻有可能是真的。

教授雖然跟秦皓月沒有實質性的關係,但對她確實產生了不該有的感情。

於是,兩人的辯駁空乏而無力,令人生疑。

至於掛科,秦皓月簡直是百口莫辯,她從進大學門的那一天就沒有亮過紅燈,可是分數查詢系統一目瞭然,她確實有掛科記錄。

最後,事情發展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W大不可能不採取行動。醜聞加上違反學校相關規定,秦皓月最後被勸退,拿到手的只有一張肄業證,學士學位都別想有。

學校是沒法兒再多待一秒了,秦皓月匆匆收拾行裝,送她的也只有一個張媛媛。

她記得那時候,張媛媛跟她說:“皓月,他們不瞭解你,我相信你是青白的。”

只是,她那個時候也不過是一個窮學生,能幫的忙不過是送她到車站。

這份情誼秦皓月不會忘。記憶中,張媛媛一直都很幫她,生病了,都是她照顧的。

那個時候秦皓月萬念俱灰,夏天也找不到,她枯坐在車站,不知道自己應該去哪裡。

世事難料,正在她一籌莫展的時候,晏敏之的人找到了她。

原來,有時候人的運氣沒有最壞,只有更壞。

秦皓月已經什麼也想不了了。

晏敏之捏着她的不雅視頻提出一個要求——陪在他身邊,直到他膩歪,否則,他會將高清□□的真跡讓更多的人看到。

是了,秦皓月百思不得其解的謎團終於得以解開,晏氏的總裁,有錢有勢,手可通天,也只有這樣的人才能將她從雲端拉下泥潭。

一切的一切終於可以找到解釋,還有誰能煞費苦心這麼用心良苦地去編排她這樣的小人物,學校的成績系統怎麼會無緣無故地被人篡改,只有這個人有這樣的能力,有這樣的理由。

原來就是他,爲了一己私慾,改變了她的人生。

然後,就是世事變遷,哭過鬧過的三年,日子在睜眼閉眼之間不知不覺竟然過了那麼多的歲月。

兩人似乎都是沉浸在往事的回顧中,一時之間兩人靜默無言。

14.chapter 1428.chapter 285.chapter 513.chapter 139.chapter 910.chapter 1016.chapter 167.chapter 730.chapter 301.chapter 123.chapter 2329.chapter 2922.chapter 2212.chapter 1212.chapter 1223.chapter 2327.chapter 271.chapter 124.chapter 2421.chapter 2122.chapter 2216.chapter 163.chapter 326.chapter 2620.chapter 2020.chapter 203.chapter 327.chapter 2719.chapter 1920.chapter 2022.chapter 2216.chapter 165.chapter 522.chapter 2223.chapter 2326.chapter 266.chapter 613.chapter 1330.chapter 3018.chapter 1826.chapter 2617.chapter 1723.chapter 2314.chapter 1425.chapter 2529.chapter 295.chapter 521.chapter 2125.chapter 257.chapter 75.chapter 516.chapter 1617.chapter 171.chapter 12.chapter 23.chapter 319.chapter 191.chapter 117.chapter 1719.chapter 1928.chapter 2818.chapter 1825.chapter 2530.chapter 308.chapter 811.chapter 1116.chapter 1617.chapter 177.chapter 722.chapter 2220.chapter 2028.chapter 2825.chapter 259.chapter 97.chapter 76.chapter 613.chapter 131.chapter 12.chapter 229.chapter 2930.chapter 3015.chapter 1511.chapter 1130.chapter 3021.chapter 2125.chapter 2527.chapter 273.chapter 315.chapter 1525.chapter 259.chapter 920.chapter 2028.chapter 283.chapter 326.chapter 2618.chapter 1810.chapter 101.chapter 1
14.chapter 1428.chapter 285.chapter 513.chapter 139.chapter 910.chapter 1016.chapter 167.chapter 730.chapter 301.chapter 123.chapter 2329.chapter 2922.chapter 2212.chapter 1212.chapter 1223.chapter 2327.chapter 271.chapter 124.chapter 2421.chapter 2122.chapter 2216.chapter 163.chapter 326.chapter 2620.chapter 2020.chapter 203.chapter 327.chapter 2719.chapter 1920.chapter 2022.chapter 2216.chapter 165.chapter 522.chapter 2223.chapter 2326.chapter 266.chapter 613.chapter 1330.chapter 3018.chapter 1826.chapter 2617.chapter 1723.chapter 2314.chapter 1425.chapter 2529.chapter 295.chapter 521.chapter 2125.chapter 257.chapter 75.chapter 516.chapter 1617.chapter 171.chapter 12.chapter 23.chapter 319.chapter 191.chapter 117.chapter 1719.chapter 1928.chapter 2818.chapter 1825.chapter 2530.chapter 308.chapter 811.chapter 1116.chapter 1617.chapter 177.chapter 722.chapter 2220.chapter 2028.chapter 2825.chapter 259.chapter 97.chapter 76.chapter 613.chapter 131.chapter 12.chapter 229.chapter 2930.chapter 3015.chapter 1511.chapter 1130.chapter 3021.chapter 2125.chapter 2527.chapter 273.chapter 315.chapter 1525.chapter 259.chapter 920.chapter 2028.chapter 283.chapter 326.chapter 2618.chapter 1810.chapter 101.chapter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