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chapter 17

晏敏之的臉色更冷, “那就看看你們的姐妹情到底有多深。”

兩人不歡而散。

此後幾天,秦皓月再沒有看到過晏敏之,吃飯的時候, 何媽告訴她, 晏敏之出差了。

秦皓月沒心思管晏敏之怎麼樣, 這段時間, 她一直陪着張媛媛繼續找工作。

忙碌了幾天, 最後總算是讓張媛媛找到了適合的工作,這一次沒有一切順利再沒有人橫加阻攔。秦皓月想,大概是晏敏之覺得煩了吧。

也是, 他們都是小人物,哪值得晏總反覆掛心?

秦皓月將自己剩下的錢拿出來, 幫好友租了新的房子, 雖然還不是特別理想, 但比原來的強太多了。

這樣一來,秦皓月不得不開始找一些網絡兼職, 時間比較寬鬆,要求不是那麼嚴格的工作,其實真不好找,找到了錢方面也不太理想。但是,她總也要有些收入。

晏敏之給她的卡就在牀頭櫃裡面擺着, 放進去是什麼樣子, 現在還是什麼樣子。

院子裡的陽光房建起來了, 大塊的玻璃屋頂和牆面, 裡面有序地擺放着各種花草, 一切都是她想象中的模樣,秦皓月卻一步也不願踏進去。

小布倒是很喜歡那裡, 時不時就鑽了進去,摘朵花,打個盹的,好不愜意。秦皓月常常要花很長的時間和耐性哄它出來。

何媽也覺得兩人這些天不對勁,“皓月,這個陽光房是少爺專門給你建的,你怎麼不進去看看?”

秦皓月搖搖頭,什麼也沒說。

這天,秦皓月接到了一個意料之外的電話,夏天來的電話,電話裡面,夏天的語氣謙遜,讓人倍感陌生。

秦皓月想不透夏天找她有什麼事,她按捺着忽然又開始狂跳的心,手指下意識地反覆描摹着脖頸上的項鍊吊墜。

夏天……

她打開水龍頭,往自己臉上潑了幾捧水,讓自己冷靜下來。

她提醒自己,夏天已經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不可以再胡思亂想。

夏天是夏家的公子,岑明珠是岑家千金小姐,兩人郎才女貌,天生一對,這樣挺好的。

雖然是這樣想的,秦皓月還是換上了自己新買的還沒有來得及穿的裙子,雖然不是什麼大牌子,但勝在款式簡約大方,布料也很舒服。至於,晏敏之爲她準備的整個衣帽間的衣服,她看都沒有多看一眼,她怎麼可能穿着晏敏之給她買的衣服去見夏天?

夏天選的是一傢俬房菜館,位置有些偏僻,怕她不好找,所以一直在路口等着她。

遠遠的,秦皓月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在夕陽的餘暉下熠熠生輝。夏天很適合白襯衣,配合着他略顯清瘦的身形,整個人看起來矜貴清俊,

如挺拔的青竹,令人心曠神怡。她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腳步,遠處的身影跟記憶中的青年漸漸重合。她就想遠遠地看一會兒,彷彿這樣,記憶中的美好和甜蜜會持續得久一點,她的心太苦了,需要一定甜,纔有勇氣好好走下去。

不久,他的身邊出現了一道纖長的身影,那是他的未婚妻岑明珠,岑家四公主。

秦皓月定了定神,走了過去。

岑明珠在看到她的時候,有些不可置信地愣了半天,秦皓月懂她的眼神,相較於岑明珠身上穿的,手上戴的,她的確看起來有些寒酸。大概她是想不到晏敏之的女朋友,私下裡穿成這樣吧?

岑明珠很快調整了表情,熱情地挽起了秦皓月的手臂,熱絡的樣子看起來像是兩人是相識多年的朋友。

可秦皓月清楚的記得她之前對她的態度,鄙夷,輕視,厭惡。

而且,她們兩個並不是熟悉。

這傢俬房菜館環境清幽,裡面設計巧妙,庭蘭樓閣,小橋流水,綠水淙淙,秦皓月匆匆一瞥,竟然看到了一架水車。裡面道路曲折,如果不是服務員引領,很容易迷路。

穿過一道長廊,他們三人到了預定的包廂,秦皓月透過窗戶往外看,居然發現包廂外面竟然有一小叢荷花,想來商家爲了增強私密性,特意在外面建了一個小小的荷花池。

岑明珠很熱情,不過,這熱情裡面還帶着一股說不清的尷尬,“秦小姐,這家菜館的菜挺不錯的,我和夏天猜想你會喜歡這裡的環境。所以就自作主張了,你覺得怎麼樣?”

這熟絡裡面帶着討好,是因爲什麼,秦皓月算是懂了,肯定又跟晏敏之有關。只是,岑明珠自己跟晏敏之之間不是更早就認識的嗎?從她這邊兒入手又是怎麼回事?

想到岑明珠之前對自己的輕視,秦皓月對着她無法真的笑得出來,“岑小姐,客氣了。不過,我想問一下,今天請我出來到底有什麼事?”

說完,秦皓月的視線轉向了夏天,剛纔她沒有機會仔細看清楚,現在在明亮的燈光下,她才發現夏天的眼底下一片青黑,整個人顯得又累又憔悴。

他顯然還記得自己之前的態度,現在臉上笑容算是擠出來的,看在秦皓月的眼裡無比刺眼,她寧願夏天眼裡露出來的是真實的厭惡,也好過這種虛假的套近乎。她跟夏天之間,何至於如此?

“秦小姐,今天找你出來確實有一件事相求。”

秦皓月緩緩看他一眼,低下了頭,是的,如果不是這樣的原因,夏天也不可能找她出來,她糾結什麼?

岑明珠笑了笑,悄悄碰了夏天一下,說:“秦小姐,我們還是邊吃邊聊吧?”

秦皓月笑了笑,沒說什麼,既然已經打算出來了,就應該料定了,他們的見面絕對不是什麼簡單的聊絡感情,那就看看他們到底找她是什麼事吧。

菜陸陸續續的上,岑明珠笑着招呼秦皓月,不停地給她介紹每一道菜的出處和特色,秦皓月微笑聽着,按照她的介紹嚐了嚐味道。不愧是江城數得上號的私房菜,味道的確不錯。

夏天有些沉默,微笑很僵,像是極力剋制某種情緒。

岑明珠忽然站起身,給秦皓月續上飲料,自己的杯子倒上滿滿一杯白酒,順手又給夏天倒上一杯。一直不怎麼說話的夏天也站了起來,端起了酒杯。

“秦小姐,之前我和明珠多有得罪,請你大人有大量原諒我們。”說完,夏天一仰脖子,一下子把一杯酒喝了下去,與此同時,岑明珠也把手中的酒喝了下去。

一切發生得太快,秦皓月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等到她回神的時候,岑明珠已經咳得驚天動地了。

夏天一邊給岑明珠倒水,一邊忍不住小聲的責怪:“都說了是我自己的事,你逞強幹什麼?”

岑明珠臉色漲紅,總算停下來咳嗽,“什麼話,你都逼到那樣了,我怎麼可能不管。”

秦皓月站起身來幫忙,一臉茫然:“到底是什麼回事?”

夏天繃不住了,秦皓月看得出來,他一晚上都在隱忍着。

“秦小姐,你何必裝不知情?就因爲你上次過來找我,我沒有給你滿意的答覆,你就趁機報復,如果不是因爲你,晏敏之怎麼會對夏天的生意處處掣肘?夏氏和晏氏一向是生意上的夥伴,根本不存在什麼利益分歧。”

說完,夏天看她的目光更冷,過去的溫和一掃而光。

“秦小姐,我想請問我說過的話哪一句是錯的?”

秦皓月的臉色瞬間就蒼白一片,她分不清此刻心裡是痛多一點還是失望多一些。

她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她垂眸,說出來的話無力而又蒼白,“沒有,夏天,我真的沒有。那一次,是我不對,我,不該去打擾你。”

她想不到事情會是這樣的。

“你真是這樣想的?秦小姐,你知不知道,我大哥給晏敏之打了無數次電話,到公司找他總是避而不見,我們找了晏敏之快一個月,最後他才讓助理轉告我大哥說是我惹了不該惹的人。我跟晏敏之根本沒有正面說過幾句話,我怎麼惹他?”

夏天看着秦皓月,眼睛裡已經拉滿了血絲。

秦皓月的臉色越來越白,她不明白,她跟夏天的關係怎麼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她已經是愛而不得了,難道兩人還要變成仇人嗎?

岑明珠眼看事情要僵,連忙按着夏天,“夏天,不要說了,今天來時解決問題的。”

夏天顯然聽了進去,搓了搓臉冷靜下來。

“對不起。我又說錯話了。”

秦皓月心亂如麻,她真沒想到晏敏之會這麼無孔不入。

“夏天,你們沒錯,是我的錯,我會想辦法解決的。”

岑明珠拿出一個首飾盒,推到秦皓月的面前,她不忍心讓心愛的男人日漸憔悴,舉步維艱。她是真急了,夏天的大哥已經放出話了,如果不解決好此事,他就要把夏天趕出夏家的公司。夏天一旦離開了夏家,那他們兩個之間的婚約?

“秦小姐,就當我求你,你跟夏天好歹也算是相識一場,他……這幾年在夏家也過得挺不容易的,請你務必要幫幫他。”

秦皓月沒有看那個盒子,而是一直看着夏天,眼前這個一臉憔悴的男人是誰?忽然,她覺得自己不認識他了。

她站起身,眼裡有隱忍的溼潤,“岑小姐,整件事因我而起,就應該由我去解決。”

她面朝夏天,鄭重其事的說:“夏天,我說我從來沒有因爲這件事,想過要報復你,你信嗎?”

她眼裡的哀傷讓這個男人爲之一振,然而,這麼一絲細微的觸動最終也化爲虛無。

她聽到從那個人嘴裡吐出最讓她難受的話,“我相不相信已經不重要,事情已經發生了。”

對的,夏天從來也沒有覺得他自己對她說過的話有什麼錯,即使是今天的會面,大概也是因爲逼不得已而爲之。

多可笑,秦皓月覺得自己是真的可笑。她心心念念,輾轉反側,默默祝福的人,就是這麼看她的,一點點信任都吝於給予。

她在他的面前徹底變成了一個不相干的人,還是令人討厭的那種。

10.chapter 1015.chapter 1526.chapter 2621.chapter 219.chapter 95.chapter 519.chapter 191.chapter 114.chapter 1416.chapter 1613.chapter 136.chapter 624.chapter 2412.chapter 1211.chapter 119.chapter 929.chapter 292.chapter 21.chapter 125.chapter 2527.chapter 2730.chapter 3021.chapter 2119.chapter 1928.chapter 288.chapter 822.chapter 2223.chapter 2322.chapter 2219.chapter 197.chapter 729.chapter 2911.chapter 1128.chapter 2815.chapter 1528.chapter 282.chapter 212.chapter 1224.chapter 2427.chapter 2725.chapter 2514.chapter 141.chapter 115.chapter 158.chapter 88.chapter 88.chapter 81.chapter 14.chapter 422.chapter 221.chapter 130.chapter 303.chapter 317.chapter 1712.chapter 1228.chapter 2811.chapter 115.chapter 522.chapter 2224.chapter 2418.chapter 1823.chapter 2318.chapter 1828.chapter 286.chapter 65.chapter 522.chapter 225.chapter 524.chapter 2410.chapter 1014.chapter 148.chapter 813.chapter 1330.chapter 3030.chapter 303.chapter 316.chapter 164.chapter 415.chapter 1513.chapter 1324.chapter 243.chapter 31.chapter 124.chapter 2419.chapter 1922.chapter 2221.chapter 2119.chapter 1928.chapter 2818.chapter 1812.chapter 1223.chapter 2318.chapter 1821.chapter 2117.chapter 1724.chapter 2415.chapter 1522.chapter 2217.chapter 17
10.chapter 1015.chapter 1526.chapter 2621.chapter 219.chapter 95.chapter 519.chapter 191.chapter 114.chapter 1416.chapter 1613.chapter 136.chapter 624.chapter 2412.chapter 1211.chapter 119.chapter 929.chapter 292.chapter 21.chapter 125.chapter 2527.chapter 2730.chapter 3021.chapter 2119.chapter 1928.chapter 288.chapter 822.chapter 2223.chapter 2322.chapter 2219.chapter 197.chapter 729.chapter 2911.chapter 1128.chapter 2815.chapter 1528.chapter 282.chapter 212.chapter 1224.chapter 2427.chapter 2725.chapter 2514.chapter 141.chapter 115.chapter 158.chapter 88.chapter 88.chapter 81.chapter 14.chapter 422.chapter 221.chapter 130.chapter 303.chapter 317.chapter 1712.chapter 1228.chapter 2811.chapter 115.chapter 522.chapter 2224.chapter 2418.chapter 1823.chapter 2318.chapter 1828.chapter 286.chapter 65.chapter 522.chapter 225.chapter 524.chapter 2410.chapter 1014.chapter 148.chapter 813.chapter 1330.chapter 3030.chapter 303.chapter 316.chapter 164.chapter 415.chapter 1513.chapter 1324.chapter 243.chapter 31.chapter 124.chapter 2419.chapter 1922.chapter 2221.chapter 2119.chapter 1928.chapter 2818.chapter 1812.chapter 1223.chapter 2318.chapter 1821.chapter 2117.chapter 1724.chapter 2415.chapter 1522.chapter 2217.chapter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