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chapter 23

晏敏之帶着秦皓月到達警察局的時候, 他的律師團也正好趕到了門口,西裝革履的專業人士一個個分別從兩輛商務車上下來,震得秦皓月的心情又緊張了幾分。

“晏總……”爲首的是詹律師, 在來之前他其實已經通過電話將案情瞭解了一番, 他們這一類的律師, 做到今時今日的地位, 不說手可通天, 至少這一線的消息打探起來是沒有問題的。

“秦小姐,你好,我姓詹, 晏總安排我來處理這件事。那位張小姐涉及的案情比較複雜,等下警察問你的問題不知道怎麼回答的你可以不回答, 一切事情交給我。”

晏敏之這是要用一整個團隊的力量來處理這件事?

秦皓月已經被這樣的陣容震得心裡直打鼓, 現在聽說張媛媛的案子比較棘手, 下意識就開口:“媛媛她到底怎麼了?”

詹律師看了晏敏之一眼,說:“經濟犯罪, 夥同他人竊取公司機密……”

還沒等他說完,秦皓月就情不自禁地大聲辯解:“怎麼可能,媛媛不是那樣的人。”記憶裡,學生時代的張媛媛敏感,自律, 勤奮, 即使是三年後重逢, 她更多的看到的也是張媛媛被生活所迫的無奈和堅韌, 這樣的一個人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她不信。

詹律師笑笑沒說話。

晏敏之皺着眉, 有些剋制的問道:“你就這麼相信她?”

秦皓月毫不猶豫地點頭,“以前她幫過我很多。”

晏敏之若有所思, 趁着秦皓月沒注意,跟詹律師交換了一個眼神。

最後,秦皓月跟着詹律師一起進的審訊室,晏敏之在外面等着,神色肅穆。阿青看着覺得很新鮮,自家老闆這是怎麼回事,又不是秦小姐自己犯罪,他搞那麼大陣仗已經很誇張了,現在還一臉嚴肅幹什麼?這類小事情,不要太簡單哦。

給秦皓月做筆錄的是個中年警察,一看就很有經驗,他看出秦皓月的緊張,又掃了一眼跟着一起來的詹律師,笑着說:“秦小姐,不用太緊張。只是讓你過來配合着瞭解一些情況。”說完,還順手給兩人一人倒了一杯水。

秦皓月怎麼可能放心得下,到現在爲止,她連張媛媛到底犯了什麼事情,她都不知道。

訊問正式開始,中年警察的臉色恢復了正色,語氣並不強硬,一開始都是從細枝末節的小問題入手,名字,幹什麼的,等等,秦皓月沒什麼好隱瞞的,有問必答,當問到關鍵處,這位警察的目光變得銳利:“秦小姐,嫌疑人張媛媛跟你關係這麼好,就沒有將自己要做的事,提前告訴你?”

秦皓月正視他,非常肯定地回答:“沒有。”

“那麼,你對於嫌疑人張媛媛隨意篡改你的分數,惡意傳播不雅視頻的事情知道多少?”

這突如其來的一問,問得秦皓月腦袋一嗡,簡直就像晴天霹靂一般震得她半天說不出一個字。

張媛媛涉嫌隨意篡改她的分數?傳播她的不雅視頻?是她理解的那個意思嗎?

詹律師適時開口:“警官,這個問題與本案並無直接聯繫,我的當事人有權不回答。”

中年警察笑一笑,道:“這是在訊問嫌疑人時,她自己主動交代的,我們有理由相信,秦小姐存在包庇嫌疑人的嫌疑,如果之前有案不報,難保這一次秦小姐也是知道的。”

詹律師也不甘示弱:“這位警官,身爲公職人員說話時要負法律責任的,你所說的一切都只是你個人的猜測。我的當事人保留對你的法律追究。”

“我們警察也有合理懷疑的權利。”

“警官,請問我可以見一見張媛媛嗎?”秦皓月實在想不透,她到底哪裡對不住這個好友了,那個人要這麼對待她!

張媛媛自從被警察抓住就驚魂未定,一下子看到秦皓月就好像看到了救星,差點就撲上來求她了。

“皓月,你來了,太好了。你一定有辦法救我的,是不是?”張媛媛已經嚇得失去了理智,看到秦皓月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在她的觀念裡,秦皓月是不會不管她的,一直都是。

看到秦皓月一直不說話,張媛媛已經完全慌了,她顛三倒四地求,眼淚鼻涕糊了一臉也顧不上,“皓月,你要相信我,那件事真不是我想幹的,都是那個鄭成逼我的,是他求愛不成要毀了你……皓月,我知道這樣的案子只要把損失賠上之後,就會酌情量刑的,皓月,我求你,我求你,如果我坐牢了,我這一輩子就毀了,我爸媽都年紀大了,受不了的,他們都等着我混出個人樣……皓月!”

“皓月,我知道晏敏之最聽你的話的,你去求求他,他一定有辦法救我的!”

秦皓月咬着脣,深吸了一口氣,一下子太多的衝擊幾乎讓她幾乎承受不起,再睜開眼時,她的眼神悲憤之餘,還帶着戾氣。

“張媛媛,你告訴我,我跟你在一起的時候,到底有哪裡對不起你了!”

如果不是因爲恨,你怎麼可以如此隨意地去毀掉一個人的人生?如果不是因爲這些事,她秦皓月至少現在還做着自己最喜歡的事。繼續深造,或者做一份早九晚五的工作,自給自足,自力更生,雖然平淡,但是沒有傷害陰謀,更不需要承受別人質疑,鄙夷的眼光。

而她跟夏天也不會漸行漸遠,她跟晏敏之……也不會有什麼交集。

這一切的一切,三年來的不甘,心酸,掙扎,絕望,糾結,悔恨。原來罪魁禍首居然是眼前這個她如此信賴的人。

她想起自己爲了她跟晏敏之針鋒相對的時刻,那時候她是怎麼說的,她那時在晏敏之面前立下豪言壯語,說無論結果是好是壞,既然是她的選擇,她都甘願承受。那個時候,她覺得大不了只是吃些苦,總會過去。

現在,她發現原來,大話是不能說的,她覺得自己根本無法承受這個結果。

一片真心誠意,換來的卻是如此徹底的背叛,誰能承受得起呢?

張媛媛發現自己求了半天,秦皓月也不爲所動,索性也不求了,她毫不在意地用袖子抹了一把臉,原本的楚楚可憐瞬間就隱去了,此時的她臉上的傲慢,不屑,是秦皓月從來都沒能在她臉上看到過的。

她慢慢坐回椅子上,索性破罐子破摔,“秦皓月,你有什麼好傲的啊?”

“不就是仗着自己有幾分姿色,到處放電嗎?你成績好,誰成績不好了?我比你差在哪兒了?憑什麼一個個都偏袒你。你知道我準備考研準備得多辛苦嗎?我沒日沒夜地學,累了就在桌子上趴一下,餓了就啃一下饅頭,誰比你付出的少了?怎麼你說保研就保研?說國獎就拿國獎?你敢說導師沒偏袒你?這就算了,都被學校勸退了,你TM還能撞好運,你在學習都成過街老鼠了,還被晏敏之當個寶似的藏在家裡,不用工作也享受別人一生都達不到的生活,憑什麼!”

秦皓月真正佩服這個人歪曲事實的能力,要說努力,誰沒有付出過汗水呢?她挑燈夜讀的時候還要昭告天下嗎?她秦皓月自問這方面問心無愧。

“還有,你不是整天問我,到底是誰逼得我走投無路只能去做一些最底層的工作嗎?可不就是晏敏之,他多寶貝你啊,生怕你知道這件事,受不了打擊,一邊逼着我,一邊又縱着我,不然我還能活到現在?你就那麼嬌弱易碎需要人保護?我就是該被人欺負的!”

她像是想到了什麼,不屑一笑:“秦皓月,你不是最能跟他擡槓的嗎?他聽到你一直在他面前維護我,臉上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吧?你看,你這麼蠢,配得上他嗎?”

秦皓月說不清自己現在是一種什麼感覺,只覺得聽進去的每一個字讓她渾身每一個細胞都覺得犯惡心,怎麼有這麼惡毒的人,害了人還能說得那麼理所當然,振振有詞?

“秦皓月,你真是個傻子。”張媛媛冷笑着最後給秦皓月下了一個定義,就垂着頭,老實坐那兒了,毫無悔意。在她的心裡,其他的人大概只分爲能爲她所用和不能爲她所用的兩種吧?

很諷刺的是,秦皓月大概被她分爲能爲她所用的一類吧。

秦皓月最後冷冷的回了一句:“每個人都要爲自己所做的事付出代價!”來爲兩人的所謂友誼做了終結。的確,她就是一個傻子,一直識人不清,一直執迷不悟,纔會錯得這麼離譜。

中年警官又問了秦皓月幾個問題,大致的案情秦皓月也瞭解了。

原來,張媛媛找到工作之後不久,就跟一起合夥害她的鄭成匯合上了,兩人賊心不改,鄭成是計算機高手,兩人都是好逸惡勞,急於求成的人,一來二去就把主意打到了公司系統上去了。鄭成試過一兩次先竊取一些不那麼重要的信息,賣了換錢。發現屢次得手之後,他們膽子越發的大,竟然把公司的高級客戶資料複製了出來,要知道這幾乎關係到一個公司的生死存亡。

“秦小姐,晏總說過,如果你想……”

“詹律師,不用說了,我還不至於那麼傻,對於張媛媛的任何事,我不會再管。”

恩怨情仇到此爲止,用這樣慘痛的代價認清一個人,秦皓月不知是幸還是不幸。

只是,關於晏敏之……想起三年來的種種,秦皓月心底的愧疚油然而生……

他爲什麼從不爲自己辯解?

19.chapter 195.chapter 56.chapter 622.chapter 2225.chapter 257.chapter 719.chapter 1915.chapter 1523.chapter 234.chapter 414.chapter 1414.chapter 1426.chapter 2620.chapter 2013.chapter 1327.chapter 2715.chapter 1521.chapter 2128.chapter 2826.chapter 2629.chapter 295.chapter 516.chapter 1612.chapter 125.chapter 529.chapter 2925.chapter 2515.chapter 1510.chapter 106.chapter 623.chapter 239.chapter 97.chapter 716.chapter 1621.chapter 2117.chapter 1726.chapter 2618.chapter 187.chapter 73.chapter 316.chapter 1622.chapter 2215.chapter 151.chapter 110.chapter 101.chapter 17.chapter 71.chapter 14.chapter 410.chapter 1029.chapter 2925.chapter 2525.chapter 251.chapter 17.chapter 73.chapter 312.chapter 123.chapter 328.chapter 282.chapter 22.chapter 222.chapter 224.chapter 429.chapter 2924.chapter 241.chapter 16.chapter 616.chapter 1616.chapter 1619.chapter 1912.chapter 1221.chapter 2110.chapter 1012.chapter 1218.chapter 1812.chapter 1220.chapter 202.chapter 24.chapter 49.chapter 923.chapter 2330.chapter 3021.chapter 2125.chapter 2520.chapter 203.chapter 328.chapter 2822.chapter 2229.chapter 2920.chapter 2014.chapter 1419.chapter 1929.chapter 292.chapter 25.chapter 52.chapter 2
19.chapter 195.chapter 56.chapter 622.chapter 2225.chapter 257.chapter 719.chapter 1915.chapter 1523.chapter 234.chapter 414.chapter 1414.chapter 1426.chapter 2620.chapter 2013.chapter 1327.chapter 2715.chapter 1521.chapter 2128.chapter 2826.chapter 2629.chapter 295.chapter 516.chapter 1612.chapter 125.chapter 529.chapter 2925.chapter 2515.chapter 1510.chapter 106.chapter 623.chapter 239.chapter 97.chapter 716.chapter 1621.chapter 2117.chapter 1726.chapter 2618.chapter 187.chapter 73.chapter 316.chapter 1622.chapter 2215.chapter 151.chapter 110.chapter 101.chapter 17.chapter 71.chapter 14.chapter 410.chapter 1029.chapter 2925.chapter 2525.chapter 251.chapter 17.chapter 73.chapter 312.chapter 123.chapter 328.chapter 282.chapter 22.chapter 222.chapter 224.chapter 429.chapter 2924.chapter 241.chapter 16.chapter 616.chapter 1616.chapter 1619.chapter 1912.chapter 1221.chapter 2110.chapter 1012.chapter 1218.chapter 1812.chapter 1220.chapter 202.chapter 24.chapter 49.chapter 923.chapter 2330.chapter 3021.chapter 2125.chapter 2520.chapter 203.chapter 328.chapter 2822.chapter 2229.chapter 2920.chapter 2014.chapter 1419.chapter 1929.chapter 292.chapter 25.chapter 52.chapter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