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chapter 3

三年後

再次見到夏天,秦皓月有恍如隔世的感覺。

三年了,她從一開始的歇斯底里,到最後的麻木接受,用了三年的時間。

晏敏之冷眼旁觀,嗤之以鼻,他曾不止一處說過,我倒要看看你們廉價的感情到底有多麼珍貴。

結果是,晏敏之贏了。

夏天回來了,可是,卻不再屬於她?

這個事實讓她如遭電擊,心神俱裂。

他和夏天曾在一起度過漫長的歲月,只是三年,不長不短的三年而已。她卻忽然覺得這個男人似乎是前世纔會出現在她的生命裡。那站在臺上,吸引着在場所有人眼光,俊朗華貴的青年還是她認識的那個青澀少年嗎?

而彼時,她正穿着特別定製的禮服,化着精緻的妝容,木然地挽着晏敏之的胳膊,如同行屍走肉一般地邁進了富麗堂皇的宴會廳。又是當年的那個她嗎?

陰差陽錯。

偌大的宴會廳燈火輝煌,水晶燈璀璨如天上的繁星,賓客們觥籌交錯,言笑晏晏,好一派賓客盡歡的歡樂場面。

她不是什麼灰姑娘,又怎麼會穿上玻璃鞋?

這裡根本不是她應該待着的地方!

尤其是看到臺上站着的那對璧人,秦皓月忽然覺得大廳的冷氣是不是太足了,不然地話她怎麼會感覺到渾身冰冷?她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忽然升起來的戰慄。

然而,她連悲傷的自由也只能維持這麼幾秒,很快,一隻帶着炙熱體溫的手掌撫上了她微露的肩頭,成功地壓制住了她快要失控的情緒。

她原本不知道晏敏之今晚是發了什麼瘋,一向都不情願她出現在衆人面前的男人,居然破天荒地說要帶她參加晚宴。

這個被外界稱爲工作機器的男人,今天居然推掉了所有的工作,陪了她一整天,現在又帶着她參加晚宴。

她雖然不解,晏敏之不說,她也懶得去想這個問題。有什麼關係?她願意還是不願意,有誰關心?反正,只要這個男人想,他總是會有一百種辦法讓她出現在這裡。所以,她也就不要做無謂的掙扎,老老實實地當個牽線木偶,任人擺弄了一下午,現在她又像個沒有生氣的洋娃娃一般,跟在晏敏之的身側。

反正,最終的結果,總是一樣。

無論她怎麼嘗試,最後都是失敗。

待在晏敏之身邊的三年,這大概就是她最大的收穫。

她根本鬥不過晏敏之。

而今天晏敏之帶她過來的目的……

原來是這樣,竟然是這樣。

他是帶她來面對現實,讓她死心的。

其實,根本用不着這樣,即使再見夏天,她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她現在的處境。

難道跟他說,他就消失了三天,作爲女朋友的他就迫不及待地跟人上C,然後鬼混了三年?

她說不出口。

秦皓月聽到晏敏之似乎是的意地輕笑了一聲,然後湊近她的耳邊,低聲說:“別人的老公是不是特別好?”

簡直是在她的心窩捅刀子,這個男人,總是能準確的找到她的痛點,然後一擊即中,箭無虛發。

在外人看來,大概以爲這是情侶間親暱的小動作,親密又和諧。

只有秦皓月才能真正感覺到晏敏之的冷酷,只是一句話,一刀見血,瞬間就能將她渾身的血液放空,一滴不剩。

他要讓她親眼見到,她心心念唸的人,今天開始就要屬於別人。一個無論是身材相貌家室都令她望塵莫及的別人。

晏敏之少年老成,三十不到已然成了晏家掌門人,在場大半的商人跟晏氏都有生意上的往來,有大膽的想借着這個機會跟晏敏之拉近關係的,端着酒杯就湊了上來,晏敏之一直冷着臉,興趣缺缺地敷衍着。

今天,他志不在此。

不過,面無表情是他慣常的表情,即使他對人稍顯冷淡,也沒人覺得有什麼不對。

這樣年輕的一個男人,就已經坐擁着如此龐大的一個商業帝國,從十八歲接手到如今不過數十年的時間,已經將晏氏的版圖擴大了數十倍不止,江城稍微上得了檯面的生意無不涉獵,他的確是有驕傲的資本。

晏家,岑家,夏家生意往來頻密,關係一直不錯,晏敏之也算是看着岑明珠長大的,其他人或多或少有些怕他,岑明珠一直都把他當哥哥,有意無意地跟他比較親密,在他面前難免有些驕縱,晏敏之也像是對這個不知愁滋味的女孩另眼相看,對她,隱隱間有些許的縱容。

晏敏之來了,岑家,夏家家主又怎麼可能不來迎接,浩浩蕩蕩一堆人圍着晏敏之,像是他纔是今天訂婚宴的主角。

而作爲今天主角的夏天,在衆人的目光幾乎全轉向晏敏之時,眉頭幾不可查地皺了皺。

不過是會投胎而已,誰有他這樣的資源,又怎麼會沒有這樣的成就?

“晏大哥,你來了。”今天最幸福的女人,岑家的掌上明珠岑明珠看到重要的客人,禮貌地走出衆人簇擁,拉着她最愛的男人,來到了兩人的面前。

晏敏之今晚心情似乎不錯,平素冷若冰霜的臉,這時難得有了些微的笑容。而他的手也一直以保護的姿態,搭在秦皓月的肩頭,將人圈在身側,至始至終都沒有放開。這些人雖然好奇,但也沒有人傻到要去問這個女人的身份。即使,晏敏之從未在公衆場合與一個女人表現得如此親暱,那又如何呢?

衆人並沒有把這當一回事,只當是晏敏之終於開竅,也知道要帶着女伴出場了。

岑明珠纔不管那麼多,她是率性慣了的,也不怕晏敏之生氣,上來就自來熟的挽起了秦皓月的手,一邊打量一邊笑着說:“晏大哥,這是你的女朋友?好像跟我想象的不一樣!”

她的話音剛落,就被母親橫了一眼,什麼話?晏敏之找什麼樣的對象,還由得別人來評價?即使是玩笑也不行,隨着晏氏的壯大,有幾個人敢隨隨便便地跟晏敏之開玩笑?

岑明珠纔不怕,她可是看着晏敏之慢慢長成這個老氣橫秋的樣子,不提晏敏之這樣立體歐式的五官,堪比模特的身材,就單單他晏氏掌門人的身份擺在那兒,什麼樣兒的找不到?

陪在他身邊的,怎麼樣也不會是今天這種小家碧玉啊。

岑明珠打心底不跟晏敏之客氣,她挽着秦皓月,放肆地打量着秦皓月:鼻子不夠筆挺,眼睛不夠大,嘴脣也太薄了吧?

秦皓月被她弄得渾身僵硬,本就如坐鍼氈的心情,更是被攪得一團亂。此時,她只想快一點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想擠都擠不出一絲笑容。

她心亂如麻,眼睛不知道該往哪裡看,日夜期盼的人就在眼前,言笑晏晏,她卻連瞟都不敢瞟一眼。

她又急又氣又痛,心臟像是被一把鈍了的鋸子反覆切割,鈍痛到讓她無法呼吸。又像是被擱在油鍋裡反覆煎炸了一遍,可是,她偏偏什麼都不能說,什麼都不能做。

大概咫尺天涯,也不過如此。

夏天像是覺察到了秦皓月的不自在,下意識地就想給她解圍,這種心情就像是做過了一千回,現在不過是做第一千零一回。

他拉過岑明珠的手,揉了揉,低聲說:“明珠,你快點放開這位小姐,你把人家嚇到了。”語氣雖有一點責怪的意味,但眼神中的寵溺是怎麼也掩蓋不了的。

秦皓月驀然張大雙眼,不可置信地望向近在咫尺的男人,還是那熟悉的眉眼,卻再找不到一絲熟悉的感覺。

他叫她什麼?這位小姐?

他不認識她了?以前那個當她如珠如寶的夏天不認識她了?

她忽然很想問一問他,只是三年不見,夏天怎麼就可以把她忘得乾乾淨淨?

“明珠……”晏敏之稍稍用了勁,將秦皓月攬得更緊,沉聲道:“這就是我晏敏之的女朋友。”

他忽然嚴肅起來的表情,讓岑明珠也緊張了起來,看着秦皓月的眼神也開始慎重起來,更不要說場中那些人精。

場中有不少人其實都在默默關注着這邊的動向:晏敏之的女人,衆多的目光或明或暗地打量着秦皓月:細長的眉眼,挺直的鼻樑,略薄的嘴脣……長相實在泛善可陳,在場比她標誌,氣質好的大有人在,如果實在要說驚豔的,大概就是她那一頭又黑又亮及腰的長髮,如同海藻一般鋪陳在她的後背,爲她平添了幾許嫵媚。

秦皓月倒不在意其他人是怎麼看的,她只是受不了夏天用一種略顯好奇的眼神看着她。

岑明珠大概沒想到晏敏之會來這麼一出,上流社會的怪相她見得還少嗎?她以爲晏敏之也跟他們沒什麼兩樣,以他的身份地位,有個把情人又算是什麼稀罕事?

她沒想到晏敏之介紹的時候,會用略帶警告的眼神看她,記憶中晏敏之還用這眼神看過她。

眼前的女人怕是晏敏之的真命天女了,她略顯尷尬的吐了吐舌頭,笑着說:“晏大哥,我知道了,你喜歡就好!”

寒暄了一番,晏敏之也將禮物送了出去,秦皓月巴不得長上一雙翅膀馬上飛走。

她忍不住扣緊了晏敏之的手臂,用懇求的眼神看着他。

她的動作表情總算是取悅了身邊的男人,晏敏之輕吻她的耳後,低聲說:“秦皓月,求我。”

秦皓月緊緊咬着脣,眼底的溼潤快要溢出來了,剛纔的示弱已經是她的極限,讓她開口求眼前這個惡魔,她怎麼也做不到。

晏敏之也不急,就那麼看着她,他想要做到的事,從來是不會後退,生意場如此,對待感情亦如此。在他的字典裡從來沒有讓步這個詞。

商人追逐利益,他不放過自己應得的一分一釐,而對於他想要的感情,他一樣要完全佔有。

秦皓月低下頭,三年的磨礪將她的勇氣幾乎消磨殆盡,一行淚悄悄滑落,她還能怎麼做,她該怎麼做?

她用像是從地底下鑽出的聲音,哽咽着說:“晏敏之,求你帶我離開這裡。”

晏敏之的離開,引起了一小波的騷動,畢竟想要跟他攀上關係的名人紳士太多,不過幸好大家都還沒有忘記此次的主題。

只有夏天望着在眼前消失的裙角,嘴裡忍不住喃喃一句:“這位秦小姐,我好像在哪裡見過?”

不過,他的這句低語,很快就被一大堆的祝賀聲淹沒,消弭於無聲。

20.chapter 202.chapter 212.chapter 128.chapter 812.chapter 128.chapter 820.chapter 203.chapter 35.chapter 512.chapter 1225.chapter 2511.chapter 111.chapter 122.chapter 2213.chapter 131.chapter 15.chapter 520.chapter 2010.chapter 106.chapter 627.chapter 2712.chapter 1211.chapter 1119.chapter 1928.chapter 2824.chapter 2417.chapter 1729.chapter 2924.chapter 2427.chapter 2719.chapter 1914.chapter 1428.chapter 2821.chapter 211.chapter 122.chapter 2220.chapter 205.chapter 513.chapter 131.chapter 118.chapter 1811.chapter 1116.chapter 164.chapter 45.chapter 527.chapter 2719.chapter 1928.chapter 2812.chapter 1230.chapter 3024.chapter 2410.chapter 1021.chapter 2113.chapter 1316.chapter 1614.chapter 149.chapter 923.chapter 239.chapter 921.chapter 216.chapter 67.chapter 74.chapter 430.chapter 3024.chapter 2416.chapter 167.chapter 718.chapter 1822.chapter 224.chapter 41.chapter 125.chapter 2522.chapter 229.chapter 91.chapter 123.chapter 2324.chapter 2414.chapter 1416.chapter 1611.chapter 1125.chapter 257.chapter 713.chapter 131.chapter 115.chapter 1530.chapter 3015.chapter 1517.chapter 172.chapter 23.chapter 32.chapter 223.chapter 2315.chapter 1528.chapter 2820.chapter 2012.chapter 12
20.chapter 202.chapter 212.chapter 128.chapter 812.chapter 128.chapter 820.chapter 203.chapter 35.chapter 512.chapter 1225.chapter 2511.chapter 111.chapter 122.chapter 2213.chapter 131.chapter 15.chapter 520.chapter 2010.chapter 106.chapter 627.chapter 2712.chapter 1211.chapter 1119.chapter 1928.chapter 2824.chapter 2417.chapter 1729.chapter 2924.chapter 2427.chapter 2719.chapter 1914.chapter 1428.chapter 2821.chapter 211.chapter 122.chapter 2220.chapter 205.chapter 513.chapter 131.chapter 118.chapter 1811.chapter 1116.chapter 164.chapter 45.chapter 527.chapter 2719.chapter 1928.chapter 2812.chapter 1230.chapter 3024.chapter 2410.chapter 1021.chapter 2113.chapter 1316.chapter 1614.chapter 149.chapter 923.chapter 239.chapter 921.chapter 216.chapter 67.chapter 74.chapter 430.chapter 3024.chapter 2416.chapter 167.chapter 718.chapter 1822.chapter 224.chapter 41.chapter 125.chapter 2522.chapter 229.chapter 91.chapter 123.chapter 2324.chapter 2414.chapter 1416.chapter 1611.chapter 1125.chapter 257.chapter 713.chapter 131.chapter 115.chapter 1530.chapter 3015.chapter 1517.chapter 172.chapter 23.chapter 32.chapter 223.chapter 2315.chapter 1528.chapter 2820.chapter 2012.chapter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