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chapter 30

晏敏之吃相非常優雅, 這是骨子裡的教養,一頓簡單的家常便飯,讓他吃出了豪華大餐的高級感。

不過, 他今天的飯量驚人, 不但將菜一掃而光, 飯也成功光鍋。

看他吃完了, 優雅地擦了擦嘴, 秦皓月不由自主地將目光掃向他的腹部,不知道那裡的肌肉是不是還好。

車坐過了,袋子也幫忙提過了, 飯都吃完了,秦皓月開始琢磨着要送客了。

不過在此之前, 她必須把有些事說清楚。

她剛準備說話, 晏敏之忽然站起身, 秦皓月下意識地往後躲了躲。

晏敏之眉頭皺了一下,道:“你做了飯, 現在我來洗碗。”

秦皓月糾結地看着他:“你會洗?”

晏敏之給了一個“那有什麼難的?”的眼神給秦皓月,就彎起袖子開始洗了,事實證明無往不利的人總有他的短板,秦皓月聽到廚房裡砰的一聲脆響,就知道完了。

果然, 她最喜歡的碟子, 摔在了廚房的地板上, 稀碎。

身材高大的男人, 站在洗碗池前, 滿手泡沫,一臉的不可置信。彷彿是在譴責那個已經被摔到粉碎的碗:怎麼這麼不聽話?

秦皓月扶額, 爲了挽救她爲數不多的一套碗碟,她快步走過去搶過了主動權。

“去外面等着。”她不耐地將人趕出廚房,像是要將心底些微的觸動一起統統趕出去。怎麼會有人就能這麼輕輕鬆鬆就能給予別人需要的那一點溫暖?

秦皓月不得不承認,如果此刻爲她做這些的人不是晏敏之,而是她正在交往的對象,她會覺得無比幸福。

打小她就在孤兒院長大,最渴望的其實就是這些細枝末節的人間煙火,這對她來說,比什麼限量版的車,價值連城的鑽石,動輒千萬的別墅要珍貴得多。

說白了,她就是缺乏家庭的溫暖,親人的愛護。

以前給過她這種溫暖的只有一個夏天,所以夏天在她心底一直就是她的光和熱,可是,現在晏敏之也……

一直高高在上的晏敏之是怎麼降落到了人間的?

秦皓月洗完碗出來,發現晏敏之已經幫她泡好了熱牛奶,她簡直驚訝,他是怎麼找到東西的?

兩人總算是能夠坐下來好好聊聊,秦皓月想一想明天還要面對的所謂浪漫轟炸,她就頭皮發緊。

她啜了一口牛奶,不無嚴肅地說:“晏敏之,能不能打個商量。別再做那些事兒了,成嗎?”

晏敏之顯然有他的堅持,不解的問:“爲什麼?你不喜歡?”

他雖然以前沒追過人,但是這段時間,他狂補了不少知識,似乎女人都喜歡這些纔對。他對於自己的學習能力還是有信心的,應該不會出錯的,莫不是資料上說的,這就是女人所謂的口是心非?嘴上說不要,其實就是想要?

他那是什麼眼神?

秦皓月覺得有不好的預感,直覺告訴她,晏敏之並沒有真的聽進去。

而且,她覺得現在出現在她面前的晏敏之,好像不是她認識的那個。

“晏敏之,我不需要這麼張揚的東西。”

她喜歡的話,就不會從他身邊離開,說重新開始的話。

晏敏之沉默,像是真的在認真思考這個問題,片刻後,他很乾脆地說:“好,花不送了。”

秦皓月再接再厲:“其實,你可不可以也不要管我了?”

她開始循循善誘:“其實,我這樣兒特別普通,大街上一抓一把,不信你去大街上隨便找一個女孩,應該都不會比我差。你真的沒有必要整天圍着我轉,去做你的事情,我們各過各的不好嗎?”

晏敏之沒有立刻做出回覆,他只是用他那雙湛黑的眸子目不轉睛地看着秦皓月,這樣的看法,像是要看進她的心底裡似的,他似乎在分辨她話裡的真誠有幾分。

最後,他看着秦皓月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秦皓月,可是其他人都不是你。”

他眼裡忽然涌起的濃烈感情,頓時讓小小的空間充滿着曖昧的氛圍,秦皓月被這麼盯着,只覺得頭皮有些發麻,那些被刻意塵封的往事瘋了一般突然在她的腦海裡翻滾,將她席捲。

她舔了舔有些乾的嘴脣,硬着頭皮說:“晏敏之,我們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你見過魚跟飛鳥在一起的嗎?”

男人湛黑的眸子還釘在她身上,磁性的嗓音緩緩開啓:“我知道,所以,我來到你的世界。”

轟,一擊即中。

秦皓月一臉震驚地看着他,然後臉色不可思議的紅了起來,她爲自己突然的動搖而感到羞恥。

她煩躁地揮了揮手,道:“你怎麼聽不進人話呢?好了好了,現在飯也吃了,你該回去了。”

說完,竟是不由分說的把人往外面趕,晏敏之感覺今天到這兒也差不多了,不宜再逼,也沒有再做無謂的掙扎,順着她推的力道,他緩緩走出了門。

秦皓月看他出去了,眼疾手快的就要關門,卻被那男人以更快的速度阻止。

“秦皓月,有什麼事記得叫我,我就住在隔壁。”

然後,秦皓月就看到那個男人施施然走到她對面的那套房子,拿鑰匙開門,動作瀟灑至極。

原來一週前就開始敲敲打打,又是裝修,又是弄傢俱的,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新鄰居是晏敏之?

這個衝擊有點大,秦皓月被眼前的現實震得忘記了關門。

晏敏之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在秦皓月發怒之前,他率先關上了房門。

秦皓月的心裡簡直可以用抓耳撓腮來形容,那個人怎麼就住到她對面去了?

這樣一來,短時間裡,她應該是沒什麼安寧可言了。

“丁”微信提示音響起,秦皓月拿出手機一看,有人加她微信,留言還說有急事找她。

秦皓月怕是同事換了號碼找她有事,不假思索就加了。

誰知道剛成爲好友,那人就發來一條語音【今天的飯很好吃,謝謝。】

是晏敏之磁性的聲音。

晏敏之,這個騙子!

秦皓月也語音過去,【騙子,你怎麼說你有急事找我?】

【我急着謝謝你,這不算急事嗎?】

論臉皮厚,論自以爲是,誰是晏敏之的對手?

秦皓月索性不理他了,最後晏敏之只發了兩個字過來【好夢】手機歸於安靜。

也許是不是晏敏之的祝福真的起作用,或者是秦皓月太累了,她在舊牀墊的吱呀聲中沉沉睡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吵醒,她揉了揉眼睛,以爲自己是在做夢,可是夢裡怎麼會有晏敏之的聲音?

“秦皓月!秦皓月!”

晏敏之的聲音非常異常急促,她感覺自己的房門如果再被這樣拍下去,馬上就要散架了。

她懶洋洋地坐起身,踢踢踏踏地去開門,“幹什麼啊?一驚一乍的,不知道擾人好夢天誅地滅嗎?誒!”

她的話音未落,整個人已經被晏敏之橫抱起來,失去平衡的她一下子抱住了晏敏之的胳膊。

“你發什麼瘋!”

男人的聲音低沉有力,充滿着沉穩,“着火了,我們必須馬上離開。”

秦皓月看看四周,走廊裡果然濃煙滾滾,看樣子火勢不小。一下子,她也顧不得合不合適,聽話地在晏敏之懷裡點了點頭。

這個時候,樓道里人滿爲患,大家都慌了神,七手八腳地往樓下逃,秦皓月在晏敏之的懷裡窩着,感受着男人有力的心跳,心底一片安然。

晏敏之手長腳長,又長期鍛鍊,很快就擠出重圍,把人抱到了樓下的空地。

此時,整棟樓已經處在一片火光之中,天天上下的樓梯口冒出陣陣濃煙,秦皓月這個時候纔有點不好意思,小聲的說:“放我下來吧。”

晏敏之固執地抱着她,把她送到了自己的車上,把暖氣打開。她還穿着睡衣,離開他的懷抱,應該會冷。

秦皓月緩過神來,看着晏敏之身上的睡衣,腳上穿的拖鞋,以及凌亂的髮型,打心眼裡很感激他,“晏敏之,謝謝你。”

晏敏之又救了她一命。

秦皓月忽然想起來,小布還在客廳裡呢?這麼大的火,它怎麼跑?她剛剛放鬆下來的一顆心,頓時又懸了起來。

她騰的從座椅上起來,頭一下就撞到了車頂,也不覺得疼。

不行,她得去救小布。

“小布……”她想到那個小可憐,也顧不得自己腳上沒有穿鞋,就跳下車。

“晏敏之,你別攔着我,我要去救小布,這麼大的火,它會被燒死的。”

秦皓月急得快要哭了。

晏敏之擰着眉拉住她,“你冷靜點,你這麼衝進去也救不了它!”

火勢越來越大,消防車聞訊趕來,可是整棟樓也已經在一片火海之中,秦皓月看着沖天的火光,心如刀絞,她再次試圖站起身,“小布!”

“秦皓月,你聽好,消防員已經在這兒了,它很快就會獲救。”

這個時候阿青也跑了過來,他就住在隔壁單元。

“阿青,照顧好她。”

晏敏之看到得力助手過來,把人交給了他,留下這句話,晏敏之轉身就衝到了着火的樓道口,阿青這是拉着秦皓月的手臂,不讓她往前走一步。

拉扯間,她看到晏敏之將澆溼了的被子披到身上,毫不猶豫地衝進已經被濃煙包圍的樓梯口,明白了他的意圖之後,秦皓月覺得心臟處撕心裂肺的疼。

水火無情,那是大火!

“晏敏之!”

她尖叫着衝了過去,阿青拉都拉不住,樓梯口已經拉起了警戒線,有工作人員攔住了她。

“小姐,危險,你不能過去。”

秦皓月這個時候已經徹底的慌了,她的眼底被眼前的火光映照得血紅一片,“晏敏之!”她瘋狂地對着大火大喊,心裡涌起從未有過的驚慌失措。

可是回答她的只有,越來越濃的黑煙。

如果,如果,這個世上沒有了晏敏之!

以前,她從沒有想過這個可能,如今只要想象一下,心底卻是錐心刺骨的疼。

她哭着拉住一個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員,形象全無,“求求你們,我的朋友在裡面,你們一定要救他出來。”

阿青也急得直跳腳,可是卻只有乾瞪眼,他恨不得馬上就衝進火海把老闆救出來,可是秦小姐這個樣子,他又不能一走了之,真是急死人了。

8.chapter 813.chapter 1313.chapter 1328.chapter 2827.chapter 2714.chapter 142.chapter 23.chapter 322.chapter 224.chapter 43.chapter 39.chapter 917.chapter 1730.chapter 302.chapter 27.chapter 716.chapter 169.chapter 924.chapter 2428.chapter 2812.chapter 1215.chapter 151.chapter 18.chapter 828.chapter 2827.chapter 2715.chapter 1529.chapter 299.chapter 918.chapter 183.chapter 33.chapter 325.chapter 251.chapter 117.chapter 1725.chapter 251.chapter 112.chapter 1224.chapter 2426.chapter 2619.chapter 1915.chapter 1512.chapter 127.chapter 716.chapter 1617.chapter 178.chapter 821.chapter 2124.chapter 247.chapter 719.chapter 194.chapter 424.chapter 2429.chapter 299.chapter 91.chapter 13.chapter 328.chapter 288.chapter 830.chapter 3015.chapter 1530.chapter 3022.chapter 2211.chapter 1119.chapter 197.chapter 711.chapter 1111.chapter 117.chapter 718.chapter 187.chapter 728.chapter 2818.chapter 1817.chapter 1712.chapter 1227.chapter 276.chapter 624.chapter 241.chapter 129.chapter 298.chapter 83.chapter 329.chapter 2913.chapter 1323.chapter 2329.chapter 292.chapter 213.chapter 1329.chapter 292.chapter 26.chapter 64.chapter 429.chapter 298.chapter 829.chapter 29
8.chapter 813.chapter 1313.chapter 1328.chapter 2827.chapter 2714.chapter 142.chapter 23.chapter 322.chapter 224.chapter 43.chapter 39.chapter 917.chapter 1730.chapter 302.chapter 27.chapter 716.chapter 169.chapter 924.chapter 2428.chapter 2812.chapter 1215.chapter 151.chapter 18.chapter 828.chapter 2827.chapter 2715.chapter 1529.chapter 299.chapter 918.chapter 183.chapter 33.chapter 325.chapter 251.chapter 117.chapter 1725.chapter 251.chapter 112.chapter 1224.chapter 2426.chapter 2619.chapter 1915.chapter 1512.chapter 127.chapter 716.chapter 1617.chapter 178.chapter 821.chapter 2124.chapter 247.chapter 719.chapter 194.chapter 424.chapter 2429.chapter 299.chapter 91.chapter 13.chapter 328.chapter 288.chapter 830.chapter 3015.chapter 1530.chapter 3022.chapter 2211.chapter 1119.chapter 197.chapter 711.chapter 1111.chapter 117.chapter 718.chapter 187.chapter 728.chapter 2818.chapter 1817.chapter 1712.chapter 1227.chapter 276.chapter 624.chapter 241.chapter 129.chapter 298.chapter 83.chapter 329.chapter 2913.chapter 1323.chapter 2329.chapter 292.chapter 213.chapter 1329.chapter 292.chapter 26.chapter 64.chapter 429.chapter 298.chapter 829.chapter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