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色花公子傳》第四章 碧玉將相辭故園

施阿姨收拾了一個空閒的房間,整理好牀鋪,當夜就盛情挽留我這幾天在施家棲身。我也不便謝絕,索性舒坦地住了下來,不再回那個借寓的小旅館。

異日,我一人徒步到了鎮上的小商場,估摸着買些東西送給施阿姨以報答她的好。我在商場裡轉了一圈,想到目下正值盛夏,不如就給她買套夏裝吧。我精心地東挑西揀,並認真聆聽了導購員的恰當建議,終於買下了一條大方的黑色蕾絲長裙。我想像施阿姨這樣心胸澄靜眉目慈善的女人穿上一定格外雍容爾雅,氣質非凡。接着,我又給施瀠選了一套白色的清新脫俗的淑女裙裝。準備回去時我纔想起入夜還要去看陸爺爺。記得小時候,我們幾個搗蛋鬼每次去陸爺爺家玩,總會看到他一杯燒酒,一盤炒鹽花生吃得不亦樂乎,那怡然自得的神情宛如在享受玉露瓊漿、龍肝豹胎。想到這裡,我又折回小商場買了幾瓶43度的我們安徽自產的古井貢酒。然後才施施自得地大包小包拎了回去。

回到家裡,最開心的莫過施瀠了。看到裙裝的那一刻,她的雙眸裡大放異彩,顯然是大喜過望。

她一把拿起裙裝,放在胸前比試着,粲然地笑道,耗子哥哥,你怎麼知道買這條裙子!你知道嗎,這是我最喜歡的,以前去逛商場一直想買,可是太貴。

我也有些意外,笑道,那耗子哥哥現在算讓你如願以償了吧?

施瀠把裙裝像罕物寶貝似的抱在胸前,一臉的幸福,越發的顧盼生輝、楚楚動人。說,耗子哥哥,謝謝你。

晚上,施瀠陪我一起去到陸爺爺家裡。陸爺爺這幾年身體每況愈下,益發沒有往日健朗了。想到曾經鶴髮童顏、健步如飛的陸爺爺而今這般老態龍鍾、病體懨懨。我不禁萬感叢生,溼了眼眶,想衰老真是可怕,無論多強健的體魄都會遭它的毒牙一點一點貪婪的蠶食。他已不認得我了,任憑我親切地喚着陸爺爺,也是一副癡癡楞楞的樣子。我不忍再逗留下去,和陸奶奶匆匆寒暄了幾句,便放下古井貢酒暨施瀠起身告別。

之後,我又在施家待了一個禮拜。每一日,我都會去到我和小夥伴們兒時玩耍的地方,愔愔地牽動嘴角,在那裡一遍遍重溫歡娛的時光。若能回到以前,我定然更加敬時愛日、寶分珍情。

臨行前夕,我躺在偌大的牀上輾轉反側,被莫名的心事攪擾得難以夢寐,便乾脆披衣起身。我走到窗前,拉開窗簾,仰頭眺向寥廓靜謐的星空。今夜的星空居然罥掛着一輪娟娟明月,清亮的月光像喧響幽壑的飛瀑似的傾瀉而下。我想,這樣如詩如畫的美妙夜色,實在是分外的不應景。

我轉過頭去,倏地發現一牆之隔的施瀠房間裡還亮着一星微弱的燈光,並依約傳來幾聲低低的嗚咽,彷彿窈窕的山林深處一泓冷澀冰泉時斷時續的流淌。我登時沒了再睡的心思。施瀠必是十六年來與施阿姨脣齒相依,不曾分離過。一旦要辭別生她養她的家鄉遠赴一個陌生的城市,將疼愛她的母親零丁一人留下,必然胸際有諸多的留戀與痛苦,因而泫然泣下也是人之常情,無可厚非。想到這裡,我不禁憮然。

第二天,我早早地起了牀。前夜直到凌晨四點的時候方纔沉沉睡去,因此我起牀後和施瀠一樣都有了半圈黑眼圈。不料施阿姨起得更早,她已經爲我們準備好了美味可口的早餐。吃過飯後,我拉着裝滿我同施瀠的衣物的行李箱就起程了,施阿姨一直不辭辛勞地送我和施瀠到了縣裡。直到我買來了舒城至蘇州的火車票,施阿姨還戀戀不捨的不肯離去。她們母女緊緊相擁時,雙方的眼裡都是一片瀲灩的水光。施阿姨對施瀠殷切地叮嚀着,說了一大堆關心體貼的話。她則一直顰着聯娟的雙眉,輕咬細薄的雙脣,不住地頷首。我相信,她是把母親說的每一個字都種進了她的心田裡。

正如杜紫微所言,門外若無南北路,人間應免別離愁。有那麼一刻,凝視着她們母女情深、難捨難分的景象。我突然踟躕着想對施阿姨說不要讓施瀠跟着我去蘇州了。她現在還未滿十八歲,不如讓她在家多呆兩年,等她成年的時候再出門也不遲。但我終究抿嘴未語,就像古人所說,維人生之參商,愁怨寧坐時節而移歟?

尖銳的汽笛聲響了,月臺上的施阿姨努力地朝我們揮着清瘦的手臂。風吹起她的頭髮,我忽然覺得她一下子蒼老了很多。火車漸行漸遠,施阿姨的身影也越來越遠,最後成了一個黑點兒,施瀠終於趴在我的懷裡無可抑制地泣不成聲。施阿姨懇切的囑咐—杭杭,瀠瀠就託付給你了。你一定要替我好好照顧她,一直迴響在我的耳畔,經久不息。

火車仍在翱翔似的呼嘯着奔馳。施瀠大概抽泣得倦怠了,倚在我懷裡垂垂睡了過去。薄暮冥冥的時候,她甫被火車一個過重的顛簸驚醒。我挼搓着痠痛的胳膊,低聲問她是否飢渴。她搖了搖頭,攏了攏略微凌亂的頭髮,對我說她一路都在做夢,看似酣眠,其實沒有睡好。先前的夢她已不記得,臨醒之際的那個夢還歷歷在目。

她的情緒已趨平穩,不再波瀾大起。我暗暗舒了口氣,聚精會神地聽她講猶是明晰的夢。

那是一個隆冬,當時只有六歲的我像往常一樣端了個碗坐在門檻上吃飯。我正準備進去盛飯添菜的當兒,倏然看到剛剛會跑會跳的施瀠追着一隻小鴨子向我家的方向走來。她格格地笑着,粉嘟嘟的小臉上五官幾乎擠在了一起。我站在門前像看傻子般盯着她,原以爲那隻驚慌失措的小鴨子會跑進我家避難。卻不料它一徑下了我家門前過道下的石磴,往小溪奔去。幼不更事的施瀠完全不知危殆在前,也歡樂的徑自追了下去。幸好上下石磴間的落差極小,她沒有摔倒。

也因髫年懵懂,我那時竟就像看戲似的的“欣賞”着那一幕。直到“噗嗵”一聲她追着小鴨子掉進了溪裡,我才如夢初醒,趕緊跑了過去。記得那天溪水切膚刺骨的寒冱,水位也有一米。小小的施瀠隨着溪水不由自主地往前蕩去,喤喤大哭着在溪裡拼命掙扎,命懸一線。我站在溪邊顧不得天寒地凍,咬着牙一頭便扎進了溪水裡。等我終於將她救上來時,她的小棉襖全然溼透了,四肢已被凍紫,而我自己也是被凍得通紅,渾身瑟瑟地戰抖起來。她的棉襖浸了水,益發的沉重,我狠狠地咬着牙齒吃力地抱着她,感覺自己都要虛脫了。而這時在我懷裡的她卻突然不哭了,睜大眼睛,一動不動地盯着我。去到施家,施阿姨心疼地給她洗澡換衣,對我千恩萬謝。

從此,施瀠成了我的跟屁蟲,走到哪裡都甩不掉她。

我常常想,設使八歲那年我家無喬遷之事,我隨爸媽一直居住在那白牆黑瓦的土房子裡,施瀠是不是會一直做我的跟屁蟲,十二年來不曾改變。

楔子 她叫伶舞衣《五色花公子傳》第五章 秦淮水月揚州夢《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六章 淑景能娛斷魂人楔子 她叫伶舞衣《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九章 伊人初見真靜好《五色花公子傳》第四章 碧玉將相辭故園《五色花公子傳》第五章 秦淮水月揚州夢《五色花公子傳》第四章 碧玉將相辭故園《五色花公子傳》第四章 碧玉將相辭故園楔子 五色花傳說《五色花公子傳》第四章 碧玉將相辭故園《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楔子 她叫伶舞衣《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五色花公子傳》第九章 伊人初見真靜好楔子 五色花傳說《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五章 秦淮水月揚州夢《五色花公子傳》第六章 淑景能娛斷魂人《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二章 風雨深處見桃夭《五色花公子傳》第二章 風雨深處見桃夭《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楔子 五色花傳說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六章 淑景能娛斷魂人《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五色花公子傳》第一章 百事皆非空垂淚楔子 五色花傳說《五色花公子傳》第一章 百事皆非空垂淚《五色花公子傳》第一章 百事皆非空垂淚《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一章 百事皆非空垂淚《五色花公子傳》第一章 百事皆非空垂淚《五色花公子傳》第九章 伊人初見真靜好《五色花公子傳》第四章 碧玉將相辭故園《五色花公子傳》第六章 淑景能娛斷魂人《五色花公子傳》第九章 伊人初見真靜好《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楔子 五色花傳說《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六章 淑景能娛斷魂人《五色花公子傳》第一章 百事皆非空垂淚楔子 她叫伶舞衣《五色花公子傳》第五章 秦淮水月揚州夢《五色花公子傳》第六章 淑景能娛斷魂人《五色花公子傳》第五章 秦淮水月揚州夢《五色花公子傳》第九章 伊人初見真靜好楔子 她叫伶舞衣《五色花公子傳》第四章 碧玉將相辭故園楔子 五色花傳說《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六章 淑景能娛斷魂人《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五色花公子傳》第六章 淑景能娛斷魂人《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楔子 她叫伶舞衣《五色花公子傳》第六章 淑景能娛斷魂人楔子 她叫伶舞衣《五色花公子傳》第九章 伊人初見真靜好《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二章 風雨深處見桃夭《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二章 風雨深處見桃夭《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二章 風雨深處見桃夭楔子 她叫伶舞衣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五色花公子傳》第九章 伊人初見真靜好《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五色花公子傳》第二章 風雨深處見桃夭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
楔子 她叫伶舞衣《五色花公子傳》第五章 秦淮水月揚州夢《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六章 淑景能娛斷魂人楔子 她叫伶舞衣《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九章 伊人初見真靜好《五色花公子傳》第四章 碧玉將相辭故園《五色花公子傳》第五章 秦淮水月揚州夢《五色花公子傳》第四章 碧玉將相辭故園《五色花公子傳》第四章 碧玉將相辭故園楔子 五色花傳說《五色花公子傳》第四章 碧玉將相辭故園《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楔子 她叫伶舞衣《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五色花公子傳》第九章 伊人初見真靜好楔子 五色花傳說《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五章 秦淮水月揚州夢《五色花公子傳》第六章 淑景能娛斷魂人《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二章 風雨深處見桃夭《五色花公子傳》第二章 風雨深處見桃夭《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楔子 五色花傳說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六章 淑景能娛斷魂人《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五色花公子傳》第一章 百事皆非空垂淚楔子 五色花傳說《五色花公子傳》第一章 百事皆非空垂淚《五色花公子傳》第一章 百事皆非空垂淚《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一章 百事皆非空垂淚《五色花公子傳》第一章 百事皆非空垂淚《五色花公子傳》第九章 伊人初見真靜好《五色花公子傳》第四章 碧玉將相辭故園《五色花公子傳》第六章 淑景能娛斷魂人《五色花公子傳》第九章 伊人初見真靜好《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楔子 五色花傳說《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六章 淑景能娛斷魂人《五色花公子傳》第一章 百事皆非空垂淚楔子 她叫伶舞衣《五色花公子傳》第五章 秦淮水月揚州夢《五色花公子傳》第六章 淑景能娛斷魂人《五色花公子傳》第五章 秦淮水月揚州夢《五色花公子傳》第九章 伊人初見真靜好楔子 她叫伶舞衣《五色花公子傳》第四章 碧玉將相辭故園楔子 五色花傳說《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六章 淑景能娛斷魂人《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五色花公子傳》第六章 淑景能娛斷魂人《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楔子 她叫伶舞衣《五色花公子傳》第六章 淑景能娛斷魂人楔子 她叫伶舞衣《五色花公子傳》第九章 伊人初見真靜好《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二章 風雨深處見桃夭《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二章 風雨深處見桃夭《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二章 風雨深處見桃夭楔子 她叫伶舞衣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五色花公子傳》第九章 伊人初見真靜好《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五色花公子傳》第二章 風雨深處見桃夭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