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

虎丘果然不愧“吳中第一名勝”的令譽嘉名,直到次日我們還意猶未盡。秦淮更是嚷着下次還要去。秦河答應道,等工作後發了薪水再去。

十點的時候,我們一行四人坐公交車去往秦河口中的位於相城區的一家名爲“玉露莊”的大酒店。據秦河所言,這家酒店是去年年末開張的,因生意冷清,目下正在整修,將改善和齊全一些硬件設施,希望能借此翻身,吸引客源。他以前一個好友邢路川上半年就是在這做傳菜生的,待遇還算優渥。

抵達目的地,我既緊張又興奮,大概是初到社會工作的原因吧。“玉露莊”坐落在一個供行人小憩的小型路畔公園邊上,依傍着一家4S店。雖說算不上富麗堂皇,卻十分的古樸典雅。我心下思忖,是否這酒店的老闆極爲鍾愛祖國的傳統文化,因而匠心獨運走復古風呢?若真是如此,那麼該是一位溫文儒雅的中老年人吧。

走進酒店,我才發現裡面極爲開闊,確實當得上一個“莊”字。酒店主建築的前面是一大片蔥翠的草坪,草坪正中鑿了一個小池塘,塘裡養了一些小魚和烏龜。池塘右邊是一個憩腳觀光的尖頂涼亭,左邊是一小塊鐵絲網圈起來的場地,裡面豢養着雌雄兩隻成年的綠孔雀。從小到大不曾親眼看過華美傲慢、高貴優雅的孔雀,如今機緣巧合,我們不禁驚喜地盯着孔雀狠命地看,也顧不得有人哂笑“蜀犬吠日”了,斯文如施瀠也是一副少見多怪的模樣,簡直四個小土包子。

看完孔雀,穿過幾個運木刷漆的工人。秦河對我說,天杭,你妹妹長得那麼漂亮,身材又高挑。你讓她應聘做迎賓吧。她年紀小,這樣既輕鬆,工資又高。

秦淮在一旁應和道,是啊,是啊!施瀠,到時候穿一旗袍華麗麗的往門口一站,美腿一露,小模樣多拉風多牛叉啊!得惹多少客人沒吃到美食就先涎水嘩啦啦地流哪!到時候那追求你的人啊肯定也就像買火車票似的能排長龍了。

施瀠赧然,轉臉望着我,似乎在詢問我的意思。她的雙眸分明兩顆清明透亮的夜光珠,熠熠地照着我的臉龐。今天,她扎着一條馬尾辮,穿着我近半月前回百老壪給她買的那套她心儀已久的白色淑女裙裝。如此明麗動人,彷彿雲窗霧閣、翠幔金屏之中冰清玉潔的仙子,不食人間煙火。剎那間,回憶浩浩湯湯地潮水般席捲而來,我似乎又回到八歲的時候,四歲的她扎着兩條麻花辮跟在我屁股後管我叫“耗子哥哥”。每次看着她被我捉弄得哇哇大哭,我便哈哈大笑。那時的我,絕對想不到這個每天弄得渾身髒兮兮的小丫頭在十二年後會長成“楚女腰肢越女腮”,膚如霜雪,領如蝤蠐。昨天從虎丘景區出來的時候,她到周邊一個便利店裡量了身高和體重。身高一米六七,體重四十六公斤,如此標準典型的美人胚子條件。施瀠純真無邪,是否知道。

我說,秦河說得對。小施瀠,你氣質形象俱佳,就去應聘迎賓吧。這樣纔好,也算髮揮了你自身的優越條件。

施瀠點頭,說,哥哥,我聽你的。可我怕勝任不了。

我欣然笑道,這個你不要擔心。你還小,剛出校門。做迎賓雖然要久站,無聊得很,但終究是輕鬆的,而且這個工作是酒店的門面,工資也不會低的。

秦淮作豔羨狀,說,奶奶的,多美的差啊!可憐我們這些歪瓜裂棗醜小鴨只能望洋興嘆,把青蔥的小歲月大把大把揮霍在擦桌拖地洗碟子上了。

這時,秦淮的手機鈴聲驀地響了。她掏出手機,罵罵咧咧道,這死孩子整天破事真多。奶奶的敢情婦科跑多了。接起電話,秦淮嘰裡咕嚕地和對方說了半天,表情像變臉似的,極爲豐富。

待她掛斷電話,秦河問,誰啊?是不是嚴楹?

秦淮道,不是,是揚州。嚴楹那小丫頭片子早和我發過信息了,說路上堵車,得時間長點。

秦河道,她現在給你打電話,是不是不想賣衣服了,想辭掉上這裡和我們一起?

秦淮道,我倒是想她過來和我們一起,賣衣服時間這麼早,我倒奇怪了她大冬天的居然還能受得了。

秦河道,那麼她就是還想着那姓沈的,來向你倒苦水,巴望着有天可以和他重修舊好。是吧?他接着道,我覺得,揚州喜歡他,最主要的還是因爲他光鮮的出身。揚州長得不賴,以前也有比沈少司長得好的人追過她,那時都沒見她心動過。

秦淮點點頭,一本正經道,我也覺得,要是一般女孩我不會這麼認爲。但揚州一路走來吃了太多的苦,自小家庭的因素讓她叛逆浪蕩成性。可沈少司的口味也真的挺特殊的。堂堂上海巨少實業有限公司總裁沈曠谷的獨子,通身是幾千上萬的名牌,每天開着兩百多萬的捷豹名車去學校上課,要多拉風有多拉風。他有好皮相,也是個名副其實的才子。照理說投懷送抱的美女都能組成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了。可他卻偏看上了揚州。

這時有個聲音道,秦淮,你腦子鏽掉了吧。那麼簡單的問題想不通嗎?這就好比蘇幫菜吃厭了,換換口味吃點鹹的辣的。

秦淮回頭,只見一個大糉子走在離自己三四米開外的地方。

秦淮張大了嘴,還即嗔道,你個死丫頭,不是說堵車一時半會來不了嗎?難道哪位大俠替天行道把你給撞掛了,魂跑這裡來了?

嚴楹的視線穿過秦淮,落在秦河身上,說,秦河,你這做哥哥的怎麼又任你妹妹隨地撒瘋,該拎回去好好教育一番了! wWW тт κan ¢o

秦河笑說,嚴楹,聽聲音就知道是你。怎麼裡三層外三層綁的跟糉子似的,認識你這麼久以前的冬天也沒見你這麼怕冷過?是不是生病了啊?

嚴楹應道,昨天感冒了,鼻涕流個不停......話音未落,她便適時地打了個噴嚏。

秦淮道,嘖嘖嘖!你現在這小身板怎麼弱得跟林黛玉似的,三天兩頭就發燒感冒。揚州姑奶奶昨天和我們去虎丘還穿短裙黑絲呢!丫的多能耐啊!

嚴楹剛想答話,一眼看到了走在秦淮邊上不曾做聲的施瀠,便問她道,秦淮,這就是你昨晚電話裡提到的‘西施’?果然天生麗質,一個準美人胚啊!

雖說來到蘇州前後還不到兩天,可我已聽到不少對施瀠的嘆美和豔羨,她儼然成了上帝的傑作。當風俏立,有如熒煌的瓊林玉樹,似乎陽春三月都會從她的身上翩翩地走出來。而此時的我,總會想起幼時的她——肉乎乎的臉蛋和手腳。

此時,對面有說有笑地走來幾個男孩,似乎也是應聘來的。他們的目光不約而同地像探照燈似的打在施瀠身上,滿是驚歎。擦肩而過時,只聽得其中一胖子說,這個女的似乎比剛纔那倆應聘迎賓的長腿美女還要好看。腿也挺長的。看來今年‘玉露莊’會美女如雲,我們也旱到頭啦!然後是一陣咥咥然的笑。

經人指引,我們上了酒店二樓,來到了離酒水臺不遠的一個轉角處,前廳經理辦公室就在這裡。辦公室門敞開着,椅子上一個穿着便裝的年輕女子在辦公桌上刷刷寫着什麼。說明來由後,她拿了五張履歷表給我們填寫。簡單的做完一些求職程序後,我們被告知明日來上班。因爲‘玉露莊’的裝修尚需一段時間,正式開張要在四月份,期間所有員工的工作就是打掃衛生兼練習服務態度、傳菜技術,上下班時間是上午十點半到十二點半,下午兩點半到四點半。

回去時,我坐在公交車靠窗的位子上,目光迷離地眺望着窗外的風景,心中浩然浮起一種難以名狀的滋味。身邊的施瀠不知也在冥想些什麼,眉頭不伸。良久,她臉上才綻開一朵笑,說,哥哥,小施瀠終於有能力報答媽媽的養育之恩了。那雙天然妙目裡是一片瀲瀲的水光。

《五色花公子傳》第一章 百事皆非空垂淚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楔子 五色花傳說《五色花公子傳》第四章 碧玉將相辭故園楔子 她叫伶舞衣楔子 五色花傳說《五色花公子傳》第五章 秦淮水月揚州夢《五色花公子傳》第一章 百事皆非空垂淚《五色花公子傳》第四章 碧玉將相辭故園《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二章 風雨深處見桃夭《五色花公子傳》第五章 秦淮水月揚州夢《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五色花公子傳》第六章 淑景能娛斷魂人《五色花公子傳》第五章 秦淮水月揚州夢楔子 五色花傳說《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楔子 五色花傳說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五色花公子傳》第五章 秦淮水月揚州夢《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一章 百事皆非空垂淚《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五章 秦淮水月揚州夢《五色花公子傳》第九章 伊人初見真靜好楔子 她叫伶舞衣《五色花公子傳》第二章 風雨深處見桃夭楔子 五色花傳說《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五色花公子傳》第六章 淑景能娛斷魂人《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楔子 五色花傳說楔子 她叫伶舞衣《五色花公子傳》第四章 碧玉將相辭故園楔子 她叫伶舞衣《五色花公子傳》第六章 淑景能娛斷魂人楔子 五色花傳說《五色花公子傳》第五章 秦淮水月揚州夢《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五色花公子傳》第九章 伊人初見真靜好《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楔子 五色花傳說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楔子 她叫伶舞衣《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五色花公子傳》第二章 風雨深處見桃夭楔子 五色花傳說《五色花公子傳》第九章 伊人初見真靜好楔子 她叫伶舞衣《五色花公子傳》第六章 淑景能娛斷魂人《五色花公子傳》第二章 風雨深處見桃夭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楔子 五色花傳說《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五色花公子傳》第一章 百事皆非空垂淚《五色花公子傳》第四章 碧玉將相辭故園楔子 她叫伶舞衣《五色花公子傳》第五章 秦淮水月揚州夢《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楔子 五色花傳說《五色花公子傳》第一章 百事皆非空垂淚《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九章 伊人初見真靜好《五色花公子傳》第六章 淑景能娛斷魂人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四章 碧玉將相辭故園《五色花公子傳》第二章 風雨深處見桃夭《五色花公子傳》第四章 碧玉將相辭故園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楔子 她叫伶舞衣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楔子 五色花傳說《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九章 伊人初見真靜好
《五色花公子傳》第一章 百事皆非空垂淚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楔子 五色花傳說《五色花公子傳》第四章 碧玉將相辭故園楔子 她叫伶舞衣楔子 五色花傳說《五色花公子傳》第五章 秦淮水月揚州夢《五色花公子傳》第一章 百事皆非空垂淚《五色花公子傳》第四章 碧玉將相辭故園《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二章 風雨深處見桃夭《五色花公子傳》第五章 秦淮水月揚州夢《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五色花公子傳》第六章 淑景能娛斷魂人《五色花公子傳》第五章 秦淮水月揚州夢楔子 五色花傳說《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楔子 五色花傳說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五色花公子傳》第五章 秦淮水月揚州夢《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一章 百事皆非空垂淚《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五章 秦淮水月揚州夢《五色花公子傳》第九章 伊人初見真靜好楔子 她叫伶舞衣《五色花公子傳》第二章 風雨深處見桃夭楔子 五色花傳說《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五色花公子傳》第六章 淑景能娛斷魂人《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楔子 五色花傳說楔子 她叫伶舞衣《五色花公子傳》第四章 碧玉將相辭故園楔子 她叫伶舞衣《五色花公子傳》第六章 淑景能娛斷魂人楔子 五色花傳說《五色花公子傳》第五章 秦淮水月揚州夢《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五色花公子傳》第九章 伊人初見真靜好《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楔子 五色花傳說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楔子 她叫伶舞衣《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五色花公子傳》第二章 風雨深處見桃夭楔子 五色花傳說《五色花公子傳》第九章 伊人初見真靜好楔子 她叫伶舞衣《五色花公子傳》第六章 淑景能娛斷魂人《五色花公子傳》第二章 風雨深處見桃夭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楔子 五色花傳說《五色花公子傳》第七章 飄然飛蔚是緣姻《五色花公子傳》第一章 百事皆非空垂淚《五色花公子傳》第四章 碧玉將相辭故園楔子 她叫伶舞衣《五色花公子傳》第五章 秦淮水月揚州夢《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楔子 五色花傳說《五色花公子傳》第一章 百事皆非空垂淚《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九章 伊人初見真靜好《五色花公子傳》第六章 淑景能娛斷魂人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八章 酒肆生涯從玆始《五色花公子傳》第四章 碧玉將相辭故園《五色花公子傳》第二章 風雨深處見桃夭《五色花公子傳》第四章 碧玉將相辭故園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楔子 她叫伶舞衣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楔子 五色花傳說《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楔子 遺失了沈巨司《五色花公子傳》第三風雨深處見桃夭(2)《五色花公子傳》第九章 伊人初見真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