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Chapter 10.學長

最終我試鏡成功,成爲了露露提亞的學員。這句話沒有邏輯錯誤,只是省略太多。

稍後我才知道演舞臺劇的都要求是露露提亞的學生,大家都很靈活,將規定扭轉乾坤,上頭的意思是必須在學員中挑選演員,但實在強人所難,於是勞動人員的無窮智慧在此時鋒芒畢露,最終結果是我成了一插班生。

當時我心裡只有一個想法:靠勞力士你他媽神機妙算去你姥姥的一箭雙鵰。

沒有中招的琳達班師回朝,臨走前堅毅地向我保證一定會救我出來,此時我正和莉莉趴在水族箱的防彈玻璃平臺上吃盒飯,尾巴掛水裡,筆直的,估計遠處看來就倆兒魚乾。

琳達走了,兔吉向我要了一金幣飄出去鬼混,隨後薇薇安打了晚飯跑來找我和莉莉聊天,咱們三兒圍成一等腰三角形聊八卦。

莉莉說:“梅洛迪公子是帝都年輕貴族中最優秀的一個,崇拜者很多呢。一般的貴族都會就讀奧克萊斯,但聖將軍是個特別嚴肅的父親,認爲奧克萊斯的中空教育實在不適合培養接班人,就把兩兒子都送到了傳奇學院露露提亞。”

我說:“梅洛迪和瑟爾……好不像啊。”

薇薇安看了看四周,確保當事人不在現場,才小聲說:“唔,梅洛迪公子和瑟爾公子不是一個母親。”

莉莉說:“沒什麼不好說的,這個不算秘密,現在的聖將軍夫人是皇妹卡特麗娜,瑟爾有皇室血統呢,但是你看他,太不中用了,卡特麗娜夫人整天都唉聲嘆氣。”

我說:“梅洛迪的母親呢?”

莉莉說:“去世了,聽人說是位很難得的又漂亮又不擺架子的貴族小姐,可惜很年輕就去世了。聖將軍好像很愛前妻,但是皇妹是怎樣的身份?人家都不嫌棄他二婚,他還能怎麼說呢?”

由於我媽,我對王妹這兩字十分抗拒,皇妹也一樣,當下就對瑟爾他媽產生了莫名的偏見,天父憐憫,說不定人家只是對將軍情根深重看人家老婆死了終於熬出頭得以結成連理,以後她會對他死心塌地爲他生個大胖兒子……確實夠胖的。我明知道這是偏見,但還是不可遏制地繼續偏見,這就是人心所向的殺傷力。

我說:“有後媽的孩子都挺難過,梅洛迪難不難過啊?”

莉莉說:“日子還好過的,他住學院裡,心裡難不難過就不清楚……”

忽然薇薇安使勁給我們打暗號,咱立刻閉嘴,但爲時已晚,梅洛迪走到了我們旁邊。

場面尷尬,背後議人是非還給人抓包……我正想來個beautiful □□ile以緩解尷尬,梅洛迪居然先笑了,還特坦然地說:“瑟爾的眼睛和我還挺像的,如果他刮點膘下來。”

30秒後,咱們四兒圍成一正方形聊八卦。

梅洛迪說:“瑟爾小時候還算瘦的,但是卡特麗娜媽媽太過注重他的營養攝入,老爸逼他練劍的時候還給他擋打擋罵,攝入量和輸出量嚴重失調,就橫向發展了。”

莉莉很放得開,立刻就笑了:“幸虧夫人沒這麼厚愛你,不然你也橫向發展~~”

梅洛迪:“沒錯。”

然後我們哈哈哈哈~~~~

我默默地想起爺爺曾跟我描述過的人性複雜,說有的人表裡不一,其一用來騙人以牟取暴利,其二用來騙自己以躲避傷害。我乾巴巴地和大家一起笑,看那小子也乾巴巴地帶頭笑,貌似很歡快,笑意卻未達眼底,看着真苦逼。

不知是否我笑得太過乾巴,梅洛迪突然轉頭說:“你是叫雪莉絲?三圍多少?”

我們:“……”

他意識到自己的言語中帶了很要命的歧義,臉紅了,連忙說:“不……我的意思是,你校服要訂什麼尺碼?”

這種情況就屬於情傷至深,智商折扣。

後來由薇薇安幫我去領校服,梅洛迪帶我去辦學員證。

換好衣服出來,梅洛迪問我:“你頸背上好像有些疤……”

這是我的苦逼,爲了不讓自己苦逼,我往往選擇勾起別人的苦逼以便讓別人沒有探索我苦逼的時間,於是我說:“這是傳說中女人的傷痕,你媽生你的時候有沒有剖腹產,有沒有留疤?”

他眼睛裡暗色一閃,側了側頭,路燈下光線很不勻稱。我心裡突然七上八下,果然,他說:“我母親是難產死的。”

我想,好樣的,這下我在他心目中的形象變成了死逼。

月色空空茫茫。路燈是白色的鐵架,雖然很純潔,但是很冷調。

後來是他一笑打破沉寂:“在黑豹號上,你說,‘救我’,現在還需要救嗎?”

我思前想後也沒想出激增他好感度的妙語,只好憋出一句:“我不是要你救我,我是看你長得挺帥,跟你搭個話。”片刻後再加一句:“這就是女人的原罪。”

他:“……”

夜晚的校園別有一番風情,天空上有萬點繁星,彷彿比別處亮麗,花壇中的鮮花暗淡了些,卻飄出點點亮光。遠處有鐘樓白塔,夜色恬淡。

我們雙雙走進一幢有雪白尖頂彩繪玻璃的教堂狀房子,搞得很像結婚登記,接待員顯然久仰阿梅大名,跑前跑後任勞任怨。幾乎所有事情都是梅洛迪在做,我遊手好閒,只在登記姓氏和生日的時候報了個到。我偷偷想,這要是他真來個結婚登記,我也不會一時半會兒發現的……但是稍後我會把他大卸八塊,哈哈哈哈。

我正思想漂流,梅洛迪轉過來問:“想學哪個專業?水魔法?”

我要了專業表,一看,發現魔法生和普通專業差別很大,超小班教學,有專門的導師不說,上課時間還是導師安排的,平均一週七節,別專業一週二十七節……再看學費,好樣的,別專業一年一萬,魔法生一年十萬……

我放下表:“性價比超低的。”

梅洛迪笑着說:“學起來你就知道低不低了。”

我問:“你學光魔法?”

他說:“主修火魔法,輔修光魔法。如果你時間空閒,可以再輔修別的專業,只要交學費。”

一說學費我就懵了,算起來我身上只有499金幣的賣身錢,這一個月來花掉了幾十個,還剩4萬塊錢而已,而且,我發現帝都的物價高得驚人,商品質量是好得沒話說,但價格是周邊大陸的五六倍,要一直這樣只出不進,再一月我就得吃自己。

我擺擺手:“不要了,隨便來個什麼專業,魔法生不要。”

梅洛迪說:“如果只是學費問題……”

就知道他會這麼說,但我想這樣下去不行啊,欠債建立聯繫,反覆欠債人就想跟你絕交了。我連忙擺手:“不要不要!我魔法很好,不用再學了!”

他看我一會兒,笑道:“學費可以申報延遲繳費的,你不用向我借。”

我:“……”

面向貴族時勞動人民的服務速度不是一般二般的高,僅十分鐘我們就從教堂房子裡出來了。梅洛迪說,露露提亞的學員都有屬於自己的學員徽章,正面刻着校標和姓名,背面刻着所屬年級和社系,需要特別製作,正常的入學程序是每年的2月1日開學前幾天進行入學考試,及格的考生將資料上報制章部,開學時統一領章,但我跟別人不一樣,只能等幾天讓制章部有時間製作校徽。這沒什麼,麻煩的是,學院裡商店齊全,但都需要刷卡消費,卡就是校徽……

梅洛迪想法樸實,安慰我說:“沒關係,幾天而已,你可以先用我的……”

我立刻打斷他:“不要啊,我這種行爲嚴格來說已經構成傍大款。”

他:“……”

最終我還是刷了他的卡以添置家居用品,沒有構成傍大款的行爲,但是60萬欠款又加了一點尾巴……欠債這種事情真是擋也擋不住。

入學行程暢通無阻,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有梅洛迪壓陣。說起來現在的狀況真有點奇怪,他是圍剿金之脈的總司令,我是金之脈的新晉成員,還在反圍剿大業中立下汗馬功勞,但現狀是總司令幫我搞定了所有入學手續,還給我找了個隔壁就是薇薇安的單人間,還帶我買了全套家居用品,還幫忙把家居用品搬到宿舍……要再搞不清狀況我就是腦殘了。

宿舍門口,我嚴肅地說:“先生,我有老公了。”

他顯然以爲我在開玩笑:“你才16歲吧。”

шωш ▪тTk án ▪℃ O

我說:“文化沒有國界,老公也沒有國界。”

他:“所以,你老公跟你不是一個國的?”

我:“差不多吧,我老公那裡16歲可以結婚了。”

他:“……”

我:“跟我說話你怎麼老愛無語啊,說話不給回覆多不厚道啊。”

他還是無語,一會兒後笑着說:“我今天心情不太好。”

我表示沒有聽懂。他說:“跟你說話心情會變得愉快。”

我雞皮。他說:“我的意思就是這樣,很難找出更貼切的意思,但我不是想追求你,真的。”

說到追求我又有點苦逼,於是又開始讓人苦逼,我說:“你想追求的是奧黛麗亞嘍?”

他臉一下變色,然後咳了一聲,說:“別這樣,公主25歲了,我才19歲,她不會要我的。”

我表示非常震驚,如何也想不到他居然變相承認,在我想象中他應該面帶嬌羞地說‘沒有沒有你瞎說我纔沒有~~’,大概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不同……而且而且,他這樣陰險……呃,穩重,居然還不滿20,簡直沒有天理,但我不是個拘泥於年齡的人,要拘泥的話我早把萊茵踢飛到行星末端去了。我說:“這樣也不是不行啊,是她差你6歲又不是你差她60歲,構不成道德底線的,我支持你啊。”

他又無語,笑了半天后說:“心情不好的話題找你聊天真是再合適不過了,但是正經事絕對不能跟你溝通。來,給你透露一點,達文殿下18號回來,是以遊行的方式。”

——*——*——*——

傭兵公會是沒理由再回了,估計我回去勞力士也會把我保送回來,因此只能在露露提亞安穩下來。我想,還不錯,如果是露露提亞的學生,見個老師那是太簡單了,接下來就等達文王子回國。18號是下週八,時間上還很空閒,而且見了王子估計還有很長一段後續,我要做好持久抗戰的準備,將舞臺劇和校園生活同步進行。

先說一下宿舍,原本只配備了很基礎的設施,像壁嵌式衣櫥和書桌,這些東西難以購買,買了也難以塞進門框,校方比較人性,將大件傢什優先配好,擺出一個單人間的雛形,但牀上沒有牀單被子,衣櫥裡也沒有衣架,可以想象假使沒有梅洛迪,我這麼個新生活居家常識欠缺的人該多麼蕭索啊。

但鋪牀的時候我把他客氣地請了出去,倒不是他鋪的不好……我也不知道他鋪的好不好,他還沒來得及鋪呢,主要是,這個懂禮數的青少年忙前忙後的身影,有點像我的苦逼源頭。他和萊茵很不相像,性格也不像,但某些方面卻又如此相像……我抱着畫冊在牀上煎魚煎了一夜。

早上起來刷牙時聽見窗櫺輕響,過去一看原來是被遺忘的兔吉同志,我放他進來,他居然沒有抱怨我把他丟下,而是笑得一臉銀蕩,說道:“挺有本事嘛~~聖將軍兒子都被你搞到手了~~”

我把他塞進牙杯。

新的一天新動態,薇薇安領我熟悉校園。

由於沒校徽,早飯刷的是薇薇安的卡,於是建立起三號債主關係。我想我這人咋這樣啊,新生活還沒活絡開就欠了一屁股債,做人真失敗。

再侃侃帝都的物價,我都懶得唏噓了。早飯一餐下來一人一龍一妖精吃掉7個銀幣,兔吉那小肚腩還是湊數的,我被深深shock,想着要不要吸日月靈氣,雲陰陽,聚而爲萬物……就是太陽能模式。

吃的時候薇薇安跟我說,魔法生都有屬於自己的魔法導師,魔導師一般最多帶十個學生,因爲魔法的學習不能照本宣科,要因材施教,魔法生的日常教學由導師全權規劃,期末考試由導師全權出題。但現在魔導師的學員數都滿額了,沒滿的只有達文王子,可人家是王佐,政事繁忙,帶三個學生已經謝天謝地。我暫時無依無靠。

我說:“王子殿下教的是什麼魔法?”

薇薇安說:“魔法的屬性不重要,校長爺爺說只要精通一門,魔法的原理就相通了,而且同系的師生往往難以創新,有時不同的屬性反而更靈活。”

我想這校長還真是個人才,有許多笨蛋都拘泥於屬性相剋,認爲魔法屬性學得越多越好,比如說我。我說:“哦,那王子殿下教的又是什麼呢?”

薇薇安說:“暗系,達文殿下是暗魔法十級魔導師。”

73.Chapter 64.龍谷64.Chapter 56.一羣人上街48.Chapter 43.這位姐56.Chapter 49.逃跑77.Chapter 68.血紅天空8.Chapter 05.早逝的公主6.Chapter 03.小雀斑60.Chapter 52.聖火荊棘(下)41.Chapter 37.地獄城遊覽35.Chapter 32.入室……9.Chapter 06.赤星70.Chapter 61.枷鎖68.Chapter 59.燒錢活動什麼的16.Chapter 13.晚宴50.Chapter 45.抓蜥蜴18.Chapter 15.還債的方式20.Chapter 17.廢墟中57.Chapter 50.又逃了16.Chapter 13.晚宴71.Chapter 62.白日中的黑夜70.Chapter 61.枷鎖61.Chapter 53.啊,套着了24.Chapter 21.魔法導師11.Chapter 08.舞臺劇78.Chapter 69.回家49.Chapter 44.領主館兼差3.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③55.Chapter 48.哀歌(下)2.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②1.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①20.Chapter 17.廢墟中53.Chapter 47.老師(下)28.Chapter 25.火龍之間授課38.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上)26.Chapter 23.月色下的小木屋17.Chapter 14.名人效應66.Chapter 58.到處都是黑外套(上)32.Chapter 29.男友?41.Chapter 37.地獄城遊覽11.Chapter 08.舞臺劇36.Chapter 33.海公主61.Chapter 53.啊,套着了65.Chapter 57.公主淚奔了51.Chapter 46.地宮探險?21.Chapter 18.殘劍65.Chapter 57.公主淚奔了73.Chapter 64.龍谷10.Chapter 07.帝都24.Chapter 21.魔法導師6.Chapter 03.小雀斑71.Chapter 62.白日中的黑夜9.Chapter 06.赤星62.Chapter 54.新家42.Chapter 38.睡火蓮之鏡(上)48.Chapter 43.這位姐35.Chapter 32.入室……50.Chapter 45.抓蜥蜴74.Chapter 65.黑瞳中的銀光64.Chapter 56.一羣人上街51.Chapter 46.地宮探險?71.Chapter 62.白日中的黑夜64.Chapter 56.一羣人上街43.Chapter 38.睡火蓮之鏡(下)65.Chapter 57.公主淚奔了60.Chapter 52.聖火荊棘(下)75.Chapter 66.背叛還是正義66.Chapter 58.到處都是黑外套(上)6.Chapter 03.小雀斑37.Chapter 34.宮牆內12.Chapter 09.這麼巧76.Chapter 67.死亡之路2.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②24.Chapter 21.魔法導師76.Chapter 67.死亡之路68.Chapter 59.燒錢活動什麼的47.Chapter 42.醫師26.Chapter 23.月色下的小木屋65.Chapter 57.公主淚奔了6.Chapter 03.小雀斑56.Chapter 49.逃跑46.Chapter 41.天堂城領主78.Chapter 69.回家61.Chapter 53.啊,套着了64.Chapter 56.一羣人上街16.Chapter 13.晚宴30.Chapter 27.夜盜31.Chapter 28.屠龍部隊56.Chapter 49.逃跑38.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上)37.Chapter 34.宮牆內18.Chapter 15.還債的方式20.Chapter 17.廢墟中78.Chapter 69.回家40.Chapter 36.魔法生的旅行學習28.Chapter 25.火龍之間授課18.Chapter 15.還債的方式4.Chapter 01.甦醒
73.Chapter 64.龍谷64.Chapter 56.一羣人上街48.Chapter 43.這位姐56.Chapter 49.逃跑77.Chapter 68.血紅天空8.Chapter 05.早逝的公主6.Chapter 03.小雀斑60.Chapter 52.聖火荊棘(下)41.Chapter 37.地獄城遊覽35.Chapter 32.入室……9.Chapter 06.赤星70.Chapter 61.枷鎖68.Chapter 59.燒錢活動什麼的16.Chapter 13.晚宴50.Chapter 45.抓蜥蜴18.Chapter 15.還債的方式20.Chapter 17.廢墟中57.Chapter 50.又逃了16.Chapter 13.晚宴71.Chapter 62.白日中的黑夜70.Chapter 61.枷鎖61.Chapter 53.啊,套着了24.Chapter 21.魔法導師11.Chapter 08.舞臺劇78.Chapter 69.回家49.Chapter 44.領主館兼差3.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③55.Chapter 48.哀歌(下)2.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②1.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①20.Chapter 17.廢墟中53.Chapter 47.老師(下)28.Chapter 25.火龍之間授課38.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上)26.Chapter 23.月色下的小木屋17.Chapter 14.名人效應66.Chapter 58.到處都是黑外套(上)32.Chapter 29.男友?41.Chapter 37.地獄城遊覽11.Chapter 08.舞臺劇36.Chapter 33.海公主61.Chapter 53.啊,套着了65.Chapter 57.公主淚奔了51.Chapter 46.地宮探險?21.Chapter 18.殘劍65.Chapter 57.公主淚奔了73.Chapter 64.龍谷10.Chapter 07.帝都24.Chapter 21.魔法導師6.Chapter 03.小雀斑71.Chapter 62.白日中的黑夜9.Chapter 06.赤星62.Chapter 54.新家42.Chapter 38.睡火蓮之鏡(上)48.Chapter 43.這位姐35.Chapter 32.入室……50.Chapter 45.抓蜥蜴74.Chapter 65.黑瞳中的銀光64.Chapter 56.一羣人上街51.Chapter 46.地宮探險?71.Chapter 62.白日中的黑夜64.Chapter 56.一羣人上街43.Chapter 38.睡火蓮之鏡(下)65.Chapter 57.公主淚奔了60.Chapter 52.聖火荊棘(下)75.Chapter 66.背叛還是正義66.Chapter 58.到處都是黑外套(上)6.Chapter 03.小雀斑37.Chapter 34.宮牆內12.Chapter 09.這麼巧76.Chapter 67.死亡之路2.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②24.Chapter 21.魔法導師76.Chapter 67.死亡之路68.Chapter 59.燒錢活動什麼的47.Chapter 42.醫師26.Chapter 23.月色下的小木屋65.Chapter 57.公主淚奔了6.Chapter 03.小雀斑56.Chapter 49.逃跑46.Chapter 41.天堂城領主78.Chapter 69.回家61.Chapter 53.啊,套着了64.Chapter 56.一羣人上街16.Chapter 13.晚宴30.Chapter 27.夜盜31.Chapter 28.屠龍部隊56.Chapter 49.逃跑38.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上)37.Chapter 34.宮牆內18.Chapter 15.還債的方式20.Chapter 17.廢墟中78.Chapter 69.回家40.Chapter 36.魔法生的旅行學習28.Chapter 25.火龍之間授課18.Chapter 15.還債的方式4.Chapter 01.甦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