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Chapter 48.哀歌(上)

美好清晨, 我頂着輕微的熊貓眼開始一日掃地工作。

白日的天堂城頂層美得令人窒息,彩雲間鳳鳥徘徊,真的像天堂一樣, 登上真正的天堂, 說不定還覺得這裡更好。

這樣美得逼人的景緻, 總覺得看一眼少一眼, 真悲涼。

我掃啊掃的掃了一會兒, 腳步聲落在身旁。不用轉頭就知道是萊茵。

我彎着腰佝僂地說:“傷好點了嗎?”

旁邊林子裡的鳥們都靜悄悄的,半天沒聽見迴音。

我轉頭去看萊茵,沒看出什麼來, 情緒淡淡的表情,和以往沒什麼大不同, 但細看又有些差別, 總覺得蒙上一層傳說中的憂鬱……

我直起腰:“傷口疼啊?”

萊茵說:“他昨晚和你說了什麼?”

我張張嘴:“啊?”他竟然知道休伯特找我談話?

他看我半天, 說:“做不來就不要勉強了。”

我又張張嘴,意識到他說的是臨陣脫逃, 但現在叫我不管老師的事情簡直就要剜我的肉,雖然管着也是剜肉……

我撓撓鼻子:“哦,沒什麼,他要我轉告你,不平等條約取消了, 不過你要保證他現在的男尊生活。”

兩隻熒光蝴蝶翩翩而伴, 發着淺淺藍光, 到我跟前繞來繞去, 我皺着眉頭揮了揮手, 那倆兒蝴蝶悻悻而飛。

萊茵看了我很長時間,直到倆兒蝴蝶飛走, 他低頭說:“他現在的生活算很好了,如果換成我,所想的也不過是延續這種奢靡。”

我說:“他還可以統治世界嘛。”

萊茵說:“然後我們可以看到太陽神與超魔導炮哪個破壞力更強。”

我估算一下,說:“很明顯是太陽神比較強。”再加一句,“強太多了。”

萊茵說:“可是太陽神現在是充電式的,如果他無節制使用魔力,世界的常理就會受到威脅,現世神祇就要出動了,這是他最大的弊端,決定他必然取消不平等條約,不過應該是在未來的某一天,我沒想到他會這麼客氣。”

我沒申辯,如果說休伯特顧念師生之情,那也是因爲西路菲沒有威脅到他,他的真情表露,說到底也建立在互利的基礎上。

如果他知道我是西路菲,知道有一個人能夠和天祈產生感應從而切斷他的光之力攝入,那他所做的第一件事……

現在我的所作所爲,是對他的二次背叛,有時候想想幹脆一頭撞死算了……

忽然萊茵捅了捅我,指向某個方位,我看過去,頓時頭就大了。

西爾維婭提着裙裾啊噠噠噠開過來,細長的鞋跟戳穿地板一串洞眼。

她怒氣衝衝殺到我跟前,我一揚掃把,頓時塵土飄渺,整潔的公主殿下立馬厭惡地後撤數米,對我露一口美妙的大白牙。

我說:“公主,有事嗎?”

她跺着腳憤怒地說:“你怎麼這樣?你怎麼能把我綁起來!”

我點頭哈腰:“對不起哈,請您息怒,有啥需要儘管吩咐。”

她氣惱地看我兩眼,繼續跺腳:“你不是西路菲!你這種人是西路菲那全世界都是西路菲!我印象中的西路菲應該有聖子般的風度和最優雅的舉止,對待女孩子輕言細語,絕對不出陰招……”

我望天:“啊……反正現在沒什麼人認識我,不必再裝出那副鳥樣。”

她杏目圓睜:“什……什麼……”眼角有隱隱的水光。

這丫頭跟咱不同,哭起來沒完沒了淚花還買一打折後價,必須在她真哭之前制止,否則釀成洪災。我鞠躬說:“昨天真是委屈公主殿下了,您的辛苦工作已經完結,現在開始享受美好的天堂生活吧。”說完無比真誠地看着她。

她磨牙片刻,又跺腳:“你!現在是個下人,過來侍奉我!”

啪!萊茵掰斷了近旁一根無辜的枝椏,掰斷也就算了,還掰下來繼續斷,一分二二分四分再分下去就成屑屑了,公主被嚇到了,抖着肩膀飆着淚花果斷淚奔了。

我說:“哎別這樣,她很記仇的。”

萊茵無所謂地笑笑:“她記的仇還少嗎?”

我繼續掃地:“那倒也是,你一定很早以前就成了她的頭號記仇對象。”

萊茵並沒有立刻回話,片刻後才說:“西路菲……”聲音有些低婉,和之前的語氣大不同。

我擡頭,他好久沒下一句,我又想低頭,聽見他說:“你一個公主……”

我把掃帚擱廊角:“我不是公主,真的。”

他又看我好久,搖搖頭:“幸虧你是女孩子。”

我完美地啞然了。

我考慮着要不要用掃帚柄敲萊茵腦袋以緩解近日來的鬱悶,拐角處突然殺出一圍裙娘,咱倆立刻人模狗樣,該掃地掃地該看花看花。

圍裙娘到了我們跟前,鞠躬說:“兩位……先生,領主大人請你們過去前廳花園。”

我們向花園走。我稍顯鬱悶地說:“她幹嘛在先生倆字兒前停頓一下啊?”

萊茵笑笑說:“在考慮叫殿下好還是叫閣下好。”

我狐疑道:“真的?”

他看着我的臉,牽着嘴角歡樂地點點頭,貌似找了個強大的笑料……

休伯特坐在水亭近旁,難得的沒啃雞腿也沒嚼口香糖,拿着那本金貴的史學書看啊看,從我們走進花園到拐至他的正前方一米處,他都沒翻頁,真不知道在看些什麼。

我叫了他一聲,他擡起頭來,什麼套話都沒,只遞過來一把鑰匙。

我接過一看,這是把白金鑰匙,握手處雕成星星的樣貌,除此之外,細看也沒什麼特異。

“阿代爾,”休伯特又低頭看書,“帶拉修斯去書房的書桌底下。”

我一下沒反應過來:“啊?”

他還是看書:“快去。”

我撓撓鼻子,拉着萊茵向書房挺進。

但是沒有立刻拉動,萊茵站住了,說:“白晝之神啊,你是爲了什麼在這裡?”

休伯特明顯地頓住了,我也頓住了。萊茵說:“聽我哥說,我落進新世紀以前,你對外從沒這麼囂張過,基本上除了按時領彩虹藥劑,都不見你出現,這次卻搞出這麼大的事情。”

休伯特擡頭說:“哦,你覺得我突然變壞是因爲你嗎?”

不知爲什麼,我覺得這句話有點曖昧……我說:“那個……”

但沒能插嘴,萊茵說:“誰知道呢,你心裡怎麼想的別人又怎麼能懂。”

休伯特放下了史學書:“沒人懂。”書頁上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

我正想仔細瀏覽一下那一頁的文字內容,萊茵又說:“看來你活得不比我們想得瀟灑。”

休伯特說:“我活得很好。”回答得斬釘截鐵。

萊茵笑了:“哦。”

休伯特說:“你我都是主神的棋子。”

這次是我發出聲音:“啊……”

休伯特看了我一眼,又面向萊茵,說:“我有時候,會很恨主神,創造了洪荒神祇,卻拋棄得那麼幹脆。”

我和萊茵都有些怔了,首先是被這句話,然後是被說這句話的人。

休伯特又說:“而且,洪荒神祇中有懶怠者,也有恪盡職守者,毀滅的時候,兩者的結果都一個樣,我覺得,非常諷刺。”他說的時候,臉上沒有一點憤恨。

萊茵說:“你是最恪盡職守的太陽神。”

休伯特把史學書重新拿了起來:“我是最恪盡職守的太陽神。”

就這樣沉默了很長時間。

萊茵笑了一聲,像是爲了打破寂靜,他說:“主神什麼的……主神又沒有思維。”

休伯特說:“主神爲什麼要把洪荒神祇創造得有自我思維呢?”

話題一轉再轉,到達了神學的高度,眼看又要沉默,萊茵說:“真意外,你會跟我抱怨這些。”

休伯特笑了笑:“哦,也沒什麼,以後難得還能交流,不如一次說個痛快。”

我們又默了。萊茵比較疼痛地說:“啊……你說痛快了嗎?”

休伯特揮揮手:“你們走吧。”

萊茵拉起我迅捷地飆走了。

拐過幾個廊角,萊茵說:“是我的文學修養不夠嗎?”

我說:“你說話不要被我傳染啊。這個不是文學修養的問題,這個是人生觀的問題,哦對了還有年齡代溝。”

萊茵暈菜一會兒,轉移話題:“書房裡有密室?”

我攤攤手:“誰知道呢,他總坐在書桌前頭,想查看都沒可能啊。”

今天像是個普通日子,沒有百鳥齊鳴百花爭放,連毛毛雨都不落一滴,看起來不好也不壞。但不知爲什麼,昨天還未發苞的彼岸星蘭在今天全數開放,就像被什麼情景感召,紛紛冒出頭,一朵都不落下。讓人看了又驚豔又覺得哪裡不對。

書房裡確實有一個密室,開在書桌的地毯底下,這樣尷尬的地方,如果不是休伯特樂意告知,我們基本沒有機會探查。

這次和以前的密室不同,沒樓梯,只就一根堅實纜繩,供攀爬之用,想想也是多餘,休伯特下去時一定用的浮游術,纜繩都用不上,特地掛一根繩子大概只兩個用途,專門給我們鍛鍊身體或者他自己鍛鍊身體。

地毯掀開,井蓋掀開,黑漆漆的圓洞滲得人心底發慌。裡頭沒有燈光。

我纏好頭髮攀着邊界就要往下爬,萊茵突然拉住我:“我先,可能有機關。”

我說:“啊?按目前的綜合實力也該是我先……”

但看到他隱隱蹙起的眉,我利落地攀了回去。

萊茵疑惑地瞟來一眼,我說:“哎,還要考慮心靈創傷,咱不能自相殘殺,大丈夫你先上吧。”

他:“……”

這是個直井一般的出入口,按高度來看並沒有超出第九層的深度,領主館的地圖上有一片極大的圓形空缺,處在中心,乍看是支撐天堂城的大圓柱,但現在看來,第九層的圓柱部分是中空的。

越攀越下,底端隱隱傳出深幽的光亮,我們落進一片森林。

是的,一片森林。

我們腳踏實地,仰頭可以看見燦爛星子,圓月高掛,星月的光芒把落葉拂得很輕軟,看着靜秀極了。雖然,這些都只是魔法造出的景物。這裡是虛幻之景。

萊茵四顧着說:“森林,怎麼會是森林?”頓了頓,“休伯特用魔法造一片森林的幻景,是要做什麼?”

“懷舊。”我聽見自己淡淡的聲音,“這裡是太陽山谷的中心山林,是他的……”是他教我的地方。

記憶猶新,不必什麼來指路,我踏着林間的碎石小道朝前走去,那裡有一個山崖,不高,但可以俯視林中的現象,看到鹿影雀蹤,以打發天長地久的時光。

山崖上還有一間小小木屋,簡陋而不頹敗,僅供清貧生活,最豪華的物件是太陽馬車,經常藏些小東西在裡頭,我也經常偷些小東西,但其實知道,他故意放來讓我偷的。

我已經知道這次裡頭有些什麼,因爲天祈的劍柄發出共鳴。

這條林道實在太短,沒有走上幾步,天祈的劍柄已經迫不及待,山崖映入眼底,是那樣的情景,樹林上一片崖地,天空上一輪月亮,特別孤寂。

萊茵碰了碰我的肩,力道很輕。可能我的表情是有點不健康,但應該沒有大礙,我的聲音還清清淡淡:“沒什麼,這裡沒有別人,我們飛上去吧。”

萊茵看着我不說話,陽光透過樹影會留有光刻,月光也可,現在正好是那樣冷清的景。我說:“你看我幹嘛,我很好,我還知道現在應該飛上去。”

他又繼續看了我一會兒,放到平時我該低頭,但有時候我的膽量會超乎尋常,把羞怯之類的情緒通通拋掉腦後。我也直直看他,於是換成他低了低頭,輕聲說:“上去吧。”

我們飛上崖頂。

確實是幻象,腳尖觸到土壤的一刻,天空崩裂,山林傾塌,小小的山崖彷彿孤獸,最後化爲一個圓室中心的突兀高臺。結果還是個密室。

這高臺上有個玻璃箱子,清楚地放着天祈殘片,沒蓋子,也沒有基本防守。我們就站在玻璃箱子的旁邊,只有釐米差距。

萊茵肯定是吃驚了,聽見他說:“這……”又猶豫又不可置信的音調。

我說:“這就是終點。”可惜,不是我的終點。

70.Chapter 61.枷鎖58.Chapter 51.死亡如影隨形26.Chapter 23.月色下的小木屋44.Chapter 39.老師生病了77.Chapter 68.血紅天空72.Chapter 63.在黑暗中甦醒59.Chapter 52.聖火荊棘(上)48.Chapter 43.這位姐14.Chapter 11.阿媽阿公64.Chapter 56.一羣人上街60.Chapter 52.聖火荊棘(下)66.Chapter 58.到處都是黑外套(上)76.Chapter 67.死亡之路4.Chapter 01.甦醒52.Chapter 47.老師(上)27.Chapter 24.競技場的情感糾葛18.Chapter 15.還債的方式21.Chapter 18.殘劍64.Chapter 56.一羣人上街66.Chapter 58.到處都是黑外套(上)70.Chapter 61.枷鎖35.Chapter 32.入室……15.Chapter 12.王子78.Chapter 69.回家64.Chapter 56.一羣人上街70.Chapter 61.枷鎖22.Chapter 19.嘉蘭諾德的星空下22.Chapter 19.嘉蘭諾德的星空下8.Chapter 05.早逝的公主16.Chapter 13.晚宴39.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下)75.Chapter 66.背叛還是正義21.Chapter 18.殘劍61.Chapter 53.啊,套着了63.Chapter 55.租房協議24.Chapter 21.魔法導師2.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②66.Chapter 58.到處都是黑外套(上)30.Chapter 27.夜盜21.Chapter 18.殘劍34.Chapter 31.繼續抓26.Chapter 23.月色下的小木屋65.Chapter 57.公主淚奔了25.Chapter 22.樹果莊園授課61.Chapter 53.啊,套着了41.Chapter 37.地獄城遊覽13.Chapter 10.學長76.Chapter 67.死亡之路7.Chapter 04.盜賊團41.Chapter 37.地獄城遊覽28.Chapter 25.火龍之間授課31.Chapter 28.屠龍部隊58.Chapter 51.死亡如影隨形13.Chapter 10.學長11.Chapter 08.舞臺劇75.Chapter 66.背叛還是正義33.Chapter 30.老師來抓人46.Chapter 41.天堂城領主4.Chapter 01.甦醒71.Chapter 62.白日中的黑夜18.Chapter 15.還債的方式20.Chapter 17.廢墟中27.Chapter 24.競技場的情感糾葛25.Chapter 22.樹果莊園授課28.Chapter 25.火龍之間授課25.Chapter 22.樹果莊園授課9.Chapter 06.赤星19.Chapter 16.歌劇院探索事件32.Chapter 29.男友?22.Chapter 19.嘉蘭諾德的星空下30.Chapter 27.夜盜19.Chapter 16.歌劇院探索事件40.Chapter 36.魔法生的旅行學習37.Chapter 34.宮牆內76.Chapter 67.死亡之路4.Chapter 01.甦醒15.Chapter 12.王子33.Chapter 30.老師來抓人70.Chapter 61.枷鎖17.Chapter 14.名人效應53.Chapter 47.老師(下)17.Chapter 14.名人效應34.Chapter 31.繼續抓35.Chapter 32.入室……55.Chapter 48.哀歌(下)47.Chapter 42.醫師14.Chapter 11.阿媽阿公64.Chapter 56.一羣人上街37.Chapter 34.宮牆內70.Chapter 61.枷鎖35.Chapter 32.入室……75.Chapter 66.背叛還是正義16.Chapter 13.晚宴37.Chapter 34.宮牆內13.Chapter 10.學長58.Chapter 51.死亡如影隨形48.Chapter 43.這位姐54.Chapter 48.哀歌(上)
70.Chapter 61.枷鎖58.Chapter 51.死亡如影隨形26.Chapter 23.月色下的小木屋44.Chapter 39.老師生病了77.Chapter 68.血紅天空72.Chapter 63.在黑暗中甦醒59.Chapter 52.聖火荊棘(上)48.Chapter 43.這位姐14.Chapter 11.阿媽阿公64.Chapter 56.一羣人上街60.Chapter 52.聖火荊棘(下)66.Chapter 58.到處都是黑外套(上)76.Chapter 67.死亡之路4.Chapter 01.甦醒52.Chapter 47.老師(上)27.Chapter 24.競技場的情感糾葛18.Chapter 15.還債的方式21.Chapter 18.殘劍64.Chapter 56.一羣人上街66.Chapter 58.到處都是黑外套(上)70.Chapter 61.枷鎖35.Chapter 32.入室……15.Chapter 12.王子78.Chapter 69.回家64.Chapter 56.一羣人上街70.Chapter 61.枷鎖22.Chapter 19.嘉蘭諾德的星空下22.Chapter 19.嘉蘭諾德的星空下8.Chapter 05.早逝的公主16.Chapter 13.晚宴39.Chapter 35.另一個白王子(下)75.Chapter 66.背叛還是正義21.Chapter 18.殘劍61.Chapter 53.啊,套着了63.Chapter 55.租房協議24.Chapter 21.魔法導師2.Chapter 00.穿越前的準備工作②66.Chapter 58.到處都是黑外套(上)30.Chapter 27.夜盜21.Chapter 18.殘劍34.Chapter 31.繼續抓26.Chapter 23.月色下的小木屋65.Chapter 57.公主淚奔了25.Chapter 22.樹果莊園授課61.Chapter 53.啊,套着了41.Chapter 37.地獄城遊覽13.Chapter 10.學長76.Chapter 67.死亡之路7.Chapter 04.盜賊團41.Chapter 37.地獄城遊覽28.Chapter 25.火龍之間授課31.Chapter 28.屠龍部隊58.Chapter 51.死亡如影隨形13.Chapter 10.學長11.Chapter 08.舞臺劇75.Chapter 66.背叛還是正義33.Chapter 30.老師來抓人46.Chapter 41.天堂城領主4.Chapter 01.甦醒71.Chapter 62.白日中的黑夜18.Chapter 15.還債的方式20.Chapter 17.廢墟中27.Chapter 24.競技場的情感糾葛25.Chapter 22.樹果莊園授課28.Chapter 25.火龍之間授課25.Chapter 22.樹果莊園授課9.Chapter 06.赤星19.Chapter 16.歌劇院探索事件32.Chapter 29.男友?22.Chapter 19.嘉蘭諾德的星空下30.Chapter 27.夜盜19.Chapter 16.歌劇院探索事件40.Chapter 36.魔法生的旅行學習37.Chapter 34.宮牆內76.Chapter 67.死亡之路4.Chapter 01.甦醒15.Chapter 12.王子33.Chapter 30.老師來抓人70.Chapter 61.枷鎖17.Chapter 14.名人效應53.Chapter 47.老師(下)17.Chapter 14.名人效應34.Chapter 31.繼續抓35.Chapter 32.入室……55.Chapter 48.哀歌(下)47.Chapter 42.醫師14.Chapter 11.阿媽阿公64.Chapter 56.一羣人上街37.Chapter 34.宮牆內70.Chapter 61.枷鎖35.Chapter 32.入室……75.Chapter 66.背叛還是正義16.Chapter 13.晚宴37.Chapter 34.宮牆內13.Chapter 10.學長58.Chapter 51.死亡如影隨形48.Chapter 43.這位姐54.Chapter 48.哀歌(上)